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似水流年之7日

2011-05-14 18:12:14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安】关注

  国务院督战预算公开

  三公经费总是捣糨糊

  温家宝总理5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财政预算公开工作,要求重点公开三公经费(出国出境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

  旁白

  国务院推动预算和三公经费公开无疑是大得人心的。但令人沮丧的是,这些事务本是在法规规定的政府义务之内的,却要由国务院以会议的方式来推动,把话说重点,中国是法制国家吗?《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得比这更宽,“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信息理应公开。如果法规都不管用,一个会议能管用?如果有官员不执行,或者捣糨糊,还能砍了他的头?

  2011年4月14日,科技部率先公开2011年三公经费预算为4018.72万元,成为第一个公布三公经费预算的中央部委。但科技部只公开了三项经费预算总数,没有更详细的内容。这就算不错了,在科技部之前,已有财政部、水利部、农业部、计生委、国土资源部、工商总局、药监局等多个部门公布了2011年部门预算,但均未公布三公经费预算。国务院开会的第二天,5月5日国资委在网站公开了2011年部门预算说明,国资委一般预算收入和支出均为394450.22万元,比去年高出51050.42万元,但预算表也未公布三公经费预算。怎么着,不会砍头吧?连剃头都不会。

  实际上,三公费用支出不是专项支出,而是在其他各项支出里都会产生的,要想藏起些个天价酒来,小菜一碟。对了,政府机关要公开,事业单位和国企是否也要公开?他们的酒量和品位也一点不差。

  保密似乎是官员的天性,甚至以改革、公开著名的广州也是如此。2008年10月广州市发布一个39号红头文件,但在政府门户网站里被屏蔽,令网友们四处搜索无果。两个月前,一位网友偶然看到了这份神秘的39号文,内容是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广东省政协常委孟浩等人提出质疑:“改革本来是好事,但如此偷偷摸摸难免让人生疑,其中是不是有小九九?”有人把此文件解读七大集团瓜分广州城建项目,有垄断和将来串通抬价嫌疑。

  如果说谁天生就大公无私,那是瞎掰,就是天天看《人民日报》也不灵,包括那个著名的武汉“五道杠”少年黄艺博。

  惊羡

  七八十岁前高官勇当独董

  愿给敢拿月入数万忒滋润

  据《京华时报》报道,很多上市央企中多有七八十岁的独董,且多是前高官或其他央企领导。比如中国神华(601088,股吧)的独立非执行董事黄毅诚,84岁,2010年1-6月报酬为22.5万元,曾是能源部部长、前国家计委副主任;中国中煤独董高尚全,81岁,入30万元,曾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高还是宝钢独董;中石化独董谢钟毓67岁,入24万元,曾任化学工业部办公厅主任、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副局长;中国中煤独董乌荣康,70岁,入30万元,曾是国家煤炭工业局经济运行中心主任。

  旁白

  纠结。独董是上市公司的设置,上市公司是市场的产物,一个愿给,一个敢拿,不犯法。但这事明摆着又不是市场的事,而是官场的。如果不是国企,如果这些独董不是前官员,能独董起来吗?官是越来越会穿越了,最新的例子是,保监会主席助理袁力入掌中国人寿(601628,股吧)。这可是中国最大的保险企业呀,在世界上都数得着。但在一些人看来,最好还是继续升官,实在不行了才到企业,当然是国企,大国企。就是退休了,还有董事会、监事会候着,滋润。

  惊叹

  国企工资远高私营

  权贵偷走中产财富

  国家统计局5月3日发布数据显示,2010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均工资为37147元,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均工资为20759元,前者是后者的1.8倍。

  旁白

  国家统计局做了件好事,改变了以往不统计私营单位的做法,正式发布包含非私营和私营单位的两份平均工资数据。否则,私企解决了整个社会75%以上的就业人口,辛苦却收入低,被国企一平均,就被增长被幸福了,不高兴也窝着。

  心情不好还在其次我们的社会怎么变成这样了?早年有一个小说《妯娌》,讲的是国企员工挣钱少,与下海挣大钱的家人斗心眼的故事。经过20年,翻过来了。这对中国社会的改革和走向是好事还是坏事?

  显然,国企员工与私营单位的收入差距不止1.8倍,国企还有许多灰色收入。并且,国企的较好待遇并不主要是辛勤劳动所致,更多的是体制造成的更多的资源,更好的经营环境。在市场上,这一点更有显示。据对2009年A股上市公司的统计,虽然上市国企的平均薪酬差不多是上市民企的两倍,但国企的净资产收益率仅为3.05%,而民企却达到8.18%。

  还是回到大问题上来:国企的张狂对中国社会损益如何?5月2日,郑永年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文指出,中国还没有产生一个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社会,即中产阶层社会。由于中产阶层过小,社会稳定缺少基础,道德和信仰缺失,社会往往被极左或极右主导。央企的扩张造成了国富民穷的局面,控制庞大资源的国有部门(包括银行)并没有动力去执行有利于中小企业的政策。只要这样的经济结构不改变,一次分配就不可能实现基本的正义和公平。不利于中产阶层成长的另外一个结构性因素,是特权阶层的存在。他们在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和住房等方方面面, 都享受着特殊的待遇。出于对特权的维护,他们不会有任何动力推动社会改革。权贵阶层偷走了本该属于中产阶层的财富,也挤压着他们的生存空间。

  大家非常痛恨那些掺杂使假的家伙,骂他们没有道德。但是谁在阻止这些家伙从黑社会洗白?从鸡鸣狗盗上升为中产阶层?

