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安子的三次聚会

  • 字号
2012年11月16日11:37 来源:中国周刊 

中国周刊2012年第11期
中国周刊2012年第11期

  安子怨恨父亲,他没法理解,父亲是检察院检察长,却不帮他上个好大学,不帮他当上公务员。而他的两个好朋友,都从父亲那儿得到了这些。每次跟朋友聚会,他的怨恨都会加深一些。

第一次聚会

  2007年的夏天,高考结束了。安子约两个好朋友聚一次。聚会的酒店名叫小城故事,酒店包间不大,墙上挂着山水画,房间里回响着轻轻的古筝声。

  安子先到,他拧开桌上的一瓶白酒,倒了一小杯,一口干了。旋子刚好进门,看到这一场景,有些惊奇。安子沉默了一会儿,对旋子说:“我考砸了。”

  安子从小在区政府大院长大,父亲是一地级市的检察院检察长。13岁时,安子跟着父亲参加了一次聚会,聚会上他结识了旋子和盼盼。旋子的父亲也是当地政府高官,而盼盼的父亲是商会会长。

  三个年龄、家庭环境颇相仿的男孩很快成了好朋友,升高中时,三人进入同一所重点高中。开学不久,他们对学校的意见越来越大一个宿舍20多人共用一个卫生间,食堂的土豆连皮都不刮……三人在坚持一年后跟他们的父母摊牌,要转学。旋子和盼盼的父母很快为他们办理了转学手续,而安子的父亲却拒绝了他。安子大吵大闹了一场也没用,父亲对他说:“连这点儿苦你都吃不了,你以后成不了气候。”

  虽说三个人分开了,但交情一直没断。

  那天的聚会,盼盼最后一个到。他一进屋就问安子考了哪所学校。

  安子没有回答,反问他的情况。“人大,2+2,先在国内学两年,再到美国学两年,我爸想让我以后从政,让我学法律。”

  安子知道,旋子和盼盼的学习成绩还不如他。盼盼也没隐瞒,学校是父亲给办的。旋子的上学也是老爸帮的忙,“农大,当时本来也弄人大,后来老爷子说人大保送太麻烦,就去了农大,学国际贸易。”

  盼盼和旋子说完,安子沉默了一会儿,把酒倒满:“我上专科。”

  盼盼和旋子转学后,安子很少跟其他同学接触,他觉得同学们都拿异样的眼光看他。高三一天晚自习,安子心情不好,在教室最后一排喝酒。后来同学报告了班主任,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训话,说他是害群之马。

  “我天天数高考的日子,大多数的孩子认为高考是受难日,我反而盼着那天早点儿到,早考完,早离开,早解脱。”安子从小学习二胡,高考时也以艺考生的身份参加考试。他轻松拿到四川某高等音乐院校的专业证,但文化课却低了32分,上不了本科,只能上专科。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他去移动公司,注销了自己的手机号。“除了旋子和盼盼,我不想让别人找到我。”

  听说安子上不了本科,旋子和盼盼给他支招。说来说去,还得让安子的老爸出力。安子基本没怎么说话,他本来想跟朋友们倾诉,现在却成了哑巴。“我不想说话,我想不明白,我爸论权力、论地位不比别人差,为什么他们的父亲能为他们做的,我爸却做不到?”

  他的脑袋一直都是蒙的,朋友们的建议在他耳边不断回绕,但他听到的最多的却是服务员上菜报的菜名:“您好,您点的清蒸鲈鱼。”“您好,海参汤请慢用。”

  聚会后,安子回到家里,父亲在客厅看书。安子给父亲倒了一杯水,说道:“爸,我不想去上专科。”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安子难以忘记,那是父子俩第一次大冲突。

  父亲边看书,边说道:“学是你自己考的,你不想去上,我替你去上?”

