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民营加油站之殇

2011-05-23 10:23:12 证券市场周刊  吴静 郭纪亭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吴静 郭纪亭】重庆市涪陵地区民营加油站告急!

  自2011年3月起,涪陵地区50多家民营加油站统统批不到成品油。4月初,几十家民营加油站发起自救组织涪陵石油成品油协会,并向区商务局提交了《关于涪陵区民营加油站目前处于断档、脱销、无油可供、经营困难等情况需立即解决的请示》,痛陈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下称“中石化”)基本停止向民营加油站供油长达一个多月,请求政府部门介入,解决油源的短缺问题。

  随后,中石油和中石化表面“放开供应量”,但业内人士表示,双方矛盾就此并未彻底解决。

  涪陵断油事件并非孤例。自1999年《关于清理整顿小炼油厂和规范原油成品油流通秩序的意见》(下称“38号文件”)颁布后,国内各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全部交由中石油、中石化批发经营。此后,两大巨头常借“油荒”之名,迅速扩张自营加油站,民营加油站的发展空间被不断压缩。

  “赚大钱的东西,两大集团谁都不愿意让出来,割肉是不好割的。”就民营油企生存问题屡次建言的国务院参事任玉领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坦诚,“由于两大集团的强势地位,发改委和商务部在制定政策时也得听他们的。既得利益太大,政策就会受其左右,民营企业还是处于弱势地位。”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下称“中商石油”)会长赵友山在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时直言:“这个问题从根本来讲,是国家政策和体制问题所导致,国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要想打破非常艰难。而国家石油改革政策和体制不放开,未来市场上只见国有,没有民营,民营加油站只有等待死亡!”

  而截至发稿时止,对本刊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中石油和中石化尚未给出明确的回复。

  涪陵样本

  重庆涪陵区地处中国西南端,与其他曾和两大巨头“闹矛盾”的地区不同,重庆地区基本没有地方炼油企业,这意味着,中石油、中石化断供,地方民营加油站将“无油可售”。

  “没有油卖,每月还得支付高额的贷款费用和运营费用,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就得关门。”当地私营老板抱怨。

  自3月起,涪陵地区多家民营加油站成立的涪陵石油成品油协会,提交过《关于涪陵区民营加油站目前处于断档、脱销、无油可供、经营困难等情况需立即解决的请示》,期待政府协助解决。

  随后,经重庆市商业委员会参与,中石油和中石化做出“让步”,签署了一份没有具体数额的供油协议。虽有媒体报道两大石油巨头放开供应量,但一名“上书事件”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放开的供应,只是两大油企暂未完成的当月销售任务,事后民营加油站油源一样被封锁。双方从而再次拉锯。

  一位民营加油站老板向记者介绍道,除了涪陵,重庆市其它区的情况更差,这些区因为没有统一的组织,只有少数几个加油站老板反映问题,根本得不到重视,有的区甚至一滴油也得不到供应。

  两大集团和当地民营加油站的争执由来已久。据上述民营加油站老板介绍,早在2005年他就曾把自己的一家加油站卖给了中石化。而在2007、2008年的时候,民营加油站光景一度可观,他还曾把自己分到的配额匀给别的加油站。但是近两年两大集团扩张加剧,双方关系渐趋紧张。此人还提到,涪陵区新规划的加油站多为分给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公司的,规划为民营加油站的仅1-2个。

  “上书事件”之后,涪陵区民营加油站仍在进行艰难的自救之旅60多家加油站决定集资自建油库。涪陵石油成品油协会会长李发昌向记者介绍,目前申请已经通过了涪陵区的审批,到重庆市了。油库建好后将可储存成品油约10万吨,投资总额约2亿元人民币。目前该协会计划由这60家民营加油站筹集8000万元资金,剩下则期望通过寻找投资方解决。

  这已然是垂死挣扎。“即使是油库建成,油源也仍然是个问题。”李发昌向记者介绍。

  制度之殇

  中国的石油市场改革可以追溯至上世纪末。1994年国家放松对成品油批发市场准入限制,民营资本抢得先机,这也是民营加油站“最辉煌的时期”。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全国民营加油站已经达到56300家,占全国加油站总量过半。

