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速读

2014-10-27 13:33:35 证券市场周刊 

  中国成第一经济大国

  综合实力仍远逊于美国

  据《瑞典日报》消息,瑞典北欧斯安银行经济部门主任博格奎斯特称,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按照国内生产总值,即购买力平价计算,9月29日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国。IMF将国民生产总值按照购买力进行了调整,结果显示,2014年美国的经济规模是17.4万亿美元,而中国的经济规模则是17.6万亿美元。当然,如果以名义GDP(也称现价GDP)算法,中国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购买力平价法也叫国际比较项目法(ICP),是以国内商品价格同基准国家同种商品价格比率的加权平均值为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其基本思路就是通过价格调查并利用支出法计算的GDP作为基础,测算不同国家货币购买力之间的真实比率(以PPP为货币转换系数),从而取代汇率,把一国的GDP转换成以某一基准货币或国际货币表示的GDP。13年前,中国超过了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4年前,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有评论称,经济总量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更应该看中其背后的质量和效益问题。具体体现在三大方面:经济总量或者增速带动的就业如何?带动的居民收入增长怎样?经济增速背后的创新推动力如何?从居民收入来看,中国居民平均年收入只是美国居民的十分之一左右,美国居民收入占到国民收入的七成,中国居民收入仅占四成左右。这种经济结构和经济质量才应该是我们赶超美国的真正目标。从创新上看,中国制造多,中国创造少;依靠土地、能源资源大开发大挖掘累积的GDP多,自主创新严重不足。而从经济发展阶段看,中国经济第一个阶段的土地、资源能源大挖掘已经不可持续,财政货币信贷大投放的第二阶段弊端已经显露出来,必须尽快转到第三个阶段的技术创新创造上。汤森路透近几年来的调查显示,全球100名最具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公司当中,美国有45个,而中国的数字是零。

  中澳将联手查没中国贪官

  6年非法转移3万亿美元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锋晨报》10月20日报道,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与中国警方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展开合作,联手查没中国贪官在澳大利亚的非法资产,这是双方史无前例的一次合作。上周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了一项新的投资移民项目,投资者只要在澳大利亚投资1500万美元,就能在一年后获得永久居留权。此举引发担忧,可能导致更多腐败官员及商人逃往澳大利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4日在回应澳大利亚新签证政策时曾表示,“中国正进一步加大打击腐败力度,其中在海外的追逃追赃是这项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期,中国政府设立了相应机制,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力度。我们愿与澳方加强追逃追赃合作,希望得到澳方的配合。贪污腐败分子在海外不应有容身之处。”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是中国经济犯外逃最多的三个国家。中国可以根据《联合国反腐公约》提出引渡要求,因为中国和澳大利亚都加入了这个公约。但是据澳大利亚的移民保护法,这些官员也可以提出一系列要求,其中包括申请避难,来避免在中国接受审判。据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的确认,这些嫌疑人现在都已加入澳大利亚国籍并取得了永久居留权。在过去几年中,通过投资和商业移民的掩护,他们往澳大利亚非法转移了大量资金。“他们并不是一夜之间忽然离开中国,身上也没有大量的现金。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小小翼翼并且精心策划的。”最典型的做法是,贪污官员把自己的配偶和孩子先送到国外,然后利用他们来转移财产。官员名下几乎没有任何财产,这也就是所谓的“裸官”。这样一来,在国内有任何风吹草动,贪官就逃到国外与家人团聚。“一段时间以后,贪官们开始把转移的钱用来购置房产和股票,或者另开银行账户。这样一来,这些钱就变成了他们的合法资产。”被贪官从中国转移出去的钱数量多得惊人。据位于华盛顿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 group)的估计,仅在2005年到2011年间,被从中国转移出去的非法资产就达到3万亿美元。中国央行2011年发布的关于贪官外逃报告显示,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外逃的党政干部、事业单位和国企高管为16000至18000名,携款超过8000亿元人民币。中国的追逃努力很早就已经开始,至2014年7月底,中国已与51个国家签订含有刑事司法协助内容的条约,与38个国家签订了引渡条约。

  高严案旧事重提

  转移折合人民币500万

  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报道,原中国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吉林省长、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将是此次行动的一个关键目标。《财经》(博客,微博)杂志在近期的文章中曝出了外逃澳大利亚的七名高级官员和国有企业总经理的名单。七名贪官涉嫌贪污财产总计10亿美元。另有报道称,高严之父为高岗,但相关网贴被屏蔽。高严50岁就任中共吉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1995年6月出任云南省省委书记。高严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认识了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杨珊。高严在云南包养了杨珊几年。1997年8月,高严被任命为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尽管中央屡次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但高严视之为耳边风。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在电力系统内部,凡是主张把工程项目给他儿子的,大力提拔;不愿给或者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则给予撤换或免职。4年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近3亿元人民币,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共计1080万元、5万美元。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高严于2002年9月出逃,事后,仅被查出转移、藏匿的港币、美元等就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2003年11月26日,高严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安邦保险调整董事会

