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沙特经济报道

2012-07-19 23:51:09 商务部网站 

  国家关系

  2000年,沙特与埃及、叙利亚等国的关系进一步发展。2月,沙特王储兼副首相、国民卫队司令阿卜杜拉访问了埃及、叙利亚和黎巴嫩,分别与三国总统举行了会谈,讨论了恢复中东和谈、加强阿拉伯国家的团结与协调,以及沙与三国的双边关系等问题。6月,阿卜杜拉王储访问埃及。7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访问沙特,会见了法赫德王和阿卜杜拉王储,以协调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立场。2月,叙利亚外长沙雷访问沙特,分别会见了法赫德国王和阿卜杜拉王储,并同沙外交大臣费萨尔共同主持了沙-叙混委会会议。7月,沙特王储阿卜杜拉访问叙利亚,与巴沙尔总统举行了会谈。10月,沙特王储阿卜杜拉出席在开罗召开的阿盟特别首脑会议。2001年,沙特与埃及、叙利亚等国的关系进一步发展。1月、5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两次访问沙特,与沙就双边关系及地区形势进行讨论;7月,沙王储阿卜杜拉访埃,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就加强双边关系及建立中东和平举行会谈;2001年1月,沙特第二副首相兼国防航空大臣苏尔坦访问叙利亚,会见了巴沙尔总统;2月,叙利亚总统访沙,两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和陆路交通协议;9月,叙利亚总统再次访沙,与沙特国王就加强双边关系及有关地区和国际形势交换了看法;4月、5月黎巴嫩总理两次访沙,与沙方就双边关系及地区形势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2002年,沙特与多个阿拉伯国家就地区热点问题不断进行协调与磋商,高层互访不断,阿拉伯大国地位凸显。1月,约旦首相拉吉卜访问沙特;2月,黎巴嫩总理哈里里访沙,同沙王储阿卜杜拉就中东问题举行了会谈;3月、8月,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两次访问沙特,与沙方就中东和平问题举行会谈;9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访沙,与沙王储就伊拉克问题、巴以形势等进行了磋商;11月,约旦国王阿卜杜拉访沙,与沙方就中东问题举行了会谈。同年3月,阿卜杜拉王储出席在黎巴嫩举行的阿拉伯首脑会议,其中东和平建议获一致通过;5月,阿卜杜拉王储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叙利亚巴沙尔在埃及举行的三方首脑会,呼吁以色列以土地换和平;7月,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访问叙利亚和黎巴嫩,向两国领导人通过中东和平进程纽约四方会议情况;7月,沙王储阿卜杜拉访问埃及,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就加强双边关系及中东和平进程举行会谈。

  沙同也门、约旦、巴勒斯坦的关系曾一度恶化。自1992年初以来,沙同上述三国的关系均有所缓和。1995年,沙同三国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国家领导人间恢复了互致信件和互派大使,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看法。2000年沙同三国关系继续发展。5月,阿卜杜拉王储率团应邀出席了也门统一十周年庆典,6月,也门总统萨利赫访沙,双方签署了两国陆、海边界最终条约,两国长达66年的领土纠纷终于通过友好协商,和平地得到解决。12月,沙特也门最高协调委员会举行了第七次会议,双方签署了关于保护和促进投资、关税合作、和避免双重征税等协议,沙答应向也提供3亿美元的软贷款。2000年5月,约旦国王阿卜杜拉访沙,与法赫德国王和阿卜杜拉王储举行了会谈。7月和12月,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两次访问沙特,分别会见了法赫德国王、阿卜杜拉王储和第二副首相兼国防与航空大臣苏尔坦。沙向巴提供了援助。

  2000年10月,利比亚总统卡扎菲对沙特进行正式访问,同法赫德国王和阿卜杜拉王储就中东和谈、召开阿拉伯首脑会议和加强双边关系等举行了会谈,并会见了沙内政大臣纳伊夫和利雅得地区埃米尔萨勒曼。这是20年来卡扎菲首次访沙。

  2000年7月,沙特与科威特签署了海上边界协定。2002年10月,科威特副首相贾比尔、阿联酋总统扎耶德分别访沙,与沙第二副首相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举行会谈;同月,沙王储阿卜杜拉访问阿联酋,与阿总统扎耶德举行会谈。

  2001年沙同三国关系继续发展。1月,第二副首相兼国防航空大臣苏尔坦访问约旦,会见了阿卜杜拉国王和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3月,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分别访沙;3月、7月和9月,阿拉法特三次访沙,向沙通报巴以局势,法赫德国王重申沙特将继续无条件支持巴勒斯坦人反对以色列占领、恢复合法权益的斗争;2001年 2月,沙与也门签署协议,减免也门所欠债务的70%-80%,另外向也门提供3亿美元的贷款; 5月,沙特阿卜杜拉王储访问也门,出席也门统一庆典;同月,也门总统访沙,双方签署电力合作协议。与埃及关系特殊是因为天房的黑色金线帐篷每年由埃及更换

