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社科院张卓元:混合所有制不是瓜分国企盛宴

2014-07-11 01:53:57 21世纪经济报道  定军 林怡君
张卓元
张卓元

  本报记者 定军

  特约记者 林怡君 北京报道

  下一步国企改革如何调整?

  “国有资本应该百分之八十以上投放到五个重点领域,国有资本的配置要服从国家的战略目标。”说起国资改革,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张卓元有说不完的观点。

  作为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设计者和参与者,张卓元先后参与了中国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报告,和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和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等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对混合所有制的来龙去脉熟谙在心。

  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要求,目前各地陆续出台了具体的改革方案,一些企业也开始行动起来。

  对于混合所有制到底该怎么推进,国有企业如何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专访张卓元。

  他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要让不同所有制的资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起来,以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繁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还可以淡化企业的所有制性质,更强调企业的市场主体位置。

  混合所有制改革再进一步

  《21世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混合所有制改革,与过去国有企业改革有什么区别?

  张卓元:1993年、2003年中央关于建立、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文件中,国有企业改革的内容是推进公司制和股份制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比国有企业的公司制改革和股份制改革又进了一步,因为公司制可以是国有独资的。

  但上述这些都不是国有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的最重要内容,国有企业改革主要是吸引国有以外的非国有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因此这次提出要让不同所有制的资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起来,以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繁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还可以淡化企业的所有制性质,混合所有制经济既不是国有也不是私有,它应该是不同所有制资本的融合,更强调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

  《21世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有资本的投资运营要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更多地投向关系国家安全等领域,与过去区别好像不大?

  张卓元:1999年十五届四中全会中所提的需要国家控制的四大领域,包括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业,自然垄断的行业,提供重要公共产品和服务的行业,以及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中的重要骨干企业。

  我认为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国有资本投资的五个重点,比1999年提出的四大领域前进了一步。除了提供公共服务、发展重要前瞻性战略性产业、保护生态环境、支持科技进步、保障国家安全五个重点以外,还需注意一点,三中全会文件里专门提到了国有资本要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

  国有资本投向重点包括前瞻性战略性产业,这部分很多都是竞争性的行业,说明国有资本不能完全从竞争性领域退出,然而此次明确提出了国有资本要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这是它相比1999年的四大领域有所前进的地方。

  另外关于自然垄断行业,1999年提出了国家要控制自然垄断行业,这次则讲到对国家控股经营的自然垄断行业要实行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根据不同行业的特点实行网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实际上,就是说对于自然垄断行业,其中有很多非自然垄断环节,是可以放开和引入竞争机制的。我觉得这也是比1999年的四大领域前进了一步。

  《21世纪》:对公共服务业领域如何界定,香港的地铁是公益性企业却变成了盈利项目,内地有没有可能这样发展?

  张卓元:这里讲的是公共领域中的公益性企业,像北京的公交公司就是公益性企业。北京地铁4号线也引进了香港的投资和运营管理经验,现在运营情况还不错,但我估计除了北京地铁4号线,其它的大多线路都很难成为盈利性项目,还是需要政府大量补贴。

  对于关系国家安全和公益性的企业当然不能以保值增值为目标,而更应注重成本控制,提高服务的质量和范围等方面。

  国有资本有的投向竞争性的,要保值增值,但是投向公益性的,则不应以保值增值为主要目标。

  《21世纪》: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的比例2020年要提高到30%以上,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公益性企业既然不以盈利为目的,这一方面的资金来源会不会有问题?

  张卓元:国有资本上缴公共财政比例是有区分的,有的高一点,有的低一点,并不是一刀切的。另外,公益性国有企业不一定就没有盈利,可能也会有盈利,有盈利的话就可以上缴一些。所以说是有区别的。

  竞争性领域国有资本需要调整

  《21世纪》:许多国有企业都在竞争性领域,他们该退出吗,还是引进非国有资本?

  张卓元:这种情况应由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来决定。上面说过,国有资本投向的五个重点中就包括一些竞争性产业,所以国有资本不能完全从竞争性领域退出。但是,有专家估计,目前国有资本的80%都在竞争性行业里,实在太高了,比如说房地产业根本不在国有资本投向的五个重点内,国有资本过多集中在这一行业是不合适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有资本应投向五个重点领域,我认为国有资本的80%应该投向这五个重点,其他的方面不能太多,否则重点就不能称之为重点,这说明国有资本的配置需要调整。

  《21世纪》:房地产行业领域有的国有企业搞得很好,国有资本要退吗?

  张卓元:房地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已出现变化。现在房子总量已经达到城市户均一套多,尽管城市化过程中对住房需求还会增加,但长远的发展前景并不像过去那么好。

  原来搞房地产的国有企业,如果本身效率高、品牌好,运营公司认为它还有发展前途的话,那就可以继续在这个行业。但在总体上应该掌握,就如刚才所说的,比如国有资本应该百分之八十以上投放到那五个重点领域,国有资本的配置要服从国家的战略目标,主要投向上述那五个重点。

  而对于实行混合所有制以后,国资占50%以上股份的情况,我觉得最好是不要一家国企占50%以上,最好是几家国企一起达到50%以上的占比。一家独占50%以上股份会有很多问题,比如政企将会很难分开。

  《21世纪》:最近各个地方都在公布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方案,比如上海对竞争性领域可以退也可以留,一些基础产业国资还要100%控股,对此你怎么看。

  张卓元:要区分是什么情况,如果自然垄断环节,国有控股没有问题,如果不是自然垄断环节,应该根据不同情况引进非国有资本。比如中石化,它把销售板块拿出来了,搞混合所有制。因为销售板块是非自然垄断环节,是竞争性的,这个是完全可以放开的。

  在一个会议上,中石化的老总说这样做可以吸收资金上千亿元,这些资本进来后可以用在勘探等更急需投资的方面,这个做法是对的。同样,炼油部分是可以逐步放开的。还有原油进口,也可以逐步放开。

  《21世纪》:现在国外的粮食、棉花、糖、煤炭价格比我们低很多,进口配额大部分给国有企业了,私有企业都拿不到,是否也要放开进口配额?

