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方方 输了官司赢了人气

  • 字号
2015-11-06 14:02:33 来源:北京晚报 
方方 输了官司赢了人气

  去年5月,湖北省作协主席、作家方方发表微博批评湖北诗人柳忠秧为鲁迅文学奖“四处活动”,引发舆论热议。之后柳忠秧一纸诉状将方方起诉至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告方方侵害其名誉权。11月4日该案一审判决结果公布,广州市越秀区法院认为方方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柳忠秧“把所有评委搞定”,判决方方立即删除针对柳忠秧的微博,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柳忠秧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昨日方方在接受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败诉在意料之中”,但自己“不会道歉”,而是选择继续上诉。而柳忠秧则表示判决书为自己“洗却了冤屈,赢得了清白”。

  判决结果一出,网友却几乎一边倒地支持败诉的方方,并用微博的“打赏”功能在方方所发的长微博《我为什么要批评柳忠秧》一文下给方方打钱表示支持,称“给她捐款一元打官司”。对此方方回应称“多谢大家支持,但我是菜鸟,别说领赏,连看都不知道在哪里看。”而与方方微博下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柳忠秧微博的冷清,柳不但晒出了判决书,还连发多条评论,但几乎没有收到网友的回应。柳忠秧的助手称败诉后方方“心情不好”所以雇佣“水军”在柳的微博评论中谩骂,但记者发现柳微博下并无评论,疑其助手已将网友留言全部删除。

  胜诉后的柳忠秧发布了一份给媒体的书面统一回应,回应中称,法律还了自己清白,而自己是文学奖的受害者,“为数以百计的体制外业余作者争了口气”,称自己的胜诉是弱势群体维权的胜利。柳忠秧称,此事给自己“数以百计的家族、家庭成员和数以万计的朋友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文中称方方连古诗词的基本常识都不懂,柳忠秧认为判决也为他的文学创作水平正名:“柳忠秧是一流的诗人,方方只不过是一地域性的二流作家”。

  法院判决书文中称,方方所说的“把所有评委搞定”证据不足,虽然提交了吴小斌,蒋南平、陈应松的书面证明,但其均未出庭作证,不能证明“搞定”参评的“所有”评委。方方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二审她将不会找评委出庭,“我说过我始终要保护评委,尽管他们不对,但我不想他们去面对这些。当初有的报纸要把评委的名字都登出来,我也没有让他们登。”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不排除有的评委本来也没把这个评奖推荐当回事,人云亦云罢了。”

  而对于柳忠秧的“体制外的胜利”一词,方方在采访中回应称“是非对错是不分体制内体制外的,我如果不是作协主席也就是个普通百姓”。“柳忠秧的诗是怎么样的大家也读了,尽管有很多专家名人为他背书,但诗差就是差。成千上万的网友和文学爱好者的评价难道不抵那几个专家评委吗?”方方说,“吃了喝了人家的,替人家说好话,这也是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方方称自己并不怕得罪人,“因为这事应该没有什么得罪人之处,柳忠秧一伙人,得不得罪真没什么。再说了,因为这事,就是把全世界人得罪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方方表示事情的起因是自己一时生气,“我发那条微博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会引起这样的轩然大波”。

  去年的5月25日,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发微博称,“听同事说,我省一诗人在鲁迅文学奖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以全票通过。我很生气。此人诗写得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这样的人理应抵制。作协方面态度明朗。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评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们重人情而轻文学。无奈。我相信此人现正在北京评委中四处活动。我们拭目以待。”

  尽管于2014年8月揭晓的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最终获奖名单中并无柳忠秧,但方方认为其在获得省内推荐的入围资格时“把所有评委搞定”。方方在批评柳忠秧时列举了她所知的几点柳“活动”证据,包括“到处请与评奖相关的人吃饭”、“评选前夕,连续召开四次自己的作品研讨会”,而自己也曾在评奖前接到柳忠秧一位朋友的电话,“希望我在即将举行的鲁迅诗歌奖初评推荐时为柳忠秧帮忙,我知道柳忠秧的诗歌水平和他诗歌表达的价值观,所以当即回绝了”。方方认为她所说的价值观是柳忠秧的诗有太重的“谄媚气”。

  方方最后并未参与评审,在得知柳忠秧“满票通过”后她表示很生气,认为此举“太欺负文学”,称“为自己作品获奖上下活动是极伤尊严也极丢人的事,即使得奖,这份丢人也总在那里。”方方认为如今很多人热衷“跑奖”是因为“无数个人利益,皆以获不获奖为标准,获奖后的个人实惠太大,使得很多人宁要实惠而不要其他”,这种行为“很伤害文学,让很多读者无从判断文学作品之优劣”。

  败诉后,方方在微博中发言称“坦率地讲,以我对中国国情的了解,和对柳忠秧人脉及能量的认识,败诉也算意料之中。法官一定要忽略原微博文本或是一定要让他赢,这都是让人无奈的事。但就算一输到底又有什么关系?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社会现实。”审判过程中双方都没有亲自出庭。方方称自己原本打算出庭,但律师建议第一次开庭不必参加,所以她并未出现。陈梦溪 J226

(责任编辑:HN66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