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扛着猪头找庙门

2011-04-02 11:16:55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安】河南洛阳嵩县九店乡陶庄村出了土匪,3月16日和17日两天,土匪开着3辆犁车闯进农民的麦田,将刚刚返青的麦苗毁掉近200亩。

  显然,这样说故事是喝高了。朗天晴日共和国,哪来的土匪?就算真来了土匪,他们抢鸡抢鸭抢人抢碘盐,毁麦苗作甚?损人不利己,这不符合道儿上的逻辑。原来,这些毁麦苗者是村干部,此举是要督促农民种烟,逼人致富,顺带完成县政府布置的7000亩烟叶种植面积的指标。“村干部来我家,说如果今年我家不种烟,就取消我爸的低保资格!”

  河南是中国传统的烤烟产区,产量占全国近三分之一,家家善种烟。但现在农民就是不乐意种。如果家里种两亩烟,收成好能收入4000元,但化肥、农药要花费200元,煤花费500元,工时费没法算,分级扎把、炕烟等加工工序就要用近70天。如果两个劳力干活,1年下来每人每月就只有不到140元钱的收入。这样,种烟不如种红薯,不仅产量高,且工序简单,种上红薯后就外出打散工挣钱,总比种烟强。

  但陶庄村党支书有另一个账本:1亩地如果冬季种小麦,可收入500元,夏季再种玉米,可收入400多元,一年两季的收成加起来不到1000元。而种烟叶,正常情况下每亩可收入2000元,除去化肥、农药、煤150元,一亩地可净赚1800多元,比种粮食多赚800元。

  嘿,两本账。哪里出了错?

  原来,在烟叶种植过程中有一个关键机构烟站。烟站是烟草公司在种植烟叶的乡镇设置的站点,从育苗开始直到最后的烟叶收购,烟站为烟民供应烟种、烟苗、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及全程的技术指导,并帮助烟民建设烟炕等设施。

  每年国家对烟叶种植都有一定的生产物资供应,通过烟站为每亩烟田供应的标准是20公斤复合肥、25公斤芝麻饼肥等肥料和3次蚜虫、花粉病统防统治用药,另外烟站还供应其他一些生产资料,如化肥、农药、地膜等。收购烟叶的检验级别也由烟站说了算。

  烟站设在乡镇上,同时接受乡镇领导。这么多物资的进进出出,这么多环节由烟站掌握,乡镇、烟站自然要互相照顾,达到双赢。加之烟叶属农特产品,需要缴纳烟叶农业特产税。国家规定,20%的烟叶农业特产税直接转归地方财政。《2010年嵩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载明,嵩县烟叶种植面积4.15万亩,完成烟叶收购772万斤,实现烟草税收970万元。

  于是就有了两本账,农民觉得种烟不划算,但在领导看来,烟叶就是摇钱树。另外,烟站虽然是烟草公司的,不过一中介耳,但在政府看来,比亲侄子还亲。

  但是,另外一些中介却被政府狠狠地奚落了一番。近日一篇题为《北京幼升小中间人开价参考价目表》的帖子,明确标出了北京近20所小学的“中间人开价”,钱数从3万元到12万元不等,最高是25万元。对高额择校费,北京市教委人士表示,如果家长以捐资助学方式,将钱交到政府财政账户,无法认定为违规;如果钱交给了中介,可以告中介欺诈;如果钱由学校收取,家长可以直接举报。

  话说得轻巧,但这要了家长的命。家长们没几个有陈光标的霸气,实在就是为了孩子,低眉顺眼扛着猪头找庙门。虽然有“将捐资助学与跨区择校结合起来”的说法,但政府毕竟只是县官而不是现管,把猪头扛到政府财政账户似乎风险大了点,另外也不大合理,义务教育阶段政府怎能收费?于是还是找中介,或直接给学校交钱。

  这惹恼了北京市教委,差点喊出:政府财政账户是亲侄子,学校是福岛核电站,中介是人工放射性核素碘-131。

  瞧,同是中介,烟站就是亲侄子,学校中介就成了核物质。

(责任编辑:李璐 HN02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