  解读

  李稻葵骂税制设计弱智

  15年没动作是因为利益

  个税修正案草案正在征集公众意见,众说纷纭,最猛的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李在刚出版的5月号《新财富》杂志上发布署名文章《个税必须全面系统改革》,称“个税体制设计极其简陋,甚至弱智”,为此付出巨大的政治成本和社会代价“很不值得”。

  旁白

  作为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的“弱智”说确实吸引耳朵。客观来说,在当前的税制下,投资回报的征收税率比许多人工资的平均税率还要低,如房租所得税率为5%,资本增值所得不用征税;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的税前免除额是4800元,中国人是2000元,完全不与国际接轨这样的设计确实不合理,“弱智”之说就背着吧。

  其实,李稻葵表述的观点不是新的,过去在官学两界及民间多有论及。如个税征收方式从分类制向综合制过渡,大家都认为这更科学,能更好地评估纳税人的费用扣除,并且,早在1996年发布的“九五”计划纲要中就提出,“建立覆盖全部个人收入的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个税所得税制”。但至今,三个五年计划都结束了,15年了,综合税制依旧没戏,“条件不成熟不具备”。大学生正在给官员“治庸”,请到这里来。

  15年没动静,可能不是弱智,不是思维,而是利益。其实这是小钱呀,2010年中国税收总收入8.3万亿元,其中个税收入4837亿元,仅占5.8%,政府稍松松手,拔一毛而利天下,增加人民的幸福感,多和谐呀。

  可以想象,李稻葵的骂街勇气将石沉大海。现今官员有海量了,听到骂声捂住耳,闷声不响发大财。

  玩笑

  社科院建议开征房产税

  沪渝3个月征收仅百万

  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5月5日发布房地产蓝皮书,分析称土地财政一方面助推了地价、房价,同时也极易使地方政府产生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最终损害城市长期发展,建议全面开征房产持有环节税收,以引导合理住房消费,抑制财产和收入分配差距扩大,推动地方政府从土地财政转向税收财政,改变地方政府推高地价助推房价的链条,同时亦要降低房地产开发和交易环节税费。

  旁白

  一般认为,社科院的立场较少受利益驱使,比较中立。此蓝皮书所言“改变地方政府推高地价助推房价的链条”是人所共识的,但以设立房产税为药方的建议却出人意料。在法理上,房产税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如果言不正名不顺,不合情不合法,活儿干得越多,麻烦越大。即使法理问题解决了,也要把其它苛捐杂税清理完才能谈房产税。上海、重庆试行房产税3个月了,总共收上来百万元,不到一套房子的价钱。内中故事,怕是朝野都不喜欢它。

  纵横

  国资委促央企参建保障房

  名利双收挤进房地产市场

  国资委5月3日发出《关于积极参与保障性住房开发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央企“把积极参与保障性住房开发建设作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途径,进一步加大对保障性住房开发建设的投入力度”。

  旁白

  2011年全国规划建设1000万套保障房,要有1.3万亿到1.4万亿的投入。保障房售价较低,开发利润在3%到5%左右,但建设模式简单,运作难度不大,且资本运作过程比较安全,回购有保障。对于保障房私企、民企尚在犹豫,央企则开始冲锋,不管是国资委定下的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16家,还是扩军的21家,或是最早的78家,乃至全部120多家央企,尽可以借助保障房与商业性房地产开发相结合的方式,最大限度地挤进紧缩政策下的房地产市场,且名利双收,既可履行社会责任,还可以买天价酒。

  惊诧

  人口政策犹豫放二胎

  流产或致生育率下降

  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口从2000年的12.65亿增至13.39亿。0-14岁人口占16.60%,与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比重下降6.29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与2000年的普查相比,比重上升2.93个百分点。

  旁白

  显然,中国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但学者们对是否应该从此放开二胎,说法不一。其实学者们所依赖的数据也有问题,国家计生委称中国的生育率是1.8,但有学者认为已经低于1.5。按照国际通行标准,生育率2.1被称为更替水平,一旦达到这个水平,出生和死亡将逐渐趋于均衡,人口将停止增长。如是,1.8也是低的。

