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新兴经济体很有希望率先走出危机

2009年04月18日18:24  来源:

  新华网博鳌(海南)4月18日电 博鳌亚洲2009年论坛年会于2009年4月17日——19日召开,1600余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政要、工商界精英、经济学家等高级代表齐聚海南。将就当前的金融危机演变、亚洲经济能否率先走出阴霾、企业创新和资本市场等热点话题展开探讨。“新华网走进博鳌”将进行系列访谈,邀请嘉宾就相关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交流。今天走进新华网前方访谈室的嘉宾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1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作客新华社高端访谈和新华网博鳌论坛前方直播间
1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作客新华社高端访谈和新华网博鳌论坛前方直播间

1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作客新华社高端访谈和新华网博鳌论坛前方直播间
1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作客新华社高端访谈和新华网博鳌论坛前方直播间

  

  1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作客新华社高端访谈和新华网博鳌论坛前方直播间 新华网 李春/摄

  1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作客新华社高端访谈和新华网博鳌论坛前方直播间 新华网 李春/摄

  区域化、国际化是博鳌亚洲论坛追求的特点

  主持人:迟院长,今天是博鳌2009年会正式开幕,经过两天的采访,有很多嘉宾有这样的观点,博鳌亚洲论坛这个品牌已经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会展品牌,对这一说法您怎么看?

  迟福林:我从博鳌亚洲论坛最初创建就参与整个议题的策划,经过八年以后,重新来看它的时候,和当初设计的目标怎么样。我想它不仅仅是一个会展品牌,我们当初设计就是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情况下,博鳌亚洲论坛能不能在促进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现在用这样一个最初的设计来看,我觉得有几条:第一,它的区域性已经相当广泛。博鳌亚洲论坛8年以后回头看,受到了东亚、南亚、西亚等亚洲经济体广泛的关注和参与。用博鳌亚洲论坛这样一个机制把亚洲的相关国家能够广泛地吸引到这儿来,讨论共同关心的话题,我想这是一个最重要的,也是当初设计的第一个目标。

  第二,亚洲地区经济一体化需要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进行,所以它追求的第二个目标是国际化。博鳌亚洲论坛现在国际化的特色非常突出,以亚洲为主体,同时它又不是封闭的,而是面向国际的,所以它现在已经成为国际性的论坛,博鳌亚洲论坛之所以成为一个品牌,国际化这条非常重要。

  从这两条来说,博鳌亚洲论坛不能简单的概括为会展品牌,应该是集区域化、国际化为特点的品牌。

  主持人:在金融危机大背景下,本届博鳌亚洲论坛的参与人数不减反增,这说明什么样的问题?

  迟福林:这说明大家因为共同关心的话题、问题聚集到一起了。今年的特点不仅政要来的多,而且企业家要求来的也特别多。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在欧美经济体出现严重问题以后,亚洲新兴经济体能不能走出一条新路子,能不能实现自身发展方式的转型,能不能解决当前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出现的一些经济社会问题。这个领导人关心,企业也关心。正是这样一个特殊背景下,把亚洲,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问题突出出来了。这样一个问题引起了领导官员层面的关心,也引起了企业和社会各个方面的关心。我理解这是这次会议受到广泛参与的一个最重要的特定背景。

  亚洲新兴经济体很有希望率先走出金融危机

  主持人:国际金融危机使亚洲新兴经济体遭受重创,社会矛盾逐步出现,请问这表明什么问题?

  迟福林 :我们3月28号、29号组织了一个由十几个国家参加的“增长与改革的亚洲新兴经济体”研讨会,讨论在国际危机背景下,亚洲新兴经济体到底面临什么问题。第一,经济增长的速度普遍下滑,亚洲新兴经济体下滑平均3—5个百分点;第二,社会问题突出。集中表现在失业问题上,这说明什么事情呢?就是亚洲新兴经济体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就是过去的十年二十年当中,我们普遍实行的是出口导向的增长模式,在外部需求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我们所依赖的出口导向外部条件已经消失了,或者说已经大大改变。

  亚洲新兴经济体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普遍面临的就是增长方式需要改变,就是出口导向的增长方式走不下去了,那在这个时代下我们应该怎么办?第一,都要扩大内需;第二,更有在亚洲新兴经济体能不能形成相对独立的经济循环区。如果能够形成,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会有一个大的、亮点的板块出现,是世界关注的话题,也是我们自己关注的话题。

  主持人:面对金融危机的挑战,亚洲新兴经济体如何摆脱这个阴影?

