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中国儿童文学的故人与故事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6月14日09:50 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作者:朱玲
《儿童文学》50周年
《儿童文学》50周年

  2013年6月1日。

  宝钢大厦的“青少年阅读大世界”。

  一场特殊的亲子诵读正在举行。诵读者中,有《儿童文学》的读者,譬如伊能静;也有《儿童文学》的作者,譬如儿童文学家张之路;还有《儿童文学》杂志的编辑们。

  这场聚会,以《儿童文学》50周年的名义。

  50年了。

  《儿童文学》现任主编徐德霞,与这份刊物的生命交集达35年之久。

  1978年12月,《儿童文学》举办第二届全国作家创作讲习班,她负责每天接送冰心,当时她还是一名初出校门的大学生。“那天,冰心特意从楼下剪了一大捧玫瑰花给我,把编辑部的同志们羡慕坏了”;如今,冰心作古已多年,而徐德霞也已头发花白,临近退休。“依然年轻的,只有《儿童文学》。”徐德霞如是说。

  初创

  创刊号上,有冰心的散文、金近的童话、华君武的插图、黄永玉刻的封面

  据老作家袁鹰回忆,1962年夏秋之间,写过《小鲤鱼跳龙门》的儿童文学家金近,从前几年深入生活的浙江天目山区回北京小住,有一天告诉袁鹰,中国作家协会和共青团中央的领导同志有个共同的想法:在北京办一份面向全国少年儿童的文学刊物。“金近说起这件事,十分兴奋。”那是经济困难时期为数不多的好消息之一。

  在中国作家协会领导讨论的编委会名单中,有叶圣陶、冰心、张天翼、严文井等老作家,还有美术家华君武等,金近一一登门拜访。

  那会儿,金近住西堂子胡同,常到袁鹰所住的本司胡同,那阵子最多的话题,就是《儿童文学》创刊号。有时他一进门就笑嘻嘻地说收到了冰心的散文和刘真、邱勋、杨啸的短篇小说,还有金波、柯岩的诗,都很不错。

  记者在1963年10月《儿童文学》第一期上,看到九位编委都是大名鼎鼎:叶圣陶、华君武、任虹、严文井、张天翼、金近、胡奇、袁鹰、谢冰心。第 28页,是冰心的《在火车上》;第58页,是金近的《狐狸打猎人的故事》(华君武插画);第68页是柯岩的《打电话》;第94页是金波的《在牛背上唱的歌》;封面,是黄永玉的“封面木刻”。

  波折

  严文井说:“希望《我们爱科学》多一点文学,《儿童文学》多一点科学”

  第二期《儿童文学》,出版于 1963年12月。依然是名家荟萃:开篇是茹志鹃《月牙儿初上》、紧接着是浩然的《丁香》;就在这一期上,还有袁鹰和秦牧的散文,以及臧克家的诗。第三期,出版于1964年4月,有戈宝权、冰心的译作,为冰心配图的是缪印堂插画……到1966年4月,《儿童文学》出到第十期。之后,便是因“文革”而停刊的“十年”。

  变化,不是一天发生的。翻阅《儿童文学》前十期,记者不难窥出:“局势在慢慢变化”。

  《儿童文学》第六期出版于1965年4月,封二是《雷锋和孩子们阅读》;封三是《越南南方的怒火》;插图的油画,是《我们也要参加红军》;开篇是《毛主席万岁》,刊中还有《革命接班人在成长》征文启事。据徐德霞介绍,这一期的第150页,是文艺评论《〈“强盗”的女儿〉是一本坏书》,落款是“北京师大女附中初中二年级文学小组”。时任《儿童文学》的负责人(实为主编)金近很不愿意刊登,并据理力争,“大批判稿怎么能算文学?”进驻团中央的军代表反问:“怎么就不算文学?你说《湘江评论》算不算文学?”让金近无言以对。

  1977年后在《儿童文学》工作近十年的谷斯涌回忆,《儿童文学》创刊之初,刊名是托人请康生题写的。在当时的高层领导人中间,康生爱字画。但那个“儿”字写得很怪癖,既不是简化字,也不是繁体字。刊物出版后,有小读者不认识,将它误念为“鬼童文学”。“文革”之后,该刊名弃用。

  据谷斯涌回忆,《儿童文学》复刊后不久,华国锋为《我们爱科学》和《儿童文学》重新题写刊名。1978年2月21日,特为此在出版社的平房会议室召开了座谈会。与会者都是当时国内第一流的专家。第一个发言的是茅以升,他说愿意为少年儿童写作;接着,叶圣陶、冰心、华君武、叶君健、严文井……大家各抒己见。严文井当场表示,希望《我们爱科学》多一点文学,《儿童文学》多一点科学。

  复刊

  小读者问及李白:“没解放怎么能写诗呢?”

  袁鹰在《遥想金近当年》一文中写道:“十年"文革"结束,金近从河南"五七干校"回到北京,刚刚安顿下来,就想到要尽快恢复《儿童文学》。”“仍然同十几年前一样,拎一只人造革提包,兴致勃勃地在乱纷纷的北京大街上东奔西走,忙着找作者,找作品,忙着筹备召开作者座谈会、讲习会。”1977年,《儿童文学》复刊。

  当时小读者的状况,从1980年的《儿童文学通讯》上一则读者来信可以看出。这封名为《我爱〈儿童文学〉》的信,作者是海淀区一家工厂的工人,名叫郑渊洁。据徐德霞回忆,郑渊洁在《儿童文学》1979年9月号发表了童话《黑黑在诚实岛》,讲一只不讲谎话的小蚂蚁的故事。

