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斌:所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就是滥发货币政策

2010年11月20日10:36  来源:和讯网 
 字号:

  第七届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安全战略论坛于2010年11月20日在北京大学举办,该论坛特邀国家机关、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知名企业的专家学者汇聚北京大学,以全球视野扫描国家安全底线,以敏锐目光透析时代风云,为经济转型建言献策,为民族复兴汇智聚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夏斌在论坛上表示,所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就是滥发货币政策。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夏斌:谢谢各位。我最近写了一本《中国金融战略2020》,下个月可能要正式出版,到北大也是正式在外面讲我书里面写的内容,我今天就谈一下我们货币的长期问题。

  第一个,为什么要研究金融战略?第二个,金融战略研究什么?第三,怎么研究金融战略?第四,一些重要的战略问题答案是什么?从这个角度来阐述我的观点。

  为什么要研究?我想很简单,就是因为当前国内的金融问题是空前的多样化,空前的复杂化。不仅是当前国内的问题,就是中国金融和世界金融关系中的问题,也同样是空前多样性,空前复杂性。我们一边是在发愁,一边是中小企业没有钱,一边要加快商业化改革,一边要在中国崛起中间强调政治银行的发展,有些政治银行又想转化成商业银行,各种各样的矛盾。我们知道尽管在转化发展方式,但是我们的出口占了很大的分量,一边吸收外汇,一边是外汇储备太多,就像媒体说的被绑架了。我们想进一步开放,但是眼前的经济结构又不能适应,我们想人民币不激化,管制要放开,但是放开就守不住。这一系列的问题怎么办?所以需要总体的思考,这个思考不是讲战略,我们一讲战略就瞄准了西方,模仿英美的先进技术和市场框架来比较说怎么怎么发展,而不是从中国现在是什么样的?应该怎么发展?应该怎么赶超?而不是模仿他们,模仿不是战略。

  中国在国际国内这么复杂情况下,我们确实到了我们应该系统思考自己的金融问题了,确实到了围绕中国的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要持续稳定发展,金融怎么为这个经济服务来进行思考。我在书中举了例子,我说中国原来是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后来到了中国责任论,现在又到了中国自强论,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家在中国说,得中国得天下,只要与中国搞好关系,就绝对没有问题。现在嫉妒、吃醋、恨各种各样的心态都有,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与世界的关系,就是我们尽可能不想踩别人的脚,但是车开起来了不由自主的就踩到别人脚了,你的崛起对别人的影响,比如说能源方面等等。

  所以研究中国的战略,为什么要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在已经60年了,第一个30年我们谈不上金融,我们是自己玩自己的。第二个30年,我们改革开放了,我们确实和外面在联系了,但是我坦率说,第二个30年的金融我们仍然在不自觉在世界的棋盘中间下棋,我们没有自己。我们13亿人口年均30年10.8的增长,在世界经济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但是我们应该在棋盘上面怎么下棋?我们仍然是不自知的。

  所以我说我们第一个30年是世界金融的孤儿,跟人家没有关系。第二个30年,我们是在不自觉的下棋。第三个30年,要保证中国经济真正和平崛起,必须要自觉的下棋,要自觉的下棋,必须心中有数,你准备怎么下,这个棋盘是什么状况,你不能一无所知,一无所知是不可能赢的。

  所以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当我们中国的金融还是一条小河的时候,我们可以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策略。但是当这条小河已经变成大河,和外面大海相连了,甚至自身已经成为大海一部分了,这时候仅仅靠摸着石头来跨海已经不可能了,必须学习造船造海的技术,要做船做桥才可以跨过去了。我们面对世界金融的一些变化,我们采取一些政策,但是这些政策本身不是影响中国,而是影响世界其他各国,而这些国家他们采取的应对政策也会反馈给我们,所以我们必须要有经济思考。

  第二个问题,研究什么?大家知道,要找准我们今后十年二十年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在哪里。最近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出的第十个报告,《全球局势2025:转型的世界》,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建立的国际体系,不仅仅是金融,到2025年几乎面目全非,这是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08年发布的大报告,到时候将是全球多极体系,我们并不认为国际体系正走向全面崩溃,但未来20年,新国际的体系转型将险象环生,这是美国情报局的判断。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知道这个变化,金融在其中有哪些问题?

