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民间金融与银行业的开放分论坛文字实录

2012-04-03 10:41:15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于4月1日-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和讯网全程播报。4月3日上午“民间金融与银行业的开放”分论坛举行,以下是分论坛文字实录。

  Lara Wozniak:这场嘉宾有:中国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美银美林董事总经理刘二飞招商银行(60003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行长兼首席执行官马蔚华;日本Orix董事长、CEO宫内义彦;诺亚董事长汪静波。大家早上好!我非常高兴今天见到大家,我首先要提醒一下大家,中国行业希望能够有更多的贷款,我们知道中小企业的贷款增加了26%,现在的问题是增加的贷款够不够?是不是需要给他们提供更多的资金,使得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能够得到进一步的保证?我想问一下在座各位对这个问题是什么看法?实体经济现在需要贷款?

  马蔚华:去年到年底当年增加了1.9万亿,增速大约和7月份差不多,26%,这是小企业贷款,我们中国归类是计算在零售范围内,大约有4万多亿,两个加一起一共有15万亿,占整个贷款比重超过20%,在资本约束越来越严的情况下,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类的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贷款力度还是不断加大的。这个原因当然有现在社会的呼吁和政府的号召,这是外部的。从内部讲,在资本约束的情况下,特别是在监管当局即将推出《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按照国际巴塞尔III的原则加强了资本管理。对每个银行来说节约资本都是一个现实的课题。每一个银行都力求在较小的资本消耗下取得比较高的回报。当然这可能对做小企业、微小企业最合适,因为大企业的议价能力比较强,所以小企业的利率可以适当的上浮。对于一个管理风险比较好的银行,上浮的部分就成了它的议价部分,所以有银行内在的驱动。至于够不够?我想起码现在是很不够,等会儿保会长也会提出,现在规模以下的民营企业占企业总数的99%,有很多。但是现在可能有相当多的小微企业还得不到银行的贷款,刚才也说了中国的银行金融贷款总量100多万亿,我们才15万亿。从目前情况下看还有很大的差距。另外,中国小企业新陈代谢很快,每天都有一批企业消亡,当然每天有很多的企业再生。所以我们很难用一个量来概括什么叫够,可能在短期内不会够,要最大限度的满足小企业贷款的需求。谢谢!

  Lara Wozniak:您刚才说的非常好,的确中小企业获得贷款是非常困难的,大型的国有企业更加容易获得贷款。保会长,是不是找到合适的贷款方面有什么举措?使得贷款真正借给需要的人呢?

  保育钧:对微型企业贷款难恐怕是世界性的难题,中国有中国特色,中国特色是什么?事实上是金融的垄断,我说这个话金融界的人很不满意,我讲的是实质上的金融垄断,和贷款的偏好,一般来说大企业、国有企业,包括一部分民营企业贷款不成问题,难就难在小型企业和微型企业,根据我们的调查,小企业的90%以上贷不到款。什么原因呢?中国金融系统的结构很不合理,中国不缺钱,刚才马行长讲了,银行的总资产110多万亿,M2是85万亿,一方面不缺钱,一方面是中小企业、微型企业贷不到款,矛盾就在这儿。机构不合理,没有为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这是紧缺的,这是机构不合理的问题。

  保育钧:第二,我们的体制机制也不是开放的,存贷款利率事实上是被管制的,没有放开。第三是我们为中小微型企业放开,他们有一个条件是存款保险机制,我们现在没有存款保险机制。第四,银行金融行业的监管是垂直的,一行三会,垂直到底,但是留下来大量的空间。上面管得越多越死,上面越活越乱,这就是产生吴英案的根源。一个是机构不合理,利率没有市场化,没有存款保险机制,监管留下来大量的空间,管得越多越死,上面越乱。我觉得现在要解决问题的基本办法就是金融银行业对内开放,让民间资本来兴办小型金融机构,最近温州已经被批准为一个金融改革的综合试验区,允许当地的民间资本来组建小型的社区型的银行,就是村镇银行,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还有一个是允许已经大量存在的小额贷款公司,符合条件的可以改制为村镇银行。也就是说中国的金融改革,首先要对民间资本放开,这个放开不仅是让民间资本进来买银行的股票,参银行的股,更重要的是让民间资本组建发起小型、微型银行,在机构上就满足需求了。现在这个问题呼吁由来已久了,今年终于在3月28日国务院开会,通过了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中小企业、微型企业看到了希望。

  Lara Wozniak:您刚才谈到温州的金融改革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们同时需要考虑到吴英案件。现在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私营部门是不是能够采取更多的动作,是不是有人会因此而受到惩罚呢?您可能会有不少的意见?

