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加息遏通胀未必管用

2011-06-27 09:01:26 证券市场周刊  胡俊英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胡俊英】5月CPI同比上涨5.5%,创34个月以来新高。不少专家认为,6月CPI破6%的可能性极大。然而,存款准备金率再次被上调,预期中的加息却迟迟不到,面临高通胀,加息利剑能否一剑封喉?

  中国的通胀多半都是食品价格推动,货币政策要想改变粮食供给,改变猪的生产周期比较困难,但通常认为,利率政策对非食品通胀是有效的。本轮调控以来,央行已经四次加息,但非食品通胀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在逐渐攀升,5月份非食品CPI同比上涨2.9%,是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难道利率政策对非食品通胀的调控也在失效?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徐洪才对本刊记者表示,加息对控制通胀作用甚微,且在全世界负利率的情况下,资本流入会抵消加息效果。加息对控制通胀鞭长莫及,不如不加。

  货币政策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但这种滞后性似乎越来越明显,这也严重制约了加息对通胀的调控作用。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宏观与策略分析师徐彪分析指出,就货币政策常用工具看,价格型工具滞后性明显,因此央行可能更加慎用加息。

  货币政策效果质疑

  继5月CPI再创新高之后,不少经济学家预计6月CPI破6%是大概率事件,且CPI不会很快降下来,三季度仍将高位运行。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在6月例行发布会上表示,当前通胀压力非常大,仍然要把控制通胀放在突出位置。

  央行发布的《2011年二季度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居民对物价满意度仍不理想,当期物价满意指数16.8%,比上季下降0.5个百分点。68.2%的居民认为物价“高,难以接受”,通胀仍是主要矛盾。

  要控制高企的通胀必须找到通胀的源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实施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货币供给增多,2009年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9.59万亿元。2010年1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25.98%;狭义货币供应量(M1)同比增长38.96%,增速均达峰值。

  中金公司宏观分析师孙淼玲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认为,金融危机之后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使得总需求扩张,从而导致通胀。

  但如今的货币供给量已经大幅下降,5月末M2同比增速已经下降到了15.2%,创下18个月来的低点。同时,经济增速也已经在放缓,5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下降到了13.3%。也就是说,之前推高通胀的货币和总需求因素在明显改善,可是如今的通胀却迟迟未见下降,这不能不让人对加息等货币政策的作用产生怀疑。

  徐彪认为:“加息控制通胀作用并不如2007年时明显,本轮通胀主要是结构型成本推动,加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通胀,但控制程度有待商榷。”他进一步指出,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上涨均与央行货币政策没有关系,通过货币政策调整很难起到很大作用。

  当然,如果在2010年,说通胀是由国内宽松货币政策导致自然毫无争议,但需要注意,自2010年10月央行首次宣布加息以来,非食品通胀却呈现加速上涨态势,非食品CPI同比涨幅从2010年8月的1.5%迅速上涨至2011年5月的2.9%,本轮通胀已经扩至非食品价格领域。

  通胀上行,央行通过收紧货币政策使得经济减速,拉低社会总需求,从而达到抑制通胀的目的,但前提是通胀是由总需求拉动的。如今,造成本轮通胀持续上升的原因很多,除了中国自身宽松货币政策后遗症之外,还与其他国际国内因素相关。

  徐洪才表示,工资成本、全要素价格上涨,属于长期刚性需求。这两个因素均不在央行控制范围之内。央行的货币政策只能控制其中一方面,加息对于控制通胀作用甚微,其象征性作用更大。

  加息预期不减,警惕政策超调

  虽然加息的效果存在很大争议,但市场对加息的预期依然不减。多数机构认为,6、7月份加息一次是大概率事件。

  孙淼玲判断,尽管M1、M2已经达到低位,但总量仍然较大,预计三季度央行仍会加息。徐洪才也表示,尽管加息控制通胀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但负利率持续,即使是不痛不痒,加息也是必然的。

  摩根士丹利宏观分析师章俊认为,6月CPI达到峰值,短期内CPI不可能很快降下来,只要政府把控制通胀作为首要任务,就不排除再加息的可能性。高盛资深亚太区经济学家乔虹也判断,央行将继续多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并再次上调基准利率,预计7月底之前将再加息一次。

  受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影响,近期市场利率全面上行,央行也持续向公开市场投放资金以缓解资金紧张的情况。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从央行的操作来看,央行更倾向于用存款准备金率替代公开市场操作来对冲外汇占款,从政策操作的角度看,央票的利率意义或许大于其数量意义。“从短期(3个月)来看,1年期央票招标利率与定期存款利率相关,其变动可以看作是否加息的风向标,目前已经连续11 周保持不变。但3月期央票利率在6月16日再度上行,1年期央票利率在6月21日上行,这表明加息预期再度升温。”

  不管加息是否有效果,恐怕央行还会加,但货币政策超调的风险也在增大。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任若恩表示,目前货币紧缩态势已经比较明显,同时新增人民币贷款也有所减少,但继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做法表明管理部门对通胀判断仍然比较严重。

  因此,央行仍有可能继续出台货币紧缩政策,货币政策超调可能性也在增大。

加息遏通胀未必管用
(责任编辑:秦研科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