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埃博拉背后的大国软实力

2014-08-11 14:27:52 证券市场周刊  赵岩

  赵岩/文

  一位医界高朋不幸甲状腺生瘤,在国内主过刀的他走下美国手术台后,最大感慨是美国医院无菌规范环境;国内此类手术术后必服抗生素以备感染,而美国什么都不需要,“细节决定成败,美国在这一点上不是高出一点半点”。

  

  一场埃博拉病毒掀起了从非洲、美洲,到亚洲的恐慌。两个被接回国治疗的医务人员,引发的不止是美国国内的热议。那些模糊在细节中,以讹传讹在流言里的真实剧情是什么,又揭示什么?

  埃博拉,目前已知的、人类最致命病毒之一。尚未有任何疫苗被证实有效,因此,埃博拉病毒也被视为是生物恐怖主义最可能借助的工具。

  2003年SARS爆发,我身在重灾区,也是全球首家报道SARS的媒体界一线员工;2005年赴美后,曾经历过两件让我感慨的小事,一是参观美国收治艾滋、肺结核的疾控中心,惊异发现工作人员无一戴口罩,他们告诉我不需要,虽然面对高传染疾病患者,但疾控中心空气静化、无菌系统更强大。二是一位医界高朋不幸甲状腺生瘤,在国内主过刀的他走下美国手术台后,最大感慨是美国医院无菌规范环境;国内此类手术术后必服抗生素以备感染,而美国什么都不需要,“细节决定成败,美国在这一点上不是高出一点半点”。

  此次美国国内接两位感染者归国治疗引起了争议,首先,这是一次民间行为,政府没有阻止,也并未参与,政府并未发现危险和介入必要。其次,收治归国病人的埃默里大学医院是美国4家专门治疗高传染性疾病患者的医疗机构之一,地处美国疾控中心总部附近,主要为美国疾控中心接触世界上最危险细菌的雇员提供医疗服务,曾收治“非典”病人。

  而埃博拉病毒一直存在美国,绝非在美国第一次出现。事实上,从1965年被发现以来,埃博拉病毒就一直作为美国病毒学家们的研究对象存在于美国研究机构的实验室里,包括德克萨斯大学的加尔维斯顿实验室(Galveston lab at University of Texas)、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和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落基山实验室。但这些实验室都拥有生物防护最高等级认证(BSL4),具有严密的生物危害防范措施。数十年来,亦未有病毒泄露造成传染病流行的历史。

  美国制药公司研发的一种名为ZMapp的新药,竟似有治愈效果。药物来自圣地亚哥的Mapp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美国的防恐威胁署也参与了合作研发,这是美国五角大楼下属的一个负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部门。

  SARS之战后,中国其实并非无人总结反思。

  协和医科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黄建始先生有以下总结和质疑。美国为什么没有SARS大流行?美国的公共卫生应对系统如何工作?2003年3月19日到8月17日,中国病例5327,死亡349;美国33,死亡零。

  SARS有种族特异性吗?美国SARS病例白人亚裔人各占一半。

  2001年的“9.11”和随之而来的炭疽危机使美国人痛中思危,投入大量资源构筑公共卫生防御网。 经过一年多的重建,在SARS来犯时,他们能沉着应战。

  他们立足美国, 关注全球: 从2003年2月中旬开始就一直关注中国广东的非典型肺炎爆发;高效应急, 国家健康安全无小事。2003年3月12日,WHO发出全球预警信息后, 美国尽管当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SARS病例,但因为加拿大出现了可疑病例, 联邦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3月14日(星期五)就启动了国家应急行动中心,全国各地医院和临床人员发出SARS预警, 向州卫生官员通报SARS情况, 马上调查可能接触SARS病人后经过美国的旅游人员的患病情况, 开始为到东南亚旅游人员或从疫情国返回的乘客发放SARS预警卡,立即向WHO派出8名科学家, 分析标本寻找病因, 在CDC网站上公布以上措施及其他信息……

  大国实力,远非有钱那么简单。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

  国际关系学院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现旅居美国旧金山

  邮箱:yanina.zhao@gmail.com

(责任编辑:陈艳曲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