  “我刚跟旋子和盼盼吃完饭,他们一个去了农大一个去了人大,都是家里给弄的,你也帮我弄弄吧,求求你了。”

  “是吗?我不知道,你不好好学习,考不好来找我?我没那么大能力,你要想去好学校,你就复读,自己再好好考,我帮不了你。”

  “我就是再复读几遍,也就考这个样儿,你儿子上专科,你别出去嫌丢人,反正丢人也是丢的你的人。”

  父亲合上书,有些愤怒,“烂泥扶不上墙!我丢人是我的事儿,你有本事给我长长脸,弄学校的事儿想都别想,以后不用再说了!”

  安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爸!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他们去了哪儿你不知道吗?你知道!你就知道埋怨我,除了埋怨我,你还会什么?!你为什么不管我?!”

  父亲站起来把书狠狠地扔在安子身上,“自己的路自己走不好,还怨老子?老子能管你一时,能管你一世?!”转身摔门离开了家。

  安子一夜未眠,“从那时起,我开始怨恨我的父亲。”

  上不了本科让安子的心理很受打击,“我感觉自己从小的那种优越感在渐渐消失,头上顶的光环也在渐渐消退,这种感觉像走夜路,看不到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适应。”

  2007年9月1日,大专开学,父亲正值公差,顺道送安子报到。一路上,父子俩几乎没说什么话。晚上跟父亲吃饭,安子借着酒劲儿,再次跟父亲吵了一架。他冲出酒店,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一件T恤,一条短裤,一双拖鞋。成都街头的霓虹灯都亮了起来,他觉得,那一切都跟他无关。那晚,他睡在了ATM室里。

第二次聚会

  2010年6月,安子大专毕业,回到老家。旋子和盼盼提前订好了房间给他接风。还是原来的酒店,包间里的装饰一点没变,倒是俩朋友,让他有点陌生,“旋子留起了小胡子,盼盼剃了个小平头,穿个衬衣,更像一个公务员了。”

  盼盼这时候本该在美国读书,但父亲提前让他回国在老家法院实习,学校的毕业证是国内发,父亲有办法拿到,不用他操心。旋子也还有一年才毕业,但父亲给了他300万元,让他在老家成立一家公司。

  大专三年,家里一个月只给安子700块钱生活费,他处处省吃俭用。“同学请客,我经常找理由不去,我吃了,还得还,我还不起。”平时课程较少,他可以到学校附近的乐器行给学生上上二胡课,挣点儿零花钱。这三年里,安子几乎没有开口求过父亲。“我自己也是在跟自己较劲,我知道就算是找我爸也没用,要管我早管了,何苦没事儿找事儿。”

  一杯酒下去,安子打开了话匣子,把这三年的苦水都倒了出来。朋友们听后都默不作声。“他们觉得我说的有些不可思议,好像这些事情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

  安子说了自己的打算,“一是回来求我爸给我办个公务员。二是回学校专升本继续上。”旋子和盼盼都说,回老家当公务员是最好的选择。

  安子也觉得这样更好,可他真没把握说服父亲帮他。旋子说,这次不会不帮了,择业不是考学,情况不一样。他们揣测,安子的父亲想让安子在外面多吃点儿苦,以后好回来接班儿,现在苦也吃了,还能一直不管安子了?

  饭后,安子坐在出租车里,脑袋里特别乱,他想静下心来,好好跟父亲谈一谈。“这么多年,我跟我爸一直吵,一直闹。说实话,我也闹够了。”

  安子回到家,父亲挺高兴,还接过他的行李。安子顺势跟父亲说了自己的想法,“你让我当公务员吧。”

  父亲坐在沙发上,问他:“你为什么想当公务员?”

