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珍贵玉佛隐藏大案 企业串通银行洗劫国资超亿

2011-08-22 13:35:35 证券市场周刊  秦颖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秦颖】江苏昆山市千灯镇秦峰塔下玉佛殿中有一尊创下吉尼斯纪录、号称“世界第一大”的玉卧佛。

  玉佛长8.9米、高2.45米、总宽1.35米,由完整一体的玉料雕琢而成。玉佛由江苏省昆山市明因工艺品有限公司(下称“明因公司”)、甘肃玉麒麟工艺品有限公司斥巨资从缅甸购得。玉佛全身镶嵌有1500多粒红、蓝、紫晶宝石和翡翠,衣纹和莲花台则由24K纯黄金镏金而成,珍贵异常。

  玉佛价值几何无人知晓,只是这尊珍贵的玉佛落户昆山千灯镇后,低调而又神秘。玉佛为什么会放到千灯镇?玉佛的背后,随着一连串人的落马,终于揭开层层神秘面纱。企业家、银行行长、警察、国企董事长一一浮出水面,一场庞大的国有资金洗劫案真相大白。

  小老板交接了分行副行长

  陈利伟,玉佛的实际控制人,浙江慈溪人,具有比较典型的浙商特点:精明而不甘平庸。

  1990年,大学刚毕业,陈利伟就在上海市木材公司宣传科谋到了一份工作。然而,两年后他就跳槽出来,开始尝试开公司。2004年始,陈利伟创办了昆山市明因工艺品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此后,他又连续开了4家公司,包括文化传播、酒店管理、餐饮管理、投资公司等,每家的注册资本从100万元到500万元不等。

  从这些不知名的公司和数百万元的注册资金看,一般人绝对想不到它们具有购买“世界第一大玉佛”的实力。

  然而,别小瞧陈利伟。

  2007年年初,机会来了。一位常和陈利伟玩牌的美籍台湾人陈鸣,带着一位朋友去陈利伟的办公室玩斗地主。对方叫邵炜,比陈利伟小2岁,且同是浙江慈溪人,两人一见如故。当获知对方身份是时任上海银行静安支行副行长时,陈利伟更加“用心”结交。

  一来二去,陈利伟和邵炜熟稔起来,甚至有次体检两人都一同前往。就在那次体检中,陈利伟获知邵炜患有小中风。而面对知情的老友,邵炜也“袒露”出自己因为身体不好,希望能在45岁左右退休的打算。

  不管说者有没有意,这样的话落在陈利伟耳朵里,一定会被“注意”。于是陈利伟提出,两人可以合作,利用邵的职务身份获取资金,由陈来运作资金,赚了钱一起分。

  虽没有白字黑字,但两人似乎都对上述想法形成了一种默契。

  当年年底,邵炜即主动介绍了一个项目给陈利伟。东汇集团是上海银行静安支行的客户,当时有笔2000万元的贷款快到期了,但是资金周转不过来,想以15000元/平方米转手鲁班路300号星光大楼,要求预付款是2000万元。

  陈利伟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兴奋。这个价格在当时明显偏低,如果能转手卖出是一笔现成的买卖。但要拿出预付款2000万元,自己又没这个实力。正当陈利伟因为缺乏资金准备打退堂鼓时,却恰巧在邵炜的办公室听到了另一通给他带去希望的电话:有人打电话约邵吃饭,说是有朋友想认识下银行的人,手里有一些资金想做银行的业务。

  陈利伟随即提出,一同赴约。

  掮客警察撮合亿元交易

  张曾科正是这个想认识邵炜的人。

  张曾科是一位退伍军人,曾在上海市普陀区下辖的多个派出所分别担任过所长、指导员等职。2004年,张曾科被调至二线。

  做了这么多年的派出所所长,章的人脉还是很广的。普陀区建交委下属的中盛房屋动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盛拆迁”)法人代表、普陀区建交委控股的伟龙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伟龙地产”)董事长丰云龙即和他过从甚密。

  两人早在1994年的一次动拆迁工作中相识,之后因工作关系接触较多,而且张曾科还经常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助丰云龙结识不同地区的派出所领导,便于丰云龙开展工作。而丰云龙每次也总拿出几千元的购物卡等礼物酬谢张曾科,甚至还为了感谢张曾科在动迁工作中作出的“贡献”,以低价出售了一套志丹路的房子给张曾科。

  十多年的“感情”非同一般,当张曾科退居二线后,丰云龙仍和张曾科经常联系。闲谈中,张曾科得知丰云龙掌权的公司掌握着大量国有资金用做拆迁款,其中有2000-3000万元左右资金更是长期沉淀不动。

  2007年年底,张曾科找到丰云龙,说儿子现在是普陀区民防办办事员,如果能进银行做事,则自己退休后也没什么遗憾了。张曾科想请丰云龙帮忙拉点存款,这样能帮助儿子落实工作的事。丰云龙想,出于对朋友的照顾,倒也愿意帮这个忙。但丰云龙也提出,帮忙可以,但是张联络的银行需要多一点利息。

