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2015美国创业女神

  • 字号
2015-02-28 15:09:59 来源:创业邦 

创业邦2015年2、3月刊
创业邦2015年2、3月刊

  在美国同样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创业大军,让创业圈多了几分柔和。

  Lauren Bush Lauren

  白富美做慈善

  小布什的孙女、Ralph Lauren的儿媳Bush Lauren创立的FEED公司致力于用商业的方式解救全球饥民。

  文 | Corie Brown

  Lauren Bush Lauren内心只有一个核心任务,那就是让饥饿的人得到温饱。她在纽约成立了一家经营生活用品的公司FEED Projects,同时还拥有一家非营利基金FEED Foundation来辅助该公司的运作。成立七年以来,Lauren的公司及基金已经提供了8500万份餐食,总价值约合1100万美元。单纯以提供餐饮的成绩而论,这家公司显然算是非常成功的。

  Bush Lauren正值而立之年。她认为无论是社会公益企业还是其他企业,其使命都必须要明确面向消费者,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力量。FEED Projects为穷人提供餐食的资金都来自其产品的销售收入。在她们售出的每款产品上都印有一个数字,它代表客户购买这个产品可以帮助FEED Projects公司产生多少盈利,捐出多少餐食。为了消灭饥饿问题,公司所有盈利都将以捐款的形式拨给他们的合作机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UN World Food Programme),以及美国最大的缓解饥饿慈善机构“赈饥美国”(Feeding America)。作为募款措施的一部分,FEED Foundation基金还会组织一些活动来支持以上三家机构。在美国,捐11美分可折算为捐助一份餐食;而在全球范围内,一份餐食的捐赠费为10美分。

  “FEED将顾客与消灭饥饿的事业联系在了一起。”Bush Lauren解释说,“如果不能迅速又简易地建立这种联系,我们就会失去客户。FEED有很多不错的方法可以吸引顾客,让他们更了解全球形势。我们可以在这方面施加影响,从中扮演的角色也很重要。”

  FEED的捐赠方式其实很简单,其旗下推出了背包、手镯、围巾、T恤等产品,每件产品都设计精良,洋溢着青春活力。此举吸引了很多Bush Lauren的同龄人,也让这家公司成为反饥饿活动支持者的榜样。美国非营利性组织Share Our Strength发起了名为“不让一个孩子挨饿”(No Kid Hungry)的反饥饿运动,该组织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illy Shore认为,Bush Lauren这种社会公益企业模式“给我们上了影响深远的一课:非营利性机构不仅可以重新分配财富,还有可能创造财富。”

  最近,FEED与纽约知名家居品牌West Elm公司达成了一项协议,帮助她们更有成效地为消灭饥饿的使命而努力。根据双方协议,Bush Lauren会与West Elm合作设计一套30件的FEED家居用品。而现在,这些产品已经在West Elm旗下专卖店出售了。此外,两家公司还将联手推出春季系列产品,今后也会有其他项目陆续出炉。

  “她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我们的企业文化。”West Elm公司总裁Jim Brett评价道。Brett在2010年就出任West Elm公司总裁。在他带领下,公司开始频频与大牌设计师合作。得益于这种方式,West Elm不断开拓业务,目前已经开设了65家连锁店,成为高端家居产品零售商Williams-Sonoma Inc.旗下发展最快的品牌。

  Bush Lauren年少成名。2011年,她嫁给了美国著名设计师Ralph Lauren的儿子David Lauren,这让她个人的名气与财富都更上一层楼。不过她可不是“傍大款”,因为Bush Lauren其实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孙女,也是另一位前总统小布什的侄女,这已注定她会走上一条不同于平大众的人生道路。Bush Lauren就读的是美国名校——普林斯顿大学。求学期间她兼职做过模特,还曾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学生大使的身份走访世界各国。

