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谁动了东电B小股东的猪

2013-05-20 13:12:23 证券市场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张剑锋特约记者 均金无忌)2004年,京东方登陆B股市场,随着流通性变差且无法进行增发融资,作为融资平台的功能几乎完全丧失,B股市场成为“鸡肋”。

  2012年7月初,新版退市制度发布后,闽灿坤B(200512.SZ)引发了对B股退市的大讨论,也同时掀起了B股公司寻找出路的一轮高潮。

  东电B(900949.SH)应该如何寻求变身,成为控股股东浙江浙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能电力”)与一大批流通股东们心中悬着的石头。

  2013年2月20日晚,东电B宣布国内首个B转A方案,被认为是B转A的模板,但这一方案却引起东电B中小股东们的强烈不满。

  东电B的故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童话。资本市场一个新的博弈故事,便这样开始了。

  养猪场股权突变

  东电B的博弈看起来有些复杂,让我们先从一个寓言故事说起。

  从前,黄世仁与杨白劳共同经营一个养猪场。黄世仁通过一家独资公司A持有养猪场50%股权,杨白劳现金出资持有养猪场50%股权。公司A拥有一头种猪,养猪场拥有100头母猪。养猪场每年分红100头小猪,杨白劳和黄世仁各分50头,日子倒也平淡幸福。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2012年,黄世仁决定将养猪场做大做强,便与杨白劳商议吸收合并方案。

  一段时间后,草案出炉:公司A向杨白劳发行股票,杨白劳以自己持有的养猪场50%股权作为交换,吸收完毕后,原养猪场注销。最后,新A公司将由杨白劳和黄世仁持股运营。资产包括100头母猪和一头种猪。

  黄世仁找到擅长财务会计与资产评估的钟师爷,并对杨白劳说:钟师爷精通财务,换股比例的问题只有靠他,我们是同猪同权。听到“同猪同权”,杨白劳便放心了。

  几天后,钟师爷终于拿出了换股比例草案:一头种猪=养猪场所有100头母猪的权益,因为如果没有种猪,养猪场的母猪就不能生小猪,只能当肉猪卖,因此母猪就只能按肉猪估值。钟师爷说,种猪对养猪场至关重要,可以按照效益倍数估算,所以这是一种双赢的模式。

  结果,黄世仁掌控了新A公司75%股权,即150头母猪的股份;杨白劳持有25%股权,即50头母猪的股份。新A公司现有100头母猪和种猪一头。

  合并后的第二年仍然是分红100头小猪,黄世仁得了75头,杨白劳得了剩下的25头。杨白劳在回家的路上嘀咕:“不是同猪同权的吗,怎么分的小猪少了一半?”

  估值方法之争

  在现实版的“东电B转A”过程中,投资者也认为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小股东们认为东电B的价值被低估,而且“师爷”采用的换股比例也有待商榷。

  2013年2月21日,东电B发布浙能电力换股吸收合并预案,控股股东浙能电力拟向东电B除浙能电力以外的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并换股吸收合并东电B,换股价格为0.779美元/股,折合人民币4.90元/股;浙能电力预计,发行价格区间为5.71元-6.63元/股,并向目标股东提供现金选择权,从而实现浙能集团电力主业的整体上市。

  对于B股投资者来说,一股东电B可以折算为0.74-0.86股浙能电力A股,提供的现金选择权为0.580美元/股。

  4月9日,东电B再次发布换股合并草案,改动后,浙能电力A股发行价预计为5.53元/股,东电B换股比例确定为4.9/5.53=0.886。

  此外,浙能电力的控股股东浙能集团承诺,浙能电力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之日起 3 个交易日内,如果任一交易日收盘价低于5.53 元,则浙能集团将投入累计不超过人民币15亿元的资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系统进行增持。

