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通胀的政治周期

2010年12月06日13:08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廖宗魁
 字号:

  农产品价格上涨未必是坏事,价格管制虽然见效快,但有遇病乱投医之嫌。随着通胀的高企,政治的短周期和政策的紧缩周期即将拉开。

  如果说之前决策高层还在保增长与防通胀之间犹豫不定,随着10月份CPI飙升至4.4%,银行新增信贷连续几个月超标,防通胀逐渐成为一种共识。央行34个月后再度加息,存款准备金率在短短9天内上调了两次。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11月17日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针对当前价格形势,确定了四项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必要时对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实行价格临时干预措施”,切实落实“米袋子省长负责制”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

  价格管制呼之欲出,再现计划经济手段。市场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政府又岂能万能。通胀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乱制通胀。

  经济增长一直与地方政府乌纱紧密相关,一旦通胀达到一定程度,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会激起民怨沸腾,这在房价飙升中已经看到。稳定大于一切,各部委和地方将会把注意力集中于此。中央工作会议将在12月初召开,这可能标志着从2008年底以来的“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宣告结束。

  价格管制,乱投医

  通胀之害路人皆知,但如何控制,还需明了催生通胀的原因。

  从10月份CPI的结构来看,食品类价格上涨10.1%,为CPI贡献了74%,居住类价格上涨4.9%,为CPI贡献了16.6%。也就是说,如果剔除了食品价格后,中国的CPI在2%以下。

  一些人惊呼,美联储二次量化宽松推升全球资产和食品价格,中国的物价也被抬升。虽然前段时间农产品期货疯涨,美国、日本也实行了量化宽松,但这对不同国家的影响还是存在很大差异。

  国际农产品期货价格的上涨,并没有传导到美国的食品价格,10月份美国食品价格环比仅上涨了0.1%。日本的粮食进口并不小,但依然被通缩所困扰。同是发达国家的英国、韩国则出现轻微通胀。从输入型的通胀角度很难解释这种巨大差异。

  食品价格上涨有何不好?任何一种商品的价格上涨,总有人受益,也有人不满。面包价格上涨,面包的消费者自然怨声载道,但面包生产商则期望这种涨价。农产品,尤其是蔬菜价格大幅上涨,获益的是农民,吃亏的是城市白领。

  这里面存在一个舆论的问题,物价上涨了,各媒体更多的报道是城市白领的感受,这无形中加剧了通胀预期,也忽略了弱势群体——农民的利益。

  我们天天呼吁要提高农民收入,增加消费占GDP的比重。农民收入如何提高?农产品价格不上涨,农民怎能增收?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指出,“中国农产品价格上升得比工业产品价格快是好现象。农民的收入搞不上去,中国的改革不能算成功。”

  对于食品价格的上涨,加息是否有效,仁者见仁。但要想通过加息,影响农民的行为恐怕较难,更多是控制宏观流动性风险。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加息等传统货币政策有时滞性,近两个月的政策调整,估计要到明年二季度才会显现效果。

  物价的涨势不减,温总理急了:直接价格管制如何?你要涨,我不让你涨不就得了。物价牵一发而动全身,按住这个泡,其他的泡又会鼓起来,最终苦了的还是农民。

  金融危机后,政府行为大行其道。货币理论权威安娜•舒瓦茨(Anna

  Schwartz)就强烈批评这种政府大行其道的行为,“做了错误决策的企业应该倒闭,你不应该挽救他们。这个原则一旦确立,我想市场就会承认它的意义。如果错误的决定受到惩罚,正确的决定得到奖励,那么事情就会好办得多。”

  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环价格,如果被任意管制,又何来市场经济。即使2007年油价飞涨至147美元/桶,也没见各国出来控制油价,最多也就是打击投机力量。上世纪80年代,中国物价管制的恶性后果,我想大家也都还记忆犹新吧。

  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一针见血地批评,“宏观”的含义就是“总量”、“全局”,而不是“单个”、“具体”。将“政府调控”等同于“宏观调控”,再以宏观调控的名义,滥用行政权力干预市场,这是对宏观经济学的亵渎。

  通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病乱投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