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金砖五国”的新探险

2011-04-25 10:21:10 证券市场周刊  吴静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吴静】4月1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在海南三亚举行第三次峰会,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巴西总统罗塞夫、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印度总理辛格、南非总统祖马闪亮登场。祖马的首次正式应邀出席,被视为“金砖四国”扩容为“金砖五国(BRICS)”的信号。4月15日,BBC用“分庭抗礼”来表达对博鳌论坛未来的预期。

  一段往事值得咀嚼。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最后一夜,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去拜会中国代表团,不料发现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领导人并肩而坐。2011年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南非达不到金砖国家的标准,他更偏爱尼日利亚。

  从经济总量更大、发展速度更快的墨西哥、埃及、土耳其、尼日利亚、韩国等新“金砖”候选国中脱颖而出,南非这个“非洲老大”慷慨承诺,将为“金砖四国”在资源丰富的非洲进行贸易和投资提供高效率的服务,成为后者挺进非洲市场的门户和中心。

  “现在五国的格局有点像"四围一",这个"一"就是中国。未来五国之间贸易互补替代性更加立体复杂。”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

  尽管南非近些年GDP增长势头不佳,没法和“老金砖”相比,但“金砖五国”还是拉开一个横跨亚洲、欧洲、拉丁美洲、非洲的新探险。

  金砖四国切分蛋糕

  2001年,吉姆·奥尼尔在提到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这4个“经济实力比赞比亚强得多却又算不上富国”的大国时,把这些国名的首字母凑在一起,创造了“金砖(BRIC)”概念。

  概念被高度关注是在近些年。自2009年4个国家形成定期会晤机制,并在国际重大问题上趋于寻求共同立场后,世界看待“金砖四国”的眼神变得警惕。“金砖四国”的优势在金融危机后一览无余。在美国和欧洲陷入衰退之际,“金砖四国”经济保持相对良好。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1世纪头十年,新兴经济体平均经济增长率超过6%,金砖国家整体平均增长率超过8%,远高于发达国家2.6%的平均增长率及4.1%左右的全球平均增长率。

  此次中国邀请南非加入“金砖”行列,更被西方分析家们认定,是在北约为利比亚战略发起争吵之际,中国集合其他新兴国家构建“一个无须得到美国点头应允的世界”。

  新金砖“南非”亦不可小觑。据IMF统计,南非在世界经济体规模排名中位居第27位,国内生产总值达到3540亿美元,工业总值占非洲的40%,消费能力占非洲的50%,国内生产总值是整个非洲大陆的1/4。地处非洲最南端,南非也是巴西、中国与印度货物海上运输的咽喉,也有条件成为西非与中国、印度往来的集散地。

  南非加入并不意外。南非标准银行2009年报告显示,“金砖四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2008年“金砖四国”与非洲国家的贸易额为1660亿美元,其中中国对非洲的贸易额就占了其中的三分之二,超过1000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金砖四国”与非洲国家的贸易额将增至4万亿美元,占非洲对外贸易总额的45%以上。

  而“金砖五国”拥有全球近30%的国土面积及43%人口。除新加入的南非外,其余四国均为万亿美元大经济体,五国经济总量11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的16%,贸易总量4.6万亿美元,占全球贸易的15%。

  一方面是非洲贸易的机会和价值,一方面是“金砖四国”的战略诉求,这场新的探险异彩纷呈。“中国此次邀请南非加入,从现实意义上讲,加强了新兴经济体在全球贸易中的声音,也使得这些国家经济关联更加紧密。”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市场与投资研究室副研究员杨丹辉表示。

  中非友好关系源远流长。2010年“中国-南非高端商务论坛”上,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曾表示,南非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也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一大进出口贸易国。2010年上半年,中南双边贸易额达到10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涨56%。高虎城也表示,中国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的进程中,对能源需求总量持续增加,和资源国南非合作,前景十分广阔。

