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隐性裁员考验新《劳动合同法》法

2008年12月03日01:05  来源:
  今年以来,深圳的劳动执法工作量同比增加了30%,而最近的劳资纠纷案则更加频繁。

  “执行过程中问题太大,事情比较多”

  小吴叹了一口气。电视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正对外澄清: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生大规模的裁员和农民工返乡的热潮。小吴知道自己不在政府部门统计的裁员之列。

  然而,像小吴一样被“变相裁员”的现象正在珠三角众多制造业企业中蔓延,而在此过程中,曾在2008年年初引起激烈争论的《劳动合同法》,也在落实与执行中遇到诸多牵绊。

  变相裁员催生返乡大军

  湖北籍姑娘小吴在东莞长安镇某玩具厂打工。自10月起,她与车间的许多工友一样,每天都没活干,闲在工厂无聊至极,恰好厂里出台了针对赋闲职工的“带薪长假”制度,她只好“休假”走人。

  由于圣诞节的订单已经全部做完,新的订单急剧减少,这家3000多人的工厂,自两个月前就开始收缩生产,直到有近一半工人歇业。这给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公司为了节省劳动力成本,便推出了“放长假”的规定,允许部分老职工在不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下享受“带薪长假”,但薪水标准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类似小吴这样的老职员,尚属公司有意留用的技术人才,故能享受到“带薪长假”。早在1个月前,公司就开始促成一些工龄较短的职工“主动辞职”。当地的生活开销又相对较高,只要车间一停产,长时间没有活干,一些年轻人便坐不住了,很快走掉了一大批员工。

  “等到回家过完春节,再来不来这里其实就很悬了,听说在老家找工作也比以前容易很多,有技术的更好找。也许会留老家呢。”小吴说,她认为“带薪长假”其实是厂里将她们暂时“支走”,完全可理解为“变相裁员”。

  不过,小吴能理解厂方的难处,她并不想借此索要一笔“补偿款”。她决定先回家,看看再说。

  类似小吴这样的遭遇在东莞相对普遍,许多企业采用这种办法“变相裁员”。不过,也有少数企业出现劳资纠纷,甚至惊动当地劳动执法部门。

  但是对于东莞市众多作坊式个体工厂(达到公司规模但未注册公司)来说,如果订单无以为继,老板只须跟员工打个招呼说“接不到活了”,再如数结算好工人的工资,大家便很平静地离开。

  领到工资的外来务工者,有一部分会重新找工作,还有一部分选择回家。在当前金融危机大背景下,选择回家的比以往多了一些。

  类似的情况同样在深圳关外、中山、佛山等发达地区上演着。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的“裁员”,不会被统计到当地政府的“失业人口数”中。于是,在经历一波“返乡潮是否存在”的争论后,政府给出的结论是“目前尚未出现大规模企业裁员和民工返乡潮”。

  然而,无可掩盖的事实是,各大车站发送乘客数量同比均增长不少。据统计,广州火车站10月份旅客发送量为224.9万人,比去年同期增长10.9%,增幅比前年翻倍;东莞东站今年10月发送27.9万人,同比增长9%,而去年的同比增幅仅为5.3%。

  广东省社科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所长郑梓桢认为,未来一年,经济形势很可能走向恶化,如果是这样,明年春节后将会出现大范围的民工返乡或迁移,失业与歇业现象更加普遍。

  民工荒不再那么“慌”

  10月中旬,位于东莞樟木头镇的合俊玩具厂倒闭后,近8000名工人流落街头巷尾,当地政府通过协调,安排了其中1600余人再就业,而其余的6000多人则被推向市场,重新就业。闻讯而来的数十家制造业企业在附近设立招聘点,却并未能消化完这数千工人。

  合俊玩具厂倒闭后,东莞、深圳先后又有数家制造业企业倒闭。这些情况引起了中央到地方政府部门的密切关注。10月28日-3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来到广东,调研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就业问题。此后,广东省各地纷纷动起来,采取相应措施进行控制。东莞市劳动保障局加强了对企业用工管理的监控和指导,想方设法帮助关闭企业员工尽快实现转岗就业;深圳市劳动部门也下发紧急通知稳定农民工就业;广州市等地劳动部门也加强了监控。

  据广州市劳动保障局统计,截至9月底,广州市尚有失业人员8.21万人,失业率为2.51%,同比上升0.22个百分点。

  据深圳人才大市场统计,从2008年第二季度开始,人才市场进场招聘的单位数量就开始明显减少,第三季度比第二季度更是明显下降了三成。与之相对的是,连续四个月,进场找工作的人数增长了近四成。

  广东全省的数字则非常明显地说明了市场的逆转:需求数量连续三季度下降,而求职数量继续保持微量上升势头。据统计,第三季度,全省人力资源市场需求数量为210.98万人次,与上季度相比下降6.42万人次,降幅为2.96%。而求职数量则继续保持了上扬态势,人数为182.36万人次,比上季度增长1.40%。

  广东省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对上述数字的解读是,人力资源市场供需缺口进一步减小。换言之,在高端人才供需结构基本不变的情况下,人力资源市场的变化说明,自2007年春开始出现的民工荒,持续了近两年后终于有所缓和。

  困境企业“绑架”《劳动合同法》

  进入10月份以后,全国人力资源市场也出现了变化。一是城镇新增就业人数增速下降,前9个月每个月的平均增速是9%,进入10月份,新增就业的增速是8%,这是首次。二是企业的用工需求出现下滑。“人保部”对84个城市劳动力市场职业供求信息调查显示,第三季度以后的用工需求下降了5.5%,这也是首次。

  就业市场的变化,让企业重新掌握了谈判的筹码,企业主趁机“绑架”《劳动合同法》,使之在执行中大打折扣。

  “深圳关外很多加工型企业给员工放了假,有些地方恢复了以前的最低工资标准。”深圳某企业的人力资源主管张辉告诉记者,由于经济预期很不好,如今发布网络招聘广告位的企业减少了近半,而前往劳动力市场的求职者却多起来,企业招聘时尽量压低工价。无法忍受低工资的求职者,只好四处找工作。

  张辉介绍,有些企业主对今年实施的《劳动合同法》本来就有意见,现在正好可以重新掌握劳动力定价权,人工成本往上涨的趋势不再像以前那样明显。尽管利润增加慢了,但企业照样还能赚钱,老板们比较得意。

  “《劳动合同法》执行过程中问题太大,事情比较多。”深圳市劳动监察执法大队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今年以来,深圳的劳动执法工作量同比增加了30%,而最近的劳资纠纷案则更加频繁。他说:“有些案件的产生,是立法本身的问题,应该进行(条款上的)调整。”

  事实上,依照《劳动合同法》的基本精神所制订的最低工资上调方案,于11月17日被宣布暂缓执行,本质上是《劳动合同法》的一次“让步”。业界据此推测,未来对《劳动合同法》进行修改,亦存在相当大的可能。(《中国经营报》)

【来源:新快报】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