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靠什么“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7月17日09:37 来源:中国周刊 

中国周刊2013年第7期
中国周刊2013年第7期

   今年六一前,洛阳爆出小学生冒雨表演的新闻,有图有真相,引发了不小的反响。有人评论说:谁的童年没在雨中为领导表演过?

  我就没有,可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应该是小学快毕业时,我们的城市不知有什么领导光临,很多小学组织了很多小学生,沿着火车站到市中心的路上夹道欢迎。

  夹道就夹道呗,欢迎就欢迎呗,可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有整齐的队列、整齐的举动、整齐的口号。整齐就整齐呗,在那个时代,不会整齐还怎么当小学生,可倒霉的是,那时是春天,我不知对什么过敏,一痒起来就忍不住浑身乱扭,上下抓挠。

  我从没想过要退下来,轻伤都不下火线,痒痒算什么啊?只有忍耐。那十多天—整齐是要排练的—真的让我很够呛,大部分时间与大家保持一致,趁人不备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给全身抓遍痒。

  现在,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指出:那段令我不堪的小岁月,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不符。公约规定:关于儿童的一切行为,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

  “首要考虑”这是多么令人热泪盈眶的表述。在拥有一个贩卖儿童传统和网络的国家,在女童可以被视为准性工作者的时代,在父母不得不打工留守儿童难以得到周全照顾的现实,在校车连续倾覆的当下,在教育经费拨款艰难地在去年首次达到我们早已承诺的GDP的4%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做到“首要考虑”了?

  我相信一部分人做到了首要考虑。家长们竭尽所能为孩子撑起了一把保护伞,可孩子总要走出家门,走进学校、走进商场、走进校车,走进公共领域。在公共生活中,家长是无能为力或力有不逮的。只有政府和立法机构,首要承担在公共生活中以孩子利益为“首要考虑”的责任。政府能做的甚至超越父母,6月下旬,南京爆出两个女童饿死家中的惨剧。孩子的母亲常常一出门就是十多天,将孩子反锁在家。虎毒不食子,但混账父母难免存在。在多个国家,当发生虐待儿童的苗头时,政府会主动出击,剥夺父母的监护权以保护儿童。不只政府,公益机构、社会组织,也应有足够的空间,去为孩子“首要考虑”。

  关于孩子,人类曾有一个野蛮的时代。在古代斯巴达,据说有个传统,生下来羸弱的孩子会被抛弃,只有健壮的孩子才有权活下来成为士兵。丛林原则,曾毫不犹豫地扫荡儿童的世界。而新生儿死亡率,一直是衡量一个国家现代程度的标准之一。是现代文明拯救了儿童,因为它明确地把责任赋予了家长以外的人。

  我们曾有一个关于孩子的伟大传统,二千多年前,孟子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可靠什么“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对了,我小学时悲催的夹道欢迎,其实扯不上儿童权利公约,中国是在1992年加入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我没赶上好时候。

  可太多人赶上好时候了,在遥远的21年前,我们就承诺:关于儿童的一切行为,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