  “四国”中,能源自给率最低的是印度,其煤炭和石油占印度能源消耗的85%。高华证券分析,虽然印度拥有大量的煤炭和石油储量,但产量增幅无法跟上需求的增长,印度更加依赖进口。印度贸易部部长莎玛在今年3月份预测,印度和非洲的贸易额将从2011年的450亿美元升至2015年的750亿美元,这涉及汽车、黄金等多个领域。

  南非是巴西第三大贸易伙伴。巴西媒体报道,该国在非洲的投资已超过100亿美元。负责外贸的巴西官员韦伯巴拉尔曾表示,巴西与南非在信息技术、电子产品、生物燃料方面,有着广泛合作。“南非和巴西未来会在铁矿石、汽车、钢铁等领域有很强的竞合关系。”白明表示。

  而就在2010年8月,梅德韦杰夫与祖马举行会谈后声明,将发展与南非的新型关系持开放态度。双方拟从高科技、航天、核能、采矿、信息技术等领域寻找合作,在祖马第一次访问期间,双方签署能源合作、互免签证和航天等领域的诸多合作协议。近些年俄罗斯企业广泛参与对南非的投资,直接投资总额超过12亿美元。南非对俄罗斯的投资也在不断增加,2010年已经突破3亿美元。

  看不到结尾,但开篇有些类似。2011年1月份,IMF发布题为“低收入国家增长新动力(310328,基金吧):"金砖四国"角色” 报告。其中提出“金砖四国”在非洲的直接投资,主要来自国有公司,直指自然资源领域。而“金砖四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正逐渐扩张到农业、制造和服务(尤其是电讯)领域,私营部门,包括中小型企业,也正逐渐加入这些投资项目。

  中国的转型机会

  “中国经济结构严重依赖出口,巨额的外贸盈余和外汇储备不仅成为国际争端的导火索,还意味着国内居民没有从为出口而进行的大规模生产中获得潜在的更多福利。”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徐建国教授称。

  白明告诉记者,“金砖五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同,资源禀赋差异很大,经济体制更是难以相互匹配,因而难度也不可忽视。比如巴西制鞋业和南非纺织业一直抱怨中国的廉价出口商品对其造成沉重打击,俄罗斯也在向中国出口原油的价格问题上常有争议,中国钢企和巴西铁矿石的谈判更是纷争不已。

  2010年,13家中国企业与南非企业签订多项合作备忘录,涉及制造业、矿业、银行、铁路、通信、水泥、电力等领域。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平安(601318,股吧)保险、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尚德等企业,纷纷踏上征程。商务部数据显示,2010年中非贸易额有望达到或突破2008年1068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

  据南非方面数据,2009年南非65.7亿美元的对华出口几乎全是自然资源,而该国从中国的94.5亿美元进口则是含有附加值的制成品。“呼吁中国加大对南非投资的同时,也寻求减少对华贸易逆差。”祖马曾表示,“希望中国加大对电力、交通、水利、通信等基础建设领域投资,同时逐渐扩大到制造业、农产品加工、纺织业、清洁能源等其他行业。”

  “30余年的快速工业化,使得中国进出口的结构特征就是,大量进口资源性产品,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这个特征在短期内很难急速扭转。”杨丹辉表示。

  让业内颇为关注的,是在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中国产业转移能否顺势“借船出海”?

  “中国产业转移,目前看有三个出路。第一,向印度、越南等南亚地区转移;第二,向西部、国内不发达地区转移;第三,东南沿海区域产业升级,用附加值更高的先进产业代替传统制造业。”白明表示。

  杨丹辉亦认为,南非的人力成本并不低,中国劳动密集型产品转移过去并没有太大竞争力。“从今年的埃及动乱、利比亚危机来看,中国企业出海亦需要国家战略层面的考虑。风险预判不够,了解不够深入,在政局相对动荡,市场法制不够健全的非洲,投资也是一次冒险。”

(责任编辑:秦研科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