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中国电影怎样抗衡好莱坞?答案也许是:把它买下

  • 字号
2015-08-06 13:16:59 来源:中国企业家 

 

中国企业家2015年第11期
中国企业家2015年第11期

   导语

  高速增长的电影市场和大公司的雄厚资本,让中国电影产业和好莱坞之间,第一次有了平等对话的可能。不过,以好莱坞对抗好莱坞,是个真命题吗?

  采访_本刊记者 李春晖 邹玲 马钺 文_本刊记者 李春晖 编辑_袭祥德

  财富、欲望与梦幻的核心,当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而核心的核心,就是威尔榭大道,这里光影流动,街道两侧是豪华大百货公司,专卖店有180多家,吸引着全世界的顶级富豪和明星前来消费。

  中国最有钱的人也来这里一掷“亿”金,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威尔榭大道准备花12亿美元。他买下的“奢侈品”是占地3.2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11万平方米的地块。除地产业务外,这里将成为万达洛杉矶办事处,全权负责万达集团文化类投资,还将成为万达全面进军好莱坞以及反哺内地文化产业的中枢。这里距离好莱坞,仅有十分钟车程——在对好莱坞抱有野心的公司中,万达是从物理上将触角探得最近的一家。

  跨越太平洋(601099,股吧),14000公里外的中国,正在上演一部令好莱坞商人们着迷的大片。

  2015年上半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首次在半年内突破200亿大关,而在这201.4亿票房中,好莱坞3部大片占去1/4:《速度与激情7》、《复仇者联盟2》、《侏罗纪世界》票房总量超过50亿元人民币。

  “好莱坞就是这样的一个席卷之势。面对这样的大片冲击,我们突然发现,我们的国产电影束手无策,我们根本拿不出自己的电影来抵御,或者是占有一定的份额。”博纳影业CEO于冬对《中国企业家》说。

  一面是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一面是国产电影步步颓势。聪明的中国商人们开始携资本之势,在好莱坞四处出击,试图曲线救国。2015年3月,仅一周内,就有两大影视公司宣布大手笔海外合作计划。此前在Studio 8争夺战中惜败复星国际的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宣布牵手STX,3年要拍18部片。2014年12月,曾有消息,万达集团有兴趣收购狮门影业,只是狮门影业只愿意出售少数股权,同期,王健林还曾与好莱坞著名电影公司米高梅讨论过投资事宜。但2015年3月,最终是,电广传媒(000917,股吧)与狮门影业签下3年15亿美元的拍片协议,将投资对方50部影片,并按出资比例参与全球票房分账。

  2015年上半年的单片合作更是个个大手笔、不断刷纪录。这边乐视影业联合传奇影业等1.5亿美元开拍张艺谋电影《长城》;那边博纳携手复星控股Studio 8、索尼旗下三星电影共同打造李安新作;一转眼,阿里影业又投资了派拉蒙的《碟中谍5:神秘国度》。

  好莱坞到处是寻找投资标的的中国人,中国也挤满寻求资金的好莱坞商人。截止到2014年底,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全部在中国设立了办事处。大片里的中国熟人越来越多,好莱坞大腕往中国跑得越来越勤。

  高速增长的电影市场和大公司的雄厚资本,让中国电影产业和好莱坞之间,第一次有了平等对话的可能。

  这对中国影人和中国商人都是一种全新体验。不过,对于好莱坞,可不是什么新鲜戏码。

  30年前,同样的资本狂潮席卷好莱坞,那一次扮演豪客的是日本人。

  1980年代后期,日本正经历泡沫经济,日元急速升值,投机气氛狂飙。乍富的日本人如今日的中国人,在全世界范围创下惊人的买买买纪录。一会儿是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一会儿是夏威夷,大有买下美国的气势。

  到1989年,索尼公司以34亿美元的高价,买下了美国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全美娱乐业色变,惊呼日本入侵。买下好莱坞“六大”片商之一,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一项足以自傲的成就。但正是这项了不起的投资,把索尼拖进了长达数年的泥潭。索尼在人生地不熟的好莱坞,补交了30多亿美元的学费,才终于爬了出来。

  现在,大买家变成了我们。或许不远的将来,我们也会看到中国资金收购了某家好莱坞“六大”片商,人人弹冠相庆,就像当年的索尼。而索尼的命运,会在中国公司身上重演吗?

