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芒格:格雷厄姆的替身

2014-07-14 10:11:32 证券市场周刊 

  珍妮特·洛尔/文 本刊记者 石伟/编译

  芒格父亲辞世,带给大家心痛的空虚感,但其生命的终结却开启巴菲特的新契机,芒格返家处理父亲的后事时,经人介绍认识年轻的巴菲特,这个会面将改变许多人的一生。

  巴菲特在谈及他遇见芒格时曾告诉他:“律师当业余爱好还不错,但你可以更有成就。”从商的想法吸引他。

  甘做绿叶

  芒格一直是和几位伙伴共事,但巴菲特大多独立作业,巴菲特表示,“我们知道彼此各有独特的性格,但恰巧可以配合,我们在很多方面一直是好搭档,我们不是正式的事业伙伴,但一直是智慧上的伙伴。”巴菲特称芒格为他的“好年头的资浅伙伴,坏年头的资深伙伴。”

  他们认识不久后即同意合作,但合伙关系是基于互信及尊重彼此的智慧而逐渐发展成形。

  芒格回忆道:“我们在收购蓝筹印花时,的确是事业伙伴,我们成立多元零售公司用来收购百货公司时也是事业伙伴,我们采用格雷厄姆的做法,收购低于公司清算价值的资产。”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到21世纪初,二人常通过电话评估商机,一周数通,当敲定交易的时机到来时,他们就约在老地方见面,当一方不克前来时,另一方有权采取行动,巴菲特说:“我们都非常了解彼此的想法,即使一方不在,另一方也可以单独推动许多事务。”

  巴菲特认识芒格时只有29岁,但已有丰富的投资经验,他从小就常在父亲担任股票经纪商的豪尔·巴菲特大楼内的经纪商办公室,听父亲谈论股票投资,巴菲特对钱着迷,自孩提时代即热衷投资,他就读内布拉斯加大学时,即阅读格雷厄姆的作品《聪明的投资者》,自此确立人生未来的方向,1949年,巴菲特是当时全美最有成就且最具名望的基金经理人之一,巴菲特进入格雷厄姆任教的哥伦比亚商研所就读,后来曾于格雷厄姆在纽约的投资公司工作,他的第一批客户是早已知道他聪明过人的亲戚,以及格雷厄姆以前的一些投资客户,这些人正在寻觅下一个格雷厄姆,并相信巴菲特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芒格为这个坚强组合注入了商业法律的观点,不过他之前也曾短暂涉足商业界,所以了解商业的运作模式,“芒格能够比任何人更快速、更精确地分析与评估各种形态的交易,他在60秒内即可洞悉确实的弱点,是位完美的伙伴。”

  巴菲特和芒格共同研究及收购零售商及公司时,如蓝筹印花及喜诗糖果等,二人也自我鞭策往更高的投资领域迈进,同时学习成为更高效率的搭档。

  芒格解释道,“理想的合伙人是要能独立作业,你可以是主导合伙人、从属合伙人,或是合作关系的对等合伙人,以上三种我都做过,大家都无法相信,我突然间让自己成为巴菲特的从属合伙人,有些人可以接受做从属合伙人,我不会因为自尊心作祟而拒绝,总有人在某方面比你优秀,在你成为领导者之前,必须学习做一位追随者,每个人应学习扮演各种角色,以不同的方式,与不同的人相处。”

  即使处理类似的事情,在工作上,芒格和杰林的关系,与他和巴菲特的关系就是不相同,事实上,杰林有时是芒格与巴菲特共同事业的合伙人,他说:“芒格比我年长,而且有法律经验,你可以说他是个资深合伙人,他总是乐于倾听,并敞开胸怀,如果你说:‘芒格,先听我说,听我的想法。’他会听你说。”

  有位朋友曾指出,“芒格和巴菲特非常相像,巴菲特的长处之一是擅长说不,而芒格则更胜一筹,巴菲特把芒格当成是最后的试金石,针对一件事,如果芒格想不出任何不做的理由,他们就放手不做。”

  巴菲特称芒格是“说不的烂人”,但GEICO董事长之一的辛普森表示那只是句玩笑话,对芒格而言,说不代表的不仅是否定而已:“芒格能跳脱线性思考,他的思考模式和别人不同,这使他推演出一些有趣的结论,他能集中精神于真正关键的事物,以做出正确的决定,芒格否定许多事,但他和巴菲特最后还是会得到相似的结论。”

  他们二人的想法趋于一致并不全然是优点,芒格说:“如果我们之中有一人没有发现错误,那么就有可能二人都不会注意到该项错误。”

  然而,芒格和巴菲特的关系超越事业伙伴,虽然芒格有时顽固,心不在焉,且举止唐突,但巴菲特说:“他就是我的最佳搭档。”

  格雷厄姆替身?

