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多久,我们才会厌倦张爱玲?(组图)

2009年03月28日05:40  来源:
林 芬

  《小团圆》2月在台湾面世,《金锁记》4月也将在香港开演。整个华人世界似乎总是不停地在为张爱玲着迷。

  5年前,因工作在上海小住,暂居阿姨家中。得知月末上海话剧团要上演《金锁记》,就推迟了回芝加哥的机票。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出戏,汇聚了三个聪明的女子:张爱玲、王安忆和黄蜀芹,再加上台上的七巧,台下千百个可能成为七巧的女人,岂不热闹非凡?热闹的戏,自然要盛装出席。

  盘上发髻,别上银色茉莉的小簪,斜肩的齐膝旗袍,绿色的锦缎上绣着金色条纹。在父亲眼里,那是祖母当年的模样。只是在将要出门的瞬间却有了困惑。这一身打扮再配上中规中矩的黑色高跟鞋,算得上传统的味道了吧?可怎么这身传统里却透着boring的味道?这一身所谓的传统怎么和我想象中的七巧有些别扭呢?或许,2004年的七巧是可以任何装扮的,除了这毫无冲突的一身整齐。

  换衣服!

  一狠心,放下盘起的发髻,用拉直了的长发里的摩登对抗一下弯曲于金色丝线中的古老。然后翻箱倒柜地找出过膝的羊皮马靴,硬生生地套在了传统之下。头上脚下的现代,恶作剧般地挤压着身子里的传统。在阿姨的“怎么穿成这样啊”惊呼声中,拎起手袋狂奔而去。

  那晚的金锁和60年前一样,年轻时挣扎于自己与社会之间,苦闷着透不过气。年老了又霸道得不让旁人透气。那晚的金锁就像我这不伦不类的搭配,把女人困在自我的妄想和他人的期盼之间。

  需要多久,我们才能忘记张爱玲?

  也许永远不会,因为每个时代都一定有自己的七巧。上个周末应朋友之邀,参加了一个由香港妇女基金会资助的电影首映式“少女观,观少女”。三个小短片,分别由11~14岁,15~18岁和19~22岁的孩子们自导自演自编自拍的小电影。这群年轻人大部分从未接触过电影制作,几个月下来,不仅学满出师,更用自己的视角讲述他们看到的性别成见。

  还以为七巧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孩子的视角把我们拉回了现实:七巧在诸多日常生活的点滴中被复制着。比如传统且权威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定位;比如物质丰富的年代女孩仍然挣扎于“饥饿”的边缘:不是因为贫穷,却是因为旁人定义的“美丽”;又比如社会对性别的思维定势使得变性人成了永远的禁忌话题。

  无形的权威与传统霸道地给出定义,霸道地抹杀着任何跨越边界的尝试。就这样,金锁成了时代的常态。

  当年的七巧胸前挂着金灿灿的锁,拽着烟管倚靠在床榻上;今后的七巧或许肩上挎着分不出真假的LouisVuitton,手里捧着Iphone追着看朋友facebook上的行踪。有区别么?永恒的冲突,不同的包装而已。只是在首映式的末了,孩子在谈及他们拍片的感想时,很大声地说了一句“长大了,我要改变世界”。那丝冰凉里似乎才透出一丝暖意。

  或许可悲的不是金锁的存在,而是我们会时常忘了它的存在,所以才时不时要旧戏重演,提醒一下自己。又一个5年,戏旧人新。2009年的香港版的金锁会是什么样?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和讯网友  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言更能获得别人的关注。

匿名发表如果有人回复了我的话,请用站内消息通知我。  
谁在说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