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吴英死不了

2011-04-18 10:50:15 证券市场周刊  王芳洁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芳洁】“我认可东阳检察院起诉的罪名。”4月7日下午,吴英案二审的法庭辩论环节才刚刚开始,被告人吴英便“败下阵来”,主动认罪。及至庭审结束,吴英再次重申,她认可最初东阳检察院起诉其的罪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吴英此举虽然出乎其父亲吴永正、辩护律师杨照东、张雁峰的意料,却并未令杨、张二人措手不及。当庭,杨、张二人仍为吴英做无罪辩护,张雁峰事后告诉记者,辩护律师与当事人的意见不同也属正常,吴英的主动认罪不会对结果产生负面影响。

  相对于一审认定吴英犯集资诈骗罪而判其死刑,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此次吴英所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最高刑期不过10年。

  吴永正和张雁峰对于二审的改判都表现出很强的信心,尽管在事实的认定上,二审和一审的区别不大,但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对集资诈骗罪的进一步司法解释,吴英的立功表现,甚至包括吴英此次的主动认罪,几大积极因素都为吴英增添了生机。

  司法的稻草 最高院出了新标准

  2009年10月29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吴英案做出一审判决,吴英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根据一审判决书,吴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事实真相,虚构资金用途,以高额利息或高额投资回报为诱饵,骗取集资款人民币7.73395亿元,实际集资诈骗人民币3.84265亿元。

  金华市中院的定罪依据是《刑法》第192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为集资诈骗罪。根据该法律条款,集资诈骗罪的必要主观要件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因此无论是一审还是二审,吴英借钱的目的都是控辩双方辩论的焦点。

  最初,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3条规定,认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情形包括: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集资款的、非法获取集资款后逃跑的、肆意挥霍骗取集资款的等。

  2010年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认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列举了8种情形,其中两种是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肆意挥霍集资款导致集资款不能返还。

  张雁峰表示,按照最近的司法解释,借款人只要将大部分借款用于生产经营活动,就不能被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只是要求用到生产经营活动上去,而并不要求这种生产经营活动必须是盈利的。张雁峰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的最新法律解释给吴英带来了不小生机。

  另外,一审的判决书还显示,吴英一掷千金,肆意挥霍,除了一辆价值375万元的法拉利跑车外,其还供认花了400万元购买名衣、名表、化妆品,同时进行高档娱乐消费等花费600万元。但这些在吴永正看来无非是面子工程,而张雁峰则认为,即使吴英将千万元用于个人消费,与其实际投入生产经营活动的资金相比,比例非常小,亦不符合前述司法解释中“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规定。

  及至二审,多名吴英的债权人并没有积极主张吴英尽快归还借款,其中5名甚至作证,证明吴英借钱是为了做生意,并未有大肆挥霍的行为。

  检察院来信 重大立功端窝案

  给吴英增添生的希望的还包括其积极检举的行为,因吴英之检举,浙江、湖北多位贪官应声“倒下”,其中包括湖北荆门原人大副主任李天贵,农行荆门支行长周亮,丽水农行分理处主任梁骅等人,而这些人案发后又检举了多名同僚。

  湖北检察院在一份书面材料中提及“根据吴英举报的李天贵、周亮2人受贿,挖出了一个涉及21件21人的窝案串案,涉及厅级官员2件2人,处级官员5件5人”,并称“全省震动很大”,“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据了解,2006年6月,吴英欲收购荆门大酒店,通过荆门农行副行长周亮,认识了时任荆门市政府秘书长的李天贵。吴英对李天贵言明本色集团将收购荆门大酒店并计划在荆门市开发房地产,李天贵表示愿意支持。

  2006年10月底,吴英邀请李天贵、周亮到本色集团考察。考察结束时,吴英将装有6张银行卡(每张金额3万元)及其他物品的手提箱送给李天贵,将装有4张银行卡的手提箱送给周亮。

  当知悉吴英案发后,李天贵曾积极退赃,但最终仍因吴英的检举落马,并被查出受贿77万元,208万元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目前,李天贵、周亮2人已经获刑。

  而梁骅是吴英被拘捕后供出的第一名官员,梁与吴英相识于2006年12月,曾来往十分密切,梁为了本色集团的融资,曾多方奔走和努力。后经法院认定,梁收受吴英贿赂财物价值26万元,梁已于2010年10月被判刑10年零6个月。

  2010年8月17日,吴英正式通过代理律师向法院提出减刑申请。张雁峰希望法院能将其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予以减刑考虑。张介绍,重大立功表现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是举报后被判无期;一种是有重大社会效果。吴英属于后者。

  张雁峰称,吴英另检举了7人,有些时机还不成熟,作为线索保存。

  庭审自认轻罪 吴英案重现生机

  “吴英之所以认罪,可能是得到某种暗示后的妥协。”吴永正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但是张雁峰告诉记者,吴英从未告诉辩护律师有人暗示其认罪。

  不过张雁峰表示,吴英的认罪,与辩护律师所作的无罪辩护并不矛盾,作为辩护律师,他们仍然认为吴英是无罪的。当然,如果最终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来定罪,对吴英来说也算不错的结局,该罪最高刑罚为10年,而吴英目前已经被关押超过四年之久,如最终定罪,吴英重获自由指日可待。

  或者这也是每天在金华市看守所研究相关法律的吴英,两害相权取其轻后的结论。不过,根据1998年国务院发布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

  什么是社会不特定对象?吴英的债权人绝大部分为其朋友,是否属于社会不特定对象尚无定论。另外,根据法律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立案标准之一为,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30户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150户以上的。显然,吴英并无达到上述标准,但其借款数额实际达到了立案的另一项标准,即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

  张雁峰对记者表示,认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个人吸收公众存款30户是很有必要的条件,否则无法说明是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同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未向社会公开宣传,在亲友或者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落实到吴英案,是否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存在模糊界限。张雁峰指出,法院可能认定,虽然吴英只是向11名债权人借款,但该11名债权人,例如林卫平等人的资金来源为多名社会不特定对象,林卫平等人已经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获刑。

  “但是不能说你向一个人借钱,他的钱是抢劫来的,就认定你也犯了销赃罪吧?”张雁峰表示。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有一个类似的定罪要件,即当事人无法偿还所吸收资金,最终导致债权人蒙受不小的损失。一审时,相关财产鉴定报告表明,吴英名下财产仅剩1.7亿元,与其尚欠借款3.8亿有不小的缺口,但无论是吴英还是张雁峰等律师,都认为该项财产鉴定报告不够客观,曾积极申请重新予以鉴定。不过二审时,法院拒绝了相关申请,张雁峰介绍,其原因是因为很多财产的文件不完整,无法完成鉴定。

  另外,张雁峰还表示,不仅吴英的财产实际价值存疑,其实际借款数额也有一定的差池。由于民间借贷很流行“砍头息”,因此吴英的实际借款少于欠条上所标数字。

  当然,尽管仍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但及至二审,吴英身上已经聚集了更多的有利因素,例如吴永正认为此次二审的庭辩非常成功。而张雁峰也向记者介绍,此次二审的主审法官非常负责,曾四下东阳,详尽调查吴英案事实,并多次提审吴英。

  由于案件事实非常复杂,吴英案二审并未当庭宣判,张雁峰认为最终判决结果的出炉仍需时日,但他对最终改判充满信心。综合多方有利因素,命悬一线的吴英重现生机。


(责任编辑:孙庆阳 HX01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