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两个人的布雷顿森林

2014-06-29 14:42:59 证券市场红周刊 

  特约作者 汪建

  那些早已隐没在时光洪流中的历史之于我们,并不仅仅是一段段形同虚构的故事。掩映于其间的事实、信念、抉择和无可回避的定律,同样潜伏于当下的世界当中,左右着我们的判断和选择,塑造着我们的未来。那些走远了的,其实还在,并且始终都在。

  读罢《布雷顿森林体系货币战》,上述念头一直在我心头涌动翻滚,经久不息。书名如果直译,其实该是《布雷顿森林之战:凯恩斯、怀特及世界新秩序的缔造》,而“布雷顿森林”、“凯恩斯”、“怀特”和“世界新秩序”恰恰是本书最为重要的四个关键词。

  众所周知,1944年7月于布雷顿森林召开的国际会议上,由44个与会国缔结的协议,最终确立了被称之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以美元为核心的黄金汇兑本位制,并促成了用以维持这一国际货币制度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建立。尽管直到1961年,首批9个欧洲国家才正式实施其货币与美元的可兑换,而在1971年该制度便已轰然倒塌,该体系作为缔造世界新秩序伟大尝试的光芒并不因此而暗淡分毫。

  而这一尝试,源于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那代人对时局的思索和对出路的探寻。当时各国依然在实行金本位制,而国际贸易的发展不但使其占比在各国GDP中的占比越来越大,并且经常在任意两国之间出现收支不平衡的局面。在金本位制下,一国货币的发行量完全取决于其黄金储备,而贸易赤字必然带来本国黄金的流出和货币供应量的减少,随之而来的是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

  为避免出现这一局面,赤字一方经常诉诸于关税保护、进口歧视、限制货币兑换等措施。这些全都治标不治本,而且长此以往成为国际惯例之后,各国唯有以战争作为开拓市场的手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依然如火如荼之际,为避免这一逻辑继续主导人类历史,有识之士都在探寻走出这一怪圈的出路。

  其中,又以时任美国财政部顾问的怀特和早已声名显赫的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为代表。不过,尽管他们都心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梦想,制定出的计划却完全从现实考虑,始终将自己国家的利益置于首位。

  作为一名美国人,怀特提出的“怀特计划”希望确立以美元为中心的黄金汇兑本位制,并试图建立两个国际组织来帮助陷入赤字的国家走出困局,从而让各国甘愿放宽关税保护、取消进口歧视、允许货币兑换,让整个世界朝着美国从中受益最大的自由贸易方向大踏步前进。

  “凯恩斯计划”和“怀特计划”的动机和大致方向相同,但凯恩斯虽无力让随国力衰弱而地位日降的英镑成为世界货币,却也无意力捧美元而不惜以帝国残骸滋养新霸主的崛起,于是建立一种无中生有的世界货币自然成了其方案的核心。

  布雷顿森林体系虽仅仅只在1961~1971年间运行了十年,但寓于其中的理想意图和政治现实却左右着同期的诸多重大历史抉择,塑造着延续至今的历史事实。摩根索-怀特组合紧随“怀特计划”推出的好心办了坏事的“摩根索计划”,马歇尔-克莱顿组合继之而起的最终铸就欧洲复兴之基的“马歇尔计划”,克莱顿力推的倡导自由贸易并最终发展为WTO的关贸总协定,全都是其中之一。

  该书在讲述上述历史逻辑的同时,还全面、准确地描写了怀特和凯恩斯这两大推动者的个人境遇与命运。而罗斯福、丘吉尔、摩根索、怀特、凯恩斯、马歇尔、克莱顿等人跃然纸上的生动形象,让读者在看透磅礴的历史大势之余,更加透彻的领悟到历史其实是由挣扎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个人写就的。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