  2003年,Lauren在危地马拉为联合国工作期间就曾给当地学校的学生们送过玉米和大豆粥。那次活动对她的影响非常大,也启发了她将消灭饥饿作为个人使命。实际上,当时Lauren刚刚开始自己的设计生涯,但是她却毅然决然地调整了自己的奋斗方向,决心致力于创造足以吸引他人投身反饥饿事业的产品。

  事实上,Bush Lauren在2007年创立FEED公司时没有任何从商的经验。在公司缓慢成长期间,她大多是借助一系列短期项目的合作来维持公司,并希望以此来探索企业长期发展的可能性。通过与其他公司合作,Lauren的专业知识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同时FEED公司在产品开发、管理分配以及市场推广等方面的风险也有所降低。

  “FEED公司营造的是一种合作关系。”Bush Lauren说,“FEED可以为合作企业提供优秀、简单,同时又非常清晰的解决方案,共同致力于反饥饿的事业。并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参与到这一事业的消费者也回馈了这些企业。”

  法国著名美容品牌娇韵诗与FEED合作的时间最久。该公司专门推出了“心意礼物”(Gift with Purpose)项目,通过出售FEED品牌背包为全球饥饿人群提供了600万份餐食。FEED的其他合作伙伴包括美国最大的天然与有机食品零售商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比利时巧克力品牌Godiva、美国高级服装品牌DKNY、美国最大的零售连锁书店Barnes & Noble、美国服装零售巨头Gap、美国女性健康类杂志《Women’s Health》、美国电视购物网HSN、美国奢侈品连锁百货公司Lord & Taylor、美国家居连锁店Pottery Barn、美国精品百货公司Bergdorf Goodman和英国著名百货公司Harrods等等。

  Bush Lauren把这些合作伙伴比喻成预先制造好的机器,她说:“有了这些‘机器’支持我们的品牌和慈善事业,才能真正帮助我们完成使命,让我们做到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

  FEED与全食超市的合作也是一大突破。Lauren说:“双方的合作让我意识到,与一位优秀的合作伙伴共事可以产生极大的影响,不仅可以提升产品定位,更能影响品牌形象。仅这项合作就为卢旺达的学龄儿童提供了一年的免费餐食,而这还只是全食超市全球连锁店内出售‘FEED 100包裹袋’所取得的成绩。”

  2013年,FEED与美国第二大零售百货集团Target合作,推出为期三个月的推广活动,在Target旗下的百货商店内出售FEED产品。“让Target的外包团队支持FEED品牌是一次绝妙的经历。”Bush Lauren评价道,“我们尝试了服装等多种产品,这些都是我们此前从未尝试过的,比如牛仔衬衫、连帽卫衣、茶具抹布、薄饼平底锅,还有自行车。有了这样的体验和互动,让我们看到FEED品牌可以顺利地融入到这么多类型的产品之中,感觉真的是棒极了。”她补充道,企业之间成功合作的秘诀其实就是不要鼠目寸光:“有些机会虽然看似还不错,但可能会与你的品牌宗旨和愿景相悖,这是不行的”。

  与FEED合作的企业也非常欣赏这种清晰的做法。Maria Dempsey是娇韵诗公司负责营销的执行副总裁,她说:“(Bush Lauren的)意志非常坚定,这将有助于FEED品牌保持强大的影响力。她不会让其他公司对自己的品牌指手画脚,确保了合作双方的关系能产生增值效果。”

  由于目前FEED公司正在调整自己的资产组合,Bush Lauren近来也不再像以往那样频频发表看法。她希望能够适当减少合作数量,以此提升合作质量,让合作更为深入。Lauren想与合作公司建立真正的合作关系,让FEED品牌能够直接与消费者交互。为此,她在2014年秋季推出了为期一个月的FEED晚餐活动。这次活动旨在鼓励消费者自己主持FEED Foundation的筹款晚餐派对,同时也会配合West Elm公司同步发布他们的新产品。这次合作的影响力颇大,随着社交媒体上的相关互动越来越多,West Elm公司系列家居用品的销量得到了强劲增长,捐款数额也一路激增。最终,FEED公司成功募集到了180万份餐食的善款。

