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狂热边缘的美国

2011-08-08 09:45:55 证券市场周刊  比尔-格罗斯

  【《证券市场周刊》特约作者 比尔·格罗斯】国会在周末达成的妥协不会对我们1.5万亿美元的赤字产生任何重大影响。

  除了目前将近10万亿美元的未偿还国债之外,美国还有接近66万亿美元的未来“净现值成本”负债,这部分债务更是深不可测。

  除了彻底违约之外,政府还有很多方式可以降低其未来负债,包括平衡预算、非预期通胀、货币贬值以及金融抑制。

  “过去几年,我们经历了令人非常愉快的时光,我们沉浸在和煦的月光与醇香的美酒之中,其中包括国会的议员。但是,这些美好时光已经结束,戴维·克罗克特不是在这里开玩笑。”

  戴维·克罗克特1830年在国会的演讲

  从根本上来说,我同意戴维·克罗克特的观点。债务上限可能会提高,并且全球金融市场应该可以看到情况缓解的曙光,但是美好时光已经结束。这不是玩笑,也不是我对美国未来几年状况的预测。即使美国能够度过债务危机,并且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不会被下调,但仍然会严重影响我们的声誉,滥用预算的红色警报不会解除。全世界都看着美国,然而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功能失灵的政府,这个政府正在将美国带向金融危机的悬崖,而现在的做法无异于釜底抽薪。上周,里根政府的前预算办公室主任戴维·斯托克曼曾经尖锐地指出:“这是一个典型的香蕉共和国[政治专有名词,是指依靠单一经济(通常是香蕉、可可、咖啡等经济作物)、拥有不民主或者不稳定的政府,特别是那些被外国强大势力介入并且官员普遍贪污的国家译者注]。”我们可能不会成为下一个希腊,但是斯托克曼先生对美国未来的预测绝对正确。

  国会在周末达成的妥协不会对我们1.5万亿美元的赤字产生任何重大影响。政府支出削减将会是这次国会妥协的主要特征,虽然削减政府支出不会在今年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这必然在“下一年”对美国经济产生影响。预算管理办公室(OMB)估计,未来的赤字将最多削减0.5%,若果真如此,那么我们将会非常高兴,但是政府支出削减0.5%的前提是没有新的税收收入,并且我们不需要为以往的财政赤字支付利息。

  美国财政部长蒂姆·盖特纳在近日指出,美国若不能按时满足债务偿还需要,后果将不可想象。现在,既然债务违约的时间线已经被暂时性推后,投资者必须合乎逻辑地询问我们将如何偿还自己的债务,以及我们到底有多少债务。除了目前将近10万亿美元的未偿还国债之外,美国还有接近66万亿美元的未来“成本净现值”负债,这部分债务更是深不可测。正如玛丽·米克“美国有限公司”研究所提供的表格中显示的那样,并且这些结论也已经由财政部以及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计算结果证实,医疗救助、医疗保险以及社会保障的目前“到期应付”成本总额已经超过我们目前国债债务的6倍。与变动/实时负债相比,媒体和大部分专业投资者都更加熟练于“纸面”债务的度量。我之所以称这些债务是“变动债务”,是因为只要3.3亿活着的美国人需要政府提供已经承诺的支付,那么美国的负债就是66万亿美元,而不是纸面显示的10万亿美元。

  不得不承认,就像米克的表格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可以通过改善医疗保险体系的效率、削减赤字、提高退休年龄、提高税率或者综合实施以上措施而达到偿还负债的目的。我们很有可能会这样做,如果大部分美国人关注这一点,甚至可以降低66万亿美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会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我们的头顶。我们应该如何像盖特纳部长声称的那样满足这些债务的偿还需要呢?

  除了不可想象的彻底违约之外,政府尤其是一个AAA评级的政府还可以使用很多的方式降低其未来负债,以下这些措施将会显著影响投资者:

  平衡预算/或者不增加预算。

  非预期通胀。

  货币贬值。

  通过低/负的真实利率进行金融压制。

  以下对每种措施进行简要分析:

  平衡预算:

  国会目前的妥协是迈向财政破产的一小步,在这个方面,没有任何政府会大步跳跃。为了将我们的“预算/GDP比率” 维持在90%的官方水平,以后还需要削减数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并提高数万亿美元的税收。应当记住的一个重要细节是:根据OMB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率超过3%的估计值进行计算,2012和2013年的预计赤字占GDP的7%-8%。正如PIMCO“新常态”观点所预测的那样,最近美国经济的增长趋势使得上述估计值暂时不再适用,PIMCO的新常态理论认为2%的增长速度更接近于美国经济的现实,而不是3%。如果事实如此,那么赤字占GDP的比例将会接近于两位数。同样,如果利率从目前2%的平均水平上升,利率上升100个基点会将赤字提高1%,并抵消任何关于利润的希望。

  非预期通胀:

  虽然近些时间市场已经变得全球化,数字有时候也会撒谎,并且决策者往往会举出一些有利的数字。投资者的注意力应该关注于强调“核心”或者“连锁”方法的统计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引诱投资者在美国进行投资,或者引诱外国投资者“投资于美国”。长期以来,美国以及英国的中央银行家都在争论3%的核心CPI向2%或者更低水平的回归,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预期。“大家要有耐心”,他们认为,但是“谨慎”可能是更好的词汇。如果这样,那么预期的“非预期”通胀就会重蹈古罗马的金本位覆辙,或者以贱金属代替黄金和白银。通胀不是使用哪种货币的结果,而是因为政府将更多的资金用于支付其账单,而大众用于支付自己账单的资金过少。

  货币贬值:

  包括财政与贸易在内,高赤字与长期内的低利率使得美国货币的币值不断下降。很少有美国人会意识到,对于其生活水平来说,美元最近12个月贬值15%以上的行为实际上是一种显性税收。作为政府的监管人,山姆大叔受益非常大:对于美国向外国债权人支付账单的一个聪明方式就是以贬值后的美元进行支付。最终,中国人以及美国债务的其他国外持有人所持有国债得到的利息不仅只有0.05%,还会是在12个月之后进行支付根据全球购买力进行计算,他们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只值85美分。关于美国美元,中国人应该阅读莎士比亚的作品,而不是孔子的文章尤其是“不要成为借款人、也不要成为贷款人”的下半部分。

  通过低/负真实利率进行金融压制:

  在此前的投资展望中,我曾经对卡门·雷因哈特的常识性方法进行了评论。根据令人震惊的历史案例,如果美国财政部在接下来的6个月中以0.05%的利率从您或者PIMCO借钱,并且CPI通胀平均为3%,那么贷款人/储蓄者获得的支付就会不足。

  美国以及其他AAA评级的主权借款人可以使用上述四种方法减少未来的债务,虽然会面临信用评级降低的风险,但是仍然具有偿付能力。根据穆迪与标普历史上的案例,降低美国的信用评级可能只需要50年,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作为储蓄者和储蓄中介机构,投资者以及PIMCO可以采取防范措施甚至报复性的措施保护自己的购买力。大家应该牢记那些真实利率较高的国家,例如,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和德国,美国投资者的股票和固定收益投资不应该基于美元指数,而是应当转向上述具有强劲增长预期的发展中国家,并且在外汇储备盈余的国家之前购买基于大宗商品的真实资产。首先,不要被国会立法者的“华盛顿变革”承诺所迷惑。我认为,最后的变化是在2008年的选举日,并且这次转变被证明更具有讽刺性,对美国的现状毫无意义。

  本刊记者 石伟译

狂热边缘的美国

(责任编辑:王涛 HN03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