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团圆》:窥视张爱玲(组图)

2009年03月22日04:09  来源:
  《小团圆》下个月就要由新经典引进出版了,圈里圈外互相打问着“你看过《小团圆》了没有?”“你觉得它怎么样?”的人们即将迎来又一轮的话题热潮,各类图书销售榜的排名也可以想见即将刷新——虽然这一周之内,所有关于张爱玲的新闻旧事都已经纷纷被拿出来说了个遍。

  关于《小团圆》,这一次香港皇冠出版社用了一个看起来有点重复的提法:“最后的遗作”。这是因为,前些年出《同学少年都不贱》、《重访边城》,已经把“最后”、“遗作”、“唯一”都用遍了。作家离世而留下遗作,又是生前不拟出版的自传体小说,这本来就够吸引人了,更何况这个人是张爱玲。

  张爱玲是谁?显赫而败落的家世背景、早慧而不幸的短暂童年、漂泊万里求学而被困战火、凭惊才绝艳的文学成就震惊沪上,也因此文名而招惹到被人非议了一辈子的爱情——大节小节皆亏的胡兰成令她“萎谢”沉寂,终于孤独客死异国。

  这样描述张爱玲肯定不够。同一时代的女作家并不在少数,不管是细品作品的文学价值还是论起身世的传奇性,萧红、苏青、凌叔华、苏雪林也不见得低过她多少,但谁也不曾引起过她那样的广泛关注与追捧。重要的是,这种关注与追捧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而是变成了一种包潮包火的文化标签。半个世纪过去了,《色·戒》未映先红,也是占着“张爱玲旧作”的宣传,小资写手写旗袍,也要扯上张爱玲的上海……张爱玲已不只是文学,更是人人乐此不疲把她挂在嘴边的流行。

  热闹到人人必须知道,就是时尚;热闹成超越时间的热点,那就是文化现象了。

  并不是没有人模仿。最近20年来,我们的作家,我们的出版界一直在模仿好莱坞的明星制,从很早的“美女作家”炒作到“80后”批量贴标签,都是在意图引导公众对作家本人的好奇,以代替对作家文本的追索。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但肯定没有张爱玲来的自然漂亮,效果卓著。

  专研张氏的刘绍铭教授曾从语言、结构、内容等方面点评《小团圆》,认为它的文学价值并不算很高,往极好的方面说,也够不上为张的文学地位加分。他说:如果《小团圆》不是“旗帜鲜明”的打着张爱玲的招牌,以小说看,这本屡见败笔的书,实难终卷。又说,但作为自传体的记录看,还是有看头的,“因为,作者是祖师奶奶”。

  所以很多人看《小团圆》,会忍不住像周汝昌读《红楼梦》一样,玩索隐玩到乐在其中:《今生今世》是一定要拿来对照读的,其余《对照记》、《私语》、《烬余录》,也要拿出来互文申发。这是一个消费的时代,大众喜欢看的豪门恩怨、才女传奇、乱世情仇……此在多有,和影视大片并无二致。这是一个窥视的时代,人们习惯于爆料和自爆,没有什么时候比此时更适合《小团圆》。文冯钰

【来源: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