  有一个说法可能官学都没听说:中国的低生育率不是计划生育的结果,而是自然环境闹的,食物、空气、转基因、辐射,等等,一怀孕就流产,天哪,要亡种呀。

  状态

  联合利华被罚200万

  石油大佬不怵价格法

  联合利华(中国)5月6日证实被罚200万元,声明称“作为一家对中国有长远承诺的跨国公司,我们充分了解中国国情,尊重国家发改委及上海市物价局的决定”。

  旁白

  中国的国情是什么?撞枪口,祭旗,联合利华就祭一回旗吧。这是发改委对散布涨价信息扰乱市场秩序开出的首张高额罚单。

  国家发改委称,联合利华3月向各大超市发出调价函,通知旗下日化产品4月1日起涨价,并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发表“日化行业进入涨价周期”、“不排除第二次涨价的可能性”等言论,这引发部分城市发生日化产品抢购,扰乱了市场秩序。国家发改委于是约谈了相关企业,3月31日晚联合利华声明暂缓价格调整。国家发改委人士表示,价格主管部门依法保护经营者合法调价行为,不会干涉经营者正常调价。

  这话听得有点别扭,什么是不正常涨价?因为成本上升商家要涨价,只是先通知了经销商而已,就被罚了200万大元。发改委还曾说不涨价,两天后的凌晨就突然把油价涨了。

  发改委应该约谈中石化和中石油。仿照处罚联合利华的理由,无论是宣扬涨价合理论,还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中石化和中石油早就“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干的”,中石化被揭收买网络水军混淆舆论是非,铁证如山。不仅是玩舆论,还出了人命。菜贱伤农,山东菜农韩进绝望自杀,菜价每斤只有8分钱,他却投入了上万元,这里就有油价的上涨,有过路费。但发改委并没有约谈公路部门及中石化、中石油,因为它们不属于《价格法》和《反垄断法》的调整对象。

  约谈机制是国家发改委创立的抑制价格新模式。1988年通胀,当时城市里是街道的“小脚侦缉队”满城转,如今升级换代了。

  进程

  行政强制法四审未过

  城管卷土重来要强拆

  4月20日,《行政强制法(草案)》第四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未过。

  旁白

  带“强”字头的法律,听着就吓人,一定要严肃认真。行政强制以国家强制力为后盾,对公民人身或财产等权利直接产生法律后果,《行政强制法》既是赋权法又是控权法,因此追求约束和赋权两方面的平衡便是焦点。

  此次四审草案中,诸如城管之类的社会关注的行政强制表述成为热点。比较而言,第四稿比第三稿对行政机关有所让步,赋予城管施行政强制措施的权力更大,四审稿将强制拆迁重新归由行政机关依法执行,而非法院执行。这样,如通过,1月29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中,强制拆迁由法院作出裁决的规定将作废,政府便可以直接下手强拆。恐怖。

  按理说,人大是监督政府的,立法时更倾向于对行政权力的规范和制约,但全国人大成员结构中官员的比例高达70%,显然他们不喜欢限制自己的行为。《立法法》规定,法律草案一般三审后若无大的不同意见即可交付表决,而《行政强制法(草案)》已是6年内第四次审议,激烈可见一斑。

  如果从1988年国务院启动《行政强制执行条例》的起草算起,至今已历时近23年了。《立法法》规定,列入常委会会议审议的法律案,如果搁置审议两年的,或因暂不付表决经过两年没有再次审议的,将被终止审议,成为废案。同2005年、2007年、2009年前3次一样,这一次《行政强制法》又是在草案即满两年期限可能被终止审议的时候重启的审议程序。

  关于行政法规,此前已颁布有《行政处罚法》和《行政许可法》,今后还会有《行政强制法》、《行政程序法》和《行政收费法》等。

  市场

  海普瑞(002399,股吧)9000万解禁

  高盛阳谋大赚35亿

  海普瑞5月4日公告称,公司9000万股限售股将解除限售,于5月6日开始上市流通。这9000万股的持有人是公司第三大股东GS Pharma,其实际控制人是高盛集团。

  旁白

  2007年9月3日,在海普瑞上市前,经海普瑞股东会审议通过,接受GS Pharma增资491.76万美元,持有海普瑞12.5%的股权。按照海普瑞5月4日收盘价38.20元计算,这些股权的账面价值已达34.38亿元,较GS Pharma当初的投资成本增长了90多倍。若在限售股解禁后,GS Pharma以目前价格出售所持全部股份,其累计获益将接近35亿元。

  高盛这回应该算是阳谋了吧,没见证监会去薅它呀。阳谋也能赚大钱,那么,赔钱的是谁?

  尴尬

  小升初政策猴变脸

  未来的市长找上门

  5月6日北京2011年小升初政策发布,称非京籍学生借读的5证变成2证,以前外地学生在京借读需提供家长暂住证、户口簿、子女在家乡无人监护证明等5证,今后只需提供学生在京居住证明和原籍户口本即可。

  旁白

  好事。你想,去找乡长开“子女在家乡无人监护证明”,不得拎几瓶好酒?腐蚀干部有意思吗?北京教委官员说,“在实际操作中,发现对学生受教育的限制太多,我们把要求降到了最低基本保障。”这不用“发现”吧,三岁小儿都知道。

  想想吧,北京常住人口中有三分之一是外地人,学生也如此,2011年北京小学毕业生为102194人,非京籍学生34181人,占33.4%。歧视这么大比例的学生,不能参加推优、特长生、电脑派位,就不怕他们造反?将来这些学生长大了,成了人物,比如当了市长,去找你这教育局长

(责任编辑:韩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