  沙美关系

  1943年5月沙美建交。两国签有共同防御协定和吉达机场租借权协定。海湾危机发生后,沙美关系加强。海湾战争后,沙同美就海湾地区战后安全安排和召开中东和会问题相互协调立场。1990年海湾危机以来,沙同美先后签订购买价值约300亿美元的武器合同。美是沙第一大贸易伙伴,沙是美第一大石油供应国,1999年,双方贸易额约为168亿美元。近些年来,沙美高层往来不断。1998年,美副总统戈尔访沙,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亨利·谢尔顿和国防部长也分别访沙。同年9月,沙特王储访问美国,会见了克林顿总统和戈尔副总统,沙美双方发表了联合公报。1999年,美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国防部长科恩访沙。美国能源部长理查森访沙,并签署了两国在能源领域进行投资与技术合作的协议。11月,沙第二副首相兼国防与航空大臣、军队总监苏尔坦访美。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会见了苏尔坦,美国防部长科恩同苏尔坦举行了会谈。

  2000年9月,沙特王储阿卜杜拉访问美国,与克林顿总统就中东形势及双边关系等举行了会谈。2月,美国能源部长理查森访沙,会见了阿卜杜拉王储、外交大臣费萨尔和石油大臣纳伊米。4月和11月,美国防部长科恩两次访沙。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沙美关系出现变化。美舆论抨击沙宗教政策,把恐怖主义的根源归咎于沙瓦哈比教派的圣战思想。大批在美留学、经商、工作的沙特人遭到美警察的监视、盘查甚至拒捕,沙资金开始从美抽逃,一些双边合作项目被搁置甚至取消。沙特政府对其公民在美遭受歧视极为不满,并向美国提出了正式抗议,要求美国重新审议其中东政策。在美展开反恐斗争后,沙特同美国的政策拉开了距离,反对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打击,特别是美国在沙驻军问题使沙特王室面临来自国内越来越大的压力,沙美关系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2001年双方重要往来有:2月,美国务卿鲍威尔访沙;4月,美中央司令部司令托米上将访沙;同月,美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访沙;9月13日,法赫德国王致电美国总统,对“9·11”事件受害者表示慰问并谴责恐怖事件;20日,沙外交大臣费萨尔访美,与美就反恐问题进行磋商;22日,沙协商会议副主席访美,就“9·11”事件及沙反恐立场向美通报,支持美的反恐斗争;10月,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访问沙特并会见法赫德国王和阿卜杜拉王储;11月,沙外交大臣费萨尔访美,布什总统会见。

  2002年8月,美国兰德公司向美国国防部政策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报告称沙特是美国的敌人,是中东的邪恶中心,指责沙特的某些王室成员涉嫌资助恐怖组织,建议美国政府要求沙特停止资助伊斯兰原教旨分子,冻结和查封沙在美的资产。其后,部分“9·11”遇难者的家属向沙特王室提出诉讼,要求索赔数万亿美元。沙特对美国上述行动表示了强烈不满,指责美国的做法损害了沙特的国际形象,沙特国内相继发生了群众反美示威活动。此外,沙与美在一些地区问题上亦存有分歧,沙反对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打击,不支持美未经联合国授权对伊动武。尽管双边关系中出现了许多不和谐音,两国政府仍维系双方盟友关系,2002年双方重要往来有:4月,沙特王储阿卜杜拉访美国,向美总统布什就中东问题提出8点和平计划;6月,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访美,布什总统会见。3月,美国财政部长保罗和美国副总统切尼分别访沙;10月,美国助理国务卿伯恩斯访沙,法赫德国王会见。两国领导人还多次出面驳斥媒体有关沙美关系陷入危机的报道,互通电话、信函,强调双方盟友关系。

  沙欧关系

  2001年,沙特同英、法、德等西方国家的关系继续发展。

  沙、英于1927年建交。英是沙第二大商品供应国和第三大投资国,在沙有合资企业90多家,总投资额35亿美元。1998年,双边贸易额约220亿里亚尔。1999年2月,沙英商会成立。2000年6月,沙英投资论坛在伦敦举行。4月,英国国防大臣霍恩访沙,法赫德国王和阿卜杜拉王储分别会见了霍恩,苏尔坦亲王与霍恩举行了会谈。6月,利雅得地区埃米尔萨勒曼访问英国,伊利莎白二世女王会见了萨勒曼。2001年6月,沙外交大臣访英,与英方就双边关系及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举行会谈;7月,英国皇家海军舰队与沙皇家海军部队在吉达举行为期两天的军事演习;10月,英国首相布莱尔访问沙特,法赫德国王会见。

  沙、法于1936年建交。两国合作关系不断发展。法是沙在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1997年,双边贸易额达137.88亿里亚尔。至98年,法在沙投资达20亿法郎,共有67个合资项目。法每年进口沙原油25亿美元,占法消费量的1/4;向沙出口16亿美元的工业设备、食品等。2000年2月,法国外长费德林访问沙特,与法赫德国王、阿卜杜拉王储、费萨尔外交大臣和萨勒曼亲王分别进行了会晤或会谈。6月,法国防部长里查德访沙,同第二副首相兼国防航空大臣苏尔坦举行了会谈。2001年6月,阿卜杜拉王储访问法国,与法国总统希拉克就双边关系及中东形势交换意见;10月,法国外长韦德里纳访问沙特,会见了阿卜杜拉王储。

