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比尔·布劳德:俄罗斯投资历险记

2015-02-26 10:38:57 证券市场周刊 

  陈予燕/编译

  2007年,比尔·布劳德(Bill Browder)的公司因窃取俄罗斯财政部约2.5亿美元税收款而被政府接管。据报道,这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大的退税诈骗案,案件的主谋最终被认定是布劳德的律师谢尔盖·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

  下面他将与我们分享他对俄罗斯当前的经济状况和地缘政治困境的看法。

  结缘俄罗斯

  第一次到俄罗斯最大的现代化不冻港——摩尔曼斯克(Murmansk),我大开眼界,也是我了解俄罗斯的开端。

  摩尔曼斯克在北极圈以北200英里。当时摩尔曼斯克的拖网渔船队准备私有化,我是其投资银行管理顾问。直到我参观了拖网渔船队并和管理层见面后,我才意识到机会来了。这些船都非常大,每艘新船值价2000万美元。船队共有100艘大船,这意味着船只的总价值达20亿美元。当时这些船只贬值了一半左右,约值10亿美元。

  我问他们为什么聘请我,他们说:“我们计划以250万美元购买公司51%的股份,希望您能给我们些宝贵的建议。” 我意识到,如果可以用500万美元的资本控制价值10亿美元的船队,这是一个很棒的生意。

  进驻莫斯科

  我本来要飞回伦敦,但却坐上了飞往莫斯科的飞机。

  俄罗斯约有1.5亿人口,政府给每个公民一份兑换券(voucher),每张兑换券在二级市场上以平均20美元的价格交易。20美元乘以1.5亿,市场上共有价值30亿美元的兑换券在流通。30亿美元可以获得俄罗斯几乎所有公司的30%的股份,少数公司除外。

  因此,俄罗斯市场的总市值约为100亿美元,这比美国一家中型石油公司还小。俄罗斯石油储藏量约占世界总量的10%,天然气约占24%,铝约占10%。俄罗斯资源极其丰富,但这些资源的总价值仅为100亿美元。

  此刻,我突然觉得,我完全可以忍受支离破碎的窗户,以及没有坐便器的厕所。因为我可以买到很多被低估的股份。

  莫斯科的惯例是:“我们将拍卖卢克石油公司(Lukoil) 6.2%的股份”,但不会告诉你卢克石油公司是做什么的。你也不知道你要支付的股份价格,最终的价格取决于有多少人竞购。所以,几乎没有西方人参加这样的游戏,原因是在你不知道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价格时,理智的投资者不会选择去购买。而一旦这些股份在二级市场上开始交易,几乎都会上涨100%,有时会上涨200%或300%。

  我想留在俄罗斯,希望能成为和西方一样估值正常的国家。在我离开俄罗斯时,我是该国最大的基金经理,管理着45亿美元的资金。如果一切正常化,那我可以运营500亿美元的资金。在正常的环境下,管理层会讨论公司的商业模式,他们有盈利要求。你的财产就是安全的。

  我知道俄罗斯有缺陷,但是我从未想到它会偏离轨道这么远。

  激进投资

  当我开始在俄罗斯投资的时候,我只是一名金融分析师,主要任务就是进行资产估值,因为公司的财务报告非常不准确,光看一个公司的财务报表是难以准确了解这家公司的。1996年和1997年,我们公司成立的头两年运营得很好,资产上升了800%。

  但,1998年,俄罗斯发生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卢布贬值近75%,当时我11亿美元的投资组合缩水至1.33亿美元。我深感羞愧,因为当时很多人受我的影响,前来投资俄罗斯,结果身陷其中。于是,我发誓帮他们逃离苦海。

  经历1998年金融危机之后,俄罗斯的企业寡头们不再有积极的举动。而在1998年之前,打着爱马仕领带的美国投资银行家频频到访,游说这些俄罗斯公司可以从华尔街获得大量免费资金,但前提是不能损害公司少数股东的权益。

  但1998年后,这些银行家就销声匿迹了。俄罗斯的企业寡头们心想,“现在华尔街也不再提供免费资金了。国家对于不当行为也没有什么制裁措施,因为没有相关的法律。那么,为什么不把小股东的钱‘拿’过来点呢?”