  “好莱坞看中的是人民币。所谓合作伙伴,是要你的钱,要资本输出,而不是你的人、你的创作。”于冬对《中国企业家》说。

  甚至,中国的资本都不是好莱坞最看重的。冉冉升起的中国市场,从来都是好莱坞真正的目标。资本和市场,是中国电影业手中的筹码。它已被摆上牌桌,能否在好莱坞游戏规则里,赌出个中国电影的未来?

  一个老掉牙的经典问题:中国电影什么时候能走向世界?

  有人认为自己已找到答案。

  在李小龙版的《猛龙过江》中,讲述了中国功夫威震罗马的故事,而筷子兄弟版的《猛龙过江》,变成了廉价笑料熬制的一碗鸡汤。中国电影业这一次猛龙过江,会演绎成哪一个版本,尚不到下结论的时刻。

  好莱坞对抗好莱坞

  《速度与激情7》上映那天,博纳影业CEO于冬正在参加一个电影颁奖礼。

  他和冯小刚王中磊要一道颁发最佳电影奖。三人在后台坐等,于冬不时看手机。他在等一个消息。

  晚上七点,消息到了:首日上映的《速7》票房已经过3亿。他马上告诉了冯小刚,“冯导,《速7》太牛了。”

  冯小刚上台颁奖时说,“我们现在颁的最佳电影《白日焰火》票房刚过亿。希望我们的导演们拍摄人文电影的同时,也关注一下我们的电影市场,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电影市场!”

  最终,《速7》首日24小时票房破4亿,狂揽24.3亿票房问鼎中国电影票房史冠军,刷新7项影史纪录。

  再看“五一”黄金周,国产电影票房加在一起不足4000万,《万物生长》、《何以笙箫默》、《左耳》等,一水儿的青春题材,所谓IP电影。而《复仇者联盟2》一上映,首日票房2.5亿。“好莱坞的片单,从现在一直到2018年,全部是航母级的特效大片,平均投资在3亿美金以上,每年不下20部。这批影片都是瞄准中国市场的。我们先不要说2017年增加进口片的配额,就是现有34部里我们都打不过。”

  于冬说的2017年,是悬在每个中国电影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中美于2012年签订的“WTO电影备忘录”的约定,2017年双方将展开新一轮谈判。这次谈判后,中国进口片配额势必增加,甚至有可能全面开放。

  “今年一年,我们都缺乏国产工业电影。我们仅仅靠粉丝电影、贩卖小鲜肉,跟进口大片对阵,完全处于劣势。”于冬说,如何用今天的中国电影的力量,来跟强大于自己数倍的好莱坞竞争,这问题令他焦虑。

  能抗衡好莱坞的,唯有好莱坞。

  进军好莱坞,于是成为中国电影企业突出重围的不二选择。当好莱坞不分你我,中国市场也就不分敌我。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种传统又保险的方式,就是作纯粹的财务投资者,投资好莱坞大片,“借鸡下蛋”。2012年,乐视影业便小试牛刀,800万美元投资了好莱坞电影《敢死队2》。

  这部由史泰龙、布鲁斯·威利斯、李连杰等中老年硬汉主演的动作片简直就是为中国观众量身打造。美国过气明星却个个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最终在中国区横扫3.5亿人民币票房。

  “我能透露的是,该片中方投资没超过总投资10%,但在该片目前全球3亿多美元票房里,中国区的票房贡献占到了18%。”乐视影业CEO张昭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值得一提的是,乐视影业虽然是这部片的小股东,但通过艰难谈判,最终参加了部分地区的海外票房分账。

  到2013年,华谊兄弟投资布拉德·皮特主演的二战电影《狂怒》,作为重要投资方,华谊参与了全球票房分账。该片由华谊兄弟和好莱坞制片公司QED共同投资,总投资额高达7500万美元。只可惜,这部除了中国的钱不包含任何中国元素的好莱坞电影,最终没能取得“合拍片”的身份。内地市场1.18亿元人民币的票房也不尽如人意。

