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下一代贸易规则

2015-10-19 15:55:15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刘林/文

  历时5年多的谈判,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议(下称“TPP”)终于在2015年10月份达成。

  虽然TPP目前签约国还只有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墨西哥秘鲁、智利、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越南12个国家,不及“东盟10+3”,也不及有21个正式成员的APEC,更不及拥有162个成员的WTO,却震动了全球,特别是中国,成为近期最受瞩目的经济事件。

  美国官方认为,这是“一份21世纪标志性协议,可以为全球贸易设立新标准”。

  高标准的TPP

  相对于已经运行20年的多边贸易组织WTO、近年颇为流行的区域贸易集团FTA,TPP覆盖的范围更广,各领域标准更高。

  对于传统的货物贸易,TPP几乎对所有商品实行零关税,特别是非农商品,即便非农商品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在各方妥协下不及美国最初的设想,但仍然有效减免了不少商品的关税或其他限制措施,日本计算的TPP取消关税的品类比例达到95%。

  WTO的货物贸易框架则形成于90年代中期,除了《信息技术协定》外,并没有强制推进零关税,只是倡导最终取消一切关税的和非关税的贸易壁垒。 而早期的FTA如北美自由贸易区也只是减免关税,21世纪建立的FTA特别是近两年新设双边自贸区协定,则多为零关税制,如中国东盟的零关税率已达90%、中澳协定生效时将立即对85.4%的产品实现零关税。

  TPP原则上会对服务贸易的一切领域推动市场准入的自由化,以市场负面清单的方式列举限制项。WTO《服务贸易总协定》则以正面清单确定覆盖领域,同时在这些开放领域上继续明确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问题的限制;FTA中有关服务的部分也多以正面清单确认。

  TPP对投资力求高度自由化,以“负面清单”为基础,除清单禁止项外,提供基本投资保护,包括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同时限制征用并允许投资所涉资金自由转账;WTO仅达成《与贸易有关的投资措施协定》,只针对某些会对贸易产生限制和扭曲影响的投资措施;FTA虽基本都会涉及投资,范围也较WTO为宽,但仅在近几年才有欧美日主导的自贸区采用负面清单管理。

  不仅如此,借用白宫的描述,TPP还包括了贸易组织历史上“最高、最强”的劳工标准、环保要求以及透明度、反腐败标准。

  “TPP创新性地引入了一些横向议题,超出了一般性的FTA和WTO规则的范围,因此被称为21世纪FTA,横向议题更体现了下一代贸易规则,” 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沈铭辉指出,“未来的国际贸易不再是简单的商品服务的跨界交换流动,而更多的是中间产品、配套服务在国际间生产网络中的流动。”

  所谓横向议题,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员蔡鹏鸿看来,是从横平面方向对纵向议题全部或者部分议题产生影响的议题或问题。某个横向议题及其原则规定一旦由谈判国家达成一致,将被运用于自由贸易协定各章节主题,这些章节的主题需要服从于任何一个横向议题提出的规则要求。

  目前,TPP涉及的横向议题主要集中在规则协同性、国有企业和指定性垄断企业、电子商务、竞争力和商业促进、中小型企业五大问题。

  其中,TPP协定的电子商务章节在WTO中没有规定,但新近签署的部分FTA已经开始对电子商务做出规定。中美之间曾经有过争议的信息和数据流动部分问题,TPP给出的回答是,“TPP企业在TPP市场上,不以在当地设立数据中心为条件,也无须提交或开放源代码。禁止对电子交易征收关税、禁止为偏袒国内生产商或供应商而采取歧视措施或网络封锁”。

  TPP还想应对如国有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这样的新问题,对此,TPP各缔约方都同意,建立一个规管国企的框架是有益的,要确保国企在采购和销售时基于商业考虑、国企不歧视其他缔约方企业,不以向国企提供非商业帮助的方式损害其他缔约方利益。

