哈继铭:中国经济最大风险是“今年胀 明年滞”

2008年05月24日19:08  来源: 和讯网    作者:陈晓燕

  和讯消息 5月24日,中国国际资本论坛会在北京召开。会议期间,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接受和讯网专访,就当前社会普遍关心的地震、通胀、股市等问题谈了他的独家见解。

  高储蓄率成为拉动消费的障碍

  和讯网:就目前来看,哈先生认为地震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有多大?未来中国经济是否还能保持目前的上升趋势?

  哈继铭:地震一次性灾害对经济影响有限。从中国经济来说,今年GDP保持在10%以上应该不成问题,风险就是“今年胀,明年滞”,推动今年经济增长的某些一次性因素明年都没有了,比如奥运、地方政府换届、雪灾后重建,这些因素到了明年都没了,现在新开工项目的增速也在下降,意味着明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本身也会有所回落。所以许多因素都显示明年的经济活动相比今年是要放缓的。

  和讯网:这是否意味着企业的盈利能力肯定会降低?

  哈继铭:由于出口增速的下降,生产成本、劳动力成本的提高,现在企业的利润增长速度已经开始回落。

  和讯网:那么中国经济是否必须从出口型转向消费型?

  哈继铭:早晚得那样。

  和讯网:可是现在在紧缩性货币政策之下,您觉得拉动消费是不是比较困难呢?

  哈继铭:拉动消费主要还不是松的货币政策或者紧的货币政策,还是一个如何使得储蓄率下降,储蓄率下降与中国人口结构的内在因素有关,现在本来有储蓄能力的人占比是比较大的,整个社会储蓄率比较高。另外也有一些所谓谨慎性储蓄,因为社会保障体系开始很健全,大家不敢花钱,所以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对于降低谨慎性储蓄是有利的。但是这个说的容易做起来难,社会保障体系不可能一夜之间完善,需要有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储蓄率高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现象。

  建议以发债形式支持灾后重建

  记者:地震发生以后,紧缩性货币政策会不会有所放松?

  哈继铭:我觉得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放松,因为对于某些地区赈灾救灾的扶持,不会改变我们政策整合的基调,而且赈灾救灾的更多任务落在了财政政策上面。财政方面,我们也看到国家成立700亿的重建资金,现在对于灾区的拨款已经是100多亿,地方是30多亿,其余的是中央的。这个方面主要是财政政策在承担着主要的任务,当然如果你可以进一步分析,财政政策钱哪儿来的,是不是财政的原来的财政收入,财政收入不花的话,这钱本来是存贷存款金,现在花了它,拿出来,也是一种货币的增加,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得这么来看:第一个我们看温总理说了,中央部委的指出要削减5%,是有一个置换,从置换的意义上来说,不是一个纯的货币量的增加,是有一个置换的。我想说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说我们是用发债的形式来给灾区赈灾救灾进行财政拨款的话,那就应该没有什么总需求的增加了。

  全面通胀的风险可能出现

  和讯网:现在经济界还在讨论目前出现的到底是结构性通胀,还是全面通胀?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哈继铭:结构性通胀,中国有这么一个词,在英文里也有这个词,但是它那个意思是和我们中文结构性通胀截然相反的意思。我们说的结构性通胀是说局部的膨胀,这个局部膨胀在英文里没这个词,英文里说的结构性通胀是相对于周期性通胀而言的,这个国家的失业率是结构性的,还是周期性的,这个国家通胀是结构性的,还是周期性的。如果是周期性的话,那是一种短期的变化,可能不是太重要,如果是结构性的话,那是太重要了,太严重了,所以要把结构性翻给外国人听,我们中国有结构性通胀了,这个不得了太严重了。我不知道中国讲的结构性通胀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通胀一开始出现,肯定是一个不同的产品涨幅不可能完全一样的,关键就是这种通胀是不是会最终导致全面性的通胀,导致通胀预期产生。比如现在看美国通胀的话,我们中国的结构性这个词也能套,因为它通胀也是能源价格通胀厉害,其他通胀并不大。看它核心CPI是二点多,总体PPI是四点多,差一倍,也可以说美国是结构性通胀,但关键在于这个四点多通胀是不是能够改变人们对未来的通胀预期,从而使得大家对工资的增长有个更高的要求,如果这个事情发生的话,那就演变成全面性的通胀。美国七十年代的时候,一开始也是油价上升,导致所谓结构性通胀,之后工资大幅度上涨,出现了全面的通胀。就美国目前的情况来看,它的工资增长速度并不快,单位劳动力成本没有大幅的上扬,所以现在美国的情况,基本上可以说还不至于因为油价的大幅上涨,导致美国出现全面的通胀。美国的这种迹象可能比中国要弱一些,中国现在确实是油价、粮价的上升,伴随着工资也在涨,这个通胀的压力肯定比美国大。关键就是如何使某些产品价格的上升,而这些产品又是国计民生所必需的,中国人收入水平还比较低,我们CPI里面食品占比很高,尽管食品造成的通胀,但是30%多的钱都是花在这个方面的,如果生活的成本提高之后,可能老百姓需要在工资的增长上有更高的要求,最终使得通胀进行全面开花,这种风险是存在的。

  和讯网:是否出现了PPI向CPI传导的现象?

  哈继铭:PPI向CPI传导,我们觉得是有的,有个滞后,但是这个关系还是密切的。更严格说的是PPI会向非食品CPI有比较明显的传导,根据我们的测算,这个传导是比较明显的,而且滞后也就是一两个月。

  和讯网:如果下半年CP I可能出现放缓,肯定有一个前提,假设其他条件不变,我觉得是,或者说假设某些条件不变,肯定其中有一个条件就是假设目前的油价、电价都是不放开的,未来如果说万一价格管制出现松动,那对CPI的控制是不是也会很有压力呢?

  哈继铭:在短期内肯定是,但是这两变量之间都是相辅相成的,我相信政府在面临很高的通胀压力情况下,对于是不是立即放开能源价格也会三思而后行。我觉得从长期来看,应当是放开的。短期来说,政府当然有自己许多的考虑,是不是在通胀压力很大的时候立即就放开,那么中国如果放开之后,是不是会使得未来的资源价格、能源价格就出现明显的下滑,我相信这里面有各种的因素,对于全球的油价在起着作用。简单概括起来九个字,“紧供给、强需求、弱美元”,就是石油输出国、石油生产国的供给非常紧,而且这个供给量到底有多大,这个东西很不透明的,这方面也是很难做出判断,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就是像REA国际能源组织,也是觉得供给可能会是比较紧,也看到有些国家,一会这儿罢工,一会那儿怎么了。反正供给是比较紧的。“强需求”主要是新兴市场经济,像中国、印度需求都比较强,一定程度上也会推高油价。“弱美元”也是,美元弱的话,石油以美元计价,自然价格就要上涨,所以三方的力量都在那儿起着作用,并不是说中国的需求下来了,然后美元依然很弱,石油价格就不涨了,也不是说美元坚挺之后,中国需求还很强,油价也会往下跌,这都说不准的。

(责任编辑:宋莉)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