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小准:中国是保护主义受害国 不会设壁垒

2009年04月18日17:09  来源:

  帕斯卡尔·拉米:我觉得有两个问题。首先,我认为这次金融危机是可以帮助我们尽快结束多哈回合谈判的机会。但是我们不能说多哈回合谈判失败,要把153个不同的国家聚集在一起,使他们达成一致意见,而且涉及到20多个不同的话题,每一个话题又包括10个技术性的话题,这是需要花时间的。其实上一次的回合谈判的规模更小,谈的话题也少,但是用了八年的时间才谈完。(16: 09)

  帕斯卡尔·拉米:我认为十五年之前的回合谈判不能作为谈判标准。我知道媒体肯定不太喜欢这样的说法,他们必须了解国际机制是怎么运作的,而且了解我们做出决定,达成一致意见的流程。从目前来讲,恐怕还没有其他的技术。说到多边和双边的问题,我刚刚非常仔细倾听了金部长的观点,我也理解为什么作为韩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他们没有参加。(16: 09)

  帕斯卡尔·拉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说的是,说到双边协议,在WTO这个框架之下,能够达成一致的水平并不是很高,我们有多边的规定。这些多边的规定会提出双边的协议应该怎样做。所以从双边谈判机制的角度来讲,回旋的余地并不是很多。而且这些规定有的时候也会涉及到不同的开放程度。特别是在农业方面,有些国家农业的话题比较敏感,所以他们喜欢双边的机制。(16: 09)

  帕斯卡尔·拉米:我在这边不是特别要指明韩国,韩国在农业这个问题上也有反对的意见。但是我觉得这项问题需要我们重新审议和修改。顺便说一下,刚才我提到的这一点也是WTO要讨论谈判的二十个话题之一。如果他们很认真的、很严肃的对待像刚才金部长所说的,我觉得多边规则应该超越双边规则,那么这些多边机制就需要得到进一步加强。金部长,你是不是要回应?(16: 09)

  金宗埙:我完全同意拉米先生的观点。因为在我一开始说的时候,我也相信多边机制的作用。当然,双边的安排可以作为补充。只要它能够符合WTO的现实。另外一点,并不仅仅涉及到关税的下降,而是可能要改变国内的法规,特别是在服务方面的。在这方面的规定可能就需要我们有更多的安排,比如对WTO或者对双边贸易机制下的合作伙伴要有更多的开放。所以我的确认为这样的高品质的双边安排能够有助于全球贸易的提升。(16: 10)

  安娜玛丽·伊德拉克:我们在中国也有几千家的法国企业投资,也有很多法国企业在日本投资,希望可以在下次多哈回合谈判讨论这个问题。(16: 15)

  提问:我是来自欧洲商会的中国负责人。我跟拉米先生进行过很多接触,2000年的时候他来北京参加了很多谈判。G20峰会刚刚结束,是不是有可能有WTO的标准和协议,让WTO有更多的约束力,让这些国家说完以后就不做了,而是有这些的约束力,可以让他们实实在在的做一些事。(16: 16)

  帕斯卡尔·拉米:有G20峰会中有17个国家参与了贸易限制措施。我们要仔细分析,世界银行公布了这方面的数字,但是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想真正搞清楚谁做了什么事,你不能只靠几个数字,也要看我所发表的长达47页的一篇报告,这17个国家,比如有一个国家推出了反倾销的法案,这算不算是贸易保护措施呢?我没有答案。我很清楚,这个问题还有很多技术性的成分存在。如果一个国家提升了关税,但是又是在WTO的政策框架范围之内,有可能属于限制措施。但是它又没有违反WTO的规定。因为在WTO的规定当中,很多国家有这样的政策空间,而且WTO的规定也不能百分之百的控制这些成员国的贸易政策。(16: 16)

  帕斯卡尔·拉米:60%的发达国家的贸易政策,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只能限制50%,对中国的限制比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多。在二十国集团当中有17个国家在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事实上他们都在实施贸易限制措施。(16: 22)

  帕斯卡尔·拉米:这些贸易限制措施与华盛顿峰会宣言的精神是相违背的。坦率地说,这些政策还没有深刻地影响到宏观政策,但是我们要保持警惕和谨慎的态度,如果你觉得你可能做出一些事情的时候,你就应该认识到你的家庭成员都会认为你在犯错了。(16: 23)

  帕斯卡尔·拉米:你现在有病了,你做出的事情,大家会想你的家族里面是不是有基因方面的问题,会得这种病呢?医生会说赶快来看医生。WTO就像一个医生,目前我们要提醒这些国家来看病。虽然现在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的确要来我这里看病了。(16: 23)

  帕斯卡尔·拉米:我会告诉你,我们要采取什么政策的措施纠正这种疾病。在这里我们要非常认真谨慎地监控这些风险。但是我们也不能夸大这些数字。有一些国家还没有出现这样的严重情况。(16: 23)

  帕斯卡尔·拉米:我们说虽然你们已经做了不好的事情,你看起来很愚蠢,这不是一小部分人在做这种事,他们不因为小部分人做了这些事就改变大家庭的行事方式,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大家庭里面的行为方式应该是正确的,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说需要更加清楚这些数字,并研究这些数字,才能对现实情况进行更清楚的判断和认识。(16: 23)

  提问:我是全球基金的秘书,我们的机构设在澳大利亚,在全世界都有营业机构。我想强调您刚才说到的最后一点,这一点也在开幕式当中提到,大家说到了自由贸易的问题,我们这个研究基金所也非常关注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的问题。我们的基金会和总干事也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我们的企业界和平民社会都希望看到回合谈判能够尽早完成。今天的这些专家,和中国的领导人都参加了20国集团会议。你们希望尽快结束多哈回合谈判,有没有时间目标?很难说,因为现在世界各地都在经历经济危机。对于政客来说,他们也非常关注实现贸易计划。在日内瓦谈话当中,我们也就具体的技术问题进行讨论,企业界和平民社会都非常相信自由贸易这个概念。我们能做什么事情,从企业界和平民社会的角度来帮助你们完成谈判。企业界自愿提出帮助。希望我们的专家就这个问题,就是对于企业界的自动帮助持什么态度?(16: 31)

  帕斯卡尔·拉米:非常感谢您提出的看法,我完全同意您的观点。那就是我们希望尽早地结束回合,这是最好的解决贸易保护主义的办法。通过这个回合谈判的框架,尽快采取行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这是真正的解决办法和答案。(16: 33)

  帕斯卡尔·拉米:对于您刚才提出的建议,我们大家都能够受益于未来的协议,如果有好处的话,他就会保持平静的态度。如果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的话,他们就会提高声音,提出反对的意见。在这里我想说,对于产业部门的人士来说,他们相信自由贸易,认为自由贸易可以给企业带来好处。(16: 33)

【来源:和讯独家】 (责任编辑:陈正红)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和讯网友  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言更能获得别人的关注。

匿名发表如果有人回复了我的话,请用站内消息通知我。  
谁在说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