  合并前,浙能集团持有浙能电力的91%,并间接持有东电B的40%,而中小流通股股东持有东电B的34%股权,其余股份属于中国华能集团

  由于此次合并没有外来资产注入,仅是东电和浙能电力的合并。按照4月9日的换股价格,东电B注销后,浙能电力原有股东拥有新公司88.2%的权益,而原先的东电B流通股股东持有新浙能电力11.8%的权益,东电B的少数股东损益将全部并入上市公司

  与杨白劳及黄世仁的母猪/种猪兑换比例一样,东电B与浙能电力的换股比例也成为各方讨论的焦点,因为这决定了在新公司中哪一方分享的权益更多。事实上,决定换股比例的是双方资产的估值。

  浙能电力在各种场合都坚称东电B换股采用的PE法是合理的,而且草案提供了40%左右的溢价空间。根据吸收合并草案的观点,东电B的流通股东转股价可以享受一定的溢价,已最大限度地保护了东电B流通股投资者的利益。

  然而,在火电行业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仍然坚持采用市盈率法可能欠妥。如果被兼并的是暂时性亏损企业,采用PE法处理,被兼并的企业还要倒贴钱,这显然有违常理。

  业内人士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采用PB法或重置成本法更合适,而重置成本法通常可以看作PB法的一个延伸。

  公开资料显示,2010-2012年上半年,国内主要地区和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均价一直维持在高位,从2009年10月份底的500元/吨上涨并维持在550元/吨,由于动力煤价格居高不下,导致下游的火电行业持续萧条;2012年6月后国内原材料价格大幅下滑,截至当年9月,动力煤价格稳定在450元/吨左右,火电企业的业绩普遍得以提升,进入相对的景气期。

  这意味着,如果根据PE法进行评估,估值基准期间为2010-2012年,由于2010-2011年相当多的火电企业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采用PE法并不稳妥。2010-2012年间,东电B有30个月的时间处于萧条期,简单使用PE法进行估值,东电B亦可能被低估。

  在部分投资者看来,吸收合并草案还忽略了东电B价值30多亿元的非电力资产。然而,有关方面坚称这部分资产在股价中已经有体现。

  根据中金公司给出的换股方案,按照13倍PE,1股东电B折算为0.886股浙能电力。

  有东电B流通股股东日前对《证券市场周刊》表示,就估值而言,采用两者的综合法或许更加合适,即PE和PB(或重置成本)法的中间值。

  根据投资者收集的中小股东方案,如果按照净资产确定换股比例,1股东电B应该折算为1.44股浙能电力;按权益机组确定换股比例,1股东电B应该折算为2.44股浙能电力。

  如果将上述三个方案进行综合,分别给予PE法、PB法和权益机组法(0.5、0.25、0.25)的权重,调整后1股东电B应该折算为1.41股浙电股份。这一中庸方案的前提是,上市公司财务数据真实且利益没有被侵害。

  在一部分东电B的流通股股东看来,如果按照中庸方法等价交换,1票能换1.41头小猪,而公司却只给换0.886头,比心理预期少了近一半,小股东的不满就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了。

  浙能电力的逆袭

  近几年火电行业不景气,东电B权益装机容量增速仅为30%左右,大股东浙能电力却实现逆袭,增幅高达760%。

  “从2009年大股东成立有限责任公司开始,东电就出现中毒症状,到了2013年一季已经岌岌可危。”有投资者对东电B的发展状况感到担忧。

  然而,与东电B共用同一栋办公楼的浙能电力是如何逆势实现飞速增长的呢?

  财务数据显示,2010-2012年,浙能电力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从146.14亿元增加到277.94亿元,增幅超过90%;反观同期的东电B,其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从74.63亿元(含金融资产17.28亿元)增加到98.52亿元(含金融资产34.87亿元),增幅仅为32%,如果扣除金融资产部分,其主营业务增长不到11%。

  在过去的数年间,由于煤炭价格高企,火电行业总体萧条。在价格管制领域,实现逆势增长很多情况下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浙能电力做到了,然而其控股的东电B却原地踏步,为什么?