  合拍片,是众多好莱坞电影梦寐以求的“中国国籍”。根据电影总局的规定,中美合拍片经官方认定后,可以享受国产影片待遇,按照发行方43%的比例与院线进行分账,而不用按照进口片25%的分账比例。同时,中美合拍片可以免受进口片配额的限制。目前进口影片每年数量最多不超过34部,在7、8月份国产电影保护月不允许进口片放映,一旦视为合拍片就可以避开这些市场壁垒。

  要认证成合拍片却不容易。按规定,中美合拍片中,中方出资比例一般不少于三分之一,且必须有中国演员担任主要角色,并需要在中国取景。周迅主演的《云图》就是一部官方认证的合拍片,而许晴打酱油的《环形使者》则痛失合拍片身份。

  当然,做不成合拍片也无需气馁,毕竟多一分中国元素就多一分在欧美市场的风险,进口大片赚起钱来更疯狂。像《速7》这样狂揽24.3亿票房问鼎中国电影票房史冠军,背后就隐藏着一位中国大赢家——中影集团。

  根据《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早前的报道,中影与好莱坞制片公司环球影业达成了合作协议,在《速7》的公开募股中投资了将近10%的股权,并享有该片在中国市场的票房分账。而根据中国票房分账设定的原则,除去电影院和院线收入外,美国制片方占25%,中国发行方可以占到18%的比例。以此计算,中影仅在中国市场就能从《速度与激情7》一片中坐收4.3亿人民币。

  发行权是政策红利带给中影集团的最大优势。能够左右档期的中影,对于那些想在中国获得发行优势的好莱坞片商,无疑是一棵值得攀援的大树。不过,中影集团在好莱坞却难以用金钱买下一切,尤其是控制权。

  资本溢出的中国和缺钱的好莱坞看似一拍即合,实则各怀心事。中国公司希望借投资学习好莱坞的运作,再运用到本土电影制作中去,也算是新时代的“师夷长技以制夷”。而好莱坞的精明商人当然希望永远将核心创作把持在自己手里,用中国钱拍美国片,点缀些许功夫了得的中国女演员和突兀尴尬的中国广告也便是了。

  “在短时间内,好莱坞的核心资源,核心的技术和人才,国内资本再大也是拿不到的。我们通过资本的输出,可能投一些好莱坞电影。因为现在好莱坞缺钱,人傻钱多的中国公司会蜂拥而至,去抢一些项目。”博纳影业CEO于冬对时下的好莱坞投资热并不乐观。“将来坐在电影局门口要配额的可能是王中军王长田,拿不到指标投资就回不来。”

  比如电广传媒和狮门影业的合作虽然大手笔,但仍是延续财务投资的思路。15亿美金投资50部电影,多数是面向全球市场。

  好莱坞的造梦实践需要资本源源不断输血,可他们并不想交出主动权。2014年5月,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系教授斯坦利·罗森在对媒体谈及中美电影合作时说:“好莱坞现在的态度,中国人投资让他们拍电影,他们很开心,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是傻钱;如果中国人提出要和美国人一起拍电影,他们就要想一想了。”

  “现在中国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别的地方都是内容寻求资本,在中国是资本追逐内容。”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如此告诉《中国企业家》。

  好莱坞合伙人

  好莱坞众多的中国淘金者中,阳光七星董事长吴征是最早进入的人之一。

  作为好莱坞的“中国合伙人”,吴征进入好莱坞的契机是在2009年。金融风暴后,好莱坞很差钱,制片人导演怨声载道,吸引了吴征这样的中国资本前去关注。

  “看了以后就发现好莱坞体制是有问题的,没有和主创人员形成共赢机制。我们就决定直接和制片人成立工作室,颠覆好莱坞的分配体系,采用分散部落、统一营销和管理的方式。”吴征对《中国企业家》说。

  但吴征的好莱坞之路开始并不顺遂。

  纯财务投资时还好,好莱坞永远欢迎源源不断的金钱。可是,能推荐到吴征手里的项目,普遍是好莱坞公司不拍的。

  “2010年、2011年,我们前后看了5000来个项目,根本没什么好IP,好的他们都自己留着。在他们看来,中国的钱,和日本的钱、中东的钱、欧洲的钱一样,都是傻钱,好莱坞的光芒使得所有的傻钱都得跟着他混。”吴征说。