  张卓元:这就要看国家的战略目标,比如说放开粮食进口以后,大量进口冲击国内粮食生产,这就会产生问题。但我觉得煤炭进口应该可以逐步放开。进口低价煤炭对改善环境也是有好处的。

  混合所有制经济也是需要逐步发展,不能一下子全部开花,现在是把方向指明了,后面还要积累经验。

  《21世纪》:三中全会提出自然垄断行业进行网运分离、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铁路运营可以交给民资运营吗?还有电网、城市水网,天然气管网等?

  张卓元:租这个网应该是可以的。可以根据情况,放开竞争性的运营。但有一个社会资本的积累过程。以高铁为例,要租用的话,恐怕投资是很大的,就需要考虑现在有没有资本达到这样一个规模。也许这个要逐步进行,现在先从外围开始,比如说中石化从销售板块开始。

  对于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应该不只限于增量,国有资本存量和增量都可以进行,中石化将销售板块实行混合所有制,就是对存量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自然垄断行业的非自然垄断环节许多都是存量,而且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式可以是多种途径的。

  国企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后,民资进出自由应该是最基本的。不可能民资进入之后就将他绑死。但是民资也不能进来一两天就走,这个需要有约定的规矩。

  《21世纪》:发改委公布了社会资本可进入的80个项目,比如说第一个是蒙华铁路,投资达2000个亿,但是民资进来可能只占百分之零点几的股份,大部分还是国有股,这是改革的方向吗?

  张卓元:关键在于这种投资有没有吸引力,以中石化的项目为例,他们的销售板块放开后,申请的资金达到几千亿,其中还包括很多的外资。也就是说民间资本看中的是项目的发展前景,是否有利可图。内蒙古西部到华中的煤炭铁路,民资是否愿意进入,关键还是在于这个项目要有吸引力,而且是长远的吸引力。民间资本进入是有选择的。

  员工持股应该有比例

  《21世纪》:三中全会提出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您觉得这个模式如何?

  张卓元:这个应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是比较大的公司,比如国有股占比重比较大的,那么员工持股可能需要有个度,比如说占全部股本的10%。华为现在是全面员工持股,但国有占股比例大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和它还有所不同。如果国有股份占得比较多,那么员工持股就不一定能占到很大的比重。所以混合所有制员工持股比例多大,这个要看情况。允许员工持股,但是员工持股占的比例可能是不同的。我想稍后可能会有实施材料来明确具体的比例。

  《21世纪》:现在已经上市的一些国有企业只是子公司,集团公司并没有上市,集团公司如果上市,国企管理层占股份的比例多少是不是会成为一个问题?

  张卓元:国有银行没有母公司,是整体上市的。央企有母公司,有些母公司恐怕将来可以直接作为国有资本的运营公司。要是作为国有资本的运营公司,那就是国有独资,不搞混合所有制,而其下属的子公司是可以实行混合所有制的。

  对于上市后总股份占比的问题,以后会有文件的。在混合所有制推行以后,上市公司管理层占多大比例的股份,要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方法。

  有人认为,混合所有制是最后一次瓜分国企盛宴,如果引进大量民资资本,会像上世纪90年代瓜分国有资产一样。我不这么看。现在混合所有制改革要求透明,不能暗箱操作,而且现在反腐的力度也很大。需要对混合所有制的国有资产进行合理评估,这些也都是会受到监督和检查的,暗箱操作利益输送的可能性比较小。

  国资委不需要管人

  《21世纪》:您估计这次改革的成效是否会比原来更大一些?

  张卓元:应该说是在往前走一步吧。现在一部分国企已经开始改革了,包括之前提到的上海。当然推进下去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21世纪》:之前您在经济论坛说过一个国有资本资产总额的数据,它在全国的占比如何?国有资本对就业和GDP的贡献如何?

  张卓元:目前国有资产有90多万亿元,其中净资产30多万亿元,和私营企业的注册资本差不多。但是它主要控制的是比较重要的领域,而且都是一些大型的企业。因此,它对就业和GDP的贡献相较民企有差距。

  《21世纪》:国资委以后还需要管人管钱吗?中组部还需要确定央企负责人吗?

  张卓元:应该是按照管理资本的思路来变,但是能落实到什么程度就要看发展情况。比如国有资本投资和控股的那个企业,就要派董事长。现在由组织部来任命的只是特大型国企正职,这个是属于人事方面的改革。

  我个人认为,国资委就是承担国有资本配置工作,要按照国家的战略目标和要求,把国有资本配置好。国资委过去是管理企业比较多,现在主要是管资本。至于如何管资本,就是要组建或成立一批管理资本的运营公司投资公司,通过他们来贯彻国家的战略意图,把国有资本更多投向那五个重点,以及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而不是过多地干预企业的经营活动。(编辑 耿雁冰)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