  德国是沙特在欧盟中的第三大贸易伙伴。1997年,双边贸易额为29亿美元,沙向德出口8.45亿美元,从德进口20.60亿美元,目前德在沙合资企业总投资约为4亿美元。2000年5月,沙特高教大臣安卡利访问德国,双方签署了两国教育和科技人员往来协定。2001年10月,德国外长访沙,与沙外交大臣费萨尔就中东局势和阿富汗问题交换了意见。

  此外,沙特与欧盟的关系进一步发展。2001年4月,欧盟贸易专员拉米访沙,与沙方就沙加入WTO问题举行会谈;9月,欧盟代表团访沙,与沙特王储就双边关系及中东形势进行会谈。2002年2月,欧盟负责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索拉纳访问沙特,与阿卜杜拉王储举行会谈,讨论其提出的中东和平方案;6月,沙王储阿卜杜拉与索拉纳再次举行会谈,强调沙坚持中东和平进程必须以沙和平计划为基础。

  沙日关系

  沙、日于1954年建交,近年两国关系有进一步发展。2000年2月,两国有关续签日在沙科中立区的阿拉伯石油公司开采权合同的谈判历时两年多后,最终仍破裂,但双方均表示,这将不会影响两国关系。沙是日本主要原油供应国。沙特出口的原油占日本石油消费量的24.8%,日本精炼油的13.4%来自沙特。1998年日本平均每天从沙进口116万桶原油。日本是沙第二大贸易和投资伙伴,1997年,双边贸易额达465亿里亚尔,其中沙向日出口约390亿里亚尔。在沙有33个日沙合资企业,总投资额为176亿里亚尔。2001年9月30日,日本首相特使访沙,向沙方通报了日对“9·11”后国际形势的看法。 沙阿富汗关系

  沙曾是世界上与塔利班政权有外交关系的三个国家之一,“9·11”事件后,沙断绝了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关系。塔利班政权倒台后,沙特为保持在阿的传统影响力,沙积极谋求在阿重建中发挥作用,在国际援阿重建会议上,许诺向阿临时政府提供2亿多美元的经济援助。2002年1月,阿富汗临时政府总理卡尔扎伊抵沙朝觐,与沙国王法赫德、王储阿卜杜拉举行了会谈,寻求沙对阿新政府的财政支持;7月,沙特向阿富汗提供13卡车价值100万美元的药品,后沙又向阿提供了1000万美元食品、药品及衣物;9月,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访沙,与沙方商谈沙对阿援助及在阿被捕的沙籍人员的安排问题。

  沙伊关系

  沙特与伊朗关系继续改善。2002年8月,沙外交大臣费萨尔访伊,与伊方就两国关系、巴勒斯坦问题等举行了会谈;9月,伊朗总统哈塔米访沙,与沙方就伊拉克局势及伊沙关系交换了意见。

  沙卡塔尔关系

  1992年9月30日,沙特与卡塔尔发生武装冲突。卡宣布中止1965年两国边界协议,两国关系一度恶化。同年12月19日,经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调解,卡、沙两国领导人共同签署了“解决沙、卡边界分歧协定”。卡遂于12月24日宣布取消中止1965年两国边界协定的决定,沙、卡关系得到明显改善。1997年,埃及抵制在卡塔尔召开的中东经济首脑会议,两国因此发生了新闻战,经法赫德国王从中斡旋,埃、卡决定终止两国新闻战,并实现和解。1998年5月,卡塔尔外交大臣访沙。11月,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访问卡塔尔,参加在多哈召开的第十六届大马士革宣言国外长会议。1999年4月和6月,卡塔尔外交大臣两次访沙,转交了埃米尔给沙王储的信件。6月,沙卡最终确定两国边界。同月,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访沙,同法赫德国王、阿卜杜拉王储进行了会晤。2000年5月,沙特王储阿卜杜拉访问卡塔尔,与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举行了会谈,双方表示要加强业已存在的双边友好关系。2001年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3月,沙特外交大臣访卡,与卡塔尔签署边界最终协议;4月,卡塔尔埃米尔访沙,与沙方就加强双边关系等问题举行了会谈。

  沙中关系

  1990年7月21日,沙特同中国建交。2006年1月,沙特国王阿卜杜拉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沙两国签署能源等领域合作文件。2006年4月,胡锦涛主席对沙特阿拉伯进行国事访问。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高度评价沙特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强调沙方重视并愿意进一步深化同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期间,沙特政府向中国捐赠了5000万美元的现金和1000万美元的物质,是所有捐赠国家中捐赠数额最大的各个阿拉伯国家的王室成员也积极组织捐款、义卖。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