  同年,中石油和中石化分别由原石油部、化工部转制而先后成立。彼时民营加油站在市场占有充分优势,而央企加油站则刚刚起步,在充满活力的民营加油站面前,后者颇显弱势。

  市场在1999年发生逆转。当时国办发布【1999】38号文件称,由于小炼油厂过多过滥,盲目发展,造成与国有大中型炼油企业争原油、争市场,干扰和破坏政策的原油成品油生产流通程序。此外成品油批发零售企业数量过多,加油站重复建设严重,管理混乱,导致成品油流通渠道和市场秩序失控问题突出。

  除了坚决取缔非法采油和土法炼油、清理整顿小炼油厂外,政府要求原油全部由国家统一配制,不得自行销售。针对成品油批发问题,政府强调国内各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全部交由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批发企业经营,其他企业、单位不能批发,各炼油厂一律不得自销。对中石油、中石化以外经清理整顿合格的成品油批发企业,可由中石油、中石化依法采取转划、联营、参股、收购等进行重组。

  对于民营加油站,文件要求“经地市级以上经贸委批准,依法登记注册;有稳定的成品油供应渠道,与合格的成品油批发企业签订供油协议”,而新建加油站“则必须经省级经贸委或由省级经贸委授权地市级经贸委批准”。

  文件也规定,“中石油和中石化要保障市场供应。经清理整顿合格的加油站(点),必须安装税控装置或者具有税控功能的加油机,要在成品油零售过程中,逐步推行成品油集中配送、连锁经营方式。”“38号文”以国家行政之力,奠定了两大巨头无可动摇的地位。

  “许多改革措施是虚的,不是实的。表面上是给民企看的,但实际上没有对民营企业起到任何作用。民营企业没有实力参与到开采勘探的环节,批发流通环节又只字不提,这就是一个最大的败笔。”提到“38号文”的内容,赵友山指出。

  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2001年6月5日,国家经贸委、建设部、工商总局《关于严格控制新建加油站问题的通知》中要求,各地区新批准建设加油站统一由中石油、中石化负责建设,其他企业、单位和个人不得新建加油站。2001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经贸委等五个部门《关于进一步整顿和规范成品油市场秩序的意见》坦诚,由于政出多门、利益驱动、监管不严等原因,成品油市场秩序依然存在问题,政府严厉查处违法违规建设和经营加油站。

  按照这些政策,地方政府开始大刀阔斧地取消对中石油、中石化以外许多企业的经营资格,并从2004年起,中国成品油市场取消配额制度。掌握油源的两大石油集团,开始让民营油企“断粮”,一大批民营加油站倒闭和出让,一大批民营批发油企退出和转行。

  2005年,国务院发布了“非公经济36条”,明确允许非公资本进入电力、铁路、石油等行业和领域。但对于如何进入,具体哪些领域未做描述。这一幕在2010年再次上演。2010年国务院颁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石油天然气建设,支持民间资本进入油气勘探开发领域,与国有石油企业合作开展油气勘探开发,支持民间资本参股建设原油、天然气、成品油的储运和管道输送设施及网络。两个政策被认为是“雷声大雨点小”。

  2005年6月,商务部发布《成品油批发企业管理技术规范》、《成品油仓储企业管理技术规范》两个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第一,石油批发企业要有30个以上自有或控股加油站;第二,要有两年以上的成品油零售业务。据媒体报道,绝大部分民营企业都不符合这一资质。

  后因众多石油企业反应强烈,2006年,商务部发布了《成品油市场管理暂行办法》修订稿,将数目降到“至少10家加油站”。2007年1月1日,《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开始施行,把不低于3000万元的注册资金和库容不低于1万立方米的油库,作为申请成品油批发经营资格的必备条件,并且办法实施之前的企业也要整改达标,否则撤销经营资格。而申请成品油零售经营资格的企业,应具有长期、稳定的成品油供应渠道,与具有成品油批发经营资格的企业签订3年以上的与其规模相适应的成品油供油协议等。

  赵友山表示,国家政策调整时,会受到利益部门的压力,结果并不公平。“表面上是放松了,实际上调得更紧。”面对看似步伐频繁的改革,他如此评价。

  2008年,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发布602号《关于民营成品油企业经营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两大集团采取收购、参股、联营等方式,加快推进对民营企业的重组,向签订长期供货协议的民营批发及零售企业供油,价格则由双方在按国家规定确定的实际零售价格基础上,倒扣5.5%和7.0%之间的协议确定。

