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意大利 下一个希腊?

  • 字号
2011年11月11日22:44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吴海珊 刘愔

  吴海珊 刘愔

  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大幅攀升,10年期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已经上升至约7.5%,投资者对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貌似开始失去信心。意大利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希腊?欧洲银行业面临怎样的结构性风险?在11月8日至10日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2011年全球年会”上,本报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多位国际机构负责人及经济学家:美国前副国务卿、财政部副部长肯尼斯·戴穆,新布雷顿森林体系执行长官马克·让,世界银行前副行长奥特曼·西门斯,西班牙对外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艾利西亚·加西亚·埃莱罗。

  意大利的政治因素

  经济观察报: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开始创新高,人们担心希腊会成为欧洲债务危机的下一个牺牲品,您认为意大利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希腊?

  肯尼斯·戴穆:意大利与希腊不同,意大利的经济规模更大,对欧洲乃至世界经济的影响比希腊大得多,但是无论一个国家有多强大,都必须要很好地守卫自己的经济。如何解决意大利的经济问题还有待观察。我觉得意大利最主要的问题是政府问题。我不认为意大利总理下台会解决意大利的问题,尽管市场对他的下台传闻曾经做出过反应,但我认为贝卢斯科尼的下台是解决问题的开端。

  马克·让:我不认为意大利会成为下一个希腊。如果意大利能达到7%的市场增长,则不需过于担忧,如果不能达到7%,就会出现问题。意大利现在很难从市场上借到钱,这是非常严重的,必须去解决,我也相信欧洲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政府现在已经介入,不光是为了市场本身,而是出于国家的需求。债务危机是欧元区的软肋,但是欧元区十年前就开始运行,要彻底拖垮欧元还是比较困难的。

  艾利西亚·加西亚·埃莱罗:我不认为意大利的情况和希腊的情况相同,但是现在必须压低意大利国债的收益率,而且这个问题是不需要商量的。会有很多噪音,如果接受这些噪音,就会在金融市场上引起惊慌。欧洲央行需要尽快改变自己的属性,必须更多考虑到危机的状况,维持欧元区经济的稳定。我相信这很快就会发生,欧洲央行会买意大利的债券,其他一些投资人也会买。同时如果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到8%,西班牙对外银行就会介入,所有人都会去支持他们,只要我们认为意大利不会破产。所以我想意大利的问题现在可以治理。

  奥特曼·西门斯:11月10日,意大利的10年期债券的收益率迫近7.5%,再创历史新高。如果再上升50个基点,就意味着要付出很大代价。如果一国的债券成本上升,这也就意味着一国金融机构借贷的成本上升。即使它的金融机构经营情况良好,在本国借贷成本很高的情况下,银行、企业借贷的成本将大幅上升。同时,该国企业还债的成本会上升,公司经营成本也上升,这对于一个国家经济而言是危险的,国家经济有可能失去其竞争力。但是我认为意大利目前的经济产业发展良好,有很强的创新能力以及长远的发展计划。这次危机的确始于政治问题,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很好地解决政治问题的方法,那么意大利将会被带入一个糟糕的经济情况中。贝卢斯科尼将意大利人民引入了灾难中。

  欧美银行业结构性危机

  经济观察报:欧洲债务危机引起了人们对于美国和欧洲银行的担忧,您觉得美国和欧洲的银行业是否存在系统性危机?

  马克·让:欧美银行业目前确实存在很多结构性的危险。首要的问题就是银行要怎么重新找到新的资本。现在欧洲的银行越来越难拿到美元,他们不知道自己下次会不会还有现金,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国际银行方面的帮助,这是非常可怕的。同时银行能不能借到钱也跟国家的评级紧密相连,如果知道这个国家评级可能降低的话,这个银行可能就借不到钱。欧洲必须把自己稳定下来,建立一个防火墙,蔓延到其他国家。欧元区在新推出政策和措施方面要非常谨慎。

  肯尼斯·戴穆:我认为确实存在风险,但是只是在希腊。在欧元区,希腊只不过是最早体现出欧元不稳定的国家之一。欧元区成员并没有一个实际合理的财政控制计划,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我认为美国的银行系统已经完善,美国真正遇到的问题是财政问题。美国问题仅仅危及到了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但绝对不像欧洲银行系统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那么严重。但是正是因为目前没有美元的替代品,所以美国的问题才成了世界性的问题。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的财政问题确实给世界经济造成了混乱,除非美国拿出实际有效的财政政策,否则影响将持续存在,这是美国政府的问题。

  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

  经济观察报:由于对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担忧,一些国家的央行开始放松货币政策,包括欧洲央行,您怎么看待这种转变?市场是否真的需要央行提供更多的流动性?

  奥特曼·西门斯:不,我认为市场的流动性已经足够了,关键是要找到明智的人,能够把这些流动性流到需要的地方去。世界上很多央行确实开始放宽他们的货币政策,但是我并不赞同这种做法。如果他们做了足够的功课,他们就会发现钱都流向了哪里。如果这些国家要放松货币政策,必须要确保这些流动性是流到了实体经济,而不是再次流到了其他地方。因为这会加剧我们现在所有的风险,而这个风险正是我们努力要解决的。

  欧洲央行确实也开始放松了货币政策,但是我不认为欧洲央行的这个政策能够挽救意大利。我们正在讨论欧洲央行的这项政策,欧洲央行需要做更多的功课来了解真正的情况。

  马克·让:不同的国家需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采取不同的货币政策,对于有能力、有空间的国家,通过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这是有利的,而另外一些国家则需要采取货币紧缩政策。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经济观察报:作为此次国际金融论坛的一个重要议题,您认为国际货币体系是否应该进行改革?怎样改?

  马克·让:是的。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时候,我认为要考虑到不同地区或者不同国家的具体货币政策。目前我们看到国际货币政策与地区或者国家货币政策有所不同,后者应该更加国际化才对。我们现在已经在考虑中国了,中国也许应该更加开放人民币市场,把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而不仅仅是美元了,但是在这个中间,必须要保持一个平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应该这么做,以保证由此制定的政策是合乎情理的。中国在这一过程中,也可以通过增加在IMF人员等方式来达到目标。但是,作为国际储备货币既有一些优势,相应的也要承担一些责任,中国要考虑是否愿意来承担这些责任。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