  迟福林:亚洲新兴经济体,第一,发展方式要转变。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就是出口导向的路走不下去了,迫使你必须开辟国内市场;第二,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如何调整自己的整个经济结构,自己结构不调整是不行的;第三,有没有可能利用亚洲高储蓄率这样一个优势和制造业结合起来,看能不能形成亚洲区内新的经济循环,如果把高储蓄和制造业结合起来形成亚洲区域内一个新的经济循环的话,恐怕就会形成一个亮点的板块。我们要走出阴影,亚洲普遍关心两个:一个是本国的生产方式。第二是区域内的合作。

  主持人:您觉得亚洲新兴经济体能不能率先走出金融危机?

  迟福林:我觉得很有希望。

  首先,从现在来看,从去年年底到今年第一季度来看,欧美是负增长,但亚洲新兴经济体平均在5%左右,个别在4%,但基本上是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有的还是7%,我们还提出保八,所以增长势头是比较好的。

  第二,现在大家已经共同意识到一个问题,因为有了问题才知道往哪里去走,就是出口导向这个路子走不下去。纷纷调整自己的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这是亚洲新兴经济体共同做的一件事。第三,更可喜的是区内经济新的合作格局正在形成。比如明年中国和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形成。温总理今天上午讲的关于亚洲区域合作的五点主张,这都反映了亚洲在促进这样一个新的经济循环体中一些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可能经过各国的努力,本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调整,区域内合作采取的若干措施,我估计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区域合作很可能成为最先走出危机影响的区域。我现在看世界各方面都在关注这件事情。

  人民币在区域合作中作用的提升将是区域合作加快的重要标志

  主持人:您觉得我们国家今年保八目标能够实现吗?

  迟福林:我感到很有希望。举个例子,我们现在看到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总理讲初见成效。在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这个成效会逐渐凸显出来。所以随着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效益的逐步显现,我们的经济好转会一个季度比一个季度更好一些。再加上亚洲区域内的合作,同时能够采取措施,能够有所突破的话,我们“保八”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在贸易方面,亚洲经济之间有什么样的互补性?有没有具体的例子?

  迟福林:亚洲新兴经济体之间,尤其是我们和东亚之间,经济结构有很大的相似性,这是很大的问题。但是现在来看,随着发展,互补性也很强。比如中国和东亚国家之间,我们制造业能力比较强,基础设施建设能力也比较强,如果中国和东亚新兴经济体合作,输出我们的制造业,输出我们的建设,我想对亚洲新兴经济体发展会有很大的好处。同时我们扩大内需,吸引到中国的扩大内需中来,也会加大其他国家对中国出口一些产品量的增大,这样就会形成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第二,边境贸易比较活跃,现在看来,在金融危机下,边贸会日益活跃。第三,可能最大的突破,就是人民币在区域内的作用明显增强。我们采取多种方式进行双边贸易或者边贸贸易的人民币结算。我想人民币在区域合作当中作用的提升,也是区域合作加快的一个重要标志。

  主持人:请您总结性的解析一下这次论坛的主题。

  迟福林:这次论坛的主题选的很好,我们也向秘书处作出过建议,就是选择经济危机:亚洲的挑战与展望。

  我们今天要思考几个大问题:第一,亚洲面临着严重的挑战,尤其是出口导向的经济增长方式走不下去了,所以挑战是最大的;第二,今天又面临着很大的机遇。什么机遇呢?亚洲区内的经济循环有可能面临一次很重要的机遇。我想在金融危机这样一个背景下,对这件事情应该有一个充分的估计;第三,亚洲新兴经济体从国内来说给它一个加快发展方式转型提供了重要机遇。总理今天上午讲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已经不是短期保增长的计划了,今天讲的是标本兼治,就是短期和中长期相结合,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子来。所以我们也在逐步朝着这个方向转变。我想在危机状态下,亚洲既要看到挑战,又要充分估计机遇。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采取一些重要措施,有可能会形成亚洲区域内的新的经济循环。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丁勇)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和讯网友  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言更能获得别人的关注。

匿名发表如果有人回复了我的话,请用站内消息通知我。  
谁在说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