  Bush Lauren没有停下脚步,她还在继续扩大FEED系列产品的规模,妈咪包便是一例。她希望利用合作公司的官方网站进一步提高产品销量。“我们要给消费者一个理由,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回头客,再次购买FEED产品。”Lauren接着说,“我们希望在合作方旗下的官方网站上出售的产品也能出现在我们自己的网站上,West Elm已经允许我们这么做了。”

  “我们要让FEED成长为一个格调生活品牌,每天都能让消费者发现与我们的接触点,与我们互动,把我们当作一种品牌和一项使命。”她说,“我们希望不断扩大业务和影响力。”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FEED需要将更多的合作业务变为自营业务。“我们希望减少对其他公司的依赖。”Bush Lauren表示,“未来,合作仍是FEED尝试业务扩展的一种方式,它无需我们的员工承担所有责任,也可以减少投入时间和资源。但是现在,我们自己的产品开发、物流和市场营销做得也非常出色,我们有能力经营好自己的业务。”

  Bush Lauren个性鲜明。她很直率,这种性格也体现在办公事务管理方面。“我期望大家都能开拓进取,并保持协作意识。”她解释说,“我们必须如此。如果不是这样,问题就会很快显现。这要求员工要主动积极,要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要懂得自我学习,努力了解那些自己一无所知的事情,要经常参加学习班,与朋友联系,弄清原委,学会如何优化我们的工作,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

  在成长过程中,FEED的工作重心仍然是捐助餐食,其中当然包括Bush Lauren当年向危地马拉学生提供的清粥。如今,Lauren就像是FEED公司的门面,她知道要自我推销,因为她拥有一笔富有传奇色彩的家族遗产。但同时,她又要刻意远离政治纷争。比如2013年美国国会就削减食品券补贴展开了争论,而她就没有参与其中;另外,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为提高公立学校午餐质量发起的相关活动,Lauren也没有加入。

  “这是一种必须慎重对待的选择,你的选择决定了别人会怎样看你。你的行事方式是自己决定的,既然你遇到的是我而非其他人,你就必须跨越表象接受真正的我。”Bush Lauren这样认为。 译 | Tino

  Cynthia Breazeal

  女极客的机器人实验

  Breazeal希望赋予机器人人际交往的技巧,制造有情感的机器人。

  文 | Michelle Juergen

  总

  有人抱怨,那些最新潮、功能最强大的技术太缺少亲和力,让用户无法享受人性化的体验。那么,假如我们能开发出人性化的技术,是不是可以改善人际关系,增进人与人的联系,让人拥有更多的本领?

  这个问题正是Cynthia Breazeal前进的动力。Breazeal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的个人机器人小组创始人,也曾是该小组的主管,绝对称得上是社交机器人领域里的领军人物。最近,她从大学辞职,希望能专心开发出史上首个家用社交机器人——Jibo。Breazeal的发明有一个宏大的愿景,那就是让人性化的高科技机器人走进千家万户。

  Breazeal认为:“它(机器人)不仅要具有自然的沟通能力,还要能理解人类的思维方式。每当我们体验这个世界,做决定并采取行动,我们当然会考虑相关信息,但我们也会考虑其他因素。机器人可以有社交功能,也能有真情实感,更是实实在在的物体。不仅如此,只要支持人类全面体验的技术越多,人类自身的本领就会越强大。社交机器人可以算是历史上首次在上述所有这些层面内对人类体验的一种综合体现。”

  多年以来,Breazeal一直在研究人性化的机器人,希望赋予他们人际交往的技巧,探究它们如何推进儿童教育、医治慢性病、高级护理等各种类型的工作。甚至,社交机器人还可以帮助家庭成员更好地相处、互动。例如利用相关技术,它们可以让住在千里之外的祖父看到自己的孙女,并且和她玩实时游戏。