  保育钧:吴英案子的垄断是银行机构不合理,是监管不到位的结果。所以处理这个案子不能简单的判他死刑,我是很有意见的。因为定他金融诈骗的根据何在?11个机制并没有起诉,是检察院控诉的,最后还没有落定的时候就在评判,具体谁违法?所以要实事求是的处理,一定要把事实搞清楚。现在小微企业很苦,他们为什么走到这个路子上?因为正规的贷款贷不着,我只能向民间借贷,很多事情是被逼出来的。根本杜绝吴英类似案件的根本问题是金融改革、加强监管。

  Lara Wozniak:金融的改革要花多长时间能够取得进展?

  保育钧:这个事情我很难讲,研究了温州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材料之后,我觉得有突破,但是也留下了许多悬念,还要进一步探索。第一个是允许兴办村镇银行,依法允许民间资本组建和发起村镇银行。《商业银行法》是1998年通过的,根据那个法是民间资本不能办银行的,所以还得修改和制定法律。第二,对于符合条件的贷款公司可以改制为村镇银行,符合什么条件?这个条件由谁来制定?这还需要出台细则。更重要的就是综合改革试验区没有提出来利率市场化的问题。在一个市场经济国家里,存贷款利率不市场化,这恐怕是不符合市场机制的基本条件。利率是资金资本的价格,价格是配置资源最重要的一个机制。所以利率不市场化,在金融资源就容易错配。这些年来中小企业、微型企业、民营企业为什么有意见?因为许多很便宜的贷款贷给国有企业了,在利率被管制的情况之下,谁拿了贷款就很轻易的占据了金融资源。所以民营企业讲国进民退,主要是这一点原因,因为利率没有市场化。温州综合改革试验区没有提出来利率市场化的问题,这是一个留下来的问题。第二是这次改革当中没有提出来在地方上要对村镇银行这些小型金融机构存款有一个保险,存款保险制度不建立起来,村镇银行、小的银行是很难办下去的,最后一道防火墙没有做起来。所以利率不市场化,小型、微型银行是很难持续办下去的,因为小型银行的规模小,成本高,你不放宽利率是很难以为继的。如果没有存款保险的制度,谁敢把钱存到那个小银行去?不敢。所以这个问题有突破,但还有大量的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化,我们寄希望温州地方监管机构能够大胆的闯,闯出经验来。这次温州改革也还有一个突破就是监管有突破,很多人没有注意了,我是注意了。一行三会的垂直监管和地方块块的监管结合起来了,赋予地方金融机构许多权,责和权相结合,让他们去负责、去试验、去监管,这就解决了一个心病,一行三会往往怕出事,现在为什么金融机构银行改革的步子迈不开呢?就怕出事,出了事谁承担责任?这次说清楚了,法律给你权,出了事你自己负责任。只要地方敢做、敢当、敢闯就有希望,所以开了一个头,但留下了大量的课题需要突破和研究。