  “但第一,我们不傻;第二,我们很了解美国市场;第三,我们有急速增长的中国市场做后台。”很快,吴征便摸索出自己的制片人合作制,撬走了好莱坞金牌导演林诣彬和创作过《复仇者联盟》、《蜘蛛侠》的阿维·阿拉德等多位制片人与导演。

  此时,吴征陡然发现,好莱坞对自己的态度变了。“他们非常仇视我,甚至跟红色中国挂钩,种族主义的话都出来了。”

  从2012年开始,长达两年多的时间,吴征始终感受到来自好莱坞制片公司的不友好,直到2014年下半年,情形才有所好转。

  “因为他们想用的导演在我手里。索尼想拍新版《蜘蛛侠》,还得用阿维·阿拉德。派拉蒙想拍《星际迷航3》,还是得找林诣彬。他们还是要和我谈,这就是实力。”吴征表示,像电广和狮门合作的形式,终究还是没有主导权,不过是参股换发行权,还要接受较高的溢价。而复星投资的Studio 8,虽然管理者非常优秀,但仍是传统制片公司模式,未能和制片人形成长久稳定的共赢架构。

  在拥有了可以支配的好莱坞资源之后,中国电影大佬们一度拥有非常良好的体验。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就发现,在好莱坞拍片,实在是一件性价比很高的事。

  他在洛杉矶为新项目寻找编剧。3个美国编剧轮番上阵,其中一个还颇有名气。每人半小时站着跟他阐述自己要怎么写这个剧本。电影分几个章节,每章讲什么事,有什么爆点、甚至台词和画面都描述得一清二楚。

  “他们比较投入,也比较虔诚。国内有时会把拍电影当成一个金融项目,基本都是为资本做事。那边创意者非常有艺术家气质,接受一个项目就认真查资料。而国内一些编剧,有点名气就牛得不行。”王中磊说。

  华谊在美国花500多万美元拍了一部电影,这个价钱,如今在国内也只能算中小成本。但拍出来的效果却让王中磊惊讶,“500万怎么拍这么好的电影。我觉得这个预算给中国导演是拍不出的。”

  和众多渴望进军好莱坞,抢滩全球市场的中国电影公司一样,华谊也找全部好莱坞班底给自己拍了一部大片,不过是动画片。

  《摇滚藏獒》根据摇滚歌手郑钧原创同名漫画改编,中国投资、中国IP、好莱坞制造。“很多好莱坞动画片其实也有一部分是在中国制作,但这部电影是百分百美国制造。第一次我们还是希望比较完整地去拍一个世界级的中国动画片。虽然是经好莱坞之手做的,毕竟也是把中国的东西推出去了。走出去很难,确实还要尝试很多方法。”王中磊说。

  于冬同意这种做法。在他看来,用中国资本让好莱坞团队给中国本土电影打工才是机会所在。

  “拍什么,我来定。我请最好的美国人给我干活,拍英语片。我的故事随着美国团队的加入,能够在全球市场也占有一席之地,这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而不是继续给好莱坞输送资本,让他打造更加先进的战舰和航母,来打垮中国的电影工业。”于冬说。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总是骨感。即便掌握了好莱坞的一流导演、编剧和演员资源,中国电影公司想拍出高票房的大片依然风险重重。今年6月底上映的电影《横冲直撞好莱坞》,作为“首部完全由国内投资、好莱坞团队制作的中文商业影片”,票房和口碑都令人失望。

  国内最大牌的电影明星赵薇黄晓明、佟大为,加上指导了4部《速度与激情》的华人导演林诣彬,好莱坞制作团队,好莱坞熟脸龙套(《破产姐妹》的Max,《生活大爆炸》的Howard),号称3000万美元的投资,最终端出一盘泯然众人的类型片,甚至还没普通国产片接地气,依靠海外销售才勉强赢利。

  这场由吴征和光线传媒(300251,股吧)董事长王长田一起在好莱坞进行的大片实验,真的成了“横冲直撞”的冒险。吴征想把自己的好莱坞资源在中国变现,借助光线传媒拍合拍片。王长田则需要一剂国际化的强心针。但最后,他们没能握稳方向盘。