  第二个,你要明确你的战略,战略想干什么,到2020年中国金融战略为什么是这个战略?围绕这个战略意图你必须要涉及到。比如说中国金融战略必须要对外开放,基本的战略因素,基本的就是比价关系,中国绕不开的就是必须回答中国金融战略,汇率战略是什么?选择崛起,选择什么样的汇率政策?不是讲眼前,是讲战略期间,十年二十年。你要讲汇率,必然会涉及资本管制问题。面对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的崛起,不管是金本位时代,还是其他的时代,好象没有第二大经济体他的货币不跟世界上的货币联系的,没有。也就是说中国人民币问题必然要激化,在一定汇率制度和资本管制制度之下,你的人民币怎么走出去?面对前十年,甚至20年。构和美国的错误货币政策所导致我们积累的大量外汇储备,这个我们怎么弄?我们外汇储备管理原因就是流动性,安全性,保障性。中国这样的特殊历史阶段,我们外汇管理原则应该按照教科书上面走吗?就是流动性,安全性,保障性?还是我们应该有其他的方法?比如说报纸很多炒作的,要搞国际金融中心,要在2020年把上海建成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我们有一个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保持香港的和谐发展也是我们政府的责任,所以,上海、香港这两个金融中心应该怎么弄?战略怎么布局?你要布局就应该看到战略期之后,人民币完全开放,人民币国际化经过十年十五年的奋斗,这两个国际金融中心怎么布局法?对香港意味着什么?我们想过没有?我们要不要现在做准备?做思考?

  还有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研究什么?刚才我说的都是涉外方面,都是跟国外金融有关系的,我们知道国内也有一大堆的事情,比如金融机构准入问题,金融产品创新问题,概括起来讲就是金融机构与产品的市场准入退出机制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

  第二个大问题,中国金融发展这么快,突出的问题就是中小金融,创新金融等等这些非主流的金融业务怎么办?这是非常突出的问题。

  第三个,中国是在崛起中的国家,我们一边提倡基金、机构要尽快走上市场化道路,走上商业化道路,我们还要发展政治经济,这三者怎么处理。

  另外比如说国有资产管理问题,谁说中国金融对外走出去之后,中国金融进入市场化之后,我们货币政策调控能力,我们金融监管水平问题,以及当今国际社会的宏观审慎管理问题,这些问题都怎么解决?我们不能展开这些问题一个个讨论,那么围绕中国金融战略,我们在国内金融改革方面,我们的战略视角是什么?要确定是什么原则来指导方方面面的工作。

  比如说中央控制了各种各样的金融资本,这是因为我们金融机制混乱,加上亚洲金融危机出了一些事,这种情况下造成这种事态,我们想尽办法让中石化中石油等等投资金融机构,稳定金融机构发展,这是有很大的历史作用的。到了今天,整个中国金融界,不管是银行、租赁、信托、财务、基金、证券等各大公司,基本都是各国有企业控制的,或者控股的,这是中国金融市场化发展的方向吗?我认为不见得。中央当时进去是客观需要,到了一定地步,我们该退就退,应该有进有出,我们追求的不是纯赚钱的原则,不是商业原则,而且恰恰在今天,面对国际市场的风云,我们有进有出还要体现在没有问题的机构我们要主动投资,主动壮大,主动在全世界有话语权,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投行,你们恰恰没有进去。

  这是我举的例子,研究什么?就是研究全球经济力量发生变化当中中国金融发生的若干问题,因绕中国金融战略必然涉及到的问题,你必须要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怎么研究?我认为怎么研究呢,首先要有理论指导。我前面提到研究一个国家的金融战略,特别是研究像中国这样的,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是转轨经济,同时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他的金融战略是赶超性的金融战略,他的这个战略理论绝对不是简单的教科书上讲的抽象于西方现代成熟经济基础之上的理论,用这个理论指导我们赶超,是不可能的。我想在座的各位都看过很多教科书,西方经济学名著,但是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发展中国家,经济不发达国家,我们是准备往那个金融体系走,我们是要达到那个金融体系的目标,所以用他的理论指导我们达到他,永远是到不了的。

