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警惕2008年硬着陆覆辙

2011-05-23 10:22:47 证券市场周刊  廖宗魁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廖宗魁】历史为何总是惊人相似?因为总是有人重蹈覆辙。宏观调控政策无非是松和紧之间的转换,但央行似乎经常踏着滞后和错乱的节拍,矫枉过正。

  回顾宏观调控的历史,1989年、1993年、2006年以及2010年至今,央行都实行了紧缩性的调控手段。本文对比了上一轮调控(2006年7月-2008年6月)与本轮调控(2010年1月至今)的经济形势以及相对应的宏观调控手段,认为流动性过剩形势已发生根本性变化,调控不宜再紧。

  大松大紧,大紧大松

  央行决断货币政策,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即松后必紧,紧后必松;小松小紧,小紧小松;大松大紧,大紧大松。曾任银监会副主席的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对中国货币紧缩历史这样总结过。

  经过5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大型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经达到21%的历史最高水平。

  货币供应量反映的流动性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为75.73万亿元,同比增长15.3%,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别低1.3和6.2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26.68万亿元,同比增长12.9%,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别低2.1和18.4个百分点。

  由于央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依据的是外汇流入规模和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状况,未来继续上调的可能性依然很大。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任若恩教授接受《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采访时判断,“目前的流动性过剩的形势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按照目前的思路和节奏,很容易紧缩过度,2007年至2008年的过度紧缩就是前车之鉴。”

  从4月份的工业增加值、进口和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看,中国经济已经在放缓,但央行的紧缩节奏却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回顾1997年前后和2008年前后的两轮紧缩,无一例外都出现了“硬着陆”,错误还会不会重犯?

  “目前,央行根据CPI来进行调整具有很大的时滞,粗略估计,至少是半年的时间。”任若恩认为。

  从“双防”到四万亿

  以史为鉴,或许能给我们更为醒目的警示。对比本轮央行的紧缩步调、货币变化和上一轮的紧缩有许多相似之处。

  首先,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先于加息。上一轮紧缩始于2006年7月,存款准备金率从7.5%开始上调,随后在2006年8月央行加息。本轮的调控于2010年1月,存款准备金率开始上调,而在2010年10月央行才决定加息。

  本轮加息比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晚了9个月,这很大程度由于2010年上半年欧洲债务危机的爆发导致全球经济二次放缓,进而央行减缓了紧缩的步伐。在2010年1月、2月,央行连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在2010年5月象征性的上调了一次就没敢再动。

  其次,央行更倾向于动用存款准备金工具,存款准备金率上调的次数和持续时间都要比加息强烈。

  上一轮加息始于2006年8月,历时17个月,累计加息7次;而上一轮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始于2006年7月,终于2008年6月,历时近两年,累计上调了19次,上调幅度达10个百分点。

  再次,即使加息停止后,存款准备金率依然会继续多次上调。上一轮加息周期结束后的半年时间里,央行仍然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从14.5%上调至17.5%)。

  如果这一规律复制的话,即使现在央行结束加息,存款准备金率继续上调的可能性依然非常大。这似乎也印证了央行“存款准备金率没有上限”的说法。

  把时间倒退到2008年一季度,当时GDP同比增长为11.3%,虽然比2007年四季度下降了2.9个百分点,但“经济过热”依然是当时的主旋律。2008年3月份CPI同比增长8.3%,刚刚从高点回落一点点,防通胀仍是主要任务。宏观经济调控的基调是“双防”。在随后的半年里,存款准备金率以每月一次的高频率持续上调。

  任若恩回顾当年的情形时说,“外部经济已经出现了一些危险的苗头,通胀也出现掉头的迹象,但紧缩的车头转向太慢了。如果在汶川大地震前后的那几次存款准备金率没有上调的话,经济不会下滑那么快。”

  在总结上一轮经济大幅下滑的原因时,次贷危机成为众口一词的罪魁祸首。2008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长跌至9.6%,2009年一季度更是到了6.6%的少见低谷。

  但细看2009年一季度数据可以发现,虽然外需是-0.2%的贡献,但投资的贡献只有2%,恐怕这是经济大幅下滑的主因。次贷危机对外需的缩减影响较快,但对投资的影响应该没有那么直接。

  与经济快速下滑相对应的是,狭义货币(M1)从2008年初20%的增速迅速跌至2008年9月的个位数增长。

  如今的货币增速走势与2008年初极为相似。在2010年12月,M1增速为21.2%,才刚过去几个月,2011年4月,M1增速已经跌至12.9%,大大低于过去十年平均17.5%的增速。M2增速也已经回落至15.3%,低于过去十年18%的平均水平。

  目前民间利率已经持续走高,2008年初也出现了同样的征兆。

  所以,任若恩指出,M1增速在三四季度跌至10%以下的可能性很大。

  CPI的困惑

  大多数专家认为,通胀即使在三四季度回落,也会维持较高的水平。但另一方面,现在影响通胀的货币、输入性因素都在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如果通胀依然迟迟不见回落,央行的紧缩政策恐怕很难收手,央行确实进入比较为难的境地。

  上一轮通胀在2008年4月(8.5%)以后快速回落,至2009年1月就下降到了1%。如今4月份的CPI同比增长5.3%,比3月份稍稍下降,CPI是否也会快速下降?

  与上一轮CPI高点对应的M2增速是17.5%,M1增速是19.2%,假如目前3、4月份的CPI已经接近高点的话,其对应的M2增速则仅有15.3%,M1增速仅有12.9%。可见,相对于上一轮通胀,此次高点附近的货币环境要好得多。

  而人们最为担心的输入型通胀最近也有所缓和。在上一轮通胀高点时,WTI油价在100美元/桶左右,但还处在上升通道中;目前的WTI油价已经跌落至100美元/桶以内,而且很可能已经进入了下降通道。

  唯一不同的参数可能就是劳动力成本的变化,最近几年工人工资上涨较快,这可能会整体抬高中国的通胀水平。也就是说,本轮通胀的回落可能不会有上一轮那么大。但这种“通胀中枢的上移”是否是中国宏观政策能够左右的呢?

警惕2008年硬着陆覆辙

(责任编辑:韩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