  我揣着最后的10美分,心想着如何能帮我的客户逃离苦海,但是寡头们却想着要把这最后的10美分拿走。那个时候,我就变成了股东维权人士,一名彻彻底底的激进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

  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和英国BP石油公司相比,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正以99.7%的折扣价进行交易,因为市场传言管理层会偷光最后一立方米的气。

  我们开始着手所谓的“偷窃分析”,想弄清楚到底多少资产被盗走。我们开始走访任何对公司有了解的人:公司的前员工、竞争对手、客户、供应商、政府官员等。

  我们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在前苏联时期,俄罗斯最富有的人拥有的财富是最穷的人的6倍。到1999年,贫富差距扩大到了25万倍。

  接着,我们发现了第二个有趣的现象:俄罗斯是世界上官僚习气最浓重的国家之一,人们所做的一切都在中央的监控之下。所有的信息都被记录下来保存在不同的部委,这实际上是公开了信息。一天,我们研究团队的主管被堵在普希金广场。很多孩子向停在广场上的车兜售不同的商品。有一个孩子在兜售计算机光盘,其中有莫斯科注册商会的数据库,包含总部位于莫斯科的所有公司的实际所有权信息。我们的研究团队主管用5美元买了一张光盘,我们还买了其他一些数据光盘,从中可以证实我们从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竞争对手、客户和供应商处听到的不满言论。

  最后,我们得出结论,4年来,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管理层从该公司所偷走的石油和天然气相当于科威特的储量。但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最重要的发现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石油和天然气的储量是科威特的10倍。因此,约90%的资产仍在资产负债表之中。

  市场正以99.7%的折扣价进行交易,但你发现,90%以上的资产仍然存在,作为投资者你会怎么做呢?我们买了很多该公司的股票。这是我唯一最大的单笔投资。

  然后,我们在西方的报纸和杂志上刊登了我们的分析结论。这件事轰动了整个俄国,甚至连国会也开始了辩论。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和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的一名审计坚持认为,公司管理层没有什么过错。但第二年年会上,普京总统开始介入,解聘了该公司的负责人,一个愿意制止管理层不当行为并尽可能挽回损失的人走马上任,公司股价立刻上涨了134%。随后,股价接连翻了几番。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股价总共上升了100倍以上。

  成功秘笈

  1999年,我的资产约为1.33亿美元,但随后我的资产超过了45亿美元。我们很快就挽回了客户的损失,而且收益颇丰。

  俄罗斯对外国人似乎更为优待。曾有一段时间,普京总统和我有着利益共同点:普京要和寡头们斗争,收回他们窃取的权力。而我与寡头们争斗,则是要夺回他们偷走的金钱。每当我曝光一个丑闻,普京或者一名政府官员就会介入,并站在我这一边。俄罗斯是个充满阴谋论的国家。所以他们经常说:“这家伙一定是普京的人。”尽管我从未见过普京,但我不会去纠正他们错误的想法。

  但当普京成为最大的寡头时,这一切都变了。自那之后,我没有再去追踪普京的敌人,而是更关注他们的财务收益。

  我已经在俄罗斯待了10年,并创造了该国最大的外国投资基金。2005年11月13日,我准备飞回莫斯科,但在边境受阻,并被拘留了15个小时。接着,俄罗斯以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由,将我驱逐出境。

  一年前,我收回了所有的海外资本。之前,我所有的钱都在新兴市场,现在则一分都没有了。我的资金目前主要投在北美地区,少数投在西欧地区。成熟的法律、财产权以及稳定的政治制度对我来说更重要。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