  Breazeal介绍,除了增进交互,机器人技术也能有效地鼓励人们改进言行。机器人可以扮演教练,指导用户锻炼身体。Breazeal发现,和人类相似的外形、沟通手段、动作和互动方式可以产生比其他技术形式更持久、更重要并且更符合人们期望的成果。

  她说:“如果可以创造一种人性化的技术,让人感到它对所有人一视同仁,那么人们就会更有能力,也会把事情做得更好。”

  相比于美国动画片《杰森一家》里的保姆机器人Rosie,Breazeal开发的Jibo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类机器人。虽然罗西非常友好,也能给家人提供帮助,但Jibo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位新家庭成员,因为它可以促进人际互动。目前,Breazeal已经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面募集到了230万美元,远远超出了他们设定的10万美元融资目标。Jibo不仅拥有智能手机具备的所有功能,也能发出提醒、发送信息(它可以识别所有家庭成员)、讲故事(兼具音效、图像和动作效果)、充当人类的替身(利用一部可追踪拍摄的摄像头帮助召开视频会议),以及充当家庭助手,而这些都不必让用户自己动手来操作。想象一下,只需说一个简单的词语或者做个简单的动作,Jibo就能为全家人拍下珍贵的合影,无需任何一位家庭成员站出来为其他成员拍合照,牺牲拍照者本人的出镜机会;因公出差的人也可以利用机器人的视频聊天功能,在家族聚餐时和其他家庭成员聊天,或者哄孩子上床睡觉。Jibo甚至还可以下订单、订外卖。

  Breazeal从事的研究工作还能进一步拓展上述体验。她说:“技术赋予了人类巨大的潜力,让人可以实现大规模生产并且降低成本。上帝知道,人们需要更多平价的技术支持。这是无可非议的需求,但技术专家、科学家、工程师若要创造一种技术,让它更好地支持人类、体现人类自身价值,目前还有很大空间需要提高。” 译 | Tino

  

  Ramona Pierson

  神经学家做教育

  Ramona Pierson希望为每一个用户创造个性化的学习方法。

  文 | Jenna Schnuer

  R

  amona Pierson是Declara创新教育技术公司的CEO,她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真正放之四海而皆准。Pierson预计,未来的学习方式将视各人情况而变,呈现个性化的特色。

  2012年,Pierson在美国加州帕洛阿尔托成立了Declara公司,开发了一种教育技术平台。它基于用户个人简介和与数据的互动情况提供适合不同用户的学习体验。该系统不会过分催促用户,而是在用户确实做好学习准备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所需的信息和学习资源。

  Declara依据用户与信息类数据(来自网站、电脑文件)和社交类数据(来自Twitter发帖和博客文章)互动的方式,利用机器学习、算法以及推荐功能生成针对用户个人的“学习路径”。

  “Declara将帮助人们成为终身学习者。”Pierson说,“我们设法了解用户学习的目的和兴趣,这样便能自动生成个性化的学习路径,将公开的内容与独家内容融为一体,形成综合学习方案,推荐给用户。明年,我们将采用生物特征数据,它非常有用。”

  创立Declara公司以前,Pierson曾开过一家类似的公司。那家公司与提供内容、软件和服务的教育机构McGraw-Hill Education合作,推出了一款教小学生学数学的产品,名为Power of U。

  “我们很快发现,根据孩子们的个人偏好和学习方法改变学习模式之后,那些数学水平比同龄人落后三年的孩子只用了六周时间就能轻松赶上其他孩子。”Pierson说,“于是我想能不能成立一家公司,大规模实践这种方式呢?”

