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政策切忌反复

2011-04-25 10:23:42 证券市场周刊  屈宏斌

  【《证券市场周刊》特约作者 屈宏斌】2011年3月份CPI同比上涨5.4%,达到近32个月以来的新高,显示通胀压力有增无减。2011年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9.7%,增速比2010年四季度仅小幅放缓0.1个百分点,但高于市场此前9.4%的预期,显示经济增速略有放缓,但幅度很小。不过,从经季节调整后的年化季环比增速看,GDP已由2010年四季度的9.6%显著放缓到今年一季度的8.4%,说明中国宏观紧缩政策已经对抑制经济过热产生了初步效果。

  通胀仍是当前中国面临的最大风险,目前的关键是聚精会神反通胀,无须对增长抱有过度的忧虑。从经济增速已开始放缓看,2010年10月以来密集出台的紧缩性政策组合已经在起作用,这说明政策是对症的,反通胀是有效的,因此不需要对此做出大的调整。这意味着如果在未来3-4个月继续保持目前的调控力度不放松,才有助于使通胀压力在今年下半年得到明显缓解。在这些政策调控的预期下,预计全年通胀可维持在3.9%的水平。

  央行于4月17日宣布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我们预计,要保持目前的调控力度不放松,央行还会在第二季度内再次上调50个基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一次,以及再加息一次。

  有些人担心,在密集出台的紧缩性政策调控下,宏观经济会否重蹈2008年紧缩过度的覆辙。温和的增速放缓是反通胀所必需的,但经济出现大幅度下滑的风险非常小。

  随着政策紧缩效应的显现,这种放缓趋势也会持续,预计2-3季度经济增速会回落到9%的合理水平。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资本市场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是,较大的通胀压力容易引发市场对紧缩政策的担忧,如果政策在二季度内能保持住目前的调控力度,下半年通胀会回落,加大调控力度的风险减少,我们对资本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都可以有更好的期待。

  由此可见,现在最大的风险是宏观紧缩政策会否出现反复。目前国际原油价格高企,许多人担心这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进而对中国经济带来外部冲击,因此宏观政策应考虑经济硬着陆的可能。如果这些担忧真的对决策的进程发生影响的,那么宏观调控就可能重复2010年犯过错误。

  2010年年初,宏观调控在操作上实际是收紧的,一季度三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是进入二季度,市场对希腊债务危机反应过度,导致信贷收紧政策开始停滞。直到四季度确认经济二次探底风险的几率减小后才再度重启,但此时最佳调控时机已过,通胀已从潜在风险上升为现实风险。

  宏观调控不怕犯新错误,但不应重复旧错误。理想的宏观政策希望将一切风险排除在外,既顾及稳定通胀,又确保经济增长,但现实决策却牵涉取舍问题,应当认清主要风险所在,因此目前应当排除各种干扰,一心一意反通胀。

  由于3月份CPI和PPI增速都超过市场预期,目前市场对通胀风险的重视程度有所提升,但对动用何种手段反通胀却有不同看法。

  一个广为流行的观点是,中国承受着较大的“输入性”通胀压力,因此应当重视人民币升值手段对反通胀的作用。但持有这派观点的人士忽略了这样一个重要事实,即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中国是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最大的需求者之一,所谓“输入性”通胀压力甚至部分源于中国本身,在这一基础上,通过人民币升值抑制通胀的效果不仅不会好,反而可能引发负效应。

  也就是说,虽然人民币升值令中国企业的进口成本相应降低,但由于中国大宗原材料需求占全球份额较高,成本降低引发的进口需求增长会继续推动价格上升,加上预期助推下的投机因素,最终价格上涨的幅度很可能超过升值抵消的那部分成本。

  中国经济的问题在于货币超发,经济过热,抑制通胀的根本方法是控制总需求,坚持收紧信贷政策。

  (作者为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亚太区联席主管)

(责任编辑:木四 HN02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