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德国人比危机国家的人更穷

2013-05-20 13:04:42 证券市场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张尚斌)关于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之间的贫富悬殊,一般人认为德国人比其他国家的人富裕。这种假设最近越来越被质疑。

  一些研究甚至表明塞浦路斯等地的家庭财富中位数远远大于德国,这违背了先前的假设。反过来,这有助于德国解释其缺乏动力不断“帮助”周边国家的救助计划、直接资助或承担债务担保,或以其他方式负担未来通胀,而当欧洲央行推行欧洲债务货币化直接和间接地通过PIIGS银行的抵押品,释放了魏玛德国式的海啸。

  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理解德国人为什么要摧毁俄罗斯的亿万富翁在塞浦路斯的储蓄(德国人相信这些主要是不义之财),而且这些惩罚措施将延伸到无保险存款。

  为什么穷人要救济富人?

  了解了德国人的思维,欧洲的未来就会变得非常清晰不光塞浦路斯起到了“标杆”作用,其他PIIGS国家还将第二次陷入困境,其飙升的不良贷款不可避免地进行塞浦路斯式“清算”。减少问题国家的债务,至少达到本国公民的资产或超过这些国家为止。最近欧洲央行的研究显示,有足够的资金做到债务减值。而欧洲各国的财富差距是所有的症结所在。

  从危机缠身的各国首都,我们看到了混乱的画面。例如,在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数万人抗议反对开征银行存款税,并举着希特勒和反默克尔的标语,其中一个写着:“默克尔,你的纳粹钱比任何洗钱都血腥。”在默克尔2012年10月访问了雅典时,一位谦谦老者站在宪法广场,却举着这样的牌子:“滚出我们的国家,婊子。”

  罗马、马德里、尼科西亚和雅典的批评者都认为德国要为欧元救助提供资金。他们争辩说,德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而且受益于欧元的创立。它已经替代了其他欧洲国家的出口,在它们的牺牲下变得更加繁荣。

  欧洲央行(ECB)4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家庭财富排名较低。在这个资产排名中,塞浦路斯在欧洲范围内排在第二位,而德国名次低得多,甚至低于其他两个危机重重的国家:西班牙意大利。而塞浦路斯的富裕家庭,据估计,在欧洲稳定机制(ESM)及IMF的帮助下,受益达100亿欧元。

  一个新的问题产生了:德国到底为什么这样做?塞浦路斯富人不足以帮助自己?德国已经约定担保1000亿欧元的贷款。德国纳税人协会估计,由德国担保的金额可能上升至5090亿欧元。这个数字甚至不包括欧洲央行(ECB)的资产负债表的潜在风险。

  欧洲的利率是非常低的,因为欧洲央行用金钱充斥了欧元区以稳定系统,储蓄者在悄悄地被剥夺。另一方面,那些有足够的钱投资于股票和房地产都受益于来自欧洲央行的资金。换句话说,纳税人和普通储户承担了欧元区的救援工作,主要得益者是富人。

  在过去,富人只有两次参与救援。在希腊,政府债券的持有者不得不放弃他们要求的部分赔付;在塞浦路斯,银行存款超过10万欧元以上的部分或全部都得赔掉。

  这两种情况标志着一个转折点,表明政府捐助者不再愿意承担所有风险。目前的救助策略是不公平的,因为它把太多的负担给了捐助国。此外,援助计划只限于旧债更新,从而使借款国永远摆脱不了沉重的债务负担,紧缩措施正在扼杀希腊和其他南欧国家的经济。

  欧洲央行的一份调查报告

  最近欧洲央行的研究显示,问题国家肯定有足够的钱做到这一点。例如,德国家庭的平均资产中位数为19.5万欧元,几乎比西班牙的家庭资产中位数低10万欧元。而塞浦路斯家庭的平均净财富为67.1万欧元,是德国家庭的3倍以上。意大利和法国的家庭也明显比德国家庭富裕。而财富净值中位数差别则更明显,德国家庭为5.14万欧元,排名欧元区末尾;塞浦路斯是德国的5倍,连危机中的葡萄牙,其家庭净财富中位数比德国都高。

  当德国中间偏右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和其巴伐利亚的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就这些数字询问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时,后者耸了耸肩,不愿意提供明确的解释,因为他担心目前的救市政策受到批评。即使是欧洲央行,也显然为此感到不安,想出了各种淡化该统计的办法。

  例如,欧洲央行指出,塞浦路斯家庭平均由三个人组成的,而德国家庭平均仅有两名成员。的确如此,但家庭规模50%的差异无法解释财富200%的差异。

  更有说服力的是财产所有权在各个国家的使用习惯。拥有自己住房的西班牙家庭占83%,斯洛文尼亚为81.6%,甚至斯洛伐克也有90%,而只有44%的德国人有自己的住房。

  拥有自己的房子或公寓的德国家庭,其平均财富为21.6万欧元,而租房的家庭财产中位数仅有10300欧元。德国人不需要为以后多做打算,因为他们有政府缴纳的养老保险。但是,政府养老基金支付并不算在你的资产里,本质上就是年轻一代对年老一代的义务,只有年老了才有资格享有。

  从资产积累角度来说,德国人甚至落后于一些危机重重的国家,如希腊、塞浦路斯和法国。为什么德国人家庭积累财富非常少?在过去的100年中,德国一直是大事件的受害者:如20世纪20年代的恶性通货膨胀;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摧毁了中产阶级的财富;1948年的货币改革毁了德国马克,而马克在德国战败后已变得一文不值,整个国家的储蓄化为乌有;而40多年的社会主义东德,又没收了最后一丝财富。两德统一不到23年以来,前东德国家的居民尚未达到他们的西德同胞那样的富裕水平。