  事实证明,规模化的确可行。Declara公司的第一位客户是澳大利亚教育部下属非营利机构Education Services Australia。在他们的帮助下,这家澳大利亚机构引导教师接受了全新的教学课程。此后,Declara又开始与墨西哥和波多黎各的教师工会合作,其中墨西哥的工会有160万会员。为开拓国际市场,Declara在墨西哥和新加坡成立了分公司,另外还有一家分公司也很快会在巴西开张。

  教育工作者并非唯一受益的学习者,Declara面向企业客户的学习平台也已上线。该公司与生物科学公司Genentech已经合作了两年时间。Pierson透露:“我们的平台能在企业新员工入职方面提供帮助,有助于推动员工晋升为经理或其他高层领导者。”

  2015年春季,Declara将面向个人用户推出所谓的“产消合一者”学习路径。Pierson解释说:“假设有人健康有问题,或者希望达到瘦身目标,又或者想通过达到这些指标改变自我,我们就可以开始为他们建立学习路径和方法,而且这些都是我们的平台系统自动生成的。”

  作为一名神经学家,Pierson曾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她遭遇过一次严重的交通事故。22岁那年,一名卡车司机开车将她撞伤,她足足昏迷了18个月,苏醒后不得不重新学习所有技能。那次经历让她认识到,学习可能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能得到精心规划的内容,以及优秀专家的一臂之力,这让我感到非常惊喜。Declara的工作并非用机器取代人类学习,而是让其他人的专业知识成为我们的学习经验。”Pierson说。 译 | Tino

  

  

  

  Sangeeta Bhatia

  工科女的医学创新

  Bhatia有两个最令人称道的发明,一是通过一张尿液试纸检测癌症,二是再造微型肝脏。

  文 | M.J.

  S

  angeeta Bhatia博士有许多让人津津乐道的成就。她现年46岁,集生物医学工程师、机械工程师、物理学家、教授、发明家与企业家等头衔于一身,收获赞誉无数。仅举她获得的两项荣誉就足以证明她的卓越不凡:她不仅被评为全球最有创造力的青年科学家,更跻身全球百名最有创意的商界人士之列。另外,Bhatia还是两家生物科学领域初创公司Zymera和Hepregen的联合创始人。由于她在微型生物科学技术方面的突破性发明和对年轻人的指导,Bhatia荣获2014年全美Lemelson-MIT发明大奖,并得到50万美元奖金。

  但若要问Bhatia最令人叹服的成就是什么,或许现在还无法给出答案。因为她的创新之路才刚起步。

  Bhatia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两所名校的毕业生。她这样评价自己:“我一直都是个没耐心的发明者,我说这话的意思是我知道现有技术确实有很大的不足,而且我们的工作也还有待深入。我总想在已发现的成果基础上寻求突破,设法利用现有资源尽量发挥最大影响。”

  迄今为止,Bhatia有两项最为人称道的发明,一项是合成生物标记,即通过一张尿液试纸检测癌症,另一项是微型肝脏,即通过预测药物的毒性和人体内各种病原体的相互影响从头再造一个微型肝脏,以此医治传染病。微型肝脏为生产人造肝脏奠定了基础。有了这种经过改造的肝脏,今后肝病患者可能无需接受肝脏器官移植就能使病情得到缓解或彻底康复了。

  Bhatia将成功归功于比她自己还善于发掘她自身的潜力的导师和自己多元化的个性——所谓多元化其实是指她经历丰富、兴趣广泛,以及常与不同类型的同事打交道。Bhatia向人们展示了她的众多发明,除了有关药物毒性和抗癌疗法的研究,她还已经攻克了组织再生、无创诊断和传染病等领域的难题。

  Bhatia说:“创新会在不同学科的交界处发生。因为我是一名工程师,接受过产品微型化技术的培训,所以对微型制造有全面的认识——电脑芯片就是这样发明的。我还很了解纳米技术,它属于材料科学方面的发明。过去50年,一批出众的天才不断改进这些发明,它们恰恰可以为医学应用所借鉴。如果将多个领域合而为一,就能实现质的飞跃,这是我们屡试不爽的心得体会。我们已经不止一次从不同角度和体验出发,进行多元化的实践。”

