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不差钱 很差钱

  • 字号
2012年09月24日14:51 来源:英才  作者:胡刘继

  自从二季度GDP跌破8%,中国经济前进步伐确认放缓之后,政府开始转变基调,由“调结构”变成“稳增长”。

  在这一基调变换的背景下,货币政策也在发生变化——“在下半年加大财政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支持”、“进一步加大预调微调力度”。这也让市场对下半年货币政策偏宽松的预期变得强烈。而消费者物价指数(C P I)和生产者物价指数(PPI)的持续回落,更让“货币政策存在较大操作空间”说法得到广泛认同。

  央行货币政策变化的一个后果,就是将增加市场上的流动性。但当前市场上流动性是否缺乏,似乎是一个疑问,“不差钱”和“很差钱”的声音同时存在。

  如果货币政策持续宽松,加上地方政府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亦在蠢蠢欲动地酝酿,2008年的故事是否会再度重演?通货膨胀是否会再度降临?

  迷局

  根据央行公布的货币信贷数据,7月末,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28.31万亿元,同比增长4.6%,但较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另外,7月人民币新增贷款5401亿元,同比多增485亿元,但低于市场预期。

  分析人士表示,这两个指标表现平淡,显示经济运行仍然缺乏活力,实体经济对资金缺乏吸引力。

  亦有声音称,目前国内不少企业仍然缺钱。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不久前表示,中国企业的负债占GDP比重已经高达107%,是全世界中最高的。而OECD(经合组织)的测算显示,企业的负债如果占GDP的90%就很危险。同时,各地企业出现资金断裂、老板跑路的消息,不绝于耳。

  多种声音交错,未免让人疑惑:市场的流动性情况究竟如何?

  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对《英才》记者表示,目前信贷市场的流动性偏紧,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央行设定的20%高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存贷比红线限制,使银行信贷扩张受限。由于前期贷出了大量款项,近期已经有不少银行表示可贷资金量偏少,银行超额准备金率大概在1.5%左右。另一方面,信贷市场目前的实际利率水平偏高,这反应了资金的供需情况并不宽松。

  平安证券的一份报告显示,部分表征市场利率的长三角票据直贴利率已从6月中旬3.5%的低点,持续反弹至8月中旬的5%左右,这意味着近两个月市场资金面并未改善,甚至有所恶化。

  华泰证券(601688,股吧)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对《英才》记者表示,目前来看,一些中小企业和盲目扩张的企业可能缺钱。另外,不少地方政府迫于稳增长的压力,计划推行新的刺激计划,这些项目需要大量资金跟进。

  “我们看到,在今年5月之前,市场流动性情况相对好一点。但是,自从政府提‘稳增长’之后,各地方政府开始投入基建项目,大量的融资需求上来,流动性局面就发生了改变。”刘煜辉说。

  预期

  由于对经济形势的预期并不乐观,进一步降准降息的市场呼声渐起。

  今年以前,中国央行已经数次下调基准利率与存款准备金率。不过,华泰证券一份报告称,尽管政策当局一再表态进行货币政策微调,但实际执行情况低于预期。近几个月降息、降准时点及幅度,均未达市场预期。当前银行体系内准备金率绝对水平远偏离正常水平(中小银行18%,大银行20%),对应88万亿的存款余额,这也意味着货币当局还有下调准备金率的充足空间。

  有分析称,如果目前20%存款准备金率降到17%左右,商业银行则可贷资金将增加2.5万亿—3万亿元左右。

  同时,物价的走低,也可能让货币政策操作空间放大。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7月,CPI同比上涨1.8%,回到“1”时代;而PPI则同比下降2.9%,连续5个月负增长,创下2009年11月以来新低。

  PPI的连续负增长,甚至让一些人士担忧目前已经进入通缩情况。李慧勇认为,中国目前已经进入通货紧缩,并且是深度通缩,工业品价格持续下跌,有效需求不足。主要原因是制造业出口受限,国内需求也不振,产能严重过剩。

  “有些人认为,现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服务业价格上涨,农产品价格上涨,这会导致C P I回升。但是农产品和资源型行业在GDP中所占比重较低,反映的是部分行业的状况。”更能反映中国整体状况的PPI的持续下滑,表明现在通缩形势已经比较严重。李慧勇建议“降息和降准越早越好”。

  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则表示,尽管PPI下跌,但中国并未陷入通缩。工业品出厂价格的下跌主要是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下跌所致,而后者应会在未来数月企稳。大宗商品价格可能会有较大的波动,也可能会在较长一段时期里维持疲弱,但并不会持续下跌。预计中国的CPI通胀率将在食品价格的带动下,在今年四季度再度攀升。

  有分析师认为,如果出现经济增速非预期性的下滑,不排除央行今年再进行2次降息的可能性。另外下半年存款准备金率可能将降低2-3次。

  出路

  每次宽松货币政策的背后,难免有通货膨胀的忧虑。

  刘煜辉表示,就目前的局势而言,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出口的外部环境短期难以改善,投资方面靠政府拉动是短线行为,只能确保所谓的“G D P增速”,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如果想提升消费量,政府需要进行改革,首先是进行减税,让老百姓增加收入,其次是政府减少开支。

  “我认为,未来的通胀压力,关键看‘稳增长’的力度多大。”刘煜辉说,“政府的投资项目不能盲目进行,政府管住投资,货币政策才有意义。”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也表示,只有靠启动内需来保增长。但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减税,不是结构性减税,而是总量减税,这样才有望真正启动内需。必须让民企税负减下来,活下去,才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来推动经济增长。

  “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总是想着靠政府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韦森说。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