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工业通缩加剧

2013-05-20 11:53:09 证券市场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刘林)整体经济继续延续一季度疲弱态势,工业环比负增长,而且工业品出厂价格(PPI)连续14个月负增长,工业通缩形势在加剧,这可能导致未来总需求进一步下滑。

  4月份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向下,房地产投资的回升并不足以弥补制造业投资和基建投资的回落。消费被收入增长放缓所拖累,主要消费大类增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出口的回升虽然远超2012年同期,却无法从别国数据中获得印证,而大量虚假贸易的曝光进一步确认了出口的虚增。

  全球各国央行5月份以来纷纷降息,表明全球经济可能再度放缓,中国政策是否会跟风?由于中国CPI仍在温和上升,正在加剧的工业通缩可能被忽视。央行仍在担心CPI的通胀压力,货币政策因此可能出现偏差。在流动性已经较为宽松的条件下,总量刺激并没有多大的空间,关键是如何在结构上盘活现有的政策。

  经济继续向下

  4月经济再次弱于预期,不仅没有出现市场预计的旺季回升,反而比3月更差,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可能继续向下。

  “经济总体偏弱,如果工业继续维持目前的疲软状态,二季度GDP增长可能继续下跌至7.5%左右。”中信证券(600030,股吧)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表示,“目前来看,5月份工业可能会回落至9.1%左右。”

  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继续回落,4月累计同比增速较3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虽然流动性推高了房地产投资增速,但没能抵消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的回落。基建投资从3月26.9%的增长回落至21.7%,而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速则由3月的17.6%升至23.2%,制造业投资继续下降至17.9%。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虽较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主要是黄金和汽车消费推升的,其他主要消费大类的同比增速都在下降。

  “三驾马车”中,只有出口同比增速高于预期,却也因为“水分”而备受质疑。4月份,更能真实反映出口状况的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进一步下降至3.1%,低于2012年同期的6.1%。

  4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上升0.4个百分点至9.3%,看似有所好转,“但其实是数据因素导致的”,宏源证券(000562,股吧)固定收益总部首席分析师范为(博客,微博)指出,“2013年4月比2012年4月多了两个工作日”。此外,较低的基数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升了4月工业同比增速。

  工业用电量出现负增长进一步证实了工业生产的疲弱。尽管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速上升4.4个百分点,但是按照平均每个工作日的用电量计算,工业日均用电量同比下降2.4%。

  工业通缩

  与工业走弱一致的是,4月PPI降幅扩大至2.6%,连续14个月负增长,时间跨度已经超过了2009年金融危机时期的12个月负增长。

  “从生产者价格的走势看,中国经济已经进入通货紧缩区间,而且程度在加深。”北京联办旗星风险管理顾问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任若恩表示,“这一趋势传导到CPI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虽然4月份CPI有所回升,但主要是天气原因推升了食品中的蔬菜价格,如果剔除鲜菜价格影响,CPI环比是负增长。任若恩指出,4月份的CPI呈现了一定价格上升的特征,掩盖了总需求影响的价格水平已经下降的本质。

  不过,从一季度央行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看,央行仍在警惕CPI的通胀压力,“对下一阶段的物价形势还不可盲目乐观,要注意预先防范通胀风险,前瞻性引导、稳定好通胀预期。”

  一直以来,紧盯CPI的货币政策就颇受诟病,在CPI中占比超三成的食品,往往很容易受到供给面因素干扰,而面向总需求的货币政策对此做出反应,不仅效果不佳,还会导致政策波动加大。

  “当前更值得担忧的是工业品通缩,而非消费品通胀。”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工业品价格的通缩,将导致企业库存投资疲弱,可能形成总需求进一步下滑的恶性循环。”

  目前,通缩的影响已经显现。工业品价格的负增长,压缩了企业盈利,不仅抑制了企业投资,还降低财政和居民收入增速,总需求因此减弱。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速已经跳降,并影响到消费总水平的台阶式下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为9.3%,较上年末下降3.3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实际累计同比增速为9.3%,较上年末下降3个百分点。

  前四个月财政收入增长6.7%,增幅同比回落5.8%个百分点。中央财政负增长;地方财政增速虽还维持在13.9%,但主要是因为一季度房地产市场成交额大幅增加,带动相关地方税收增加。

  盘活政策

  按照传统思路,价格通缩,应该通过增加货币供应量来刺激总需求,但目前的整体流动性已经较为宽松。

  当前货币政策需要做的,可能并不是总量的放松,而是结构性调整,降低存量政策的干预程度,理顺金融机构的行为,让实体经济能够以较低的成本获得需要的资金量。

  4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高达16.1%,是2011年4月以来的最高值。若以社会融资总量与当季GDP做比,可以发现,2013年一季度的宽松度与2010年相媲美。

  M2与工业增加值之间在趋势上较强的一致性关系也不复存在,特别是2012年12月以来,二者明显背离,流动性的宽裕并没有换来实体经济的增长。除用于利息支付外,这些流动性或投入到房地产行业或在金融领域里空转。

  一位基层信贷经理告诉记者,企业家们明显对房地产项目更感兴趣,尤其是大企业,“老板们都说,实业太难做啦,操心而且不来钱。”即便是国企利用先天优势获得利率下浮的贷款,往往也会通过信托等方式投入到能获得更高利润并承受较高成本的房地产行业中。

  上述资金使用的结构性问题,主要原因还在于较高的资金成本。一方面,20%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仅扭曲了银行行为,也加大了银行的资金成本,被锁定的两成资金,只能获得1.62%的利率,仅是SHIBOR一个月品种的一半。另一方面,银行资金来源的成本非但没有因为降息而下降,反倒有所上升。2012年的两次降息,其实质效果与一次相当,目前,银行普遍在3%的基准上浮动25或30个基点,实际利率水平与2011年7月之前的紧缩期相当。同时,银行的活期存款客户也更多地转向理财产品,而理财产品收益率往往在4%以上,远远高于几乎为零的活期利率。

  在资金成本高企的同时,银行为赢得国企等大客户,往往会下浮贷款利率至5%。由此,银行为降低息差收窄对利润的影响,寻求更高收益的渠道,这些资金或者流向债券市场或者通过信托产品流向房地产企业。与此同时,获得银行低成本贷款的企业,特别是工业企业,又因为实体领域利润微薄,更愿意通过金融投资直接套利。资金在金融市场的空转也推升了虚拟经济的规模,不仅放大了流动性规模,还增加了系统性风险。

  央行或者可以打破成例,在控制流动性总量的同时,考虑两条腿走路:在降息和降准的同时推动利率市场化,通过减少对金融机构行为的扭曲达到降低实际利率的目的。此外,财政政策虽然受限于财政收入大幅放缓无法从需求面上给予更多刺激,但却能在供给面上通过降低门槛、减轻税负等手段吸引资金推动创新与创业,由此避免过剩产能重启扩张,也可消耗既有产能。

(责任编辑:周忠祥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