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曾鸣是如何炼成的

2011-06-20 09:29:57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

  中国社会的利益矛盾可用地区划分,长江上游和下游的人想的不一样,尤其是当大旱叫水时;用职业划分,律师与公检法是对头,在此次李庄案中尤其尖锐;用收入划分,机长们可能对个税3000元起征点不会激烈反对;还可用毛泽东的所有制划分,于是玖龙纸业张茵在人大一开口就惹板儿砖……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安】从照片上看,曾鸣不过一后生,过不了30岁。人未立,其言莫责,何况曾鸣只是个打酱油的。

  6月9日,在昆明飞往上海的南方航空(600029,股吧)公司CZ6800航班上,经纪人汪子琦等3名乘客被机长赶下了飞机,起因是换座位,小事。语言冲突是可能有的,这年月谁还没点脾气呀,利比亚卡扎菲一生气就要以命相赌,越南阮晋勇一跺脚就发令征兵。这位机长愤怒时啥动作?他对着全舱乘客说:“这3个人不配合我们工作,我们不飞上海了。”

  什么意思?机长要把飞机开回家去玩?或者乘客自己飞吧?机长也知道自己身沉力大,所以赶汪子琦之流下飞机没商量。

  注意,作为个人,这个机长没什么了得的。只是因为他是机长,只是因为在他的地盘上,才使自己了得了。

  事后大家为此事打嘴仗,正此时,南航另一个机长曾鸣斜刺里杀出,挂着酱油瓶。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说,“跟央企玩,你玩不起”,“就一屁传媒人还想挑战全民航”。

  前面说过,一个后生的话不必苛求,他的水准不过张柏芝一般,“你玩不起!”但细想,不对,如果是南航董事长说这话,老同志在体制里至少已经污染30年了,优越感早已浸入骨髓,脱口说出这等话顺风顺水,可以理解;而曾鸣,这后生受污染不过数年,竟也如此眼睛朝天,如此阮晋勇,这可是大事了曾鸣是如何炼成的?他心里的敌我友是如何划分的?

  翻开《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开篇便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开言便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这里,毛泽东以财富占有为标准,把中国人分为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和游民无产者等。

  用毛泽东的方法来套曾鸣的说法,显然不合适。央企和传媒,在中国现行状态下是同一个层面:南航集团是央企,但上市部分却掺入了一些非国企成分;媒体虽早已涌入非国有资本,但主体仍是国有资本掌控,特别是时政新闻媒体。同一个“阶级”,相似的所有制,曾鸣何以如此敌对咬牙切齿?

  这是因为,曾鸣的时代与85年前毛泽东写文章的世道大不同了,如果只用所有制来分析,就浮云了。

  现今中国社会的利益矛盾可用地区划分,长江上游和下游的人想的不一样,尤其是当大旱叫水时;用城乡划分,凭什么乡下人不能进城买房;用性别划分,为什么女人要比男人早退休;用职业划分,律师与公检法是对头,在此次李庄案中尤其尖锐;用收入划分,机长们可能对个税3000元起征点不会激烈反对;还可用毛泽东的所有制划分,老板与打工仔天生别扭,于是玖龙纸业张茵在人大一开口就惹板儿砖……

  那么,用什么分析曾鸣?用官民。

  “我爸是李刚”,虽然李刚只是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一副科级,但全国副科级以上的官员有多少?这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阶层,比如苍南官人拿房,类似的事迹路人皆知,不必絮叨。而南航之类的垄断国企,是官的延伸,是官搅和经济的手,是官吸油水的管子。

  现实是,虽然都是官,都是央企或国企,但也是有利益矛盾的。李永波说:“如果你认为中国体制不好,哪好你就去哪不就得了。”李说的是中国体制,实际上讲的是羽毛球这个场子。如果李永波的体育界与曾鸣的航空界闹掰了,李永波照样会请曾鸣哪凉快哪呆着去,虽然都是政府和央企。而在曾鸣,虽然他说的是“全民航”,实际上只是南航,当南航和国航、东航闹别扭时,曾鸣同样会叫他们屁。

  这样,如果毛泽东再分析中国各阶层,可就不是3000字能整明白的了。

(责任编辑:韩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