  大多数欧元区国家幸免于这种灾难。他们要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获胜,像法国;要么保持中立,如西班牙。无论哪种方式,他们的公民能够连续几代人积累财富。所以,虽然德国人尽管收入很高,但财富积累要少得多。

  塞浦路斯民众富裕只是平均数字,其老年人口贫穷化是最严重的问题。只有少一半的退休人口靠一年不到4000欧元的养老金生活。而现在,随着紧缩措施和GDP急剧下降,老年贫困问题只会变得更糟。

  问题国家富人很幸福

  意大利商业报纸《24小时太阳报》写道:德国央行的意思是,你是富国,如果有问题请自己解决。但意大利自己的报告指出,16.5%的意大利人在贫困线以下,而只有13.4%的德国人是贫困人口,意大利有更多的贫困和较低的平均收入,但也有更多的财富存量和较少的私人债务。

  在西班牙,有三分之一的居民退出按揭,自2007年以来,许多人已经无法继续还本付息。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当拍卖物业足以覆盖全部未偿还债务的时候,贷款人被迫继续支付高额罚息和分期还款来结清余下的债务。最近几个月,这些人开始努力收集签名,请求欧洲法院裁定当地法院违法,并尽可能使个人破产。在希腊,人们的生活并非想象的那么苦。比如一个公务员有三辆汽车,那他就得缴纳三辆车的税收,高达25%的税赋,相当于一个季度白干。

  南欧多影子经济

  传统上,一些南欧的家庭税收比例远小于统计数据,奥地利林茨市的一位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施耐德披露了欧元区危机国家的影子经济比例有多大。所有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占据前四的位置。

  伊比利亚半岛上,意大利影子经济占GDP的20%,希腊近25%,而德国只有13%,而其他欧元区国家,如奥地利和荷兰显著低于10%。

  影子经济的重要性越大,税收收入就越低。影子经济每年剥夺了西班牙、意大利等几十个国家数十亿欧元的税收收入,几十年来一直如此。

  施耐德的数字还显示,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影子经济比20世纪80年代后期影响力更大,在意大利只是略微下降。换句话说,如果南欧的税收和北方国家一样,债务缠身的问题很久以前就得到了解决。

  税收之手伸向家族资产

  中国人根本没有理由去轻视欧洲问题国家。如今的现实是:南方国家远远比以前应该更加繁荣。

  对于这些国家的政府和政客到处求助,只能有一个结论:还有大量资金。受援国需要进一步增加自己的贡献。

  事实上,经济疲弱已经开始,政府在某些情况下已经对本国公民大幅增加税收。在此背景下,许多国家的政府也开始瞄准了资产(之前征税主要对象是收入)。

  比如2012年,西班牙重新开始了五年前已经取消的财富税,多得了10亿欧元的收入;法国社会党政府推出的征收特别税项资产,2012年产生23亿欧元的收入。希腊政府计划对富人征税的力度更大。在政府大幅增加对富裕人群的征税指标后,预计收入已经从从12亿欧元增加到27亿欧元。

  经济学家们普遍主张要求富人发挥更大的作用,以偿还政府债务,但最大的问题是逃税。希腊家庭的平均财富似乎很高,但该国在税收收入方面垫底欧洲。 2011年,税收收入、包括社保款,其总额占GDP的35%,比欧盟平均水平的40%小很多。

  希腊当局也很少在打击逃税方面取得进展。黑名单有欠税的医生、在瑞士存款避税的富人,以及未经申报的游泳池和豪华游艇,都属于补缴税款的范围。

  总体来说,所有南欧国家富人对财政的贡献不大,唯一的例外是迭戈·德拉瓦莱,59岁,驾驶鞋的发明者,意大利皮具公司TOD'S公司总裁兼CEO。他建议富人像他的公司一样,拿出1%的利润帮助社会最脆弱成员:当地的老人和失业青年。

  政府的手远离私人资产在意大利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理念,这是贝卢斯科尼的执政核心。

  尽管意大利有高收入税,税率最高为43%,但政府仍然因影子经济和避税失去估计1200亿欧元的税收。

  希腊也面临类似的问题。税收收入有所下降,据说雇员欠政府的税收达到300亿欧元;而希腊政府计划中的房地产税也不会有兑现时间。相反,希腊政府继续以电费的方式来收取“特殊的房地产税”。从2013年开始,希腊每个人都被要求提供他们的电表数报税。与此同时,每月有3万个家庭电源被切断。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2011年12月上台后,不得不提高了最高所得税率,从45%提至52%。据巴塞罗那自治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何塞普·奥利弗·阿隆索研究,企业的平均所得税只有10%。虽然政府增加了征税范围,但这方面仍然丑闻不断。保守人民党前党魁在瑞士银行账户达38亿欧元;加泰罗尼亚政府的前负责人的儿子避税达3200万欧元;西班牙国王的女婿涉嫌侵吞不义之财公款出国。

  布鲁塞尔的智囊机构Bruegel认为如果不赶紧调整税制,这些问题国家就真正危险了。

  意大利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政府债务占GDP的130%,德国是80%;但其家庭财富中位数是德国的3倍之多,这正常吗?

  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的成员彼得·博芬格也认为,危机国家应要求富人做出更大的贡献。要清理政府的财政状况,他甚至呼吁对资本征税。对资本征费是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德国实施的一种方案。

  当时,富人被迫缴纳的特殊税,一缴就是30年。博芬格坚信,财富税远远比征款储户更合适,特别是塞浦路斯的情况下。“足智多谋的南欧富人会把钱放到北欧的银行,从而逃避征税。”

(责任编辑:周忠祥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