  同时《通知》表示,民营零售加油站可以选择与中石油、中石化两集团公司所属批发企业,或者具备资格的民营批发企业签订长期供货合同。对民营批发企业向其所属加油站和已签约零售加油站以外销售的,中石油、中石化两集团公司可以相应核减供油数量。

  赵友山指出,《通知》中对民营加油站供油问题未作保证,也无法保证。加之中石油和中石化旗下都有上市公司,也得兼顾自己的利益诉求。他认为目前“国进民退”是这个行业最好的写照。

  扩张之旅

  “2008年全国660余家民营成品油批发企业仅剩100余家;45000多家民营零售加油站关门1/3;一百多万就业人员已有数十万下岗失业。”赵友山曾为之提交提案。与改革前占据半壁江山的日子相比,民营加油站可谓惨淡经营。

  自1998年石油体制改革后,以加油站为主的零售终端,被中石油、中石化以长城为界南北分治:长城以南归中石化,以北归中石油。“两大巨头”收编省石油公司,实施垂直管理模式。由于管理体制逐渐理顺,“两大巨头”扩张之旅驶入征途。除了新建自营加油站,“两大巨头”亦借政策之势,整合地方炼油厂,从而控制产油源头,而民营油企逐渐失去油源和批发的双重优势。

  2002年“两大巨头”由此打破原有销售区域限制,相互渗透扩张,自建加油站和允许民营油企加盟两种方式是被经常采用的方式。加之当时存在加油站的安全隐患、伪劣油品、偷税漏税等问题频出,以此为由的清理整顿工作也逐步展开。几年整顿后,数万家加油站经营资格被取消。即便如此,当时中石油、中石化的推销员曾频繁光顾民营加油站,以便完成售油任务,甚至连地方炼油厂,也常以低价竞争民营油气销售渠道。

  民营油企的转折发生在2004年。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原油供应不太稳定,需要依赖更多的进口油保证需求。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民营加油站受到“两大巨头”因油源紧张屡屡限制,加盟油站也会出现“无油可加”的状况,甚至需要以零售价格买油,直接导致一批加油站亏损。“无油保证”和“油价倒挂”使得一部分加油站退出市场。2006年初,随着中石油以安全为由,宣布与民营油企接触特许经营协议,“两大巨头”和民营油企的“甜蜜合作”正式结束。

  2006年,国内石油销售行业迎来对外资开放的大限,按照入世承诺,国家将对外资全部开放石油零售业务。根据当时的情形,“两大巨头”期待更多地收购民营油企,最大程度控制国内石油市场份额。而赵友山向记者介绍,现在许多车流量大的民营加油站被低价收购,差的民营加油站甚至不被考虑。

  收购民营加油站的同时,两大巨头也积极联手车流量大、用油多的高速公路。重庆高速集团、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等公司,都和两大巨头有所合作,而两大集团之间、两大集团和高速公路集团也充满着冲突和纠葛。

  2008年因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把本应给中石化经营的加油站划给了中石油,在省政府干预下,中石化得到经营权,但在交接现场直接和中石油员工发生暴力冲突。2007年,广深高速(600548,股吧)公路有限公司与东莞市华盛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广深高速南行服务区合作协议,2010年底,广深和中石油签订广深高速北行服务区合作协议,但中石油坚持要取得南北行服务区合作协议,最后在和政府的协调下,东莞市华盛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被迫退出。

  在政策的倾斜下,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巨头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据卓创资讯数据显示,目前民营油企产量减少到全国总产量的10%-15%。

  2005年,中石化在控制了国内近30000座加油站的基础上,再发展加油站1200座,其国内零售市场占有率也借此上升至约55%。2010年末,中石化自营加油站数量由27367座增至29601座,加油站总数位居世界第二;成品油总经营量由1.05亿吨增至1.49亿吨,提高41.9%。

  仅2010年一年,中石化营销及分销板块资本支出即为261.68亿元,主要用于高速公路、中心城市和新规划区域等重点地区加油站、加气站建设和收购工作,进一步加快管道及油库建设,完善成品油销售网络。

  “国家必须放开进口成品油和原油,让民营企业自己去进口成品油和原油,自己加工自己销售,不仅仅依赖中石油和中石化,否则这个问题真的无解。”赵友山无奈地表示。

(责任编辑:韩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