  这一部创新性合拍片未达预期,另一部更创新的合拍片正被人们期待。张艺谋的新片《长城》是一部在长城上打怪兽,最终拯救世界的英语片。1.5亿美元的投资使其成为张艺谋拍过的最贵的电影,也是中国影史上最贵的电影之一。该片由美国传奇影业领衔投资、制作,环球影业负责投资和全球发行,乐视和中影负责投资和国内的宣发,创下中美合拍片的众多纪录。

  乐视影业CEO张昭介绍,为了确保这部在中国拍摄的大片具有好莱坞的专业性,片场的油漆工都是美国人,有80多个翻译协助拍摄。由于好莱坞工会体系规定PM2.5高于一定值就不能在室外拍戏,这部剧的外景地特地被设在青岛。一天拍多长时间,下雨天如何倒班,怎样通知演员,保险体系、财务体系、工会制度、免税政策……全部按照好莱坞的规矩来。

  这是一部有全球化野心的作品。1.5亿美元的投资,显然不是靠中国市场就能撑起来的。和以往那些中美合拍片不同,挑战不再是如何在一部美国片里硬塞进中国元素,而是要让外国观众买票看一个中国故事,并且是中国的商业大片,而非文艺电影。

  和《长城》同样引发业内关注的还有李安的新片《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这部由博纳携手复星控股Studio 8、索尼旗下三星电影打造的李安电影,根据本·方逊同名讽刺小说改编,也是一部英语电影,将通过索尼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在全球英语市场发行。

  今年以来,国内各大电影公司公布的国际化战略都显示出这样一种趋势:“出口转内销”的合拍模式,终于进化到“全球化”上来。单靠中国市场支撑不起一部好莱坞式大片,拍面向全球观众的英语片,成了中国电影人的共同选择。

  中国人能不能拍好英语片?当然我们有李安导演,可李安事实上是一位好莱坞导演。而张艺谋的《长城》,虽经发布会反复渲染,仍然让人难以勾勒其相貌。一部既有马特·达蒙,又有鹿晗、TFboys;在长城上打怪兽;主演多是中国人但采用全英文对白的3D魔幻动作大片,委实考验想象力。

  票房+?=好莱坞

  阿里入股光线传媒前,马云见了王长田两次,据说是想知道“中国电影如何做到3000亿”。

  靠票房当然做不到3000亿。2014年中国电影票房将近300亿人民币。哪怕是北美市场,票房也不过103.5亿美元,与3000亿相距甚远。

  但这3000亿又绝非痴人呓语,只要中国电影补上商业模式的短板。随着互联网人闯进影视圈,这一进程正在加速。

  好莱坞之所以横扫全球,全靠三驾马车:资金、技术和商业模式。就说国人趋之若鹜的迪士尼,影视业务更多是提供品牌影响力,并且为之带来丰富的IP资源。单靠高低不定的票房收入无法支撑起庞大的迪士尼帝国,围绕其IP资源进行的各种衍生品授权才是源源不断的金矿。以2013年为例,其总体收入为450亿美元,而电影业务只占13.2%。

  在好莱坞,票房收入只占一部电影收入的30%,其它全靠衍生产品:电视版权、视频点播、影碟销售、角色形象授权、主题公园等。而国内的衍生品市场长期疲软,几乎90%的收入都是靠票房。

  而现在,巨头正在闯入这一沉寂已久的市场。

  电影衍生品首先依赖于电影本身的市场号召力,还有什么能比好莱坞的英雄们更有卖相?于是我们看到,今年5月,迪士尼旗下漫威影业的《复仇者联盟2》上映之际,阿里宣布旗下淘宝电影、天猫联手迪士尼搭建正版电影衍生品平台,众多获得迪士尼授权的品牌借此入驻天猫。

  这还只是阿里以电商优势向电影渗透的一次试水。一个月后,阿里影业又高调投资《碟中谍5:神秘国度》。

  阿里影业和派拉蒙的合作特别说明了将在票务和衍生品领域展开合作,通过大数据技术手段,阿里影业能了解到电影用户对衍生品的需求,在取得授权后,可以与阿里巴巴平台的优质商家合作,以用户需求为出发点研发并销售《碟中谍5:神秘国度》的相关衍生品。或许很快,我们就会看到阿汤哥同款皮夹克,乃至汽车、飞机遍布淘宝。

