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欧洲诱陷人民币 媒体称中国可用外储买希腊国资

2011-09-26 10:52:30 证券市场周刊  廖宗魁

证券市场周刊2011年第36期封面文章
证券市场周刊2011年第36期封面文章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廖宗魁】9月15日,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和瑞士央行在内的全球五大央行联手采取措施,向欧洲银行提供美元流动性。此举暂时缓解了市场的紧张情绪,但这并非治本之策,因为流动性的相对充裕并不会带来欧洲国家财政状况的本质改善。

  9月16日至17日,欧洲财长会议召开,会议依然对希腊的援助分歧巨大。会议决定推迟释放对希腊的80亿欧元援救款,同时表示对此前商议的欧洲金融监管体系(ESFS)的改革计划,以及对希腊第二轮援助的1090亿欧元可能至少要到10月份才能在成员国的议会中得到通过。

  9月19日,欧洲股市开盘大跌,希腊违约风险像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考验着市场脆弱的神经。

  “欧猪五国”(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的财政紧缩自救措施使得它们陷入了经济低迷的恶性循环,德、法在对希腊的救助上也面临着国内巨大的政治阻力,而且两国目前的经济状况也并不宽裕,市场将目光投向欧洲以外的援助。

  9月18日,美国财政部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欧盟财长会议上表示,“美国将竭尽全力帮助欧洲克服挑战。”但从欧债危机爆发至今,美国几乎未提供任何直接的帮助。

  中国对此又应持什么态度?既然外储的直接多元化已经陷入死结,倒不如考虑以外储为依托,在援救欧洲的同时换取其他方面的利益,如获得欧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购买欧洲国家的国有资产、推动中国企业在欧洲的开拓、加速提升人民币在中欧贸易中的结算地位等。

  从主权债务危机到银行危机

  143%!这不是高利贷的利率,而是9月15日希腊1年期的国债收益率。

  这意味着,希腊政府在市场上借100欧元,一年以后需要偿还的利息就达143欧元,也就是说,希腊政府要想在市场上融到资几乎是不可能的。

  2011年四季度,希腊到期的债务量和需要支付的利息将达184亿欧元,然而第一轮援助计划在9月底仅安排了80亿欧元的贷款,除非1090亿欧元的第二轮援助计划能够顺利获得通过,否则希腊必将违约。

  从近几个月的“欧猪五国”国债收益率看,除了希腊和意大利外,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国债收益率在经历了8月初的相对高点后都有所回落。短期欧债危机发展的焦点在希腊和意大利身上。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依然把意大利的主权债务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而标普(Standard and Poor"s)则更为激进9月19日,该公司将意大利长期和短期主权债信评级从“A+/A-1+”降至“A/A-1”,并把评级前景置于负面观察档。

  由于主要发达国家的银行都大量持有“欧猪五国”的国债和私人债务,一旦“欧猪五国”的主权债务出现问题,这些银行将会直接遭受巨大损失。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正在向银行危机蔓延,近期欧洲银行股暴跌已经反映出市场对此的悲观情绪。

  2011年年初至今,欧洲主要银行股跌幅都在50%左右,其中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AG)和法国兴业银行(601166,股吧)(SOGN.PA)跌幅最深,跌幅都在50%以上。

  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最新数据显示,法国银行业持有的希腊债务最多,总计达到650亿美元,其次为美国和德国。另外,法国银行业还持有4700多亿美元的意大利债务,几乎比德国持有多一倍。

  9月14日,穆迪下调了法国兴业银行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AGR.PA)的信用评级。穆迪称,法国兴业银行面临融资和流动性问题,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则对希腊具有较大的风险敞口。

  一旦“欧猪五国”的主权债务出现不同程度的违约,欧洲银行潜在的损失有多大?可以在悲观及乐观两种情形下简单计算。

  悲观情形下。假设意大利是安全的,银行需要计提80%的希腊债务,50%的葡萄牙和爱尔兰债务,20%的西班牙债务。

  那么,法国、德国、英国银行业分别约需计提1300亿美元、1800亿美元、1500亿美元,美国银行业也将出现近1400亿美元的间接损失。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银行更多只是间接持有“欧猪五国”的债务,如果出现问题,美国银行业的实际损失可能会比上面估算的数字小。

  乐观情形下。假设意大利和西班牙仍然是安全的,银行需要计提50%的希腊债务,20%的葡萄牙和爱尔兰债务。

  那么,法国和英国银行业需要计提500亿美元左右,德国银行业需要计提约600亿美元,美国银行业也会面临近500亿美元的间接损失。

  在主权债务危机向银行危机蔓延之时,最先体现出来的将会是银行流动性的枯竭,大量的主权债务需要在银行账户上计提,会使其短期的流动性缺失。

  就在穆迪下调法国两家银行信用评级的当天,欧洲央行向两家欧洲银行提供了5.75亿美元的资金。随后的9月15日,五大央行联合提供美元流动性,显然欧洲的一些银行已经存在一定程度的“美元荒”。

  这也难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嘉德(Christine Lagarde)在8月份的美国怀俄明州Jackson Hole会议上指出,欧洲必须向陷入困境的银行业伸出援手,并应该考虑通过EFSF向资本金不足的银行注入资金。

  但仅靠央行释放流动性显然难以解决根本问题,国际清算银行经济顾问、货币与经济部门负责人斯蒂芬·G·切凯蒂(Stephen G Cecchetti)表示,货币政策不是解决当前经济危机的合适手段,只有政府才能解决问题,它们必须制订出可持续的财政计划。

  德国未必靠得住

  面对债台高筑的局面,“欧猪五国”要想自救就必须削减财政开支并增加税收。在正常的经济状况下这不会带来太大问题,但如今欧洲国家经济疲软,财政紧缩无异于紧缩经济,使自身陷入财政紧缩和经济低迷的恶性循环之中。

  希腊GDP同比增长自2009年一季度以来已经出现连续9个季度负增长,而且最近几个季度还有不断恶化的趋势2010年四季度希腊GDP同比增长为-7.4%,2011年一季度为-5.5%。希腊的财政紧缩几乎是以经济自杀为代价的,这种自杀式的自救能否持续值得怀疑。

  由于德国和法国都持有“欧猪五国”的大量债务,它们显然不愿意看到“欧猪五国”出现违约,两国也确实在救助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的过程中起到了核心的作用。但德、法自身的经济状况也在恶化,政治上的压力使得救助显得非常低效。

  欧洲经济目前已经出现明显的下滑,二季度GDP环比增长仅0.2%,德国和法国经济下滑尤为明显。德国二季度GDP环比增长从一季度的1.3%下降到0.1%,净出口对德国经济增长产生负面拉动,消费也出现明显下降。法国GDP环比增长则从一季度的0.9%下降到了二季度的零增长。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虽然裁定,德国对希腊的救助属于合法,但同时也明确表示,德国政府若要进一步对希腊提供援助,必须寻求德国联邦议会的许可,这无疑给未来对希腊的救助增加很多政治上的不确定性。

  目前关于EFSF修正案在德国也迟迟没有得到通过。在德国柏林市举行的市长及议员地方选举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保守派基督教民主联盟在地方选举中创下今年以来第六次失败,这或将给9月29日国会举行的EFSF修正案投票表决造成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秦研科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