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铁路局长买官联盟:为升官套取4000万国资赠高层

2013-05-06 13:40:46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戴小河 赵静/文

  如果不是一次巧合,原乌鲁木齐铁路局(下称“乌局”)局长宋德玺腐败窝案可能不为人知。

  《证券市场周刊》获得的专案组资料,详细还原了宋德玺买官的经历,其贪污、受贿的愿望很简单,甚至很单纯,他只是想升任铁道部副部长,或者新疆自治区副主席。

  宋德玺似乎不是爱财之人,别人送给他的财物他也转手送人。在乌局下属企业总经理等人的煽惑下,宋德玺将4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从账面上抹除赠与高层官员使用,以求得高层的赏识与帮助。

  图谋破灭后,宋德玺等人又串通案情,订立攻守联盟,该案历经纪委、公安、检察院等机关侦查近两年后才落下帷幕。

  平步青云

  从见习生到“西北铁路王”

  2008年3月1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翌日,新疆代表团成员陆续从北京回到乌鲁木齐。但60人的代表团中,最终只返回了59人,少的一人正是宋德玺。

  宋德玺1963年生于山东平度,在家中五兄弟中排行第三。他的童年、小学及中学的绝大部分时光都在老家度过。初中毕业后,宋德玺投奔远在新疆工作的叔叔。1982年7月,宋德玺考入兰州铁道学院运输系。1986年8月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乌局哈密分局柳园段工作。

  柳园虽是个小车站,却名声在外。它临近敦煌,是当时新疆人坐火车去敦煌旅游或到内地的必经之地。因此,乌局留给柳园段的卧铺票,比留给哈密分局的还要多,柳园段的工作人员接触高层人士、获得提拔与晋升的机会也更多。加之,整个哈密分局的很多领导都出身柳园段,更有个别出身柳园的人还跻身乌局或铁道部,柳园段也就更加坐实了“新疆铁路黄埔军校”的名号。

  时年23岁的宋德玺得到段长赵如春的赏识,不久便从一个普通见习生转正为值班员,后又被提升为企管办干事,而后又晋升为运转车间主任,车务段副段长、段长。到赵如春主持哈密分局时,宋德玺也顺理成章地成了赵如春的局长助理。随后,赵如春升至乌局,宋德玺也从哈密分局的副局长提升为正局长。

  2005年3月18日,年仅42岁的宋德玺被铁道部任命为武汉铁路局党委书记。不到半年之后,他又旋风般地杀回新疆,出任乌局的一把手,成为“西北铁路王”。与武汉局路网交错纵横四通八达不同,新疆铁路版图如同白纸一张,亟需大规模的投资,被视为一块巨大的蛋糕。

  据《中国公路网》统计,在宋德玺当政时期,天山南北在建铁路多达10条,并有多条即将开建,总投资超过千亿元。而这些资金的使用,很大一部分是由宋德玺签字掌握,因此,他在工程的发包、建筑材料的选购、配套工程的建设方面,有很大的干预权。

  加之新疆近年的经济发展很快,特别是资源性物资,如棉花、煤炭、石油等战略物资基本靠火车运输,而掌握火车车皮调配大权的宋德玺,便成为各方商贾竞相巴结逢迎的对象。据司法材料显示,宋德玺偶尔也会与人合作做做车皮“批发”的生意。

  进步心切

  拜托副手觅伯乐

  2000年,37岁的宋德玺升到哈密铁路分局局长的位置上。

  时任副局长的李殿文经常给宋德玺做思想工作:“你不能这样坐等,必须积极与上层联系。”宋德玺本人也有迫切的进步愿望,但苦于高层无人,就拜托李殿文为他牵线搭桥,以便早日遇见伯乐。

  李殿文长年在偏远的哈密工作,在京城却有不少朋友。起初,宋德玺的目标锁定在铁道部,让李殿文试着找找铁道部的领导,“让我随便到一个路局当局长或书记都行,”宋德玺告诉办案人员,李殿文说这个需要花钱。

  2001年6月左右,李殿文告诉宋德玺,说他找到了时任中央政策研究室的正局级秘书李福义,并暗示李福义可以“帮忙”。两个月后,李殿文又向宋德玺建言:“应该在李福义那里下点功夫,要送就送美元,送10万美元。”

  宋德玺听后觉得数额太大不好筹措。李殿文鼓励他:“为了今后办事顺利,多送点也无妨,这些钱可以让姚国际想办法,从他公司出这笔钱。”

  姚国际比宋德玺年长4岁,2001年被宋德玺任命为哈密亚欧大陆桥金轮建筑工程公司(下称“金轮公司”)总经理,在公司算是元老级人物。据悉,宋德玺一进哈密分局,很快就被姚国际当成了拜把兄弟。尤其是宋德玺入主分局后,姚国际的建筑队很快发展成为拥有国家二级建筑公司资质的金轮公司。

  金轮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是孙银川,他被姚国际视为马前卒。姚、孙两人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上山下乡时期,那时候姚国际是师傅,孙银川是徒弟,后来到劳动服务公司工作,姚国际是经理,孙银川是书记。金轮公司成立后,姚国际任总经理,孙银川当常务副总经理。2006年后,姚国际促成宋德玺提携孙银川为金轮公司总经理。

  宋德玺供述称,要想“进步”得具备两方面条件:一是上层要有人;二是要有经济实体做后盾,提供联络感情的经费,这就需要一个公司做载体,就是帮忙赚钱。

  “我选中姚国际后,就把金轮公司当成自己的钱袋子,他经历丰富很有办法,尤其在财务账目处理上很有一套,在几次大的审计中都能顺利过关,我从这里拿钱不容易被发现。”宋德玺坦白,如果我多给金轮公司安排一些工程活,公司也能够为我的升迁提供更大的经济支持。

  姚国际也晓得这个“良性循环”。和宋德玺一起玩时,他经常煽惑宋到上面活动,加之李殿文也煽惑,宋德玺的升迁欲望逐渐放大膨胀。

  一周后,姚国际拎着袋子进了宋德玺办公室,袋口用报纸盖着,里头装着10万美元。宋德玺于2001年12月底将该款交给李殿文,让其具体操办送礼事宜。

  2002年8月下旬,为了宋德玺升迁一事儿,姚国际让手下取出20万元又购买了6部手机,一同送给李殿文,由李殿文与宋德玺一起将20万元和手机送与李福义。

  “他跟我提过,想当铁道部副部长或者新疆自治区副主席。”李福义告诉专案组,那天宋德玺和李殿文到其位于中南海的办公室拜访,当时李殿文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告辞时说带了一点礼物。当晚李福义才打开塑料袋,发现里面装着20万元和一部手机。

  李福义供述,他立即打电话给李殿文说要见他,然后还给他18万元。“宋德玺在职务升迁上需要帮忙,但我帮不上忙,所以就退回去了。但是全退回去又太伤对方面子,所以就留下了两万块钱。”李福义说。

  据司法材料显示,宋德玺于2007年换届前夕,分三次赠与其羊脂玉两块,玉石手链一串,羊脂玉手镯两个,玉坠两个,还有三块硅化木。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