  朱云来去职

  安邦保险集团斥资1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亿元)从希尔顿全球酒店集团控股公司手中收购了其麾下经典品牌—位于纽约曼哈顿公园大道(Park Avenue)49-50街的华尔道夫酒店大楼。时隔一周,10月13日,安邦保险宣布收购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这是中国保险企业首次100%股权收购欧洲保险公司。安邦保险在过去10年的发展过程中,从一家注册资金为5亿元的财险公司,逐步发展为资产超7000亿元的集团化公司,因其投资风格激进、股东资金雄厚、业务发展迅速被贴上了“黑马”的标签。据保监会在2013年11月14日的公示,保监会核准吴小晖担任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原集团董事长胡茂元出任董事。保监会同时核准朱艺、陈萍、姚大锋、赵虹、陈小鲁等人在安邦集团的董事资格。北京工商局的信息显示,安邦保险集团的董事还包括朱云来,刘晓光王新棣为独立董事。9月25日,安邦保险董事会成员进行了大幅缩水,12位董事缩减为9位,这次变更距2013年11月19日的董事大调整不到一年时间。变更最引人注目的是,朱云来和胡茂元离任。公开资料显示,自安邦保险成立之初,朱云来便担任了安邦保险的董事职务,至今已超过10年。2014年10月,朱云来辞任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兼CEO,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现今吴小晖兼任安邦保险董事长和总经理,姚大锋、赵虹、朱艺任副总经理。

  应对经济增长放缓

  央行拟注资银行2000亿

  据道琼斯及《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报道,知情银行业高管称,中国央行计划向约20家中资股份制银行注资至多人民币2000亿元。为应对经济增长放缓,这将是中国采取的又一项刺激措施。中国央行上月已经向五大国有银行注资5000亿元,目前各界愈发担忧2014年无法实现7.5%的经济增长目标。这将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首次。近期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通胀下行。尽管如此,目前采取的措施远非彻底,如有经济学家称提振经济需要降息。相反,新措施显示中国政府继续实施有针对性的定向措施刺激增长。央行预计将指导这些银行把资金投入到政府视为对经济影响重要的领域,如公共房屋建设、私营和小企业。

  北京至莫斯科建高铁

  中方成本至少1.5万亿元

  近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共同主持中俄总理第19次定期会晤。据悉,在会议中俄方与中方签署了“莫斯科-喀山”高铁发展合作备忘录,双方有意发展这一项目,最终将“莫斯科-喀山”高铁延伸至北京。这意味着,一条超过7000公里长的高铁将连同北京、莫斯科,北京通过铁路前往莫斯科的时间也有望从现在的6天左右缩短至2天,而“莫斯科-喀山”段高铁营运后可把莫斯科到喀山两地间列车运行时间从11小时30分缩减到3小时30分。据了解,目前北京和莫斯科之间的直飞航班飞行时间大约在9小时。

  中俄高速铁路破土动工,面临哪些难题?俄罗斯部分地区纬度较高,虽然大部分区域处于北温带,但铁路需穿过气候寒冷、冬季漫长、地处亚寒带气候的西伯利亚地区,这无疑给铁路建设的技术、设备和车辆带来了更高的要求。针对这一疑问,李克强强调,中国高铁拥有在高寒地区运行的丰富经验,技术有保障。中国北车(601299,股吧)负责人表示,单从技术角度上来说,中国已完全具备在高寒地区修建高铁的能力,大连到哈尔滨的高铁就是一项很好的例证。而从行驶车辆的角度而言,中国北车生产的300公里以上高寒动车组,也已经在哈大线使用了两个冬季,得到了充分的验证。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高速铁路建设成本核算中,目前国外每公里修建的成本是0.5亿美元;中国高铁技术与其不同,在成本上也有压缩,每公里修建的成本是0.33亿美元。如果粗略核算这条7000公里以上的高铁修建成本,其他国家建设成本超过3500亿美元;如按照0.33亿美元/公里的成本,中方建设成本将超2300亿美元,折算人民币达1.5万亿元人民币。跨国高铁建设有一个原则,由中方出资金、出技术、出设备,建成后由途经国家参与运营,在此过程中,中方将与相关国家洽谈,用修建高铁来置换当地资源,由此建立一个长效合作机制。据称,资金筹集问题如果能顺利解决,把这段铁路分成若干个小段分别承建,快的话5年就能建成。

  全国砍掉13万协调机构

  领导挂帅是无奈还是无能

  命名五花八门的领导小组、协调小组、委员会、指挥部、办公室;时间自主掌控的常设型、阶段型、临时型;涵盖行业广泛的足疗保健、铲除豚草、西瓜办、馒头办、生猪办、禁止午间饮酒办公室这些机构名目繁多,涉及行业更五花八门,奇葩频现。地方层面到底有多少个领导小组和议事协调机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来,全国一次性减少13万余个,仅湖南就减少1.3万余个,江苏内蒙古分别减少8472个和8081个。陕西咸阳曾大力推广足疗保健,为此专门成立“推广足疗保健工作领导小组”,市领导挂帅亲任“小组长”,下发红头文件严禁公安进入检查,要求执法行动必须由总工会牵头。2009年,湖北公安县卷烟市场整顿工作领导小组曾下发文件,规定行政机关的“用烟考核”任务。新华社评论称,“协调机构”多、过滥,令人瞠目的数据背后,是对机构法定原则的淡漠。打着“协同作战”的牌子,挂着“一把手”的旗子,喊着“提高效率”的号子,“领导小组”层出不穷的现象背后,到底是无奈还是无能?一些领导小组为了指向明确、功能精准,命名长也成常见现象,例如“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神农溪旅游景区国家5A级新旅游项目开发区景区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景区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全称超过60个字。一些小组在成立后却陷入沉睡,成为僵尸机构,清理仍非常困难,例如2013年辽宁省撤销了“省防治非典指挥部”,而此时距离非典已有10年。

速读
速读
速读
速读
速读
速读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