  于是,张曾科在数周后通过朋友介绍和邵炜搭上了线。

  一个需要钱,另一个需要找地方落实钱,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

  然而,事实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原因是丰云龙所言的“高利息”,并不是不同银行或不同储蓄利息会有所不同。按照规定,不论是活期还是定期,全国各个银行都是统一的。若要有“高利息”,则要走其他途径。

  而其实不管是张曾科还是丰云龙,都明白这一点。特别是张曾科,他明白这些钱其实并不是真的进入银行的存款,而可能去做银行的一些金融理财业务,才能赚更多的利润供支付高息。饭局当天,他即提出,除了享受高息外,还要每月得到存款额1%的好处费。假借“银行信贷科科长”身份出席的陈利伟,当场答应了章的要求。

  条件谈妥,第二天,张就介绍冯和邵、陈见了面。当丰云龙听说邵开出的利息是过去自己存款的一倍,很快就同意了合作。且当冯了解到邵和自己都是曹杨八小的校友后,更显亲热。于是等陈利伟对丰云龙讲起需要冯提供几张盖好章的贷记凭证以便银行做金融理财时,冯更是一口应承:这些都是小事情,没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贷记凭证是用于本市银行结算的票据,是委托自己的开户行从自己账户上付款给对方的票据。丰云龙答应提供盖好章的贷记凭证,等于给了别人一把用钱的钥匙。

  2008年2月1日,丰云龙让公司财务汤志明去静安支行新开账户,把原本存在上海银行曹杨支行的钱转了3000万元到静安支行。陈利伟提出银行需划转资金用于金融理财,于是,汤志明在征得丰云龙同意的情况下,交给了陈利伟3张盖过公章的贷记凭证。

  当年2月15日、3月25日、5月30日,伟龙地产和中盛拆迁又分别存入3000万元、5000万元、6000万元至静安支行,前后共计1.7亿元。

  拆迁款背后的“交易”

  这边厢,急需资金的陈利伟,当即用一张贷记凭证将3000万元转到了自己公司的账上,先付了2000万元预付款给东汇集团将楼买下,又即刻划转了1000万元至昆山市明因工艺品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债务等。

  事实上,千灯玉佛是明因公司花费1300万元从缅甸引进,而放置玉佛的玉佛寺,明因公司也投入了700万元建造。如此大的代价背后,换取的是明因公司拥有玉佛的20年管理权和门票收入。或许是陈利伟的身份敏感,又或许是千灯玉佛背后“交易”的保密性,这些信息已经无法在公开资料上见到,记者只能从陈利伟的讯问笔录中探知一二。

  可能陈利伟也没想到丰云龙能提供如此多源源不断的资金,丰云龙公司存入静安支行共计1.7亿元的拆迁用款,而陈利伟前后共划去了1.68亿元!当3张贷记凭证用完后,陈利伟又让手下陆杨买通了财务汤志明,直接从其手里获得了两张贷记凭证。

  有了这笔钱做后盾,陈利伟运作资金毫无压力:先是划了3000万元在泰州购买了一艘运煤船;之后又划了1300万元至明因公司还债等;最后还投资2200万元建造桐庐瑶林公园旅游区……以致于到案发,很多款项的去向陈利伟自己都记不清了。据陆杨的交代,陈利伟还用这笔钱买了3辆车、一个养殖甲鱼的池塘、一片种植提子的树林、一家川味饭店、一家高档会所等等。

  据了解,陈利伟每月支付给张曾科等人1%的好处费。2008年5月30日,第三笔钱5000万元到账后,张对陈提出,丰云龙的钱已经拆借过来有1.1亿元了,后面还有很多钱会进来。他认为一般拆借后能有10%的收益,他要其中的一半,并表示还要摆平许多关系,所以需要这笔钱。陈利伟同意了章的要求,拿出了500万元给张。

  对于丰云龙来讲,也先后拿过属于“1%的好处费”86万元中的21万元。面对既能给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又能给个人带来些微好处的事,丰云龙还是乐在其中的。张曾科跟丰云龙两人合计从陈利伟手中拿到586万元的好处费,手下财务人员拿到39.4万元。直到2008年年底,因伟龙公司急需一笔2000万元资金,丰云龙催张曾科代为催讨时,两人才感觉出不对劲。

  张曾科声称伟龙公司每年都需要审计,故意夸大说急需6000万元资金周转。听说要这么大一笔钱,陈利伟先是以过年前后银行资金紧张为由推托。之后又拉邵炜说情,得以宽限几日。但几天之后,陈利伟只拿出2000万元给张曾科交差,而无法拿出章声称需要的6000万元。此时张曾科才感觉出资金可能不安全,急忙跟丰云龙商量:好处可以不要,但是本金一定要退回来!然而,此时再怎么反悔都已经回天乏术。

  同样感觉无力回天的还有邵炜。还沉浸在美梦中的这位前银行副行长,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位曾被自己信任的老乡,竟然将自己也拐骗进了监狱。事实上,这位名义上开着多家公司的老板,其实早有案底在身。2000年8月至2001年3月间,陈利伟曾因合同诈骗被判过1年6个月刑期。现在,陈利伟一干人马已经锒铛入狱,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责任编辑:木四 HN02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