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陕西低端企业向县乡转移

  • 字号
2014年05月07日04:28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张贵志
丁留村村民指着农田说:政府为了避免人们说他们将大量的农田抛荒,就在部分田地里播种一些过了季节的麦子。
  丁留村村民指着农田说:政府为了避免人们说他们将大量的农田抛荒,就在部分田地里播种一些过了季节的麦子。

  文/图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发自陕西西安、咸阳

  距离西安市火车站7公里的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如今已成为陕西当地的“关中第九景”。

  这里,以高新科技产业著称,也是陕西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一个成功典范区,聚集了各类重点实验室、工程与技术中心200余个;拥有国家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900多家。

  但这也是一个几乎不可复制的模式。

  同样是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在西安周边的县区能承接到的多是高污染、高耗能的低能产业。这些企业在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也给当地环境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污染。

  西安高新区布局高端产业

  “陕西,作为大西北的门户,有着很好的工业基础,在建国初期就开始了工业布局;也是高等教育和科技大省,从公布的数据看,西安的高校仅居北京上海之后,而且技工类院校很发达;资源丰富,陕北的油、气、盐号称中国的‘科威特’。”陕西省商务厅投资促进处王处长在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陕西承接东部产业优势时如数家珍,陕西不仅高校多,各类科研院所就有1061个,而且还有位居全国第一的军工企业。

  “虽然西部大开发从2000年就提出了,但陕西真正承接东部产业是从2005年开始的,大批产业转移过来还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开始是房地产多,之后是制造业多。”王处长介绍,凭借着高技术、技工人才的优势,现在像“比亚迪(002594,股吧)”“中兴”“华为”等大企业都落地西安。其中世界500强就占了74家,全国500强103家。

  西安能吸引这么多高端产业并非偶然。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发展改革与商务局的蒋仁国博士告诉记者,西安高新区是6大国家级高新产业园区之一,成立于1991年。从1991年到2002年,园区里主要都是一些自主培育的小产业,但由于园区定位高端产业,所以在承接产业转移时入驻的都是高新产业。即便是制造业,也是高端的制造业,像“比亚迪”;再就是电子、医药研发等无污染、技术含量高的产业。

  蒋仁国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西安高新区之所以能从开始就选择企业入驻,除了国家的扶持政策外,还有就是西安是个教育大市,能为高新企业输送大量的优秀技术人才,而且成本比东部沿海城市低,工业用地不超过30万元一亩。西安还是我国重要的国防科技产业基地,可发挥国防科技资源集群优势、促进军工企业与各类企业合作互动。目前,高新区拥有各类军转民、民进军企业126家,2013年产值突破了400亿元。”

  “西安高新区坚持推行服务承诺、超时默认等制度。涉及企业和居民的205项审批服务事项中,65%以上的事项实现了网上办理,85%以上做到即来即办。2012年4月1日,在西部地区打造了第一家‘零收费园区’,凡工商、税务均在西安高新区的企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实行行政审批和政府服务‘零收费’,完全实行了‘小机构、大服务、高效率、快节奏’的运行机制。”

  特变电工(600089,股吧)西安电气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娟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公司2002年刚到西安高新区的时候只是一个七八个人的研究所,专门做电源开关等产品的研发。经过8年的发展,我们在2010年由一个研发机构注册成立了一个420多人组成的集研发、生产于一体的基地。我们能从租用办公室到拥有自己的研发、生产基地,除了基于该产业有个好的发展,还有我们当时选择西安就是看重了这里的人才(科技人才)优势和园区的服务意识。”

  说起服务意识,该公司总经办主任孟雪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每家企业园区都安排有专门的人负责对接,并会经常主动问企业有哪些困难需要解决。我们当时在征地建厂房的时候,园区管委会的主任就亲自来帮我们解决征地、建房中遇到的困难,我们都不需要操心。”

  4月29日、5月1日,法治周末记者乘着车在西安高新园区探访了几遍,发现所有企业虽然在正常生产,但没有往日所见工业园区的机器轰鸣声和高大的烟囱及刺鼻的异味。一排排现代化的厂房整齐排列在道路两旁,整个园区整洁、明亮。