  所以我想说的,我们要研究中国金融战略,必须要有金融战略发达的头脑。第二,我们要进行创新,所以创新你就要回答,发达的金融走向不发达的金融,那么你的基本点是什么?特征是什么?我们特征是发展中国家,意味着我金融发展水平很低。第二个特征是转轨,这意味着我们金融体系是非成熟的,简单讲,就是你们攻击的,批评的,我们一边讲金融开放,金融改革,一边理了一遍,最近跟银行合作的更多,但是这是过时的。但是在当今国内国际环境之下,控制不住,不得不对银行下贷款指标。

  第三,我们是中性国家,西方教科书里面没有这个理论,他们看到是大国经济,成熟经济,实际上要一部分以中心货币来加速指导,而我们国家都是货币经济,都没有走出去,我们很多程度上是受大国货币体系影响的,这一点发达国家都很明确。到了今天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出来,实际上就是滥发货币,但是对巴西、韩国、中国这样的国家,最大的问题是想尽办法挡住别人不去受货币流动的大量冲击,因此各个国家都在提高税收程度,打击管制,但是解决不了我们这些国家在面对全球危险的时候怎么办。这是我想讲的怎么研究。

  另外我念一个哈佛大学的一个教授讲的,他在告诫中国学者说,“对于中国经济学家,特别对于接触过西方博士项目培训的经济学家,主要挑战在如何把书本上的知识运用到对中国至关重要的实际问题,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就比较思考什么是对中国真正重要的问题。而并非什么是当时在西方全世界最热门的话题。”全世界最热门的话题对中国不一定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要思考什么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根据在美国的经验,认定你所应该作的解释,照搬哈佛经济学,或者麻省理工经济系最有名的五位经济学家的模型,那你就错了。当然你可以这么做,而且这也有可能为你博得在国际学术界的声望,但也有可能因为你的研究,中国就不那么重要了。”中国科学家想这么做不是不可以,但是对中国实际问题不会有重大贡献的。我想一个美国教授说这个话,太深入了,太精辟,又很浅显,尤其对于研究中国金融战略,对我们来说国际期刊对我们意义不大,我们必须要创新。

  那么要体现战略方向上的内在逻辑性和整体性,你研究的问题,这些问题应该都是整体,从不同方面体现你的战略意图和战略方向,第三个怎么研究应该体现这个。

  第四个应该尽可能维护全球化趋势,中国在崛起,我们研究战略应该坦坦荡荡,昭示天下,战略未必是敌对的,战略是为自己谋求的计划,同样可以在不伤别人和谐的状况下实现。你看美国之前的发展都带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中国经济的发展照样可以带动世界经济的发展,英国曾经是,美国曾经也是。今天在世界对中国可能在二十世纪中叶成为基因大国的猜疑,不放心,不安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以清晰和谐的战略来保持我们的发展。我切题而讲,但是我也知道这样的话题没有劲,那么我说说眼前的问题。

  眼前的最大的问题,国民政府大家知道,有通货膨胀的预期压力,这个预期压力是怎么造成的?有流通性问题,有美国第二轮宽松的货币政策影响的问题。如果说我们更多针对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来谈,所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就是滥发货币政策,我一直都跟媒体这么说,就是没招了,滥发货币。对于这样的政策我们怎么办?

  我的观点,第一,我们必须利用国际社会个周力量来共同呼吁,抵制对于美国这样一种不负责任的发货币的现象,这是必须的。

  那么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加强资本管制,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头脑清醒,而且在美国第二轮政策之后,世界各有关国家都加强了资本管制,所以我们就更加理直气壮,不存在倒退,该管就管。上个月我在君悦的高盛全球投资者会上,我就说,我们必须理直气壮的加强资本管制,谁违规就得死死的抓,就得查处,查处完了你一定要在全国告示,你在东面查处了一定要让西面的人也知道,有的人说再查也打不住,总有一些拐弯抹角的进来,但是不能因为不能百分之百的查,我就不理直气壮的坦坦荡荡的去抓,这是两回事。因此这个问题上,我们手不能软,这是我要讲的资本管制这一块。