  鉴于中金公司及摩根士丹利这样大腕级的投行参与了东电B的换股进程,市场上关于利益输送、虚增股东权益的质疑显然缺乏坚实的证据。

  不过,审计本身也并非完美。例如,仅靠审计很难发现关联交易转移利润的行为,而产业政策的“灵活”运用更不是审计的范畴。

  根据政府相关部门出台的规定,未来将逐步关停运行满20年、单机10万千瓦级以下的常规火电机组,即“压小上大”。

  《证券市场周刊》注意到,近几年东电B一直在进行发电机组的“上大压小”。通过梳理,记者从中发现一些端倪。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穗恒运A(000531.SZ)在执行“上大压小”政策期间,成功实现股东价值的快速增长;而东电B在报废机组方面更加积极,权益机组的增幅却大相径庭。

  让人更不解的是,东电B的大股东浙能电力逆势实现了权益机组的跳跃式增加。总体来看,浙能电力报废的权益机组共计32万千瓦,不到东电B的一半,而同期通过积极上马大机组,浙能电力逆袭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浙能电力董秘室此前回复称,浙能集团的电力板块就是浙能电力。更确切地来说,东电是利用浙能电力的便利条件才能通过电力项目的投资立项审批。作为浙江省的能源类国有资产运营单位,浙能集团更具有优势。

  此外,中小股东认为不公的地方还包括,浙能电力2008年重新评估了资产,大大提高了其财报上的权益数字;而东电B十多年来都没有做过类似的资产评估,财报上反映的还是十几年前的资产状况。

  东电B董秘曾经表示,股价是在公开市场上形成的,可以作为价值判断的标准,没有必要对东电B重新估值。

  但是,熟知资本市场游戏规则的人都知道,对于一家公司而言,市场并不总是能反映其真实价值。

谁动了东电B小股东的猪

  被指利益输送做低东电B业绩

  在动力煤价格暴跌、火电行业回暖之时,东电B却逆行业大势遭遇“寒冬”,而为其提供动力煤的浙江浙能富兴燃料有限公司(下称“浙能富兴”)却大爆发,其ROE不仅远超同行,甚至超过贵州茅台(600519,股吧)。

  “两块牌子、一套班子、一起办公,差距如此之大,不得不让人怀疑,”有投资者对东电B与浙能电力的巨大反差深表不解。

  持续两年低迷后,动力煤价格2012年下半年的暴跌为火电行业的景气恢复助力不少。

  2012年,火电板块实现净利润348亿元,同比增长137.3%;2013年一季度,火电板块实现净利润123亿元,同比增长235.46%。就在火电高奏凯歌的大背景下,东电B实现净利润1.11亿元,同比下滑近21.34%;营业收入17.29亿元,同比下滑7.31%。

  同样是处于火电行业的上市公司,华能国际(600011,股吧)(600011.SH/00902.HK)2013年一季度净利润约为25.54亿元,同比增加177.77%;国电电力(600795,股吧)(600795.SH)2013年一季度净利润14.22亿元,同比增加384.34%;华电国际(600027,股吧)(600027.SH,01071.HK)2013年一季度净利润8.13亿元,同比增加304.56%;皖能电力(000543,股吧)(000543.SZ)2013年一季度净利润1.55亿元,同比增加220.30%;长源电力(000966,股吧)(000966.SZ)2013年一季度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加797.4%。

  此外,在原料动力煤价格大幅下滑时,东电B毛利率理应大幅度提升,但财报显示其毛利率仍然维持在12%左右,显然不符合常理。上述几家同行业公司的毛利率2013年一季度都在20%以上,基本都呈现上升趋势。

  从东电B与浙能电力的关联交易中,或许可以一窥端倪。财报显示,浙能富兴是浙能电力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业务为煤炭贸易。2012年东电B的燃煤成本为41.1亿元,与浙能富兴的关联交易数据41.13亿元基本吻合,表明浙能富兴就是东电B的最大关联交易对手,并且完全垄断了东电B的动力煤供应。

