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央行再收流动性 房地产融资转战民间推升利率

2011-05-14 18:09:58 证券市场周刊  曹顺妮

  流动性是松了还是紧了?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还算充裕,但民间资金已经凸显紧张。地产企业为了维持资金链转战民间借贷市场,成为民间利率飙升的助推器。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曹顺妮】3年期央票已启动,存款准备金率第11次上调在外汇流入增加、央票到期量依然巨大的情况下,央行回收流动性的势头依然不减。

  银行间流动性依然充裕,但各大银行已经在为存款你争我夺。通过贸易融资、票据结算等业务吸收上下游客户的存款,提高资金沉淀率成为银行提高流动性的应对举措。

  这可苦了中小企业。银行收紧信贷,更多企业只能转战民间资金,在民间展开资金争夺战。

  而随着房地产调控力度的加强,房地产企业为了维持资金链纷纷助推民间利率飙升。“民间利率高走,多是被房地产融资推高。” 北京农村商业银行一位财务人士向本刊记者传达了这样的信息。

  央行再收流动性

  本轮紧缩政策以来,央行虽然已经十一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但回收流动性的势头依然不减。

  5月9日,央行向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询问3年期央票的需求情况。于是,坊间纷纷传言,3年期央票将重启发行。

  2010年12月,央行停止了3年期央票发行。

  而早在2011年4月份,平安证券则已经预测,3年央票将于近期重启发行。平安证券称,2010年四季度以来,3年期央票到期量较大,央票存量大幅下降,而外汇占款自年初以来增长迅速,未来3年期央票重启发行的可能性增加。

  3年期央票重启发行的短期目的在于回笼自4月最后一周以来大量投放的流动性(超过3000亿元),并在较长时期内冻结流动性,减轻未来流动性回笼的压力。

  平安证券指出,整体来看,3年期央票的发行是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调控趋缓的信号,对债市整体利好,将推动收益率曲线陡峭化,增加商业银行债券投资利息收入。

  银行间流动性充裕

  兴业银行(601166,股吧)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年初时就做出判断,至2011年末,存款准备金率将上调至23%左右。

  那么,在央行发出“准备金工具上调无绝对上限”的信号后,大行目前的存准率已升至21%,股份制银行在19%,城商行在17.5%的历史高位上,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是否已枯竭?

  “从银行间的拆借利率看,目前的流动性仍宽松。”北京银行(601169,股吧)相关人员称,银行间拆借利率都是在临近存款准备金上缴日时出现上升,但缴款完成后,利率随之下降,这一现象即表明流动性仍宽松。

  随着4月21日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比后,4月末至5月初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恢复宽松。

  平安证券跟踪其开发的货币市场利率趋势指数发现,5月初指数回落至平稳区间,但预期指数仍然在预警线以上,但数值较为稳定,与趋势偏离程度小幅下降,这表示出商业银行对未来资金面依然持谨慎态度,但担忧情绪有所回落。

  该指数从16家上市商业银行Shibor报价的特点来看,1个月以内Shibor报价普遍下降,但3个月及以上品种报价基本稳定,五大行报价相对较低的期限集中在两周及以下期限品种,这显示出大行近期资金面宽裕的情况,但两周以上期限品种大行报价普遍位于市场的较高水平,显示大行对未来流动性的担忧持续。

  鲁政委接受记者电话采访表示,存准率上调的节奏,除了考虑到通胀水平,还要考虑到外汇占款和美元走势等因素。

  存款争夺战

  紧缩政策暂未对银行流动性指标形成冲击,但吸收存款扩大资金来源仍成为银行的重点工作。

  “从目前的流动性压力测试看,银行的流动性达标。”5月4日,中信银行(601998,股吧)计财部总经理王康在该行一季报的电话会议上表示。

  华夏银行(600015,股吧)杭州分行一位副行长5月10日接受本刊记者采访亦表示,2011年以来,该行按照监管机构要求,也在不断进行流动性压力测试。从测试结果看,流动性虽趋紧,但仍在可控范围。

  除了存款准备金率不断上调后对银行资金产生压力外,另一方面,包括存贷比指标的限制,尤其是自6月1日起,监管机构要求进行存贷比的日均考核,也对银行的流动性形成巨大压力。

  “为了增加存款,扩大资金来源,银行目前主要靠供应链金融等产品,通过企业的交易结算等沉淀,形成结算存款。或者通过吸收同业存放、总行资金调配等方式缓解资金紧张局面。”华夏银行的上述人士表示。

  该人士称,在负利率的环境下,银行吸收存款压力巨大,高息揽存被监管层严格禁止情况下,只能依赖结算存款等方式吸纳存款。

  因此,通过贸易融资、票据结算等业务吸收上下游客户的存款,提高资金沉淀率成为银行提高流动性的应对举措。

  地产融资助推民间利率

  在银行应对存准率上调带来的流动性压力情况下,民间利率2011年更是达到历史高位。

  资金面紧张导致银行资金成本上升,促使其通过“以价补量”来弥补信贷收紧对利差影响。但银行紧缩信贷传导到资金需求的终端中小企业,导致融资难的局面仍未解决。

  “银行信贷收紧,不完全是价格因素,还有审查的因素。”北京银行上述人士表示,尤其在银监会2009年开始推行“受托支付”后,从银行渠道获得贷款进行炒房、炒股渐渐被管控住,因此,贷款审查的趋严是助长民间利率高走的一个原因之一。

  北京农村商业银行一位财务人士也持同样看法,他认为,民间利率高走,多是被房地产融资推高。

  4月份,在北京召开的第三届小额贷款会议上,来自地方上的小额贷款公司也向记者表示,能够承担起小贷公司的高利率,也多是房地产等高收益行业的过桥贷款。

  而真正需求资金的实体企业,对高利率还是有一定的容忍限度。银行和那些希望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小贷公司,并不会把利率无限推高。

  华夏银行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在通胀背景下,不仅融资成本在提高,小企业的原料成本、人工成本都在上升,这种情况下,银行一味提高定价水平,会把小企业逼上破产之路,贷款自然也会形成不良状况,因此,以价补量还要考虑到企业的承受力。”

  “大企业2011年通过上市、发债等金融脱媒的方式融资,因此,银行实际上投放给小企业的新增贷款占比都在提高。”北京农商行上述人士称。

  银行一季报也显示,中小企业贷款的新增占比在提升,中小企业贷款成为银行今年提高利差水平的主要争夺对象。

(责任编辑:韩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