  巨头们总是想到一起。阿里携手迪士尼的同时,微信电影票也看上了好莱坞的“超级英雄”,宣布和迪士尼电商品牌达成战略合作,为用户提供正版授权衍生品。此外,时光网引进了电影角色人偶生产商Hot Toys进入自己今年上线的电影衍生品商场。中影集团也与派拉蒙达成电影衍生品战略合作,要以《碟中谍5》试水。

  2015年上半年,巨头们不约而同抢滩电影衍生品领域,究其原因还是时机已到。在线票务市场的迅速发展,压倒性网上购票比例使得大平台急于引入衍生品。看一场电影不过几十块,一个模型则要成百上千,这可比电影票毛利高得多。而对比电影院冷清的衍生品专柜,电商这个强渠道或许更能培养国内用户的衍生品消费习惯,助力衍生品市场突围。

  互联网巨头以电商试验好莱坞“玩具电影”,电影原住民华谊兄弟则希望打造中国的“主题公园电影”。

  “去年美国有一个统计,2014年全球的电影主题公园收入,第一次超过了电影票房收入。而在这个统计里,中国的主题公园收入是零。中国的主题公园是什么?美国人不知道,没法统计。”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说。

  华谊兄弟正试图填补这一空白。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现在负责围绕华谊影视IP开发实景娱乐项目。所谓实景娱乐,简而言之,就是华谊主题的迪士尼乐园,游客可以在其中体验电影场景、吃喝玩乐。眼下最为人熟知的是位于海南的冯小刚电影公社。

  王中磊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按计划2016年底华谊将建成20个实景娱乐项目,按平均每人次消费300块,一年能带来180亿元的收入。

  “这才可以支撑起大的电影工业。”王中磊说,“现在我们想投资1亿人民币拍电影,必须预测能收到4亿票房才敢拍。如果衍生品能达到美国的产业水平,票房之后还有更大收益,就敢花1亿美元来拍电影,那时中国电影多么有想象力。”

  但这一切IP产业链布局,都是要建立在优质内容的基础上。倘若电影没人看,主题公园再花哨也是无用。

  想拍好莱坞式科幻大片的游族影业就遭遇了这样的尴尬。游族影业要拍《三体》的消息一公布,网友的普遍反映是,“求别拍”。

  这部由刘慈欣创作的科幻小说,曾获得美国科幻奇幻协会“星云奖”提名,被视为中国科幻扛鼎之作,拥有大批书迷。随着其声势日盛,将其改编电影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但是,科幻电影可以说是电影工业的最高呈现,举目四望,能拍出顶级科幻片的,唯有好莱坞。国产片则已许久未见科幻电影踪迹。

  似乎不论是书迷还是围观群众,都认定这将是一部烂片。连游族影业CEO孔祥照(笔名孔二狗)都说出“要毁也要毁到我们中国人手里”的话来。而游族影业还是宣称,要以单片2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连拍6部《三体》。

  因为,《三体》所能撬动的IP产业链,以及此后形成可以一以贯之、反复套用的商业模板,实在太具诱惑力。

  “在我们的理解里,电影不止是一个赚取票房的工具,而是一项IP创造和管理的工程。”游族网络(002174,股吧)董事长林奇对《中国企业家》说。

  游族网络是一家靠页游起家的公司,2014年在A股上市后便一路水涨船高,顺理成章向产业上游涉足电影。在游族影业宣布开拍《三体》的同时,便表示网剧、手游、页游、动画、话剧、周边等一系列产品已进入开发阶段。可说是在好莱坞驾轻就熟的“玩具电影”、“主题公园电影”之外,又开了“游戏电影”一派。以大电影聚拢人气,再用游戏变现,确实是一笔好买卖。

  尽管外界都在关注游族拍《三体》会请来怎样的好莱坞技术团队,但林奇更关心的是好莱坞的市场运作手法,如何在数娱领域打造“轻迪士尼”模式。

  转眼2017年开放进口片配额的时间不远了,国内影迷早已对更多的好莱坞电影翘首以盼。在外买买买,在内练内功的中国电影产业能扛住吗?

  “一定会有一场血雨腥风。整个电影产业都在为这场风雨做准备。反正肯定有人活下来,也肯定有人死。”乐视影业CEO张昭说。

  “乐视影业会如何?”

  “如果我觉得我一定会活下来,现在就不用努力了。”

(责任编辑:HN022)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