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洋伞下的集资诈骗

2011-04-02 11:16:50 证券市场周刊  曹圣明

    以外商投资企业及海外上市之名,英霞公司行使非法集资之实,让焦英霞踏上了不归路。而投资者也应反思,为何手法并无出奇之处的英霞公司们却屡屡得手?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曹圣明】3月23日,两个行色匆匆的人,龙冰华和杨宇。他们素不相识,却为同一案件煎熬。

  55岁的龙冰华的目的地是哈尔滨市信访局。他特意绕道去了一趟西直大街300号。那里早已人去楼空,紧闭的大门上,“骗子公司,还我血汗钱”的红色字样,赫然醒目。那里是哈尔滨英霞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英霞公司”)的总部,一度头顶来自官方的无数光环,曾让近万名哈尔滨市民的财富梦想极度膨胀,但却在刹那之间崩塌,变成了血泪控诉。

  如今,英霞公司老板焦英霞被公安机关抓获已经过去两年多,一审作出死刑判决,但近万名投资者损失的总额高达7亿多元的血汗钱,却仍然看不到追回的希望。听说市政府官员将在信访局召开此案中受到损失的投资者见面会,他决定去问个究竟。

  杨宇的目的地是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在那里的父亲杨春孝被一审判处死刑,她给他送些日常用品过去。她说,英霞公司是个家族企业,作为总裁,父亲只是个打工者,没有实权,在公司资金链行将断裂的时候才被焦英霞推到讨债的投资者面前。此前,杨宇专程远赴京城,为父亲请二审辩护律师。

  这是一起特大型集资诈骗案,已经查明的涉案人员26人,抓获并一审判决15人,公司总裁杨春孝和老板焦英霞都被判死刑。

  据哈尔滨市中院一审判决书,截至2009年2月,近10年中以高息、发行股票、有奖销售等为诱饵,英霞公司共面向社会8264人次进行集资,累计集资22亿元,实际集资8.89亿元,实际返本利1.29亿元,实际损失7.60亿元。

  上当

  龙冰华清晰地记得,2006年7月的一天,妹妹告诉他有个前同事现在英霞公司作业务员,凭其关系,她可以到英霞公司投资期权股,月利3分,一季度一返;如果再加上推荐费之类,年回报率在40%以上。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么?当时银行整存整取一年定期利率是2.52%。带着强烈的质疑,从事财务工作的龙冰华前往英霞公司考察。他看到了分布于市区各地的办公室、生产基地,还看到了多家报纸、电视对该公司连篇累牍的报道,尤其是焦英霞跟省市各级领导的合影。负责介绍情况的业务经理还特意提到,焦英霞信佛,绝对守信用。

  自此,龙冰华开始信任英霞公司。起初,他跟妹妹各投入了2.6万元。3个月后,他们都准时拿到了3340元利息。随后,在他们整个家族共计投入了50多万元,有朋友为了投资英霞公司,仅借贷就达100多万元。

  有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英霞公司的资金窟窿越来越大,只好不停地加大集资力度,2008年下半年,英霞公司将月利率从3分一路提高到了惊人的6分,吸引了大批市民前来投下重注。

  讨债

  龙冰华们的好日子只过了两年多。2008年11月,龙冰华按照惯例前去领取到期的利息,却被英霞公司搪塞。一打听,这种不能按时兑现利息的情况已经好几个月了。恐慌情绪开始在龙冰华们的心中蔓延。

  2008年11月初的一天,多次讨债无果的投资者们,接到英霞公司通知后,前往其机场路附近的生产基地开会,现场聚集了上千人。

  这原本是一个安抚投资者的会议,但投资者辛淑贤的丈夫没听多久,心底里仅存的一丝丝侥幸反而被彻底消灭了。“焦英霞们满嘴跑火车啊,一会儿说在澳洲买了个铁矿,国家这些年跑澳洲谈判买铁矿石都很困难,你一个英霞公司算老几啊?一会儿说还要开发一个煤矿,探明储量达3万多亿吨,这更不靠谱啦。”辛淑贤的丈夫对本刊记者说,他和爱人都是长期在企业做领导岗位的。