  “当公务员,稳定,有前途。你从政,我以后也从政。子承父业难道不应该吗?”安子反问父亲道。

  “公务员要参加考试,最低学历要本科,你是专科,都不具备考试的资格。”

  安子的声音有些发颤,“爸,盼盼都是他爸给他办的,我跟以前不一样了,这几年在外头,苦也吃了,脾气也改了。我已经变了,我求你了,你帮帮我吧。”

  “你不是这块儿料,你一回家就跟我说这个,你说你变了,其实你一点儿没变。以前我跟你说过,路是要靠自己走的。这个我办不了,你爸没那么大能力。”

  安子转身拿起行李,回了房间。

  他躺在床上,回想跟父亲的对话,他心里清楚,不是不能办,是不想办。

  奇怪的是,这次他没觉得那么失落,“这么多年我爸一直跟我说,不能,不行,如果他说能给办,我反倒不习惯了。”

  一周后,安子回成都,父亲破例给他买了一张机票,送他去机场。过安检,进候机厅,安子一直目视前方,没有回过头。

  回到学校,安子开始做他专升本的工作。他在校学习成绩还算不错,还是校学生会的成员,但是升本名额有限,他深知竞争激烈残酷,“工作必须要做”。他以买新琴的名义,向母亲要了两万块钱,作为“活动经费”。为了跟班主任搞好关系,他渐渐的成为了班主任的司机,天天接送班主任上下班。

  2010年7月中旬,安子如愿拿到专升本的名额。第一时间,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说:“这才是你该走的路,别的不要多想。”

  “我想他应该是高兴的。”安子说。

第三次聚会

  2012年8月,安子本科毕业,回家探亲。旋子去车站接他,安子下车,没看到盼盼。旋子说,盼盼这两天准备提副科,天天陪领导,可能晚点儿到,一会直接去酒店会合。

  汽车沿着公路行驶了大约十分钟,安子透过玻璃看到路边正在施工的工地。旋子指着工地告诉安子,这块地是父亲帮他拿的,265亩,住宅区自己盖,商业区包给别人做,明年9月份竣工。安子打开车窗,探出头去,仔细地看了看。

  安子读本科的两年里,系主任介绍安子到一个小电视台工作,一个月1000多块钱。有时候晚上要加班做片子,回去得晚,宿舍常常关门。他在电视台附近租了一间卧室,500元一个月。“成都是座不夜城。到处都是酒吧,但我从来都没进去过,我知道,开瓶酒可能就是我一个多月的房租。”

  车行30分钟,到达目的地。安子下车,进了饭店,屋内的装修完全改变了。墙上的山水画变成了油画,中式木质的桌椅换成了欧式的雕花桌椅,背景音乐也换了。

  盼盼正好赶到,招呼着安子、旋子赶紧入座。

  这次聚会,安子显得有些尴尬。朋友们简短问了几句安子的近况后,一直都在谈论一个项目。席间,安子得知,老家的开发区有一栋烂尾楼,旋子和盼盼想通过他们父亲的资源,在楼房拍卖的竞标中中标,拿下这个项目。而负责拍卖下委托书的法院就是盼盼所在的法院。两家父亲,一个出钱,一个出路子,现在项目正在紧张进行中。

  旋子说,资源就像蛋糕,就这么大,趁着父亲还没退,多分几块儿。这块地接过来就算现在不做,先囤着,以后想做随时都能做。安子听着,说了一句:“挺好……”

  那顿饭,安子很少说话。他觉得自己跟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当时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儿,这种感觉不是嫉妒,是羡慕,我们的生活已经朝着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了。”

  安子在家呆了半个月,临走时约父亲到茶楼,有过一次心平气和的谈话。他还是希望父亲能帮自己,父亲还是拒绝了,可没有吵架。

  安子说:“爸,有时候我挺恨你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我是你父亲。儿子啊,有些东西不是爸爸不愿意给你,是不能给你,给了你,不是帮你,是在害你。”

  &npbs;

  安子现在还在那个小电视台工作,一个月还是1000多块钱的收入,他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可是已经习惯靠自己了。

  他仍然无法彻底理解父亲为什么不愿意帮自己,他隐隐约约地觉得,或许,跟高二那次闯的祸有关。

  那是12月的一个夜晚,凌晨两点。路面的积雪冻成了一层冰,安子偷偷把父亲的公车开上了路。汽车的挡风玻璃起了一层薄雾,安子隐约看到前面有物体,猛踩一脚刹车。一对骑着三轮车的夫妇连人带车被撞翻在地,幸好没受什么伤。

  (文中人物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周刊手机客户端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