  美国之利

  其实,TPP之高标准对其他缔约国而言也不低,美国作为主导者不得不做出妥协。

  首先,成员国差距大,且主要国家都有自己要守的产业底线,因此,TPP在不同领域设置了过渡期,有些甚至长达二十五年。其次,最后谈判关头,在胶着的问题上,美国有所让步。据公开报道,美国很可能未再坚持12年的生物制药专利保护期,改为5专利保护期+3药品安全期模式,美加墨日的汽车原产地规则最后可能是有利于日本,小汽车原产地比率为45%,汽车零部件原产地比率为35%-45%。

  即便TPP最终协议较美国的初步设想略打折扣,但美仍是求之若渴,原因何在?短期而言,若是继续推后,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政治周期,可能会对TTP的最终通过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

  最关键的是,TPP能给美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杨立强表示,“TPP不同于WTO,它有一个明确的主导方,讨价还价能力还很强,往里塞了很多有利于美国的规则。”

  劳工制度改革在别国的推进会因为国际劳动力成本上升而增加美工人的相对优势;美国较为发达的服务业、计算机软件业也能获得新市场,美国就业又有80%在服务业中,工作岗位因此增加。

  沈铭辉认为,TPP除了对现有东亚合作形成竞争性压力外,还有利于构造维护美国利益的国际分工体系,继续保持其在技术产业竞争上的优势,以锁定自身相对于不同类型的国家在国际产业链上的有利位置。

  美国还可能借助TPP重新主导全球贸易规则的建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时,美国就曾这么操作过。沈铭辉指出,美国利用自己在FTA中的不对称优势,在区域贸易集团如北美自由贸易区、与约旦/以色列/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引入超WTO规则如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与贸易相关的投资措施、环境、劳工和竞争政策等,再利用区域集团的谈判力量将这些规则推广到全球多变贸易规则中。

  TPP自然也是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部分,2009年奥巴马首次明确要加入TPP时,正逢美国提出重返亚太。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杨毅指出,TPP在经贸之外,还有巨大的政治和军事影响,它为美国提供了一个“合法”进入东亚地区的经济平台。

  在地缘政治上,TPP还带来一个颇有趣的变化,也就是与中国在政治和经济制度上颇为相似的越南——中国曾经的小兄弟,现在与昔日敌人共舞,成为TPP的缔约国。目前,“越南距离TPP标准差得还很远,如何在保持越南‘定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同时还满足TPP的要求?国有企业股东结构若是调整,会卖给外资吗?工会会完全由工人主导吗?”浙江工业大学越南研究中心主任黄兴球指出,“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而奥巴马早前已同意给越南较为宽裕的时间作为改革过渡期。”

  中国该如何应对

  连发展程度落后于中国的越南都可以成为“高标准”TPP缔约国,那么,在理论上,中国也能加入TPP,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加入、能加入TPP。

  一方面,若要加入TPP,中国就必须按照它的要求推出全方位改革。尽管其中一部分要求也正是当前中国改革的目标,中国已经和正在建立的双边贸易、投资协定,乃至国内改革,也按照相同的要求在推进,但是,还有一些要求,却因为历史、政治的沿革,在有限的时间内难以实现。

  另一方面,从官方的表态看,中国不会将TTP作为全球贸易的新规则而全盘接受。在商务部部长高虎城看来,TTP算是“相关国家在贸易投资相关领域规则制定方面的积极探索”。

  当高虎城被问及对“TPP规则将替代WTO规则”观点的看法时明确表示,中国“主张以WTO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是全球贸易规则的主渠道”,“WTO成员不会轻易放弃使全球经济受益的多边贸易体制,各方会共同努力,支持WTO多哈回合谈判早日完成,真正实现所有成员共同制定的发展目标。”

  在TPP之外,还有没有可替代的贸易新组织?

  对中国而言,最终希望建立一个包容更多成员的亚太自贸区(FTAAP),这个协议将通过全体成员形成共识而非由某个具体国家制定规则。

  目前阶段正在推进的则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有望在年底前结束实质性谈判,其中七国也是TPP会员。新西兰外交与贸易部发言人新近表示,“新西兰视TPP与RCEP为通往FTAAP的互补性踏板。”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