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珠三角治污,重在臭氧治理

2013-09-09 07:01:00 大洋网-广州日报 
珠三角治污,重在臭氧治理

  采访嘉宾:

  贺克斌—大气污染与控制专家、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

  大气污染与控制专家、清华大学教授贺克斌接受采访时称珠三角在环保方面是资优生,并提及

  珠三角治污,重在臭氧治理

  高端

  访谈

  本栏目与

  市社科联合办

  久不见蓝天是市民心中的痛,大气污染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理的地步。立足珠三角,大气治污的难点在哪里?环保产业的出路又在哪里?日前,大气污染与控制专家、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贺克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畅谈关于环保治理的未来之路。

  文/记者 王睿 谭敏

  目前污染程度虽不及当年西方国家,治理却更难

  治理污染应该监管与自律相结合,我国重监管轻自律

  记者:西方国家工业革命时期出现的严重污染是在一两百年之内爆发的,而我国却在三十多年就集中爆发了那么严重的污染,问题出在哪里?

  贺克斌:西方的经济增长经历了将近一两百年的历史,但我们处于后发态势。过去三十多年来,我们希望在经济上赶超西方国家,这种速度带给环境很大的压力。在西方城市的历史上,比如伦敦、洛杉矶,从污染产生、爆发到逐渐地解决,其实也是三五十年的时间,但是他们慢慢地也解决了。

  过去三十年来,我们污染的强度、严重程度、直接造成的健康危害程度可以说还没有达到西方国家当年那么严重。我们现在潜在的危险是有的,但毕竟晚了几十年,人类在科学上也有了不少进步。之前洛杉矶、伦敦出现的情况对他们来讲是始料未及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记者:如果说严重程度还不及当年西方国家的污染,那是否能够理解为我们治理起来相对容易?

  贺克斌:从总体上来讲,治理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但不应该重复洛杉矶、伦敦的过程,而是要更快一些,伦敦是以燃煤污染为主要污染源,而洛杉矶主要是机动车污染,但我们是两者合一,并且是在近三十多年里一起出现。特别是中国的煤炭能源比例比较高,这给我们的治理带来了难度,所以以往发达国家的经验不足以照搬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目前,部分重度污染的形成还难以用化学模型来呈现。首先因为形成这些污染的化学过程在过往的人类历史上是没有碰到过的,需要我们去解读、去探索。其次,模型的计算取决于输入的参数,我们对污染物的浓度数据如果有遗漏、造假,都会影响化学模型的形成。这两个问题都是需要在科研上尽快弥补的。

  记者: 从治理环境污染的手段来看,国外有什么好的经验可供借鉴呢?

  贺克斌:一定是要监管和自律相结合。由环保的监控系统去监控,当然是一种管理方式,但在国外,更多的是通过企业自律,由政府来制定数据定下目标,各个地区、企业靠自律来达到这个指标。

  反观我国,企业自律行为太少,所以主要还是依赖政府监管,我们在违法成本上面还没有形成威慑力,守法成本反而高,这方面的问题也是亟须解决的。长期下去,这样的监管方式是产生不了稳定的治疗效果的。

  如果环保产业成支柱,会让GDP增长与治污双赢

  一旦市场形成之后,不但政府会投入,市场也会主动加入

  记者:在奥运和亚运期间,市民可以明确感受到空气的改善,但运动会结束后,空气质量反而比之前更差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贺克斌:从积极方面来讲,针对重大活动而采取的措施,至少从科学上证明了:当空气污染降低到一定程度,是可以获得蓝天的。通过奥运、亚运的实践,让人们知道,当污染减排到一定程度,改善空气是可以实现的,其实也是增强了大家对治理空气的信心。至少让大众知道,当污染物减排到像奥运、亚运时候的量,空气质量就有明显的提升。现在有一种说法是说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但我认为是“治标促治本”。

  记者:奥运和亚运期间的空气治理造成短期的经济损失,如果以长期的GDP增长作为代价来换取蓝天,是否应该?