  蒋仁国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西安高新区充分利用了西安市大批高校、国防科研机构、大型科研院所的资源优势,坚定不移地走‘自主创新、内生发展’的发展道路,探索建立符合自身特点的多层次、多种类的公共服务平台,盘活资源、激活产业,推动了高新技术的研发、转化和产业化发展。其实所有地方政府都不愿意承接低端产业,产业转移就是个伪命题,在东部呆不下去的企业,在西部也不会长久。”

  高污染企业落户西安周边

  西安高新区因占据着地理、天时、人和的独特位置,使其对入驻企业要求必须符合自己的产业布局,而对于其他地方来说可能就没有这么多自主挑选企业的限度。

  “我们浙江转移过来的企业就属钢铁制造类和水泥、陶瓷类的行业居多,大多分布在临潼、铜川、宝鸡等地。”陕西省浙江商会常务副会长仇周荣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但也有从事食品等其他行业的。”

  距离西安大约40多公里的咸阳市三原县,有两个著名的工业园区。一个是大力推行的食品工业园区,另一个是聚集着钢铁制造、化工、陶瓷等企业的工业园区。

  4月27日,法治周末记者在进入聚集着钢铁制造的工业园区时,发现围绕园区周边有许多补胎的店铺,路面布满了灰尘,每每有车经过都会扬起一阵灰尘。

  在园区位于冶金大道的十字路口旁,一位在路边卖瓜果的小伙子指着对面一家没挂牌的企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家钢铁制品企业(后来得知为三原昌鑫钢铁制品有限公司)在2000年初期就从浙江搬过来了,前些年这家企业还是很红火的,但近两年钢铁制品行业不是很景气,最近已停产了。”

  顺着冶金大道往西,一路上都是建材和钢铁制品、化工等企业,看上去规模都不太大。唯一规模大些且生产较旺的企业,就属陕西景盛肥业集团有限公司和从广东来的三原西源陶瓷有限公司。

  但当地村民对这两家企业的污染是深恶痛绝。

  高渠乡的河槽村与景盛集团仅一墙之隔,这里村民的房子都是清一色的红铁门。一位李姓村民指着村子里几家红铁门上的锈斑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你们看,这是景盛集团在生产硫酸钾肥排放烟尘、异味时给腐蚀的,景盛的污染简直是太大了,我们这大门原来是3年刷一次,现在是一年刷一次。”

  “这种情况你们当地政府知道吗?”法治周末记者问。

  “这咋不知道,我们不仅向三原县反映过,而且还向市里、省里都反映过,可是都没用。景盛还对我们说,他们是达标排放,叫我们爱上哪告就上哪告。”上述李姓村民说。

  一位路过的村民停下脚步对着记者大声说:“景盛集团的污染很大,这不远处的陶瓷厂(西源陶瓷)的污染也很大,经常看到黑烟和黄红色的灰尘往外冒。”

  “我们前面是企业、左右是企业,三面被污染企业夹击包围在中间。每天的日子真是很难过。”李姓村民有些激动地说。

  沿着冶金西路走到最西面就是西源陶瓷所在地,西源陶瓷所占的地是高渠乡丁留村的土地。一说起这家陶瓷厂,丁留村的百姓纷纷诉苦,他们说:“这陶瓷厂(西源陶瓷)的粉尘太大,以前这粉尘飘到了我们庄稼上,我们的庄稼很快就枯黄了。只要他们生产,我们连窗户都不敢开,那粉尘是一落一层。”

  现在村里的企业多了,但村民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变化。

  村民李阿姨说:“能有什么变化?我们的地现在被征了,除了每亩2.76万元的征地补偿款,什么也没有了。养老也是我们自己交,等到60岁后一月也只能拿80元。”

  “我们现在地没了,就靠孩子他爸一月3000元打工挣的钱养活一家人和供两个小孩上学,吃什么也都得靠买。我们这个年纪出去打工也没人要,还是要我的土地好,在家种种田、照顾一下家里,一年上头吃的也不用花钱买。”村民田阿姨向记者诉苦。