  浙能电力财报显示,浙能富兴2012年的ROE达50%,而A股市场领头羊贵州茅台(600519,股吧)的ROE仅为36%,同时也远超华能国际10%左右的ROE。

  2011年是煤炭行业的历史景气高点,当然也包括煤炭贸易。从2012年6月开始,随着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的暴跌,首先出局的就是那些煤炭物贸企业,小型煤炭物贸企业更是重灾区。

  山煤国际(600546,股吧)(600546.SH)是国内最大的煤炭贸易上市企业,其市场贸易量超过800亿元;浙能富兴作为地方性煤炭贸易公司,其贸易量不到山煤国际的15%,而盈利能力却大幅领先。

  数据显示,山煤国际的净资产收益率从2011年的12%左右下滑到2012年的8.4%,而同期浙能富兴的ROE从27%上升到50%左右,这多少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浙能电力的财报显示,在经济不景气时,浙能富兴燃料煤炭的盈利能力远高于东电B。

  数据显示,浙能电力按成本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收益中,下属的浙能富兴2011年贡献利润1.95亿元、2012年贡献4.59亿元,而同期东电B利润贡献额却从1.04亿元下滑到0.48亿元。

  2012年,浙江富兴净利润约为4.59亿元,同比增加108%;此外,公司2012年当期向唯一股东浙能电力“分红4.59亿元,同比增加135%”,而近两年浙能富兴的分红率分别达到88%、100%。

  从浙能电力下属单位的利润贡献排名表中可以发现,这家煤炭贸易公司(配套资产)的利润不仅仅高于同行,而且也大大高于东电B(主营资产)。当然,“东电B”在众多浙能电力的“孩子”中,近年来的表现一直没有“令人满意过”,一直徘徊在最后两名之列。

  在投资者看来,这有点像黄世仁通过自己未上市的饲料企业,倒卖饲料给养猪场,表面上大家一团和气;由于饲料企业的信息不公开,自己也不太懂财务,杨白劳并不知道垄断养猪场的饲料企业毛利率远高于同行。

  合并前大分红

  对于合并前浙能电力35亿元的分红,不少东电B的流通股股东更是不满。

  “4月3日向老股东派现35亿元,是否需要考虑降低相应的发行价格?”有投资者质疑道。对此,东电B董秘室给予否定,并解释称,根据换股吸收合并方案,浙能电力自发行价格确定之日至本次合并完成前,若发生派息、送股、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等除权除息事项,则发行价格将相应调整。而浙能电力实施2012年度利润分配是根据2012年9月26日与河北港口集团等签署的《股份认购协议》,且实施是在发行价格确定之前,因此不需要调整发行价格。

  分红后,浙能电力每股净资产可能出现下滑。在这种情况下,小股东的疑虑将更加强烈。

  如果在养猪场合并前,黄世仁对其所拥有的50头母猪和1头种猪的收入大比例分红,假如将猪全部分掉,那么新A公司合并后,便只剩下杨白劳的50头。

  本刊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浙能电力2012年的分红金额约为34.97亿元,占到同期公司所有者权益的12.58%,与同期浙能电力的净利润大致相当。

  东电B董秘此前表示,浙能电力最终确定的A股发行价格相当于原来预计的中值,下调10%,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体现对东电小股东利益的保护。

  但事实上,通过这次区别分红,浙能电力的权益下降12.58%,而且这一特大比例分红事项在换股合并草案中并未明确告知。

  更蹊跷的是,2012年9月26日,浙能电力以每股3.99元的价格募集了13亿元资金,募集对象包括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航天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仅仅几个月之后就大手笔分红,浙能电力2013年4月3日宣布的35亿元分红对象中,上述三者赫然在列。根据2012年的差别分红,这三家特定股东的入股成本仅3.55元/股,远低于公司当前的换股价格。

  浙能电力发言人曹路公开表示,浙能电力的资产负债率只有2%,资金不成问题。

  “难道募集十多亿元的资金,就是为了分红?”上海的一位东电B投资者对本刊记者表示了他的困惑。

(责任编辑:周忠祥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