  虽然获得赞誉无数,但Bhatia坦言,自己的职业道路并非一帆风顺。她回忆道:“有件事让我很纠结。我通过这种渠道获得成功后,就想看看有没有哪些女性过着我向往的生活。但是,看来没有多少这类榜样。”

  因此,Bhatia大力支持向女性推广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合称)领域的知识,希望能让更多的女性加入高科技创业大军,成为年轻女孩未来努力的榜样。她说:“我尽量公开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觉得这么做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同时,这也会向那些落后于你的女性敞开机会的大门。” 译 | Tino

  

  

  Danielle Fong

  无限能量女

  Danielle Fong创立的LightSail迅速成为清洁能源存储领域里的一股新势力。

  文 | John Patrick Pullen

  “自

  信,互联,乐于改变”——通常如果你要给千禧一代年轻人打标签,用这三个词形容他们准没错。而且2010年,美国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他们发布的《下一代》研究报告中还特别把这三个性格特点给罗列了出来。事实上,所有这些性格在Danielle Fong身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位27岁的年轻人联合创立了LightSail Energy公司,也是该公司的首席科学官。

  Danielle Fong来自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她从高中直接跳级,12岁便开始了大学生涯,并且年仅17岁就在普林斯顿大学的等离子物理实验室获得了博士学位。就在她20岁生日时,Fong离开了普林斯顿,来到了加州伯克利,希望在那里找到全球能源危机的解决之道。

  Fong顺理成章地在伯克利创立了LightSail公司,主要解决能源存储问题。“能源存储一直以来都是个棘手的问题,人们几乎研究了一整个世纪。”Steve Crane说——他是LightSail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目前的确也有不少方法可以存储能量,但绝大多数都极不理想;而蓄电池价格昂贵且难以升级;石油和天然气易挥发,更容易受到地理位置和政治的影响。就算是发明大王托马斯·爱迪生,在解决能量存储问题时也一筹莫展。Crane说:“Fong是从基本原理直至原子和分子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出发去思考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在她之前,我从来没有看到有任何人这么做过。”

  Fong是在2008年认识Crane的,当时她正游走于硅谷各家企业从事计算机工作,而一年的工作时间让她能够从容不迫地拓展自己的人脉。“自己一个人创业其实是一件很孤独的事。”Fong说道,“我想要一个联合创始人。”通过到处旅行、与人会晤并合作项目,Fong希望既能找到合作的人,同时也能证明自己的自身价值。那段时光非常艰苦,为了帮助自己的创业公司走出困境,Fong不得不暂住在自己好朋友家里,夜里就睡在沙发上。

  虽然创业阶段非常艰苦,但是Fong还是坚持不断优化自己的能源计划。“我把自己的想法在电子表格里罗列了出来,每个想法都涉及到各种不同的细节,比如它需要花费多少成本,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存在什么样的风险,潜在的买家又有哪些。”她说道。

  LightSail的工作理念是什么?它使用水雾注射的压缩空气罐按需收集和释放能量。这套系统没有采用矿物燃料,而是使用可再生能源比如太阳能或风能去压缩空气。当需要用电的时候,空气就会被释放出来驱动发电机的活塞(从机械角度来看,与活塞引擎有些相似)。Fong相信,空气罐具有强度高、成本低的特点,而且也能够使用压缩空气进行电力存储。

  Fong表示,可以用汽车发动机来和自己的LightSail做比较,因为汽车发动机每产生一瓦特能量的成本大约是5美分,相比之下,太阳能电池每产生一瓦特能量的成本则需要1美元,而发电厂的费用成本则高达2美元。“如果你自己算算账,把世界上所有汽车消耗的能量全部加起来,你会发现,这一能量消耗相当于如今全球电网上总电量的100倍!”她解释说。