  马蔚华:这次选择温州作为金融改革试验区还是选得很对的,温州很多小企业确实融资难,呼声不绝于耳。但另外温州很多的钱都不在温州用,全国的炒房团很多都来自温州,温州的很多企业到内地、到新疆投资。这个问题就说明这个钱怎么用,人民银行温州分行有一个统计,在温州的资金只有35%是投资实业的,65%并不投到实业上。所以我觉得这里有许多的问题需要研究和探讨。我自己的理解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怎么样建立一个多层次的金融体系,有银行是必要的,但是光有银行也不能完全解决民间融资的问题,它需要多层次,既有大大小小的银行,又要有各种各样的民间金融机构。有许多民间金融机构是银行解决不了的。我们经常讨论民间金融机构,特别是民间私人借贷的合理性,我经常分析它有比银行更多的优势。比如它的信息很对称,银行要去评价一个客户,特别是一个微小企业的客户,他就需要10万、20万块钱,银行是没有办法一个个把它搞清楚,作为商业银行的成本就支撑不住。但是作为同在一个地区的民间借贷,借方、贷方一目了然,他了解,因为地缘、血缘、人缘的关系。另外是风险,鲁冠球给我说过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在我们这个地方谁欠银行的钱不还,我们全村的人都瞧不起他,说明风险文化和客户银行关系不一样。另外,在银行操作规律中,自然人的信用比法人信用要好得多。再有,市场管理信贷也很容易,它的议价能力也很强,两人一说一拍即合,你能承担,我能给,他就定价了。所以他们之间的是银行和客户不能解决的,这是民间借贷存在的合理性。在关注民间借贷的时候,当然中国的银行确实需要进一步的向小微企业倾斜,我们招商银行现在对小企业、小微企业的贷款已经占贷款总额的52%,而且还要继续倾斜,我们甚至准备逐渐把一些大企业退出,而且今年准备在支行层面上不做大中型企业客户,只做小企业、小微企业,我们的目的很明确,除了响应国家号召以外,还要追求资本的节约和回报。怎么构建多层次的金融体系,银行开放问题是很重要的,刚才保会长说了,实际上现在银行从股份来说,像股份制银行,已经将近48%左右是私人股份了。城镇商业银行,54%、55%已经是非法人的民间入股。招商银行60%的成份已经是流通股了。但从整个银行业的股权看,民间持股比例还不是很高,20%左右,我的数不一定很准确,也就是不是很高的。所以还要继续扩大,要发起、成立,有更多的选择。综观全世界,对银行牌照都是很严的,我们到其他国家建一个银行分行,管制太严了。为什么?它是存款类的金融机构,而且一旦出现风险涉及到社会公众的利益,所以对银行牌照管理都是很严格的。各种各样的金融机构,大银行、中银行、小银行,特别是村镇银行、城市农村商业银行。而且我们要引导这些小银行服务于本地,现在有一些小银行,虽然是农村商业银行,城镇商业银行,它也不在本地了,它也不对这些小微企业感兴趣,这是一个偏向,这需要规范。

  马蔚华:还有一个问题是利率市场化的问题,保会长也讲到了,中国银行现在只剩下贷款的下限和存款的上限了,其他基本放开了。但是贷款的下限也是名存实亡,在资金紧缩的时候没有比贷款下浮,现在最起作用的是存款的上限。但是这个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去年整个中国银行业的存款只增长11.9%,这个数比前10年的平均数要低8.5个百分点,而且今年前2个月仍然延续了这样的趋势。银行少增加存款5千亿以上,这个情况有点像美国80年代的情况,银行存款的下降不仅仅是因为负利率,CPI一直大于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还因为在银行体系外有一个比较活跃的回报率比存款高的金融市场,它包括股票证券、信托理财和股权投资基金,更包括中金统计大概有3.8万亿的民间借贷。我觉得这种事是银行的脱媒,银行的份额要下降,我虽然是干商业银行的,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是好事,它标志着中国经济金融的进步,如果钱都存在银行,整个社会金融靠银行解决,肯定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特别是大量的中小企业很难满足。另外,如果像过去那样90%以上,现在也是80%以上的社会融资靠银行的话,风险是在银行身上,也是在国家身上。目前这种情况,我觉得非常有利于利率市场化,我的理解是,利率市场化不是哪一天银行把存款的上限放开,而是我们追求在资本市场上、金融市场上供需矛盾,供需双方交易中形成一个市场的价格。刚才讲到在银行的体制外有一个活跃的金融市场,而这个金融市场在交易中会形成供需双方都接受的价格,这就是市场价格。而现在银行体系外的市场价格会不断的作用于银行本身的存贷款利率,总有一天我觉得利率市场化就会适应市场的供求关系,这是好事。一个是多元化的金融体系,一个是利率市场化,这是解决民间借贷或者解决温州试验的关键。谢谢!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