  李阿姨她们的身份也很尴尬。“你问我们是农民还是市民,我都不知道。你说我们是农民,我们没有地;你说我们是市民,我们没工资。”

  政府承诺基本没兑现

  座落在三原县食品工业园区的陕西娃哈哈食品有限公司是最早一批进入三原县的东部(浙江杭州)企业,该公司总经理董鹏涯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很坦率地称:“我们公司因全国布局,西部是在计划中,三原虽不比西安,但也是关中的‘白菜心’,靠西安也近。2005年那时给的是零地价,当时政府还承诺10年期限,每年返还50%的税收。”

  董鹏涯同时称:“因三原县的财政不好,50%的税收返还得也很少,当初提出的政策基本没兑现,还是有些失望。”

  对于在当地的发展前景,董鹏涯还是持乐观态度:“娃哈哈生产基地从2005年投建以来,产值一直持续增长,现在已有包括食品和含乳饮料的五条生产线,已成为三原县的利税大户。”

  因娃哈哈在三原县的落户,达利园、健力宝也陆续落户三原县。

  三原县经过西部大开发十余年的发展,是否还会像当初“只要是项目就高兴”?

  三原县招商局谢局长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称:“现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要有选择性、有目的性地招商、承接产业了。比如要与我们现有产业结构相匹配的,对于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要进行综合性评价,不会盲目的招进来。”

  对于三原县这样欠发达的地方,是否会选择企业的入驻,董鹏涯不这么认为,他称:“原来以GDP为政绩观,土地资源充足,高耗能、高污染企业都会上。现在是土地资源不够用,如果在够用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肯定会上,三原县这两年就上了中石化一个炼油厂,污染大得很,现在又在扩产。”

  陕西福建商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主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据他了解,除了西安,其他地方都在引进、承接东部沿海转移过来的低端企业。

  低端企业向县乡转移

  法治周末记者在三原县招商局采访时,正好碰到两位从西安来的制造企业老板。记者与他们闲聊时得知,他们是要将自己在西安的制造公司搬迁到三原县发展。

  法治周末记者问他们为何不搬到西安的“金开工业园”(专门为制造业打造的工业园区)发展时。他们面露难色称:因金开工业园对企业要求的门槛高,他们企业不符合要求,只好到离得近的三原县来发展。

  按照西安的发展规划,二环以内的企业都要搬迁,符合产业规定的将迁入新划定的园区,不符合产业要求的企业将禁止入园。

  不仅仅是西安开始转出低端产业,陕西一些地级市也开始将低端、高耗能、高污染企业转移到县区。

  咸阳市为了打造国际化都市,对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也有意无意地向外转移。

  2006年,原咸阳赛博陶瓷有限公司曾是咸阳市重点招商项目之一,在2012年迁到了宝鸡市下属的千阳县,同时公司名称改为:陕西宏鑫陶瓷有限公司。

  当法治周末记者致电宏鑫陶瓷迁址的原因时,该公司一工作人员称等领导回来后再回答记者,但一直没有回音。记者再致电宏鑫陶瓷原来所在地,咸阳市渭城区窑居街道时,一工作人员称:是因政府修路要占用该公司的部分土地而搬迁的。

  但据咸阳商会的一位人士介绍:宏鑫陶瓷是从浙江温州过来的企业,搬迁的原因,其实是咸阳市要打造国际都市,根据发展的需要迫其转移,采取的措施,就是不再给不符合当地产业发展的企业供给土地。没有土地了,这些企业自然就向其他地方转移了,这也是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发展的需要。

  地方的发展离不开工业,而什么样的工业才符合当地的产业结构,才能长足健康地发展,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在解读陕西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数据时,《陕西日报》报道说:“陕西的现状是,西安一枝独秀,其他地市却发展不足。陕南、陕北许多地区经济相对脆弱,并未形成自己有效的成长机制,投资拉动对他们长远发展具有相当意义。”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