  第三个,作为一个方向来说,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一个过程,更多经济学家预测,美国经济2012年都好不到哪里去?我早说了,危机是什么?危机是资产负债表缩水了,你再借钱是借不着,但是对于美国来说,货币是在他手上掌握的,我就说了,要告诉美国国民,不要被政治上选举的增长迷惑,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在为他们政治选举问题,都在这个宽松货币政策上,实际上这么做解决不了美国的问题,美国经济学家说最多失业降低0.5%,因为这个失业是结构失业问题,现在美国银行不是没有钱,钱有的是,他是不愿意贷款,就存在帐上,不愿意贷款中小企业,这个从根本来说是影响美国国民利益的,因此我说媒体你应该告诉美国,不要让选举影响国家人民利益。

  那么对我们来说,我们一个是资本管制,一个是看到今后一两年全球流通压力很大,因此对大宗商品,原材料,资本,资源这方面,我个人认为还是逢低就行动,不管是对于调控国内市场的价格,还是对于影响世界,或者说抵御世界、国家对我们的影响,都应该有所考虑。

  那么在结构调整问题上,我跟中国有关领导,和在会见美国财政部有关官员的时候,我都坦率的说,中美两国在这一轮金融危机或者经济结构调整中间,谁调整的越主动,越快,谁就越有力。或者说结构调整谁越快,谁就越主动。不要因为对方指责就陷入这个指责了,而是应该加快结构调整。中国政府早就意识到,而且埋头集中精力加快中国结构调整,提高消费率,但是这是一个过程,会很难,但是你要知道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主攻方向就是经济调整,如果美国不调整,你中国调整到位了,我的出口可能减少了,但是我内需上去了,但是你的赤字还是赤字。所以我们中国已经知道加快努力调整自己的经济结构。

  还有,就是关于汇率问题,中美汇率的摩擦,报纸每天在登,汇率改革的方法,大家都很清楚。但是我个人想法,我们不要为国际上这些价格战,货币战争论,我们应该埋头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情况,把这三个情况结合起来统筹考虑,可以加快经济结构的调整。同样对于利率问题也是一样,用利率抵制输入性的通胀。当然对于一些炒楼市,炒股市我是坚决打击的,现实问题是这么多人的钱怎么办?老百姓的钱怎么办?所以从收入分配,从政治,从经济基础角度说,长期负利率对社会稳定,对经济体系的理顺,对房子资产的压力,应该由负转正,这是我的观点。同时,我认为这么多钱,特别是中产阶层的钱,怎么去到投资渠道,应该想办法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当然走出去要有本事,你要鼓励他走出去换回基本的工资,那么鼓励走出去的时候,能不能利用社会基金来做?

  另外一个,这么多钱怎么办?我个人认为,我们一定要扩大消费,财政赤字3%,我们中石油中石化这么大的盘子,我们能不能适当考虑卖出一部分,卖给有钱人,卖给炒房的人,你来投资实体经济,拿这么多钱赶紧救穷人,扩大消费,促进增长,稳定社会,这个速度要加快。

  还有要尽快的放开一些服务行业,包括一些金融行业的投资门槛,让大家可以更多的投资国民经济的有关行业,而我们在这个方面,国务院资金的新的非工36条,非常好,但是怎么让大家认识到。还有私募基金怎么样更快发展,而不是审批,那么政府机关应该管什么?你的责任是什么?不是审批人家民营资本投资什么方面,政府的责任是管住政府的钱,拿了纳税人的钱,拿了老板性的钱投资私募基金,这个环节你政府应该管制,国家的钱,纳税人的钱,财政的钱,你有关部门要尽到责任。对于老百姓用私有的钱投资某个领域,你政府不用管。

  由于时间关系,后面还有很多专家要讲,我就讲讲战略方面的情况,中国战略方向结果是什么?国内充分市场化,在国际金融事务上面是有限全球化,从现在看2020年期间,不可能金融完全放开,只有通过有限全球化,才可以真正过渡到之后充分的全球化,我的发言结束,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HN009)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