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就10年吧 多少是个盼头儿

2010年12月06日13:54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王安
 字号: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公众的流动就业和居住人数当以数亿计,有学生异地高考问题的家庭当有数千万,这么大数量的人口能顶几个欧洲小国。但是啊,教育部官员急在心上慢在手上,要10年方能有所效果。32年前,邓小平宣布恢复高考,也就半年的光景。与邓伯相比,惭愧吧。

  张建党——我就纳闷,张先生的爹妈怎敢给他起如此宏大的名字?当然,眼下他遇到的问题比“建党”要容易得多,但显然,他玩不转。

  张建党41岁,安徽人,他来北京已16年,当老板,买房买车。现下让他焦躁的是,在北京某重点中学实验班上初三的儿子马上就要毕业了,但之后在哪里高考?按教育部规定必须回安徽老家,可是老家已经没人,儿子自小在北京长大读书,北京的课本与安徽完全不同,回去如何与安徽学生竞争?十多年来,张先生一直是北京的纳税人,但他的孩子却不能享受当地纳税人的公共教育资源,不公平。

  穷人有穷人的烦恼,富人有富人的可怜。 张建党还是有一点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不仅为自己的儿子,还要为天下所有离开家的孩子讨一个考大学的公道。

  于是,张建党联手外地学生家长代表,从7月份起开始在大街上征集签名,至今已征集到上万人。他们将《取消高考户籍限制呼吁书》和《2011年北京高考报名紧急建议》先后递交给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一个月不成,每月都递,到12月已递交了5次。

  前3次家长代表们把征集到签名的《呼吁书》递交到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的传达室,没见到官员。第4次,终于有教育部学生司负责人与家长面谈,并指出,要实现外地学生在常住地参加高考,并非教育部一家单位所能决定,需北京市及多个政府部门联合制定政策。

  这些家长是干什么的?上访者?受害者?民间议士?院外游说团?当然更像前者。家长们就知足吧,2003年大学生孙志刚因收容致死,3位法学博士上书全国人大建议取消《收容遣送法》,他们通过传真把建议书传进去,后来人大说,没收到。

  家长们不只是上访者,他们也是议士,提出:希望北京临时允许在京读完3年高中的外地学生参加网上报名和现场确认,随后就采用何地试卷、参加何地录取另作探讨;建议完成3年初中教育的外地学生有参加北京中考并继续高中学业的权利,完成3年高中教育的学生有在北京参加高考的权利;建议全国高考统一命题,即使按户籍录取也不妨碍学生在居住地参加高考,这可作为临时性解决方案。

  可怜的富人。其实,农民也在进城,谁说将来农民的孩子就不考大学?

  英雄所见略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也指出,要“研究制定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的办法”,教育部也多次表示,异地高考试点工作今年有望正式启动调研。

  但是,但是啊,有报道说,真正实现异地高考要10年。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公众的流动就业和居住人数当以数亿计,有学生异地高考问题的家庭当有数千万,这么大数量的人口能顶几个欧洲小国。但是啊,教育部官员急在心上慢在手上,要10年方能有所效果。32年前,邓小平宣布恢复高考,也就半年的光景。

  与邓伯相比,惭愧吧。与工商局官员相比,教育官员也应惭愧。

  北京西城阜外一小六年级学生张皓是西城区青少年科技馆科学探究班的学员,他在中国农业大学微生物实验室高瑞芳博士的指导下进行实验,发现北京市场上93%的鲜蘑菇都被荧光增白剂污染了,这样的蘑菇会成为人体潜在的致癌因素。

  北京市工商局人士心急手也快,称张皓的实验及调查“不具科学性”。

  张皓的实验结果是11月30日被媒体公布的,第二天北京市食品安全办公室就公布了近期对北京市场蘑菇荧光增白物质的专项监测结果,抽检合格率为97.73%。

  就这样吧,谁敢吃这样的蘑菇?张建党和学生家长知足吧,与其得到如此快速的否定结论,不如等10年,那多少还是个盼头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