  郑渊洁在信中写到当年孩子的视野如何狭窄。一位三年级的女孩子,在课堂上学了李白的诗后,问郑渊洁:“李白是什么时候的人?”郑说:“是唐朝的。”她又问:“唐朝是什么时候?”郑说:“离现在一千多年。”女孩惊讶地问:“那还没解放呢!没解放怎么能写诗呢?”她认为,写诗是美好的,美好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黑暗的旧社会呢?郑渊洁告诉她,“爱迪生发明了电灯,而他是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里。”

  1978年12月1日至20日,《儿童文学》与《中国少年报》联合举办第二期全国儿童文学讲习班,邀来了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冯牧,老作家、儿童文学老前辈冰心、严文井、叶君健、金近、叶至善……茅盾、张天翼因病不能来讲课,但在家接见了全体学员,还讲了话。就是对着这届讲习班的学员,冯牧讲了文艺创作的独特规律;严文井强调“童心和儿童情趣”;茅盾说了“儿童文学最难写”……这些,都穿透了“纯文学创作”十年的“别样沉寂”。

  聚人

  编辑三天三夜颠簸,为见一位写作的边防战士

  就在1978年这届讲习班上,有来自上海的学员王安忆,以前她只在《北京文学》上发表过一篇散文《雨,沙沙沙》;有年龄最小的列席人员铁凝,当时她几乎没正式发表过什么作品……

  当时《儿童文学》编辑部里也有不少“传奇”人物。据徐德霞回忆,马萧萧,诗人、画家,名列中少社创办时期的“五人小组”,“文革”时在出版社的院里烧锅炉,被金近拉入《儿童文学》当编辑,后任刊物负责人;儿童画家杨永青,到《儿童文学》当美术编辑的时候,还被“控制使用”;1979年,粉碎“四人帮”后,编辑部正在讨论陈模重新入党的问题,不几天组织上就宣布给陈模平反,恢复党籍,党龄从1937年算起。很快陈模就任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不久调任北京市宣传部副部长兼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

  《黑黑在诚实岛》作者郑渊洁,1980年左右被借调到《儿童文学》做编辑,负责童话专栏。在徐德霞的记忆里,郑渊洁天生就是搞儿童文学的料,有童心童趣,常在编辑部里制造笑料,但一来客人就缩在一边,装出一副很腼腆的样子。也就是从那时起,郑渊洁开始了童话创作,《舒克和贝塔》就首发在《儿童文学》上,并从1982年至1984年连续三届获得《儿童文学》年度奖。“郑渊洁对中国童话的最大贡献,就是使童话摆脱了过去教育者的姿态,和孩子平起平坐。文学不再是教育,而是陶冶。”徐德霞记得,郑渊洁几年后离开《儿童文学》,是因为“编制”问题。“他以前是工人,中少社解决不了干部编制。直到陈模先生到北京市文联任职后,解决了干部指标,郑渊洁才调到《东方少年》杂志当编辑。”

  从《儿童文学》起步的作家沈石溪,谈到自己创作经历时曾写道:“我永远不会忘记在猛罕的一个小旅馆里,就着如豆的灯光,年近半百的编辑刘滢,帮我逐句逐段地推敲修改稿子,直到东方村舍传来公鸡司晨的啼鸣。” 这段回忆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儿童文学》编辑刘滢,到云南组稿。那时得从北京乘火车三天三夜才到昆明,之后编辑又到大理和思茅,乘大汽车颠簸在崇山峻岭之中,常常看到山沟里躺着翻倒的卡车和吉普车。而这一行的目的,就是当年的青年作者沈石溪,当时在西双版纳的一位普通的边防战士。

  “就是靠一份份诚意,《儿童文学》聚集了很多新老作家,组织起了一个庞大的创作队伍。”徐德霞说。

  坚守

  “稳住了中国儿童文学的阵脚”

  在《儿童文学》上,刘心武曾是该刊的骨干作者,铁凝发表过一篇小小说叫《捋槐花》;中学物理教师张之路也从此起步,开始了从事终生的儿童文学创作;1982年北大青年教师曹文轩,携短篇小说《弓》闯入文坛,并作为《儿童文学》年度奖获奖代表发言;杨红樱“马小跳系列”的第一篇,也是发表在《儿童文学》上……

  走过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的“黄金年代”,《儿童文学》也曾走过一段下坡路。据徐德霞回忆,上世纪九十年代,曾经的单本销量最低跌至不足六万册。“可贵的,《儿童文学》坚持做地道的文学读物。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同样是这样一点,拯救了《儿童文学》。《儿童文学》最大的贡献,就是稳住了中国儿童文学的阵脚,成为从事纯文学创作的作家们的心灵家园。因为有了这本刊物存在,我们就能让新作者源源不断地在这块园地上成长起来,中国的儿童文学创作队伍就不至于凋零。”

  到1997年,许多文学类刊物已经宣布停刊。“纯净的儿童文学少了,市面上净是讲究"实用"的学生作文。这倒给了我们空间。”徐德霞称,1997年,《儿童文学》改版,此后连续12年以每年20%的增长率增长,最高单本销量达到56万多册。“当然,这与我们借助民间力量做发行也有关。目前,报摊零售《儿童文学》每期的销量,依然占总销量的1/2左右。”

  2009年年底《儿童文学》升级为儿童文学读物出版中心。据介绍,截至2012年年底,共出版中长篇作品110多部,再版率100%,平均每本发行量在5万册以上。“不论是刊物、还是图书,我们都是看稿不看人的。编辑部迄今保持着看自由来稿的传统。”目前,中国动漫生产基地,也已落户在《儿童文学》杂志编辑部。

  陈模称,“《儿童文学》杂志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高品位儿童文学杂志中办刊时间最长、办刊最好、影响最大、发行量最高的一份杂志,她不愧为中国儿童文学第一刊。”

  文/本报记者 朱玲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