  贺克斌:这跟发展的观念有关系。国家最近出台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后称“国十条”)说明政府思路在转变。未来我们应该依靠更优质的能源结构和发展模式,来形成经济和环境的稳定态势。外间质疑是否会影响经济GDP,其实不尽然。在污染较严重的产业和产能比较低的地区,可能会出现较大的GDP损失,也有一部分人会因此失业。但在环境监测、防止污染的设备等的环保产业里,会有大量的GDP贡献,也会提供不少的工作岗位。所以,对于某一行业的人来讲是有损失,但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来看,是具有经济效益的,只是GDP在部门与部门之间流动。这方面的道理如果说得越清晰,也越有利于各级政府下决心去做好这件事情。

  记者:通过发展环保产业来治理污染,重点是不是政府的投入?

  贺克斌:如果把以上的道理说清楚,不但政府会投入,市场也会投入。比如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环境产业就是当中的支柱。有不少研究表明,德国在2030年,环保产业有可能会超越汽车这个支柱产业。如果这个局面真的出现,就是一个双赢的状态,是最好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一旦市场形成之后,成长起来会很迅速,如果只依靠政府,是很艰难的。但要政府重视起来也需要一个转变的过程,需要更多的研究成果和局部的实践案例来促进。现在“国十条”就是有政府效力的、有利于造就一批实际案例的措施。

  珠三角虽占先机

  还应狠抠环保细节

  记者:治理环境污染有一个拦路虎,就是跨区治理的问题,这方面应该怎么突破?

  贺克斌:空气污染跟水污染、土壤污染不一样,大气会形成一定的区域性,包括不同的高度、空气层,所以联防联控的机制必须要建立起来,这个机制,珠三角与长三角等地区相比应该更容易实现的。在过往的工作机制里面,珠三角已经形成了在省政府领导下九个城市的联动,但是长三角一旦治理就涉及跨省问题,珠三角只需要在省级单位做协调就可以。“国十条”颁布以后,如果能落到实处,对这个机制是很好的推动。

  记者:一系列数据都显示,珠三角的空气污染指数低于全国其他城市,您怎么看珠三角地区的大气污染问题?

  贺克斌:从全国公布出来的空气污染指数来看,从南到北浓度越来越高,从东到西也越来越高,珠三角是相对较低的区域,是最有可能抢到先机、走在前头突破的地区。珠三角地处南方,几乎没有北方的沙尘。珠三角的情况很像一个成绩比较好的学生,但要达到一百分,后期的难度会越来越大。而且,广东相对容易解决的污染源在过去的工作中已经基本解决,是全国中最接近目标的城市之一。初步分析,PM2.5的治理中珠三角最容易抢到先机,提升士气,让整个珠三角的空气质量率先被改善。但臭氧污染方面,技术上还有问题需要解决。另外,资优生进步空间相对较小,一定要把很多细节做好,才有可能达到目标。

  记者:下一步,珠三角治理大气污染的重点与难点在哪里?

  贺克斌:臭氧治理就是一个重点。臭氧污染主要来源于相对较小、比较分散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包括机动车的油品、石化工业的喷漆、油漆、家庭装修的材料等污染源。因为点源小而分散,未来用什么方式、手段去监管很重要,因此,主要解决还是要靠政府。

  另外,很多排放物的特征,科学上还没有搞清楚,还有很多搞清楚的排放物,用什么方式来减排,也还没有充足的支撑。所以不完全是政府下决心的问题,技术也要跟上。目前在美国、欧洲,也有很多区域臭氧是不达标的,所以这对珠三角来说是一个挑战。

  采访嘉宾:

  我们在违法成本上面还没有形成威慑力,守法成本反而高,这是亟须解决的。

  通过奥运、亚运的实践,让人们知道,当污染减排到一定程度,改善空气是可以实现的。有一种说法是说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但我认为是“治标促治本”。

  珠三角是全国空气污染指数相对较低的区域,是最有可能抢到先机、走在前头突破的地区。但资优生进步空间相对较小,后期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一定要把很多细节的东西做好。

  环保产业贡献大量GDP,也会提供不少的工作岗位。所以,并不是环保就要以牺牲GDP为代价。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