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富士康跳楼事件追踪:田玉的年关

  • 字号
2011年01月24日01:5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李娟

  李娟

  这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富士康前员工、18岁的少女田玉在湖北省老河口市邓岗村家中半躺在床上,腹部以下仍没有知觉,经常大小便失禁。

  去年3月17日,田玉着了魔似的从富士康宿舍楼上跳下,此时,她才入职一个多月,是富士康系列坠楼事件主角中入职时间最短的一个。

  年关逼近,田玉一家也在准备着过新年,电话那头,《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听到一派忙碌的声音。但是,妹妹辍学、弟弟聋哑难治,再加上田玉自己的状况,她家的年过得不开心。

  迷失在41万人中

  2010年2月还没过年,当时只有17岁的田玉带着对未来的忐忑和期待,踏上一辆从湖北开往深圳的火车。因为家中贫困,她只带了600元出门。

  这是田玉第一次出远门。2月8日,她顺利被招进富士康的IBPBD部门,主要负责产品的“外检”。

  “当时运气很好,第一天排队就排上了。”田玉后来告诉记者。

  出门之前,田玉的父母交代女儿,要是被别人欺负,就先忍着,多学点本事再说。

  此后田玉的经历证明,父母的告诫是用心良苦的。

  上班第一天她就被骂了。“第一天安排了个熟练工在教我,我就问样品是不是合格,她就说是的。最后样品被查出来不合格,我就被线长批评了。”说话的时候田玉满脸委曲,欲哭又止。

  田玉给家里打电话,妈妈叫她忍一忍。“也还好吧,没有每天被骂,但是我们一条线上,被骂的最多的人就是我吧。”躺在病床上的田玉若无其事地告诉记者,“他们说我"不会做来这里干什么",要么就是查出了不合格的样品,都来骂我。”

  说着说着,田玉的泪水慢慢滑落在枕头上。

  除了遭受责骂,让田玉难以适应的还有孤独。

  在富士康,有个湖北老乡时常会跟田玉一起玩,可惜她们不在一个班组,宿舍也离得远,“我们一起去上网,看看电视。”

  而同在一个宿舍的人反倒不认识。田玉的宿舍有8个人,她只能叫出其中两个人的小名,说不出任何一个人的手机号码。因为分在不同的班组,大家很难有共同时间聊上几句。

  7个室友,7个陌生人

  3月17日9时11分,入职后第37天,田玉从深圳龙华街道富士康百合园宿舍四楼跳楼。

  记者手中的一份文件称,经探访询问,田玉自称原因是由于其工作能力较差,经常受同事嘲笑,感到工作压力大而跳楼。

  田玉并没有经受感情的挫折,家中也没有发生重大变故。是什么原因把她心中积累的压抑最终转化为可怕的寻死念头?

  3月16日,田玉身上只剩下五块钱,急等工资用。她问舍友,工资卡在什么地方领,舍友让她去找线长问。线长说,要去观澜园区C10楼领。

  那天早班结束后,田玉从龙华厂区坐车到观澜厂区,两个厂区之间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这花掉了她四块钱。

  来到观澜厂区,田玉还是找不到领工资卡的地方。

  “C10楼都说没有发工资卡的地方,又说在另外一栋楼。”田玉说,“我找啊找,不停地找啊找,都没有找到领工资卡的地方。”

  田玉的眼泪水一下子都涌了出来,“找不到人问,我也不记得找了几个小时,也不记得最后找了多少楼,这些楼都长得差不多。”

  17岁少女田玉迷失在浮华高楼的丛林中,孤立无援。

  没办法,田玉只得用最后的一块钱坐车,坐了没几站之后,然后走了回去。

  这条路上有很多人穿着富士康的工服,但她一个人也不认识,她没有向任何人求助,好像也不知道该如何求助。

  “回去之后,我在宿舍床上躺了一天,就看着宿舍的人进进出出,没有一个人来和我说话。”田玉的声音渐渐低沉起来,“晚上就没睡着,自己想想就气。”

  宿舍里其他7个人,她认为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说知心话。

  “越想越气,脑子一片空白,就是很生气。”田玉说。不吃不喝一天之后,17日早上,她没多想,从3楼住处爬到4楼就跳了下去。

  等到她醒过来,就已经是在龙华人民医院的病房中,她是富士康跳楼事件中两个幸存者之一。医生过来按了按腰,按了按腿,她一直在摇头——腰部以下全部失去了知觉。

  18万元买不回未来

  来富士康之前,田玉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鞋店。“像我姑姑一样,只要有5万元钱,就可以开个鞋店,这样家里就少了很多负担。”这时她最像无忧无虑少女的一样,好像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她的父亲田建党,要显得现实得多。女儿出事之后,从老家赶过来的田建党对富士康的最初要求甚至只是让富士康解决他们一家每天的吃饭开销。

  田玉病房里有一只电饭煲在炖着粥。“要么吃粥,要么吃面条。”她妈妈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深圳的东西,都太贵了。”病房里原本是不能私自开伙的,医生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孩子不懂事。”田玉的父亲话并不太多,对于人生艰难,他已有深刻的认识,这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早已满头白发,看上去有近六十岁。

  田玉的父母自始至终都没有恨过富士康。宽容别人,检讨自己,接受现状好像是他们唯一能做的。

  田玉10月份回家之前,她拿到了富士康的18万元赔偿款。富士康垫付了医疗费用,家属也未再提出其他要求。

  回到家中的田玉,大部分时间只能躺在床上,父母在家的话才能搬到轮椅上。一旦父母下地干农活的话,她只能自己艰难地擦拭身体。

  田玉也曾去武汉的医院寻求康复训练。“治疗了一段时间爸爸妈妈考虑费用太高,还是自己回家锻炼。”田玉说。

  18万元的赔偿恐怕无法补偿田玉及其家庭损失的未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富士康总裁郭台铭在成长为世界级“巨无霸”掌门人的同时也开始了他的慈善之路,其公司向大陆捐款10亿元人民币,个人捐款超过3亿元人民币。2010年11月19日,郭台铭喜得贵子,取名“郭首善”。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