  这二人在智力上的结合有一个较不明显的因素,被紧密地融入二人合伙的背景,那就是资深投资大师格雷厄姆,格雷厄姆现在与芒格住在同一个镇上,二人因而结识,巴菲特两个最密切的事业伙伴,在某些方面的相似度很不寻常,二人都钦佩且刻意效法富兰克林,而富兰克林、格雷厄姆及芒格都失去挚爱的长子,他们都死于后来很可能治愈或预防的疾病。

  格雷厄姆(于1976年过世)和芒格都很有幽默感,他们的幽默带有讽刺性,有时又有点滑稽,二人对文学、科学及大思想家的学说深感兴趣,都喜欢引经据典,芒格最喜爱的信念之一来自亚里士多德:“避免忌妒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你的成就实至名归。”

  格雷厄姆和芒格都一样,都以正直、客观和实际闻名,格雷厄姆常告诉学生,在华尔街成功的要件有二:第一是正确思考,第二是独立思考。

  芒格也鼓励独立思考:“如果你完全依赖他人的想法,经常通过金钱取得专业咨询,只要稍微超出自己的领域,你就会遭逢大灾难。”芒格承认,自己需要医疗咨询时,会花钱找医生,必要时也会寻求会计师或其它专业协助,但他不会完全采信专家的话,他会思考他们所说的话,然后继续研究,寻求其它意见,最后自己下结论。

  如同辛普森指出,芒格可能不了解自己和格雷厄姆思考模式的相似度,他说芒格和格雷厄姆最大的差别是,格雷厄姆直到生命终了,还是非常喜欢与女人交往,但芒格就不会,芒格生命中的重要女人是他的妻子和三个女儿,随着芒格事业日益发达,二人投资哲学的差异越加明显。

  巴菲特于1968年在加州筹备一个研讨会,芒格是与会人士之一,该研讨会如今已名闻遐迩,巴菲特的一群投资好友与格雷厄姆齐聚一堂,讨论因应股市下跌的最佳策略,巴菲特于会中,将芒格与其律师事务所同事托尔斯,介绍给他在纽约读书及工作时认识的朋友,格雷厄姆的追随者包括红杉基金的创始人比尔·鲁宾等,这些都是令芒格印象深刻的高水平投资家。

  然而,芒格不若巴菲特般对格雷厄姆有特别的情感与崇敬,格雷厄姆有些看法根本无法打动他,芒格表示,“我认为其中很多想法简直是疯狂,忽略了相关事实,特别是他看事情有盲点,对于有些实际上值得以溢价买进的企业的评价过低。”

  但是芒格认同格雷厄姆最基本的教条,这些教条自始至终都是芒格-巴菲特成功准则的一部份,他说:“对私人股东和股票投资人而言,依据内在价值而非价格动能来买卖股票的价值基本概念,永不过时。”

  尽管芒格对格雷厄姆提出的“雪茄烟蒂”式的股票不感兴趣,但他还是过于保守,不愿超付金钱买进一项资产,他说:“我从未想要以高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进股票,少有的例外是由像巴菲特这类人经手的,鲜少有值得人们超付金钱,以取得长期优势的资产,投资游戏永远涉及质量与价格的考虑,诀窍在于取得的质量要高过付出的代价,就这么简单。”

  巴菲特和那年夏天在加州认识的多数人一直保持联络,对于大家往后的成就,他认为格雷厄姆有诸多功劳,“当时他们只能算是小康,现在则都很富有,他们并未创立像联邦快递或类似的公司,他们只是循序渐进,而格雷厄姆把规则写得很清楚,就这么简单。”

  在加州时,芒格接替日渐衰老的格雷厄姆,成为巴菲特的知己兼顾问的态势尚未明朗,但已经开始移转,《财星》杂志的编辑兼主笔陆米思解释称,巴菲特仍然非常尊崇格雷厄姆的投资理念,在此同时,芒格协助他拓展投资方法,使他又向前跨出一大步:芒格遇见巴菲特时,对优劣企业的差异,已有强烈定见,他曾任国际收割者经销商的董事,了解要改善一家本质平庸的企业非常困难,他住在洛杉矶,并注意到《洛杉矶时报》的事业非常兴旺,在他的观念中并没有不学自会的廉价品信条,过去几年来,他与巴菲特讨论事业时,总是灌输巴菲特有关绩优企业的好处,原为伯克希尔子公司之一、后来并入母公司的蓝筹印花于1972年以账面价值的三倍买下喜诗糖果,绩优企业的时代从此开始。

  巴菲特表示,自己许多见解是慢慢向芒格的观点靠拢。巴菲特对此简单补充道:“如果我只听格雷厄姆的,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富有。”

  话虽如此,巴菲特很快就将他得自格雷厄姆和芒格的观点融合,他说:“我现在对以合理的价格买进出色的公司很感兴趣。”

  巴菲特于1986年在加州筹办的聚会演变为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研讨会,最初由13位投资人组成,现在则有60多位团员,包括顶尖企业高级主管及巴菲特的朋友,巴菲特、芒格和马歇尔等老朋友,以及格雷厄姆太太和比尔·盖茨等新朋友,利用此聚会交换意见。

  本文作者为美国著名的畅销书作家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