  会后,众多投资者把焦英霞堵在了办公室。焦满口承诺,年底一定还清所有的投资款。最后,焦在给大家留下字据之后,才得以脱身,直到2009年3月焦在上海浦东机场落网。

  光环

  焦英霞曾被以各种形式塑造成哈尔滨的一个传奇,充满励志色彩。

  2010年58岁的焦英霞出生于中医世家,原为哈尔滨第七医院护士。其父焦富龄在中医界小有名气;丈夫邓兰亭,胃病医生,所研制的“胃三灵”据称医好了多名胃病患者;兄弟姐妹也都从事医学工作。

  1999年3月16日,哈尔滨英霞实业有限公司成立,经营范围为有机绿色种植基地、生产营养保健品,焦英霞担任法定代表人。英霞公司的运作模式是“公司+基地+农户”,先后与3个省6个县市的18个乡镇、约4000家农户签约,种植绿色谷子、大豆2万余亩。

  “然而跟英霞公司签订订单农业的地区并没有它自己宣传的那么多,主要是哈尔滨市辖的双城市、呼兰区、巴彦县、宾县几个地方,但是由于英霞公司只拿出了一些所谓的有机种子,并没有什么货真价实的科技含量,后来就只剩下了呼兰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英霞公司先后推出过诸如龙古金米、有机玉米、仙人掌系列产品和大豆酸奶之类产品,但是这些产品自始至终都没有正儿八经地在市场上销售过,更谈不上产生大量现金流和利润。但这并不妨碍英霞公司奇迹般地迅速做大。它以仙人掌系列产品实物注资的方式,于2003年3月将成立时的200万元注册资本增加为3711.1万元,2004年12月又增加为8500万元。到2006年,英霞公司在海内外注册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达到共计10多家。

  焦英霞头上的光环接踵而至:中国2004创业之星、2004中华十大财智年度人物、黑龙江省经济风云人物、中国百行百业女性创业精英、中国公益事业十大慈善大使、中国管理创新杰出人物、第三届“中国农村十大致富带头人”、农业部颁发的“大地之子”十大人物,等等,其中以2007CCTV年度“三农”人物为其鼎盛。

  2007年12月27日,在中央电视台的聚光灯下,焦英霞应邀走上了清华大学讲坛,宣讲她那经过粉饰的亦真亦幻的人生。

  自此,声名显赫东三省的“焦氏中医家族”逐渐变成“焦氏绿色开发家族”。

  上市

  2005年12月,英霞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外商投资企业。

  这是经过一番捣腾的结果。首先,焦英霞和美籍华人周华康在美国注册成立美国华纳仙禾集团有限公司。接着,英霞公司将8500万元注册股权以1:1的比例转让给华纳仙禾,再由华纳仙禾反向并购英霞公司。然后,经工商局、外汇管理局等相关机构批准,变更为外商独资企业。

  整个过程中,无论是注册、租办公室、聘请员工,还是并购,都是英霞公司拿自家的钱,左口袋倒右口袋地自买自卖,外商连一分钱也不曾出过。

  为了做得更加逼真,2006年5月—6月,焦英霞还通过福建省泉州市的吴转龙等人,分7次将集资款971.9万元转至美国,再以美方投资人身份汇到英霞公司账户提现,造成美国投资的假象。

  2006年初,英霞公司开始大肆炒作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正式上市”后,英霞公司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一个豪华而盛大的庆典,还请了一副省长出席。

  而这场所谓的美国上市闹剧,其实只是英霞公司花费40万美元集资款,在美国买得一个“壳”公司后,于2006年2月12日在美国OTCBB挂牌。OTCBB仅仅是纳斯达克开发的一种证券报价系统,又称电子布告板,供参与场外交易的投资者使用。事实上,几乎所有没有能够在美国主板上市交易的证券品种,都可以在OTCBB上挂牌交易,唯一的条件是必须按季度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财务报表,而这财务报表,可以理解为仅仅是一种备案,主管机构连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都不会来考察。

  “从这个意义上观看,英霞公司根本不用买壳,也可以在OTCBB上挂牌。焦英霞花费四十来万美元买"壳"上市的行为,是在愚蠢地浪费投资人的血汗钱。”一位业内人士说。

  由于OTCBB跟纳斯达克同属一家交易所,业界也有以OTCBB为跳板最后在美国主板成功上市的先例,NASDAQ催生大量财富神话的光环也被以各种形式照到了OTCBB身上,甚至导致其成为非法集资的温床。

