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三个孩子的去国故事

2011-08-22 13:37:19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安】孩子走了,去美国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感受这种离别之愁。不同的是,有的是主动,有的是被动。

  熊晶出生于中国武汉,1987年大学毕业后来到美国,后进入UPS速递公司,任计算机程序员。1998年,熊晶结识了后来成为她第二任先生的美国人凯利。2000年5月,熊晶生下儿子,小名毛毛。但孩子出世时,她和凯利的关系已失和,时有严重争吵,肢体接触。警察曾将两人扣押,纽约儿童局的人把孩子领走了,毛毛被安排在儿童局的寄养家庭。之后,孩子的临时监护权被判给了凯利的妹妹希勒。

  2001年6月,熊晶利用一次探视机会,带着孩子飞回中国。不久,离婚申请获得通过。但是,法院在2001年9月将毛毛的惟一长期监护权判给了凯利,而凯利2002年10月患癌症去世。2003年1月,熊晶带着儿子从香港去加拿大温哥华,因她已被列入通缉名单,在通关时被加拿大警方拘捕,毛毛几天后被加拿大方面交给了凯利的妹妹希勒。

  2004年1月27日,纽约上州威彻斯特郡陪审团裁定,熊晶犯二级违反监护权罪,鉴于熊晶被捕后被监禁已近一年,法庭下令释放熊晶。人是出来了,但孩子仍没回来。一个搞计算机的人,头脑应该是很清楚的,既然已经用私力自救了,为什么还往虎口里跳?

  另一个故事是贺梅。贺梅的父母贺绍强、罗秦皆为中国公民,贺绍强1997年来美读书。1999年,贺绍强因被指控性侵害一名中国女学生而被学校开除,他们在经济、道德上处于谷底。经当地教会联络,他们将出生3周的贺梅寄养在美国一对基督徒贝克夫妇家中。

  下面这段故事无从证实:贺梅在贝克夫妇家寄养3个月后,当教会出面把孩子归还贺家时,生身父母拒绝了。之后,当贺梅需要买医疗保险时,贺家再次放弃责任,将监护权转给贝克夫妇,由其支付保险费用。

  能够证实的是:一年后贺家想要回孩子,这时贝克夫妇不同意了,有感情了,于是展开夺女大战。法庭因贺家的遗弃行为和无经济能力,中止其父母权利,贺家不服上诉。弱势群体,种族歧视,贺家团圆基金,中国驻美大使馆介入,等等。2007年1月23日,田纳西州最高法院将贺梅的监护权改判给贺家。因为打官司,贝克夫妇卖掉豪宅宣布破产。

  2007年7月,贺梅回到阔别7年的贺氏夫妇身边。2008年2月,贺家回到中国。花好月圆了吧?且慢2008年贺氏夫妇离婚,母亲带着包括贺梅在内的3个孩子回老家,生活困顿。

  到今年,贺梅已经14岁,想回美国看看,贝克夫妇愿意接待。7月,贺梅姐弟三人回到美国,他们将在孟菲斯过暑假。他们的爹妈是不能陪孩子赴美了,在机场接机的是贝克夫妇,这是经过法官批准的。当初法官把贺梅判给贝克夫妇,更多地是考虑贺梅的利益。贺梅是个小孩子,对贝克夫妇有着很强的心理和感情依恋,一旦分开,贺梅会受到重大伤害。

  第三个故事是王勇平,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是铁道部的孩子,他将赴波兰华沙担任铁路合作组织中方委员。在“7·23”动车追尾事件后,王勇平主持新闻发布会,做了他应该做的,或做得不妥的事,承担了他应该承担的,或承担不起来的责任。这些事无法证实,能证实的是,他的言语被演绎放大,铁道部因他,或他因铁道部,而蒙羞。只好走也。

  去哪?要考虑孩子的利益。去铁路合作组织,那是当年社会主义阵营的一个松散组织,至今已没有实际作用。在那里既可躲风头,又无工作压力,王勇平应该感谢组织的父爱融融。只是,据说,王勇平再也不想和媒体打交道了。

(责任编辑:木四 HN02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