  Fong的技术吸引了很多早期投资人的注意。自LightSail于2009年成立以来,Vinod Khosla有幸成为该公司首个外部投资人。2011年,Fong和她的LightSail团队受邀出席了Khosla Ventures风投公司举办的CEO峰会,并和比尔·盖茨进行了会晤。很快,盖茨就将LightSail的研究介绍给了知名物理学家,也是微软研究院创始人的内森·梅尔沃德。不仅如此,盖茨在2012年还以个人身份投资了LightSail公司。

  LightSail公司目前拥有55名员工,他们甚至吸引到了Peter Thiel的投资,要知道一年前这位著名投资人还对外宣称清洁科技是一场“灾难”。“说实在的,现在是时候找一些实实在在的公司了。他们开发的技术可以算是真正的创新,而不是去浪费纳税人的钱。”2012年投资LightSail公司之后,Thiel在其发表的一份申明中说道,“LightSail是一家靠工程师运营的公司,他们不靠销售人员,而且他们非常有前途,可以说是一家真正能够改变能量存储领域的公司。”

  LightSail公司计划于今年年底部署他们的首个能量存储系统,2016年他们还将再部署另外四个系统,可以说,LightSail正在用她们的技术改变世界,改变这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能量行业。事实上,在LightSail公司做首次技术展示的时候,Fong就表示加拿大新斯科舍省海边的一个风力发电厂将会使用她的技术,那里距离她长大的家乡非常近。

  “为了在家乡应用我们的技术,我故意找了个借口。”她开玩笑说,“在那里部署我们的系统时,至少用不着住酒店了。” 译 | Tino

  

  Angela Lee

  支持女创业者的女投资人

  Angela Lee创立的37 Angels致力于缩小投资过程中的性别鸿沟。

  文 | Michelle Goodman

  A

  ngela Lee一直对美国的创业投资圈感到不满,因为其中的女性数量远不如男性。根据新罕布什尔大学Peter T. Paul商业与经济学院的报告显示,全美范围内只有不到20%的天使投资人是女性。而巴布森商学院Arthur M. Blank创业中心研究发现,在风险投资公司中,只有6%的合伙人是女性。

  为了帮助缩小性别鸿沟,Lee创立了37 Angels,一家位于纽约的天使投资组织网络机构。37 Angels旗下大约有50家投资公司,从2012年开始,他们已经投资了25家初创公司,投资金额大约在5万到20万美元之间。这些初创公司的共同特性是都有女性在领导层占有一席之地。

  实际上,Lee本人也身兼数职,她不仅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和投资人,还是哥伦比亚商学院副院长,在学校负责教授领导力和战略课程。Lee非常热衷于帮助女性创始人,而且喜欢优先对女性创业者进行投资。“现在有很多资源都是专门去帮助女性创业者的。”Lee说。的确,最近有很多教育培训、人脉网络以及金融财务公司为女性创业者提供服务,但女性投资人得到的帮助却寥寥无几。

  为了更好地帮助女性投资人,37 Angels为她们提供了为期一个月的实践训练营,帮助她们加入投资圈。在参加训练营的女性中,有一半本身就是创业者,她们会学习如何观看路演,如何进行估值以及完成投资的后续工作。在培训结束时,天使投资人需要进行一笔5000美元的投资,对象则是37 Angels的路演论坛上六家初创公司中的一家——这个路演论坛每年会举行五次。Lee还透露,当学员成功完成了实践训练营的培训还会得到一个意外惊喜,那就是有机会从事风险投资的工作。

  事实上,那些主投种子轮的投资人从某种角度来看更像是在分享自己的财富。每次路演论坛结束的时候,参与路演的人可以寻求天使投资人的帮助,比如将他们引荐给谷歌公司的高管,或是给他们介绍一名优秀的Ruby on Rails程序员。“在我们天使投资人的思维里,更多被灌输的是一种服务理念。”Lee说道。 译 | Tino

(责任编辑:HN025)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