  为了让在OTCBB上挂出的财务报表显得漂亮,英霞公司还是很下了番会计功夫。主要手法,就是把投资者的集资款巧妙地转换为公司的销售收入。这种说法在许多投资者提供的投资证明文件上得到了佐证。那是一张粉色的三联单,票据名称为“哈尔滨英霞实业有限公司产品购买申请单”,有的同时注明了购买产品的金额和套数,有的干脆只有产品套数,并没有购买金额。而当一些投资者对此提出质疑时,英霞公司方面的解释是,凭这张三联单,就可以证明购买了英霞公司的股票;之所以采取这种开票形式,是为了避税。

  “CYXI并没有在OTCBB上筹到多少资金,否则它不会以如此高的回报率持续不断地进行大规模的民间集资。而那些投钱后得到的仅仅是一张粉色购货凭证的老百姓,并没有有效证据证明他们的所谓的股东身份。”一位知情人士说。

  诈骗

  所有的光鲜,剑指的只有一个目标:集资诈骗。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英霞公司早期的经营方式类似传销,有一批专门的业务员队伍负责吸收下线购买产品,价钱高得出奇。

  英霞公司先后推出的集资方式花样繁多。其一是从2002年5月开始的以高息吸引投资的期权股、入股款,月返息3%,每三个月一返息;到2008年下半年,为避免资金崩盘,将返息率从3%一路抬高到6%,返息周期却从三个月改为半年期、一年期以致更长时间。

  其二是以发行股票吸引投资的原始股、产权股、深圳产权股、深圳股,名称虽然有所不同,其实质和操作手法却都完全一样。2003年推出每股1.3元或1.8元的“股票”,2004年左右推出每股3.6元或3.9元的“股票”,这些所谓的“股票”都不返息,为投资人开具的票据上没有金额数,只有股数、购买时间及购买者姓名。

  其三是以买一送二、有奖销售吸引投资的所谓一、二、三板块投资,2006年开始推出。模式分为二期,前期称为一板块,后期成为二板块。第一板块销售产品360元一套,购买一套可获得一个号码,参加12次抽奖,最多可获得720积分,两年内即使中奖获得的积分不足720,公司也会赠送你720积分,积分可兑换产品或现金,一积分兑换产品等同1元人民币价值,如兑换现金一积分等同0.8元人民币,相当于两年200%的回报。第二板块是第一板块的延续,仅是比第一板块中奖率稍低,部分中奖积分只能兑换产品,不能兑换奖金,回报率仍然是200%。中奖后兑换奖金只需在英霞网上提出申请,英霞公司人员审核后就可以将奖金通过网上银行转到兑奖者账户上。

  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踏上就再也无法回头。

  叹息

  会议定于下午2点召开。龙冰华下午1点就赶到了,那里已经聚集了大批投资者。大家叹息、迷茫而又充满了希望。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哈尔滨市政府称正在想办法,争取找到一家实力雄厚的实业公司盘活英霞公司。

  尽管希望之光已然显露,但一些投资者的心结仍然难以打开。辛淑贤的丈夫告诉记者,后来他了解到,早在2004年6月6日,《生活报》一篇名为《暗访高息公司》的报道,就揭发了英霞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诈骗。但诡异的是,第3天,哈尔滨某日报就发表了《绿色革命旗手焦英霞》。2008年12月6日,英霞公司资金断裂,哈尔滨某日报却扔出了一篇《四大经济版块,托起英霞光明未来》,报道称,英霞公司在澳洲的矿产总价值,占中国矿产总量的30%。2009年1月18日,焦英霞已经逃离哈尔滨,但哈尔滨某日报的《英霞绿色产业国际列车在马来西亚启动》仍然新鲜出炉。更为诡异的是,在焦英霞被抓之前,公安部门先后立过两次案,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杨宇赴京城聘请到的二审辩护律师是炜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航远,杨律师称,“一审判决书中,竟然没有对投资者总共损失的7个多亿做出清晰的说明,很难想象有关部门会对它们的下落无从知晓。”

  据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个局面或许跟公安机关取证工作遇到的困难有一定关系。很重要的一点,是自从被媒体盯上的那个时刻起,焦英霞就开始大规模地毁灭相关罪证。

  经过分析相关资料,杨航远认为,一审判决把杨春孝跟焦英霞同时判为死刑,显得极不严肃,更不专业。比如,杨春孝所谓的总裁身份,没有任何法律证据既没有工商登记,也没有内部任命文件。

  焦英霞和杨春孝二人也是命悬一线。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龙冰华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璐 HN02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