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期”的应对之道

2008年05月25日11:10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 策划 《红周刊》编辑部 统筹 林鹰

  编者按:汶川一震,举国同悲。在短暂的情感回避期后,市场开始审慎面对原本已浮出水面的利淡因素,而这些因素在地震后愈显复杂。从紧货币政策在新形势下将如何抉择?政策护盘之手在周三的推动是否只是昙花一现?本周发生在基金身上的罕见的资金流入现象能否持续?在如今大盘“余震”不断、个股活跃但把握难度极大的市道中,是否有一种相对稳定的方法来把握个股的方向?我们试图为您找到答案。

  •政策动向•

  从紧货币政策何去何从

  ■ 红周刊刊记者 张宇

  周三沪深股市再度上演“过山车行情”。午后,在中国石化(600028行情,股吧)、中国石油(601857行情,股吧)的强劲反弹下,盘面迅速逆转。两大油股为何逆势走强?市场认为可能与传言油气化产品价格放开管制有关。虽然次日发改委出面紧急辟谣,但这也反映出了市场对政府从紧货币政策的预期发生了分歧。汶川大地震不仅夺走了数万同胞的生命,也震动了中国经济。在一季度CPI和PPI数据环比双双上升的背景下,政府在反通胀与放松银根间面临两难抉择。

  银根有松动迹象

  去年以来,央行多次采取加息、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发行央票等手段来收紧流动性,且取得一定成效。然而,接连而来的雪灾及震灾让从紧政策一次次面临挑战。据西南证券分析,此次震灾造成的全部损失在1050亿~1900亿元之间,可能造成二至四季度经济增幅减少0.15~0.2个百分点;而据有关方面粗略统计,灾后重建工作至少需要1万亿元。

  地震发生当晚,央行紧急召开会议,并公布了10项紧急措施,表示要认真做好抗震救灾信贷支持,对灾后重建所需资金做出客观科学的评估。截至5月21日18时,国家金库总库向灾区累计拨付救灾款项71.09亿元,各分库累计拨付93.72亿元。同时,央行决定对受灾严重的成都、绵阳等6市州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暂不上调。这些传递出的积极信号,让一些分析师认为,考虑到抗震救灾所需要的庞大资金,内地银根或许暂时会稍微放松。

  地震发生后,美林、雷曼、中金等多家券商相继发布报告,认为近期央行加息的概率和紧缩政策的力度将有所降低。广东金融学院陆磊教授指出,地震将对宏观经济造成巨大而深远的冲击,令任何紧缩政策已难实际操作。要尽快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并且实行战略物资供给平准政策来保证灾民基本生活需要。国家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祁京梅表示,虽近期内地银根收得比较紧,但考虑到灾后重建需要资金,后续会否继续收紧银根还有待观察。而来自央行的数据显示,4月份广义货币供应M2增长16.94%,较3月份的16.29%出现反弹,月内新增贷款463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419亿元。

  反通胀依然是首要任务

  但不少人对上述观点存有异议,认为反通胀依然是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今年4月份,CPI和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分别为8.5%和8.1%,处于双高状态。同期我国原料购进和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同比涨幅分别达到11.8%和8.1%,两者之间的“剪刀差”由年初的2.8个百分点上升到3.7个百分点,这意味着若企业没有足够的成本转嫁能力,盈利能力同比将下滑。5月22日,中央政府宣布,发放700亿元人民币用于四川等地的灾后重建工作,考虑到乘数效应,这将引发固定资产投资可能再度反弹,通胀风险将进一步增大。

  因此,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专家王小广认为,若是信贷放松投资扩张,不但会造成工业品出厂价格快速上涨,且最终会造成产能过剩,故当前应继续坚持适度从紧的信贷政策。广发证券研究员刘朝晖的研究表明,今年1~4月,虽然银行收紧了企业票据融资、短期贷款和房贷以应对数量调控,但中长期贷款同比增33%,这与一季度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中贷款渠道资金到位同比增速走高相吻合,表明固定资产投资仍存在着较强的反弹动力。

  而这恰恰是政府所要控制的。从去年的经济工作会议至今,“双防”一直都是宏观调控首要任务,即使雪灾也没有放松。央行5月14日发布一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时提出,下阶段央行将“把控制物价上涨、抑制通货膨胀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坚持实施从紧的货币政策”。高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认为,4月份CPI数据公布后央行立即上调了存款准备金率,表明通胀是今年宏观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灾后重建的投资肯定会增加,但是抑制通胀仍将是短期内宏观政策的首要任务,政府可能会维持货币政策的紧缩立场。

  如何治理地震推高的通胀预期

  地震刚发生后,各券商研究员认为其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不及雪灾,但这种说法很快就随着灾情的逐步披露而遭到怀疑。本轮通胀最初是由猪肉涨价所引发,后来其他食品价格上涨也推波助澜。四川每年外运生猪约占全国消费量的4%,粮食产量也占到全国总产的6%。虽说此次地震对主产区川南的影响不大,但短期内道路交通损毁将阻碍产品外运。另外,四川是以水电为主的省份,水电装机容量占全省总装机容量的62%,震后电力将更多依靠火电,这使得本已紧张的电煤供应再度吃紧,煤炭价格可能继续走高。再加上四川的矿产资源丰富,震后停产导致投资者对有色资源供应缺口的担忧加剧。

  所以,在外部经济持续放缓,国内通胀水平居高不下的背景下,地震对通胀预期的推高值得警惕。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宋国青教授在谈到1988年“抢购风”的启示时说,在公众通胀预期推高的情况下,政府只有咬紧牙关、坚决紧缩才能抑制通胀预期。不过,在目前复杂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中,货币政策承担了太多的、可能也是相矛盾的目标,至于具体怎样调控,就要像总理在“两会”说的那样,要相机决策,两利相权取其重了。

(责任编辑:唐潇)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看过此页的网友也看过了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