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印钞机为谁而开

2013-06-13 10:40:45 证券市场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张尚斌)富人与普通收入人群之间不断扩大的财富鸿沟,让我们对这一现象深感不安。资本主义本身就是基于创新、流程、市场、劳动力和资本等方面的竞争,比较成功的参与者自然会获得更多的利润和溢价,而那些没能控制资产和技能的人,就不得不在市场上接受高溢价。

  以美国为例:根据oftwominds.com的数据,2010年3月,美国金融资产在以财富分类的人群中所占比例悬殊。居于财富最顶端的1%人群,占据所有金融资产的43%;前5%且不包含前1%的人群,持有全部金融资产的29%;接下来的5%和10%人群分别占有金融资产的比例都为10%;最底层的80%人群仅占有7%的金融资产。

  但是,为什么在以前的经济扩张中,财富和收入的不平等程度相当低。许多观察家正确地指出,在以前的工业经济中,有大量的低技能、高工资职位,但由工业经济过渡到后工业经济时期,知识为基础的服务经济则占据了主流。

  金融化和金融商品化,带来了暴涨的金融利润、泡沫和资产价值上升,金融企业和政府则是受益人。

  具体到家庭领域,收入最高的10%人群,家庭净资产中位数为160.66万美元,而收入最低的25%家庭净资产仅有4600美元。

  美国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金融化以来,各个收入人群占金融资产比例的变化,可以作为中国贫富差距扩大问题的参考。以1980年为分界点,美国金融化前期、后期家庭贫富差距急剧扩大。比如,最底层的10%人群收入比例下降了一半以上,而最顶层的5%人群收入占比增加了5倍甚至更多。

  金融化最容易体现在以下行业:金融、保险、地产。它们的利润在金融化、影子银行和资产泡沫时期变化最大。

  便宜且天量的信贷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增加了贫富差距:富人有更大的获得信贷的机会,他们使用这个大得多的信贷买生产资产,从而产生收入来源,增加他们的收入和财富。

  由于收入和财富增加,他们的债务负担就会下降。

  对比中上收入家庭和真正的富人,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差别。一个中上家庭可能有超过10万美元的收入,但他们可以利用信贷购买房子或者两辆豪华汽车等非生产性资产,即使支付昂贵的大学学费,最终也是非生产性的。

  而富裕家庭可以用信贷购买几十间公寓,这些信贷每个月都会转化为正的现金流,而每个月的现金流入又会支持高信用评级,从而获得更多贷款。生产性资产可以带来稳定的收入来源,位于金字塔顶层的人获得信贷的机会越来越多,而且也比中产阶级家庭获得信贷的价格更便宜。例如,学生贷款利率为6%至9%,而富裕家庭可以以3%或4%的利率购买生产性资产。

  家庭本应该是一个储藏财富的实体,但住房和人口结构的金融化正在改变这种结构,而中国更处于这种改变的当口,随着家庭相关泡沫的破裂,它不再有财富储蓄的价值,它是基于债务的赌博,而且非常容易失去。更为不幸的是,中产阶级不能获得所需信贷以购买生产性资产,他们获得的贷款最多只能不断增加债务,只有富人拥有机会。因此,富者越富,而其他人越来越穷。

  自1983年以来,美国最富有的5%人群总债务数额首次被最底层的95%人群总和超过,此后后者的债务总额在每次泡沫中都大幅增长,到2007年,他们的债务总额为其资产总额的150%;而最富有的5%的人群,在三次泡沫中,债务数额均出现了下滑,如今债务比例仍维持在其资产总额的45%以下。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